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二百一十五章 余惊
    那些蒙面人被高奕光带去了漕帮。方十一陪着微月回了家里后,还没来得及细说什么,他也赶着去漕帮了。

    微月让人请了大夫过来看过茂官,只说是受了惊吓,又闻到蒙汗药,所以才一直昏迷不醒,待他醒来,喝几贴安神汤就没事了。

    微月悬在刀尖的心终于能安然落地。

    她一直在屋里陪着茂官,这孩子受到了极大的惊吓,不断地受梦魇影响,身上已经出了细汗。

    吉祥端着已经放凉的安神汤进来。

    微月轻拍着茂官的脸,将他在梦魇中叫醒,“茂官,乖,喝了安神汤再睡啊。”

    茂官睁开有些红肿的眼睛,看了微月一眼,将安神汤一口气喝了下去,然后又倒头继续睡觉,只是眼角又沁出眼泪。

    微月见了就暗叹一声,在他身边躺了下来,轻轻拍着他的背。“茂官乖,没事了,有二娘在呢。”

    茂官窝进微月怀里,“二娘……”

    “没事了,睡觉吧,睡醒之后,就好了。”微月柔声说着,昨晚她一夜没睡好,如今心情放松下来,也感到有些疲倦困顿。

    茂官的呼吸渐渐均匀绵长起来,微月也阖上沉重的眼皮。

    站在外面的吉祥轻轻地把门带上。

    “小姐和茂官少爷都睡着了?”荔珠压低声音问道。

    “刚睡下,小声些,别吵着他们。”吉祥道。

    “小姐一整天都没吃东西呢,去厨房准备些糕点,待小姐醒了也能吃?”金桂小声问吉祥。

    吉祥点了点头,“还是金桂想得周到。”

    “我和金桂一起去包饺子吧,小姐最喜欢吃饺子了。”荔珠道。

    微月这一睡,就是一整天,醒来的时候,只觉得全身的疲倦一扫而空,舒畅得很,她低头想要看看茂官的时候,却不见了人影。

    心中一急,她立刻坐了起来,才见到茂官缩在床榻的角落,睁大一双眼怔怔看着她。

    “茂官,你醒了?肚子饿不饿?怎么不把我也叫醒呢?”微月伸出手。眉梢眼角都蕴染着温柔的笑意。

    茂官圆圆的眼睛一闪,如明星陨落般失去光彩,眼底带着一点点的畏惧和慌张,不敢伸手牵住微月,低下头,将脸埋在自己双腿。

    微月心里微微泛酸,拉住他的胳膊,将他抱进怀里,“怎么了?茂官?”

    茂官脸也不抬,用力地摇着头。

    “是不是还害怕?没事了,以后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了。”微月摸着他的头,柔声安抚着。

    眼泪从茂官的眼睛溢了出来,他抽搭着,“二娘,我母亲是坏人,是不是?”

    微月怔住,她一开始和周仁俊的对话……茂官是都听进去了。

    他向来尊敬潘微华,毕竟是自己的生母,潘微华所作的那些事情对茂官何尝不是伤害,只是这孩子现在还小,根本不适合知道这些。“当然不是,茂官的母亲不是坏人。”

    茂官却大声叫道,泪流满面,“你骗人,我都听到了,你们说……你们说母亲下药害人,母亲是坏人!”

    微月低眸看着他,茂官是无法改变和潘微华的关系,他现在还小或许没关系,但以后处境大概会很尴尬,她拭去他的泪水,低声问着,“你母亲疼你吗?”

    茂官点了点头,母亲对他严厉,但其实十分疼爱他,他是知道的。

    “你母亲害过你吗?”微月又问。

    茂官摇了摇头。

    微月认真地看着他,以一种从所未有的口气说着,“对你而言,你母亲是个好母亲,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就算她做的都是坏事,别人会怨她会恨她,但你不能怨,茂官,你还小,所以你不懂大人之间的矛盾和争夺,等将来你长大了,你就会明白你母亲为什么要这样做,到了你能明辨是非的那个时候。你才知道是错还是对,现在什么都不要想,只要开开心心地长大就好了。”

    茂官似懂非懂,眼泪却是止住了,眼圈发红,声音仍哽咽,“大家都不喜欢母亲,父亲也不喜欢母亲……会不会连茂官也不要了,二娘,你会不会也不要茂官了?”说完,又大哭起来。

    “不会的,我们不会不要茂官的。”微月抱紧他,柔声承诺着,“我们一家人永远在一起,好不好?”

    “二娘……”茂官抱着微月的脖子,“二娘,我好怕,好怕……”

    微月鼻子忍不住泛酸,“没事了,没事了。”

    屋门发出细微的声响,微月一边轻抚着茂官,抬头看了过去,方十一修长清逸的身影立在门外。目光沉寂复杂地看着她。

    微月对他微微一笑。

    方十一嘴角牵起淡淡笑,抬步走了进来,大手迟疑了一下,才抚上茂官的头,“茂官……”

    茂官的小身板僵了一下,才转头看向他,怯怯地叫了一声,“父亲。”

    方十一拭去他的泪水,“肚子饿了吗?吃饺子好不好?”

    “好!”茂官乖巧地点头。

    荔珠和金桂将刚出笼的饺子呈了上来,还准备了添醋,是微月喜欢的白菜饺子。还有茂官喜欢的韭菜饺子。

    “真的好饿了。”微月笑着道。

    茂官也小心翼翼地绽开一抹微笑。

    微月和方十一陪着茂官吃完饭之后,又玩了一阵的飞行棋,才哄着茂官喝了安神汤沉睡过去。

    回到屋里的时候,外面门廊都已经掌灯了。

    夫妻两梳洗之后,都上床榻卧着。

    微月转头看着他冷峻的侧脸,心里犹豫着,到底该怎么开口,跟他说方邱氏指使周仁俊毒害潘微华的事情,且下药一事,方邱氏也一早知晓,只是私心之下,故作不知罢了。

    “微月……”方十一突然反了个身,将她压在身下,脸埋在她颈窝。

    好像能够感觉到他的痛苦一样,他滚烫气息打在她脖子上,微月幽微地叹了一声,伸手抱住他的头,“榆庭,我在这里。”

    他将她抱得更紧,良久之后,才嘶哑地开口,“……周仁俊的尸首已经送回周家,官府那边就会定罪了。”

    “嗯。”她应着,听着他诉说。

    “微月……”方十一低声说着,“虽然我自小和她不亲,她对我……始终有恩。”

    她,是指方邱氏吧!微月沉默不语。

    “……破庙里,周仁俊的话,我都听到了。”方十一继续说着,“子不言父母之过,微月,我已经对不起方家,不能再让方家……家不成家,方家不能散了……”

    一旦方亦儒他们知道方邱氏所作所为,方家……的确会散,且这也是在他们几兄弟伤口上雪上加霜。

    方十一不能将方邱氏告上官府,就算不是亲生母亲。也有二十几年的养恩,将来方邱氏要受什么罪,最后都是几个儿子替她受了,即使是死刑……方十一也要因孝字去代罪。

    所以,在这种变态的律法之下,微月是不同意方十一把方邱氏告上官府的。

    “那些蒙面人……”微月低声问道,“还在漕帮?”

    “是一个专门帮大户人家做事的门派,只说是一个男人雇佣他们来杀破庙里的人,不管是谁,一个不留……”方十一顿了一下,“明日我回方家去。”

    其实不必问,也知道这些人是谁使来的,方邱氏已经容不下她了。

    “还有两天……你打算怎么办?”微月问的是方家少爷和叶家的亲事。

    方十一抬起头,目光沉静地看着她,“相信我吗?”

    “你会让我失望吗?”微月笑着反问。

    方十一轻抚她的脸颊,低语,“不会。”

    微月笑了出来,脸颊贴着他的,“你还没告诉我,你是怎么会武功的?之前竟然不显山不露水的,说,你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

    方十一轻笑着,解释道,“平时哪里需要动手脚的?只是小时候……父亲怕我出事,所以给我请了两个武师,教我一些拳脚功夫自保的。”

    微月愣了一下,想起以前在电视看到很多有钱人家的儿子经常会遭人绑架勒索钱财,难道方十一也遇到过这样的情况?

    “你小时候也被绑架过吗?”她脱口就问。

    方十一苦笑一声,“绑架倒是没有,就是我父亲那些小妾争风吃醋,难免被影响。”

    微月点了点头,“明白了。”

    之后,是一阵静默,须臾,方十一沉寂的声音低低传起,“微月……”

    “嗯?”她挪了挪身子,在他怀里找到一个舒适的位置。

    “事情解决之后,同和行东家的位置,我想交给四哥。”方十一道。

    同和行……都是他的心血,就这样放开了,舍得吗?微月心里暗想着,却仍温柔地道,“好,我们再重开一家商行。”

    “父亲临死前,是不允许我们分家,可是……怕是要辜负他了。”方十一叹道。

    “你已经尽力了。”微月道。

    “我会尽量不让大哥和四哥他们分家的。”他们既然怨恨他,只要他离开了,大概就可以了吧。

    “榆庭,你想知道谁才是你的亲生父母吗?”微月低声问道。

    方十一沉默了许久,才拍了拍微月的背,“睡吧。”

    ——————————

    买了一袋零食,下载了一部电影,吃着一碗五块钱的面条,俺的圣诞节就这样过去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