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二百一十七章 成亲
    刚走进大书房,里面的谈话声就安静了下来。

    屋里只有方亦儒和方亦茗。还有刚从福建回来的方亦浔,除了他,其他两位的脸色都有些异样。

    “大哥,五哥,九哥。”方十一含笑一一打了招呼,才在书案后面坐下。

    “十一,既然茂官救回来了,怎么不将他带回来?”方亦儒皱眉问道。

    “大哥,我想跟你们商量件事儿。”方十一端起盖盅,低声说道。

    方亦儒看了他一眼,“什么事儿?”

    “我知道大哥你们嘴上虽不说,但心里都不好受,你们都怨我,是我连累了你们。”方十一眼中充满愧疚。

    方亦儒道,“你和潘微华本来就不和睦,这事儿也不能尽怪你。”

    虽然是这样说,心里又怎么能完全没有怨怼,作为一家之主,最重要的是在家里有威严,得人心,如今方十一即使威严仍在。但哪有人心可言,长此下去,他们兄弟之间的嫌隙只会越来越深,总有一天会成为仇恨,到时候方家真的就散了。

    方家富贵繁华了百年,不能因为他而败落。

    再说了,他也不是方家的子孙,这一点,他却还不知道该如何跟几位兄长提起,只能等母亲到了顺德之后,再跟他们解释了。

    “大哥,以后这个家,让九哥来当家吧!”方十一目光环视了他们三人一眼,认真地开口。

    方亦儒和方亦茗同时一愣,方亦浔亦吃惊站了起来,“十一,你说什么?你才是方家家主,怎么说出这样的话来?”

    “九哥,你们听我说,这不是我心血来潮或是因为愧疚才决定的。”方十一指腹在扶手上轻点着,目光真诚,“除了我,就只有九哥没有被下药,将来能为方家传宗接代。”

    “胡说什么,老九可以,难道你就不行?你才是方家的嫡子,哪有将家主的位置让给庶出的。”方亦儒不悦地呵斥道。

    “大哥觉得依旧让我来当家。这个家不会散吗?父亲对我们本来就不分彼此,嫡出和庶出并无分别。”方十一道。

    许久不出声的方亦茗站了起来,目光炯炯地看着方十一,“十一,这事儿你和母亲商量过没有?”

    “明日之后,母亲就会到顺德去养老,她老人家不会有意见的。”方十一眸色轻转,低声道。

    “你是认真的?”方亦茗皱眉问。

    方十一勾唇浅笑,“再认真不过了。”

    方亦儒这时也看出方十一的决心,心里虽不舒服,但也知道如今家里除了十一和老九,没有人更适合当家了,但老九远没有十一的精明和威严,这个家能当得好吗?到时候……只怕也由着他们几个哥哥做主话事了吧。

    如此一想,方亦儒望向方十一的目光变得深究起来,如果继续让十一当家作主,分家是必然,若是老九的话……

    想着想着,方亦儒脸上一躁,自己所想的尽是自己的利益好处,却没想过十一这样做。是为了不让这个家因他而散。

    方亦茗似早已经想明白方十一为何这样做,所以也没二话,“既然你已经决定,我无话可说,只是明日和叶家联姻,你如何解释?”

    “叶家只是想将女儿嫁给方家的家主,是谁并无所谓。”方十一笑道。

    “你是早已经准备好了,否则不会让老九赶回广州。”方亦茗淡笑道。

    “四哥那边,就麻烦五哥了。”方亦承至今仍无法解开心结,所以一直避着不见方十一。

    方亦茗点了点头,“老四会想明白的。”

    “我们先去准备明日的事儿吧。”方亦儒最后一叹。

    方十一却将仍不肯接受这安排的方亦浔留了下来。

    书房只剩下他们二人,方亦浔目光复杂地看着方十一,“十一,其实你不必这样做。”

    “九哥,有件事,别人我暂时还瞒着,但我不能瞒着你,你听我说……”方十一站起来,走到方亦浔面前,按着他的肩膀,低声说起自己的身世。

    ——————————————

    白云山,正房屋里。

    白馥书一早就过来看望小茂官,见他没有受伤,精神也恢复得不错,心里也放心不少,回到屋里便对微月道,“虽不是自己亲身,但这孩子可怜,攀上这么一个生母。你要多看顾些。”

    微月将头靠在白馥书肩上,“我晓得的,娘。”

    白馥书笑着敲了敲她的头,“自己还跟个小孩子似的。”

    “娘,我都当母亲了。”微月嘟着唇,不依地叫道。

    “那还让我这么不省心,十一少是不是回老宅那边去了?”白馥书问。

    “嗯,茂官平安无事了,总要过去报备一声。”微月道。

    “明日可就是紧要的日子了,你得让他留在这边,不然给邱氏逼着成亲,你可该怎么办?”白馥书蹙眉说着。

    “娘,您别担心,明日之后,就什么都尘埃落定了。”微月扬起一个沉静的笑容,只要过了明日,一切就好了吧。

    “发生了这么多事,我哪还能真的完全放心,世事难料,谁也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娘这辈子什么大风大雨没经历过,如今就只盼着你好好的。”白馥书抚着微月的脸低声道。

    “娘……”微月低下头,心里有些难受。如果白馥书知道她的女儿早已经被周仁俊害死了,不知道会怎么想,“娘,女儿一定会让您享福的。”

    “傻孩子,娘知道你的孝心,否则三舅母的事儿,你也不会瞒着到现在还不说。”白馥书略带谴责地道,“你三舅母为人就是这样了,太过势利,目光又短浅,那事儿她做得不厚道。你三舅父已经骂过她了,对你也很愧疚。”

    “娘,我明白的,当时情形,三舅母也不过为了自保,这是人之常情。”微月淡笑道。

    “我也是这两日才知道的,已经说过你三舅父了,你别放心上。”回广州之后,她虽见过三哥几面,却从没提起这事儿,是前些天听到三嫂无意提起酒店的生意没有刚开始好做,大厨都跟着微月去了京城就没回来了,仔细问了三哥之后,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

    当时她是很生气,自己的女儿有了困难,这作为舅母没有伸出援手就罢了,竟然还落井下石,若不是三哥在一旁打眼色求她别动怒,她是当场就发作了。

    “娘,我真没放在心上,这时候瑞官该醒来了,不如让**抱过来给您瞧瞧。”微月紧忙地转移话题。

    有些人见识过本质之后,以后不深交就是了,她从来不会让自己为一些不相干的人伤神劳心。

    白馥书也是想念这个外孙得紧,一听微月这样说,马上就点头让荔珠赶紧去了。

    “对了,那几个蒙面人,让你爹给解决了。”白馥书道。

    “杀了?”微月吃惊问。

    白馥书瞪了她一眼,“你爹让人持着漕帮的名义,将那个门派给撂了。”

    微月呵呵笑了起来,这就是永除后患。

    直到白馥书离开,方十一都没有回来,微月陪着茂官下棋放风筝,心里忍不住会想,明日之后,她和方十一该如何?

    第二天,方家一片的喜气洋洋。热闹非凡。

    方十一穿着簇新的白蓝色短褂黑色长衫,站在门口将客人迎进大厅。

    “十一少,恭喜啊。”来人无不羡慕地看着他,不过几年,连着娶了三房娇妻,这方十一艳福不浅啊。

    “同喜同喜。”方十一笑着回礼。

    前头欢乐一片,后院也是喜气洋洋,方邱氏坐在首位上,和各家女眷说着话,听到方十一在外面迎接客人,她忍不住心中得意,就算知道自己不是方家的亲生骨肉又如何?难道就真的舍得放弃这富贵辉煌?那潘微月再怎么耍手段也好,也抵不过万贯钱财。

    方十一始终还是被她捏在手里的。

    没多久,外面就传来敲锣打鼓的声音,是新娘子到了。

    方邱氏被一般女眷簇拥着来到前院,新郎和新娘该拜堂了。

    来到前院,方邱氏见到方十一还穿着宝蓝色的短褂,就笑着道,“榆庭,还不赶紧去换新衣,新娘子都来了。”

    方十一笑着道,“九哥已经去踢花轿门了。”

    方邱氏的笑容微微僵了一下,“怎么这样糊涂,应该是你去踢花轿才是,怎么让老九去了,是你娶媳妇,又不是老九娶媳妇儿。”

    “母亲,您忘记了,家里只有九哥尚未成亲,其他人都成亲了。”方十一笑得温润如玉。

    方邱氏目光渐渐冷了下来,“你到底想做什么?”

    “什么也没做啊,今日是九哥的大喜日子,我只是帮着招呼客人罢了。”方十一笑着道。

    方邱氏只觉得眼前突然发黑,一手用力抓住莲姑的手,周围客人都在看着他们,她只好强压怒火,“你在说什么?什么是老九的大喜日子?和叶家定亲的人是你!”

    “叶家只是想和方家的少爷定亲,并没指名就是方亦霁。”方十一含笑对在恭喜他的客人点头,一边回答方邱氏。

    “你是想让方家成为笑柄吗?广州有谁不知道是你要娶叶家的姑娘?”方邱氏压低声音,咬牙道。

    “母亲,吉时已到,还请上座吧。”方十一扶住方邱氏的胳膊,微笑着道。

    “你是不是要把我气死?”方邱氏挥开他的手,怒问。

    方十一笑着在她耳边道,“母亲,您向来最爱面子,今日来的都是广州大人物,别让外人看咱们方家笑话才是。”

    “你!”方邱氏狠狠地剜了他一眼。

    “母亲,吉时已到。”方十一提高声音,将方邱氏请进了上座,还将骆姨娘也请着坐下。

    周围的议论声高高低低地响起,怎么新郎官反而在接待客人,不是应该去将新娘牵进来吗?众人正疑惑着,就见到方家的九少爷身穿崭新的新郎服,面带微笑地牵着新娘子跨过火盆,走进大厅里。

    方邱氏的脸色如破布一样难看,阴沉得可怕。

    新娘家的人也觉得有些不大对劲,转身就要往叶家去告状,却被方亦茗带着几个小厮在门口拦住了,硬是请回来喝杯水酒再离开。

    整个大厅乃至外面的人群,都瞬间寂静下来。

    方十一从容地看了一眼司仪,温声道,“该拜堂了。”

    那司仪才回过神,有些尴尬看了方亦浔和新娘一眼,心里暗咐,怎么就突然换了个新郎。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响亮的唱礼声终于响起。

    有些客人怔怔地打开喜帖,方家少爷与叶家姑娘……并没有说明是哪位少爷,可大家都认定了是方十一。

    就是叶家,也是认定方家的家主的,怎么会让一个嫡女嫁给一个庶出的九少爷……

    方邱氏几次都想将手边的茶盅砸到方亦浔脸上,只是想到自己的脸面,都硬生生地将怒气吞了回去。

    再看到骆姨娘既不敢相信又惊喜的神情,她心头的火更盛。

    怎么也没想到,临到最后她还是被儿子摆了一道!

    这个该死的白眼狼!

    新郎和新娘被送入洞房,方十一对着方邱氏笑了笑,心里是从所未有的轻松。

    方亦儒和方亦承招呼着客人到外面入席。

    骆姨娘这时才注意到方邱氏紧绷的脸色,紧张地扭起手指,“夫人……”

    方十一走过来,温声对她道,“骆姨娘,内院还有许多事情需要你帮忙。”

    “那,那我去帮忙。”骆姨娘看了方邱氏一眼,怯怯地离开大厅。

    方邱氏站起来,咬牙切齿地道,“你以为叶家会放过你?”

    “叶老爷不过是想将女儿嫁给方家的当家,如果九哥成了家主,叶老爷又有什么不愿意的?”方十一含笑道。

    方邱氏眼前一黑,被方十一的话气得脑壳直抽疼,“你,你说什么?”

    “母亲,我送你回屋吧。”方十一扶住她的胳膊,半是强硬地扶着方邱氏回了头房。

    回到屋里,方邱氏捂着脑袋半躺在软榻上,声音气得发抖,“你再说一次,你到底背着我做了什么?”

    “明日之后,九哥就是方家的当家了。”方十一低敛眼睫,轻声道。

    方邱氏瞠大眼瞪着他,那眼神几乎是想将方十一挫骨扬灰般的怨恨,“你这是要逼死我!”

    “明日母亲就起程到顺德吧,眼不见为净,如此就不会让您生气了。”方十一淡声道。

    “好!好得很!我用了那么多银子把你换来,养了你这么大,你什么也没学会,倒是学会恩将仇报了啊!”方邱氏气得胸口剧烈起伏着,脑壳越来越抽痛,眼前都一阵黑一阵白的了。

    “母亲,我的亲生父母……究竟在何处?”方十一问道,心中却明白,自己是不可能从她嘴里得知的。

    “你休想我告诉你!”方邱氏怨恨地看着他,“你给我滚,我再也不想见到你。”

    方十一行了一礼,吩咐莲姑,“莲嫲嫲,给夫人收拾细软,明**和湘珠都陪着夫人到顺德。”

    莲姑惨白着脸,答了一声是。

    方邱氏操起一个茶杯用力地扔到方十一脸上。

    方十一没有闪过,茶杯砸到他脸上,在地上摔成碎片,他的左脸立刻红肿起来。

    “母亲对我的养育之恩,儿子没齿难忘,儿子已经对不起父亲和兄弟一次了,不能有第二次,母亲,方家并没有亏待您什么,请您高抬贵手,放过方家吧。”方十一低下头,声音沉寂。

    方邱氏大笑出声,眼底却没有笑意,她这是自作孽!当初自己生出一个死胎,大夫说她不能再生育,她费尽心思才从当时来投靠求助方老爷的远房亲戚将儿子卖给她,没想到自己二十几年的布局二十几年的心血,就这样被自己亲手养大的儿子给毁了。

    方十一已经转身离开,对于方家,他责任已完,如今只要将同和行好好经营下去就可以了。

    “夫人……”莲姑站在方邱氏身旁,见她笑得连眼泪都出来了,心中不忍,却又不知如何安慰。

    她跟在夫人身边也有数十年,见识过夫人许多狠厉的手段,将方家的小妾治得无一人敢反抗,以前老爷那些宠妾的儿子也没一个能活下来,她不知道夫人求的究竟是什么,可她也见过夫人在半夜里哭泣。

    哪个女人不希望得到丈夫的怜爱,偏偏方老爷对哪个女子都温柔细心,就是对夫人不曾关心两句。

    方邱氏大笑不止,突然就喷出一口鲜血,昏迷了过去。

    莲姑大惊,尖声让外头的丫环去请大夫。

    方十一从上房出来之后,就没再到前院喝喜酒了,而是直接从后门出来,穿过青石巷,多寿架着马车在路口等着他。

    “多寿,你和春桃是想留在老宅,还是到少奶奶那边?”方十一没有进入车内,而是坐在车辕,和在驾车的多寿聊起来。

    “小的跟十一少。”多寿笑道。

    方十一嘴角微扬,“明日就让你媳妇儿到少奶奶这边来吧。”

    “十一少,您以后不回老宅了吗?”多寿问。

    方十一回头看了方宅一眼,壮观的飞檐在视线中越来越淡,他回过头,只是笑了笑,这儿已经不是他的家了。

    车声辘辘,方十一抬头看着湛蓝的天空,他已经派人去打听他的身世了,希望能够得知自己亲生父母是谁。

    如果不是已经有了微月和儿子,他大概……会觉得很孤单吧。

    不知行驶了多久,车子终于停下来,立刻就听到茂官欢呼的声音,“娘,父亲回来了。”

    ——————————

    这个月二十九号到下个月七号粉红票翻倍,嘿嘿,大家留着到那个时候才投哦。

    谢谢小意今天帮我把前几个月的粉红票名单整理出来,辛苦小意了,也谢谢大家的粉红票和打赏,╭(╯3╰)╮。

    谢谢大家一直以来对大清对小归的支持,有许多朋友都是从轻笑忘开始就支持小归的,每一次气馁想放弃的时候,就会想到大家,所以充满了力量,谢谢你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