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二百一十九章 出事
    方十一将手中插着鸡翅的铁叉放到一旁。起身和多寿走到角落去,低头听着多寿在和他说起方家的情形。

    微月看了他们背影一眼,无奈地叹了一声,这种平静温馨的生活,不知道能维持多久。

    “……夫人昨夜突然病倒了,请了大夫,说是中了风邪,手脚都不灵活了,所以大少爷他们就不同意让她离开广州,把去接夫人的人都赶回来了。”多寿道。

    “病倒了?”方十一的语气充满怀疑,平时一点毛病都没有,轻易就病得起不来?不是他想怀疑母亲,而是他实在担心她另有目的。

    “这事小的去打听了,是真的,夫人昨晚还吐了血。”多寿道。

    方十一皱起眉心,目光有些复杂。

    多寿看了他一眼,继续道,“九少奶奶早上不肯给骆姨娘敬茶,和九少爷吵了几句,已经回了叶家。”

    “九少爷怎么说的?”方十一嘴角轻轻扬起。

    多寿道,“九少爷说。既然已经进了方家的门,就该守方家的规矩,尚未到回门的日子,叶氏自己回了娘家,就休想再进方家大门。”

    方十一眼底的笑意更盛,九哥平时看着木讷,倒是挺有威严的。

    “只是那叶二小姐回了娘家不到半个时辰,就让叶老爷给亲自送回来了,还说要请九少爷多多包涵,全屋人见着叶二小姐给骆姨娘跪下敬茶。”多寿道。

    “嗯,其他人可有表态什么想法?”方十一问。

    “没看出有什么两样的。”多寿道。

    怎么会没两样,只怕都在心底埋怨着,前天晚上瞒着母亲在家里宣布了从此由九哥当家的时候,三个姨娘,三个少奶奶脸上的神情都各异,方陈氏更是当场转身就离开。

    九哥想要将这些不服他的人压住,也需要花费许多精力的。

    “去接你家媳妇儿过来没?”方家的问题暂且放一边,方十一问起多寿和春桃搬到这边来的事情。

    “我家女人早晨就过来了,这时候应该都收拾妥当了。”多寿笑着道。

    春桃早上就一车子从方宅那边搬了过来,只是因为有了身子,所以才没和大家一起出来凑热闹。

    方十一拍了拍他的肩膀,“跟大家一起热闹吧。”

    “嘿嘿,十一少,我回去瞧瞧我媳妇儿去。”多寿抓了抓头笑道。

    “去吧!”方十一笑了笑,已经回到微月身边。

    “怎么了?”微月给他递上一杯茶。

    “母亲病倒了,去不了顺德。”方十一道。

    一点也不意外,若是方邱氏真的去了顺德。她才觉得天要下红雨,“请大夫看过了吗?怎么说?”

    “中风了,我一会儿回去看看。”方十一轻声道,之后又说起叶二小姐回了娘家的事情。

    微月轻笑着,这个叶二小姐看着柔柔顺顺,实际上应该不好想与吧,只是可怜了方亦浔。

    白馥书抱着瑞官走了过来。

    方十一起身对白馥书点了点头,和翁岩到一旁去喝酒了。

    微月就和白馥书低声商量着吉祥的婚事。

    都觉得区寓不错,微月便打算明日找章嘉说说,让他提点区寓两句,到她这里来提亲。

    秋风刚起,花园一派热闹欢喜,笑声不断。

    尚未玩个尽兴,就见到守门小厮过来传话,“十一少,同和行的福掌柜来了。”

    方十一手里还拿着酒杯和翁岩碰酒,听到福掌柜竟然找到这里来,心里顿了顿,和微月交换了个神色。

    “让他进来。”方十一道。

    没多久,福掌柜便急匆匆走来,额头布满大汗。神情很是焦急。

    “十一少,同和行出事了。”福掌柜一见到十一少,立刻就道。

    方十一脸色沉了下来,让福掌柜跟着他到了书房。

    “……一整床的茶叶都是次品,这是四少爷检查的货,没想到还会出问题,那英国商人如今要将咱们同和行告到粤海关去,九少爷将他劝住了,请您赶紧过去。”这要是告到粤海关去,以后同和行就不必在十三行做生意了。

    “次品?”方十一心头冒火,“同和行的茶叶向来都是最好的,怎么会有次品?”

    “十一少,这是四少爷进的货。”福掌柜无奈叹道。

    方十一忍住怒气,“四少爷人呢?出了这么大事情,他没出来交代一声?”

    “一整天都没见着他了,还是九少爷刚赶过去才压住,我才赶紧来请您也过去的。”福掌柜道。

    方十一立刻就站起来,“走,到同和行去。”

    微月和翁岩都在门外等着,见方十一脸色难看地走出来,都出声问道,“出了什么事情?”

    方十一对微月道,“等我回来再说,我现在去一趟十三行。”

    看来是出了大事,从来没见过方十一脸上露出这样的神情,微月轻轻点头,“小心。”

    赶到同和行的时候,铺门已经关了一半,方十一大步走上二楼。立刻就听到几个洋人在哇啦哇啦不知讲些什么。

    方亦浔见到方十一来了,马上就道,“九哥,他们要求赔偿双倍茶叶。”

    其中一个懂得讲粤语的洋商见到方十一,马上就道,“十一少,你们是十三行的行首,怎能做出这样的事情,那茶叶都是最差的,又苦又涩,你们这是在欺负人。”

    方十一拱手道,“几位请稍安勿躁,待在下查明此事之后,一定给你们一个交代,若真是我们同和行的错,我们绝对不会狡辩,你们说赔多少就赔多少。”

    “十一!”方亦浔和方亦茗都诧异看向他,同和行这时候的银子都压在别的生意,哪里能赔得上他们双倍。

    那得十五万两白银了。

    方十一却没有看他们,只是对那洋商道,“可否开舱让在下亲自检查?”

    那几个洋商见方十一愿意赔偿他们,脸上的愤色终于减了几分,也表示同意让方十一检查。只是他们开船之后又返航,其中的损失让他们是在难以好脸色。

    他们来到码头,上了停靠岸边的一艘大轮船,方十一和方亦浔三兄弟一起进舱检查的茶叶。

    除了表面的,下面的全是次品。

    两个时辰之后,方十一面无表情看着从船上卸下来的一堆堆装着茶叶的箱子。

    方亦浔和方亦茗也目光复杂地看着他,这件事已经传遍整个十三行,如果稍微处理不当,同和行在今日之后,就无法在十三行立足了。

    方家……也会成了全广州的笑话。

    “福掌柜,去取火把。”方十一低声吩咐着福掌柜。然后目光炯亮地环视周围在看热闹的人群一眼,对那几个洋商拱手道,“各位,我同和行从来不做欺人的生意,我们的茶叶都是从福建精选而成,今日出了这样的事情,当中必定有误会,但无论如何,是我们错就是我们错,我方十一保证一定赔偿你们双倍损失。”

    说罢,方十一将火把丢到茶叶堆上,竟想将几万斤茶叶全数毁灭。

    那些洋商愣住了,就算这茶叶不是最好的,也值不少钱的,方十一竟然一把火……

    渐渐的,火势越来越大,周围却是寂静无声。

    红色的火焰照得方十一冷凝的俊脸更加深刻。

    “九哥,去把四哥找回来,五哥,看一下同和行还剩下多少现银,不够的就从家里取,买几处庄子,也要把茶叶赔给他们。”方十一低声道。

    这是对同和行最好的做法了,只是他们没想到方十一真能下得了手。

    这份胆识和魄力,他们几兄弟其实都比不上,这就是父亲当年最喜欢十一的原因吧,方亦浔目光苦涩看了他一眼。

    即使不是亲兄弟……却是十一最像父亲了。

    那几个洋人回过神来,走到方十一面前,低声不知说了什么,眼中对方十一已是充满了钦佩。

    方十一拱手给他们行了一礼,“多谢各位体谅,请给我们十天时间,一定赔你们一船最好的茶叶。”

    福掌柜松了一口气,果然把十一少找来才是对的。

    “福掌柜,先带几位客人到酒楼去,今晚我得跟几位客人陪酒道歉。”方十一吩咐福掌柜。

    “是,十一少。”福掌柜笑了笑。

    福掌柜客气请着几位洋人上了马车往酒楼的方向去。

    方十一站在原地。抬头看着已是半边红霞的天空,霞如火,都如此艳丽。

    不能让同和行……毁在他手里!

    他转身,一眼都没看那在火中燃烧的茶叶一眼。

    天空撒满星辰的时候,方十一才从酒楼出来,身上有浓郁的酒味,只是看他面色如常,却不似喝了酒的人。

    一辆马车在他面前停了下来,章嘉从车辕跳下,“十一少,我来接你的。”

    刚说完,街口又有另一辆马车匆匆赶来。

    方亦浔气吁吁地来到方十一面前,“十一,四哥不知道哪里去了。”

    方十一让章嘉扶着上了马车,淡漠扫了方亦浔一眼,“找!让所有人都去找,把方亦承给我找出来!”

    方亦浔欲言又止看着他,方十一单手捂住眼睛躺进了马车内的软榻。

    章嘉已经驾车离开了。

    ————————————

    姐妹们~~~月29日——2011年1月7号女频活动。

    这段时间粉红票加倍,一张等于二。

    大家留着粉红票到那天再投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