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二百二十二章 兄弟
    方亦承被方十一打倒在地上。嘴角沁出血丝,他猛地瞪向方十一,目光凶狠怨恨。

    “你知道你错在哪里吗?”方十一挺直了身子,低眸看着他。

    方亦承爬了起来,脸红脖子粗地瞪着方十一,“我错在哪里?我就是再错,也没有你连累得大家不能传宗接代的错!”

    “老四,你说什么!这事儿本来就不是十一的错!”方亦儒斥道。

    “不是他的错?如果不是他娶了潘微华,我们会有今日下场,你们装什么兄弟情深,你们真以为他是我们兄弟?”方亦承大声道。

    方亦浔立刻就道,“四哥,你喝醉了!”

    方十一嘴角勾起一丝冷笑,目光在方亦浔脸上闪过。

    “我清醒得很!”方亦承叫道,“你连自己的妻子都看不住,你还有脸当方家的子孙吗?”

    “四哥,十一之所以和那个女人不和,也是为了家里好,你是不是喝酒喝得连理智都没了?”方亦茗忍不住也出声了。

    方亦承大口喘着气,“是,就因为他是十一少。是全广州都赞不绝口的十一少,所以他做什么都是对的,就连他害得我们断子绝孙,你们也不敢抱怨,他是什么东西,还不知道……”

    “四哥,不要再说了。”方亦浔急忙捂住方亦承的嘴。

    “你怨我恨我,想对我做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能拿同和行来出气,同和行是方家的根基,是祖父一手创立的,我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毁了同和行!”从小他就被父亲教育,同和行是祖父一手创立,从本来只是走商到发展有了商铺,所付出的不仅是心血,还有方家的一种坚持。

    方亦承推开方亦浔,指着方十一,“是,只有你为方家着想,只有你是父亲的儿子,我们算个什么东西?”

    “你到现在还不知道你错在哪里?”方十一终于失望。

    “我没错!”方亦承嘴硬地回答。

    “你一错不该拿同和行的生意来报复我,毁了同和行等于毁了方家,二错不该出事之后离开广州,没有担待一味逃避,还死不认错,三错你既然为海王星号保商,就应该告诉同和行其他伙计。否则今日就不会出这样的事情,那两条人命等于是你间接害死!”方十一的声音掷地有声,眉目之间尽是肃冷之态。

    方亦承听着方十一数出他的三错,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听完之后,大吼了一声,就想冲上来和方十一厮打。

    “四哥,住手!”方亦浔拦住他的腰阻止他。

    “放开他!”方十一对方亦浔道。

    方亦浔为难看着方十一,“十一,算了吧。”

    “滚开!”方亦承挣脱了方亦浔的手,挥手一拳往方十一脸上去。

    方十一单手扣住他的手,用力地往前一带,脚尖踢向他的膝盖关节,方亦承整个人都跪了下去。

    方亦承怒吼一声,挣扎地站起来。

    “今晚你去祠堂跪着,直到你想通自己为什么做错了为止!”方十一忍不住以家主的身份命令。

    方亦承突然大声笑了起来,“方亦霁,你算什么东西,你根本不是母亲的亲生儿子,根本不是我们方家的人,你凭什么命令我?你凭什么在我们方家呼呼喝喝?”

    “老四。你在胡说什么?”方亦儒一巴掌打了下来,“就算你再怎么生气,也不应该对十一说出这样的话!”

    方十一没有看向方亦浔内疚的眼神,只是漠然地看着方亦承。

    “我没说错,你们自己问他,他是不是母亲的儿子!”方亦承指着方十一叫道。

    “十一,我只是……无心说出来的。”方亦浔急忙地解释,十一跟他说过自己也许不是父亲的儿子,所以才想将当家的位置让给他。

    可是,很多时候他看着十一都会想起父亲来,他们两个人不仅长得很像,甚至连一举一动也很相似,十一怎么可能不是父亲的儿子?他很疑惑,是不是十一故意想让出位置找的借口?

    今日去劝四哥的时候,他见四哥一直不肯回来也不肯原谅十一,情急之下才说出这个疑惑的。

    方十一如松一般挺直站在中央,目光坦然地和方亦承对视,“不管我是不是父亲的亲生儿子,你错就是错了,自己好好反省!”

    “凭什么你说我错了,啊!”方亦承叫道。

    突然,书房的门被用力推开,路姨娘和骆姨娘搀着方邱氏出现在外面,推门的是站在她们前头的莲姑。

    书房里顿时安静下来。

    方邱氏带着包头,脸色有些发黄,一边的嘴角有些歪,双手好像也有些颤抖。

    方十一在心中暗叹了一声,还是行礼请安,“母亲。”

    “我没你这样的儿子!”方邱氏的声音有些变调地叫道。然后对着方亦儒几人,“我有话对你们说。”

    “母亲。”方亦浔主动去搀扶她的手。

    方邱氏在书案后的太师椅坐了下来,目光依旧凌厉地扫过几个儿子,最后停在方十一身上,“我再问你一次,你到底要不要搬回来住?”

    言下之意,问的是他还想不想维持现状,还想不想是依旧方家的十一少吗?

    方十一笑了笑,淡声道,“母亲,我并非您的亲生儿子,这事儿大家都知道了。”搬回来就意味着他必须舍弃微月和瑞官,他不可能这样做,也不会这样做。

    路姨娘和骆姨娘震了一下,彼此迅速交换了个眼色,低头不语。

    “今**走出这个大门,你就再不是我方家的人,你也非要出去?”方邱氏再问。

    “我虽不是母亲所生,但不一定不是父亲的儿子。”方十一淡声道,其实他自己不是没有怀疑,那样劝说微月,也只是不想她有负担,是不是父亲亲生的。并没有多重要,他始终将方汉德当是自己最尊敬的父亲。

    方邱氏冷冷地瞥了他一眼,没错!这点她也相当想不明白,他刚出生就被她抱过来了,当时是看不出模样,直到越长越开的时候,她才觉得他像自己的丈夫,她还只当是巧合,待她觉得不对劲的时候,老爷已经将他带在身边,就算她想下手……也没机会了。

    后来她再想派人再去寻那个远房亲戚。却已经找不到了。

    她实在怀疑,是不是老爷早就已经知情,所以暗中使绊子不让她找到人!

    方亦承的脸色变幻不定。

    “方家也不能留着一个身份不明的人。”方邱氏道,她不信他真的能舍弃这万贯家产。

    方十一笑了起来,“我的身份,母亲不是应该最清楚的吗?难道我不是您带大的?”

    方邱氏嘴角抽了抽,颤颤地指着方亦浔,“明日,把你过继到我名下,你就是方家的嫡子!名正言顺的当家!”

    骆姨娘脸色攸地发白,嘴唇轻颤看着方亦浔。

    “母亲,这……没必要吧。”方亦浔看了自己的姨娘一眼,为难地对方邱氏道。

    “是不是连你也要忤逆我?”方邱氏直拍着桌案叫道。

    “夫人,我就这么一个儿子,不如让……让老四或者老五……”骆姨娘肩膀轻抖着,声音也透着惊慌,眼圈有些发红地看着方邱氏。

    方邱氏话也不说,就操起手边的账册扫向骆姨娘的脸,“贱人,谁是你儿子,他们全都是我的儿子!”

    骆姨娘委屈地看向方亦浔,眼中有泪花闪烁,路姨娘只是低着头,什么也没说。

    依旧是那样霸道独断,根本不考虑别人的立场,方十一对方邱氏更是失望。

    “天色不早,我该回去了。”他不想继续参合他们之间的事情。

    方邱氏恨恨地看着他,全然没有当母亲该有的感情,“滚!”

    “在你没有知道自己为什么做错之前,不用再到同和行来。”方十一转身对方亦承道。

    方亦承冷笑,“既然你都不是我们方家的人了,凭甚还能主意同和行?”

    “就凭我至今还是同和行的东家!”方十一扫了他一眼,挺直了胸膛走出书房。

    既然已经不是秘密,他也没必要再强留,原本以为,就算几位兄长知道他并不是亲生兄弟,对他亦不会另眼相看。

    原来这些年的友爱不过是建立在对他身份的畏惧上。只因为他才是名正言顺的嫡出,所以他们才对他好。

    一旦失去了这样的身份,和他们站在同一个位置的时候,才能将所有的人心看得更清楚。

    刚刚他在他们眼底看到如此清晰的不服和野心,就是没有一点兄弟之情。

    说不心寒是骗人的。

    回到家里的时候,微月依旧点着一盏灯在等着他,桌上还有冒着轻烟的饭菜。

    “刚让人呈上来的,今天那么忙,肯定没顾上吃饭吧?”微月笑着上来帮他解下短褂,声音出奇的温柔。

    在方十一刚进了大门的时候,就有下人来回话了,她立刻让荔珠把一直温着的饭菜端了上来。

    方十一将她紧紧搂在怀里,长吁了一口气,“微月……”

    “怎么了?”微月靠在他怀里,轻声问着。

    “我还真的饿了。”方十一放开她,忍不住轻笑道。

    微月有些担心地看着他,觉得他的情绪实在有些不太对。

    方十一牵着她的手坐了下来,“陪我一块儿吃点?”

    “你吃吧,我不吃,都胖了一圈了。”微月有些抱怨地看着自己的腰身,生了瑞官之后她丰腴了不少,是好不容易才瘦下来,宵夜是绝对不能碰的了。

    方十一笑着道,“谁敢嫌弃你,胖些才好。”

    微月嗔了他一眼。

    ——————————

    这更是加更的,下一更会晚一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