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二百一十四章 真相大白
    他们回来之后,章嘉已经在正厅等着。

    “如何?在白云山可有找到什么端倪?”方十一马上就问。

    章嘉摇了摇头。“找不到茂官,不过倒是找到一座破庙,但里面什么人都没有。”

    微月就道,“明日那人就是要我到白云山上的破庙中见面。”

    “怎么回事?”章嘉问道。

    方十一将那绑匪的信递给他看,章嘉看完之后,马上就道,“这破庙就是我们刚刚看到的那个吧,白云山上也有这么一座破庙,可是一个人也没有……是不是那人抓着茂官躲到别处去了?”

    微月揉了揉眉心,“在确定茂官安全之前,我们绝对不能轻举妄动!”

    方十一低声道,“入夜之后,你我先带人上山,在破庙周围隐藏起来,明日微月一个人上山,如此也能掩过耳目。”

    “家里都是年轻小厮,没遇过这样的事情,到时候救人心切难免会心中有些紧张害怕,不如跟我爹说一声,让漕帮的人来帮忙?”微月道,不是她信不过方十一和章嘉的拳脚功夫。只是她今日见那方邱氏神情,只怕明日山上一行不是太安全。

    “这样也好,还不知道山上有什么埋伏。”章嘉点头道。

    方十一略微沉吟,“那就使个人去跟岳父说一声。”

    章嘉马上就一拍胸口,“我去吧,家里还有谁的马上功夫能胜得过我。”他是满人,自小练骑射的,比起他们南方的汉人,马术自然是精湛得多。

    “路上小心!”方十一嘱咐道。

    “我省得!”章嘉笑道。

    微月和方十一回了屋里,荔珠和金桂急忙把晚膳准备上来。

    “同和行明日不是还有一船茶叶要出货吗?你能走得开?”明日同和行有批茶叶要出到英国那去,这是今年最大一批生意了,不容有失,身为同和行的东家,方十一怎么能走得开?

    “难道这茶叶还重要得过你和儿子?”方十一给她夹了鱼肉,“而且有四哥在,不会有问题的。”

    微月点了点头,不再二话,就算方亦承他们对方十一有怨怼,也不会拿同和行的生意胡来的。

    他们吃过饭之后,稍作梳洗,夫妻俩便讨论起明日上山的方案来。

    快要九点的时候,章嘉和翁岩都来了。

    “我已经将事情始末跟翁大当家说了,翁大当家已经使人到山上去了。”章嘉一进门就跟微月说道。

    微月看向翁岩,“爹……”

    翁岩横了她一眼,“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也不先跟我说,你还把我当爹吗?”

    “我这不是怕你和娘担心嘛。”微月讪笑道。

    “哼!我活了这么些年,还有什么风浪没见过。我倒是想看看,谁敢动我外孙。”翁岩重重地哼了一声。

    “岳父不知使了多少人马埋伏在山上?”方十一作揖一礼,问道。

    “我让奕光去安排的,你放心,一定不会让她们母子有事的。”翁岩道。

    几人又商量了一会儿,见天色已经不早,才各自回了屋里休息,翁岩也在外院的客房歇下了。

    只是心里悬挂着事情,如何也难以安枕入眠,微月闭着双眸,脑海里却清晰想着今日所发生的事情,再想到方邱氏,她更加是烦躁起来。

    她几乎能肯定,潘微华勾结周仁俊的事情,方邱氏一定是早就知晓的,只是她睁只眼闭只眼任由潘微华为之,反正她本来就不注重子嗣问题,否则又怎么会让一个不是方家亲生的儿子成为唯一的嫡子,并且还成为家主。

    那么,本尊在新婚之夜的时候,是谁杀的?潘微华又是怎么死的?

    她不相信这些与方邱氏没有关系!

    如果方邱氏真的是那么狠毒的话。那么明日山上一行,她肯定有危险。

    她侧头看着方十一沉睡的俊脸,他也是怀疑自己的母亲了吧,只是因为孝字,所以才一直忍着。

    就算不是亲生母亲,但养恩仍在,她是能理解他此时的心情,却不知他究竟有何打算。

    到了半夜,终于迷迷糊糊进入睡梦的时候,身边的人却悄然起身,微月立刻就醒过来,却仍然闭着眼睛。

    窸窸窣窣的穿衣声,静默了一会儿,方十一清醇的声音低低响起,“微月,我先上山去。”

    微月睁开眼,立刻拉住他的手,“小心些。”

    “嗯,你再睡一会儿。”

    方十一出了正房,便见到章嘉和翁岩并肩走来,三人对视一眼之后,彼此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

    又过了两个时辰,西边天空出现了一抹金光,微月将方十一准备好的银票包了起来背着,一共有五十张一千两的,还有两大袋粗布袋装起来的碎银。

    瞪着那一大袋的碎银,微月忍不住低咒出声,真是去他**的混账东西!这五千两碎银纯粹是拿来耍她的是吧,她一个人怎么把五千两提上山啊!

    而且这变态一个人能提着三百多斤的碎银逃命?

    越想越觉得自己被耍了!

    吉祥找了个小车子。“小姐,还是找几个婆子帮忙推着上山吧。”

    “不用了,让小银帮我推吧。”小银看着年纪小,那人见了也不会起戒心。

    好在山上的山路并不崎岖,白云山虽高,却不陡。所以微月和小银推着车子也能顺利前行,一路上,微月能感觉到似乎有人在暗中保护着,只是饶是她怎么仔细观察,仍看不出翁岩暗中安排的人躲在哪个暗处。

    那座破庙在掩藏在高高低低的树丛中,门外周边都是半人高的杂草和不知名的灌木。

    微月和小银都累得气喘吁吁,满头大汗,她看了破庙一眼,抬脚就想往前去敲门。

    “站住!”门后传来一道低沉的声音,“谁让你带了人?是不是想我杀了这个小孩。”

    “大哥,几百斤的银子,你以为容易推啊,我得有个人帮着我不是?”微月停住了脚步,声音轻松地道,竖起耳朵听着是否有茂官的声息。

    “让她回去!”那人大声道,“你自己一个人进来!”

    微月对小银点了点头,然后提高声音问道,“那这银子怎么办?我一个女子怎么提得动这几百斤碎银?”

    “拿着银票进来!”里面的人喝道。

    所以。这碎银真的只是耍她而已,故意要让她推得累死累活吗?

    微月推开有些破烂的菱花门,庙里地上都是发黄的树叶和干草,只有一张神台,帐幔铺满了厚厚的灰尘,窗户的糊纸已经破了,阳光透了进来,照得整间破庙一片明亮。

    她看着那个站在角落的男人,身材颀长,只穿一件灰色长衫,戴着帷帽。看不清其长相。

    “茂官呢?”微月问道。

    那人走了过来,站在神台旁边,拉开铺着神台的粗布,茂官带着泪痕的小脸出现在微月面前。

    “茂官,你没事吧?”微月见了脸上一喜,急忙问道。

    茂官的嘴被塞着破布,呜咽着回答不了,眼泪却哗啦啦掉了下来。

    “周仁俊!你拿个小孩子出气算什么男子汉,你有什么对着我们大人来就是了。”微月大声叫道。

    那人身子一僵,伸向茂官的手慢慢收了回来,面向微月,将帽子拿了下来,“你为何会知道是我?”

    不过是两日,竟然变得如此憔悴沧桑,完全没了往日的风流倜傥,微月默然看着他,“除了你,还会有谁?你已经害得方家几个少爷不能生孩子,难道还想让他们更加绝望吗?”

    周仁俊脸上闪过一抹痛苦,布满红丝的眼睛直直盯着微月,“你以为我想这样吗?啊!”

    “你先放了茂官再说。”微月道。

    周仁俊将茂官拉了出来,声音透着懊悔和痛苦,“我也知道自己对不起方家,但我也不想的……我是被逼的!”

    “要不是你家姐……要不是她,我怎么有今日的下场……”周仁俊一边给茂官解开绳索,一边叫着,突然,又停了下来,“既然他**害得我如斯田地,我怎么能轻易放过她,我不能放开他……”

    “就算他是潘微华的儿子又如何?他现在是方家唯一的嫡孙,你已经对不起方家了,难道还有让他们彻底绝子绝孙吗?”微月见他突然又改变主意,心里一急,只恨不得立刻上前将茂官抢回来。

    周仁俊良心未泯,只要他还觉得对不起方家对不起方十一,她就有机会让他放开茂官。可他那么恨潘微华,偏生茂官又是潘微华生的,真的怕他将所有的怨恨撒在茂官身上。

    “不是我要让他们绝子绝孙的!是潘微华!是潘微华那个贱人,你为什么要那么多事?明知道我是冤枉的,为何还要让方十一去查?”周仁俊突然掐住茂官的脖子,有些失控地朝着微月大叫道。

    微月紧张地看着他的手,“你先放开他!”

    这个周仁俊快失去理智了!她不能冲动,不能着急,不能再刺激他!她深呼吸一口气,心里默念,希望翁岩他们不要轻举妄动,不然刺激到他的话,茂官就更加危险了。

    周仁俊怔怔看了茂官一眼,才慢慢地松开手,目光渐渐清明起来,想到自己如今的处境,就算杀了潘微华的儿子,又能讨回什么公道?他现在需要的不是报仇,而是逃出广州……

    微月温声道,“你先把茂官放了,我们有话好好说,好不好?”

    周仁俊闭上眼睛,手指有些颤抖,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瓷瓶,放在茂官鼻子下面。

    “你要做什么?”微月心中大惊,急步就要上前。

    “站住!”周仁俊转头喝住她,茂官已经身子一软,倒在他怀里。

    微月再顾不上许多,冲上前去抱过茂官,脸色发白地瞪着周仁俊,“你对茂官做了什么?做了什么?”

    周仁俊冷笑着道,“我还能对他怎样?我这辈子就毁在你们姓潘的手里了,你家姐抓住我卖假药的证据,逼着我下药害他们,我是没办法的。”

    “所以你就害死潘微华,是不是?潘微华也是你杀的!”微月的手探到茂官的脖子脉搏,幸好只是沉睡过去,她紧抱着茂官,慢慢地往后退。

    周仁俊沉默了许久,好像冷静了一些,他看了外头一眼,“你知道我今日为何只让你到此吗?”

    微月摇了摇头,防备地看着他,刚才他那种失去理智的样子太可怕了。

    周仁俊笑了笑,“我知道你不会一个人山上,十一少和漕帮的人肯定就在周围,对吧?”

    微月没有回答,抱着茂官的双手有些累,但她仍不敢松开,“你到底想怎样?”

    “你不必害怕,我不会对你如何。”周仁俊淡声道,“我想离开广州。”

    “潘微华是不是你杀的?”微月问道。

    周仁俊犹豫了一会儿,才低声道,“我下药的事情,方夫人不知从哪里知晓了,是她威胁我以同样手段对付潘微华,但这个女人对谁都充满防备,根本不会让我诊脉,我是买通了她身边的丫环……”

    “……她得了风寒,我在她药里下了慢性毒药,这个女人害得我每日提心吊胆,但我从来没想要杀人,是方夫人……是这个老货威胁我,如果我不照着她去做,就要将我卖下药的事情说出来,我不可以出事,周家不能因为我出事……”周仁俊低声说着。

    果然是方邱氏!这个老妖怪,比她想象的还要更恶毒!

    “既然我不能逃脱了,我也不会让她好过!”想到自己去找方邱氏,她竟然连见也不见他一眼,周仁俊的脸又变得狰狞起来。

    “我成亲那日,是不是你想杀我?”微月又问道。

    “你是不是能保证让漕帮的人送我离开广州?”周仁俊问。

    “如果我不答应呢?”微月笑了笑。

    “那今日我们三个人就都不用出去了。”周仁俊阴恻恻地笑着,然后大步走到门边,将门锁了起来。

    微月这才发现其他门窗都是紧锁着。

    “我可以让你离开广州!”她立刻就道。

    周仁俊道,“方少奶奶,希望你说到做到。”

    “我保证!”微月道。

    周仁俊冷冷扫了她一眼,“如果当初我再狠点,今日我就不会被你害成这样了。”

    微月并不感到意外,“真的是你?是谁让你来杀我的?”

    “我只是想报复潘微华,是她害得我被那老货威胁,是她让我造了孽,她知道自己就要死了,所以想要让自己的妹妹继续来控制方家嘛,我偏偏不让她如意,所以我想毁了你……就是没想到你的命这么硬,明明都已经断气了……”周仁俊看着微月的目光闪过一丝杀意。

    微月冷笑一声,“你口口声声说自己是被逼的,难道你卖假药也是被逼的?卖假药就不是害人了?潘微华利用你的时候,你为何不说出来?方邱氏威胁你的时候,你为何不反抗?”

    这就是所有事情的真相吗?

    潘微华因为手中有方十一不是方邱氏的亲生儿子的书信,所以方邱氏才让她在方家掌权霸权,而潘微华因为私心利用周仁俊下药害方家的几位少爷,方邱氏明明知情,却睁只眼闭只眼,任由潘微华胡作非为,后又威胁周仁俊毒害潘微华。

    而这个周仁俊却因为被这两个女人又是利用又是威胁,心理产生了不平衡,所以将所有的怨恨报复在本尊身上,只要他玷污了本尊,那么洞房之前就**的潘微月就不可能再方家有地位,更加不可能成为主母,这也算是报复了潘微华想要利用自己妹妹的目的。

    整间事件中,潘微月是最可怜的了,死得真是不明不白。

    这个周仁俊也是,但微月并不怜悯他,因为他是完全有机会避免这种利用和威胁的,只是他自己没有责任心,不敢去担当而已。

    “难道要我眼睁睁看着周家百年荣耀毁于一旦吗?”周仁俊大声叫道,保和堂在广州名声响亮,如果因为他而身败名裂,他如何面对周家的列祖列宗。

    微月正欲反驳,外面却突然传来了打斗声。

    周仁俊一惊,“发生什么事情?”

    微月吃力抱着茂官走到门边,看到高奕光在和一伙人打了起来,紧接着,又拥上了几个漕帮的人来帮忙。

    “微月,快开门,有人要放火烧你们!”方十一在外面着急地大叫道。

    周仁俊脸色变得极难看,嘴里自言自语,“一定是那个老货,一定是她怕我说出真相,所以想要把我们都烧死!”

    微月跺脚道,“你还不把门打开,难道真想被烧死在这里啊!”

    周仁俊这才才袖里摸出锁匙,打开了门。

    方十一立刻走了进来,一拳往周仁俊脸上挥了过去,“混账东西!”

    章嘉过来接过茂官,“外面来了十几个蒙面人,不知是谁派来的。”

    “先离开这里!”方十一道。

    周仁俊抹去嘴角的血丝,瞪着微月,“你说过保我离开广州的。”

    微月沉思了一下,对方十一点了点头,这时候尚未脱险,不能和周仁俊争执,还是等安全下山之后再说,如今自然是什么都答应下来。

    未等方十一开口,旁边突然跳出两个蒙面人,挥刀就要砍向微月。

    方十一抬脚将其中一人踢了出去,再反手扣住另一人的手腕,打下他手中的长刀,另一手握住刀柄,以刀背砍向那人,又飞快将另一个的刀砍了下来,动作流畅迅速,依旧是那样淡定从容的表情。

    微月看得目瞪口呆,她完全不知道方十一竟然还会武功……如今看着他,哪里有半点温润儒雅的气质,哪里像个商人?

    方十一冷寒着眼,脸上尽是肃杀凛冽的表情,突然举刀砍向微月身后,一个蒙面人呻了一声,倒地不起。

    这些人都是冲着微月来的!方十一将微月搂进怀里,警惕地看着四周,章嘉旁边也有高奕光守护着。

    突然,周仁俊闷哼了一声,一柄染血的尖刀穿过他的胸膛,殷红的血珠沿着刀尖低落在地上。

    微月脸色一白,将脸埋在方十一胸前,这种场面在电视上看过不少,但从没亲身经历,就算她再怎么胆大,也不敢看这种血腥的场面。

    高奕光过去一刀将那蒙面人解决了。

    周仁俊瘫软在地上,高奕光探了探鼻息,对方十一摇了摇头。

    “快走!”方十一沉声道,已经搂着微月走出破庙。

    外面的蒙面人已经差不多被漕帮的人解决了,逃走了五个,死了六个,活捉了四个。

    ————————————

    祝大家平安夜平安快乐,圣诞快乐~~o(n_n)o~。.。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