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二百一十二章 绑票
    听到念翠的声音。微月和章嘉对视一眼,立刻就走出书房。

    “怎么回事?”微月站在台阶上,看着一脸惊慌的念翠问道。

    念翠声音带着哭意,“少奶奶,茂官……茂官不见了。”

    “怎么会不见的?到处都找过了吗?是不是在哪个角落玩呢?”微月问道。

    念翠哽咽道,“奴婢和茂官在花园里放风筝,风筝被风吹出围墙了,奴婢就……就想出去捡回来,茂官跟着奴婢出了后院的门,可是,奴婢捡了风筝之后,回头就没见到茂官了……”

    “是不是茂官先返回屋里了,去找过没有?”微月皱起眉,已经吩咐丫环到处去找了。

    “奴婢回屋里见过了,没见到茂官,不过,在后门边上,见到茂官的长命锁。”念翠将一个刻着福字的长命锁交到微月手里。

    微月心中一惊,已经有了最坏的打算,“章嘉,你到前院带上几个小厮。四周围去找找。”

    章嘉点点头,大步离开正房。

    “荔珠,刚刚潘夫人不是来过吗?可有见过茂官?”微月转头问荔珠。

    荔珠道,“没有,见不到小姐您,潘夫人就气呼呼地走了,是奴婢看着她离开的,并没有见过茂官。”

    那为何那么巧,潘梁氏刚离开,茂官就不见了?

    “快找找茂官在哪里吧。”来不及细想原因,还是先找到茂官要紧。

    一个时辰过后,微月和章嘉脸色沉重地坐在大厅。

    完全找不到茂官的踪影,在大宅方圆四处都找过了,除了有几道马车的痕迹,什么线索都没留下。

    “茂官是被人绑票了!”章嘉看着微月,打破了沉默。

    微月心里一沉,这也是她不想面对的事情,“使人去把十一少叫回来没?”

    “小姐,已经派人去了,应该很快就回来。”吉祥轻声道。

    微月叹了一声,是实在没想到,在自己家门口还能被绑票的,究竟是谁干的?是为了钱,还是方十一或者是她得罪了什么人?

    除了洪松吟,她似乎也没和谁结下仇怨。

    方十一在生意上若是得罪了谁,也不会到这个时候才来报复,微月脑子乱哄哄的。设想过无数的可能,也将所有认识的人都在脑海里过滤一遍。

    “十一少回来了。”章嘉站了起来,看着大步走进来的方十一,对微月道。

    微月抬起脸,目光正好落入一双深幽明亮的眼睛里,“榆庭……”她站了起来,看着那张清俊的俊脸,声音难掩担心和内疚。

    方十一握住她的小手,“会没事的。”

    “到处都找过了,没见茂官的身影,怕是,怕是……”微月急声道。

    方十一低声安抚道,“我知道,不能慌了阵脚。”

    微月点点头,这时,吉祥和荔珠也满头大汗地走了进来,给他们行礼之后,道,“十一少,小姐,奴婢们到处找过了。没见着茂官。”

    方十一便让念翠将茂官不见的过程又讲了一遍,听完之后,陷入了沉思,这里一共有两条道路通往外面大路,在茂官不见的同时,潘夫人从其中一条路离开,那么,如果真是有人绑走了茂官,应该是走另外一条路。

    可是章嘉带着人沿着两条路追查都不见马车踪影,又不是会飞会遁的,怎么可能一下子就不见了。

    宅子后面是白云山了……

    “会不会是方家其他几位少爷干的?”章嘉突然就问。

    方十一墨染的眉皱了起来,摇了摇头,“他们不会!”就算因为潘微华对他们下药的事情而怨恨他,他们也不会做出绑票茂官的事情来,这点他是信得过自己的兄弟的。

    “因为潘夫人来过,所以也使人跟踪了回去,并没有发现茂官的身影。”微月低声道,她开始还以为是潘梁氏带走茂官,但她连茂官的面都没见上,又如何带走他。

    “不管谁带走茂官,不会就这样没了声息,是要财还是其他,肯定会有下文。”方十一道。

    “我再到周围去看看。”章嘉见微月眼底仍然布满担忧,便开口道。

    “让家里的内眷都不要出外院,各门各院都注意些。”方十一吩咐多福。

    多福应喏一声,和吉祥一起下去安排了。

    念翠跪在一旁仍在抹泪,愧疚地认为茂官不见了是自己的责任。

    “荔珠,你陪念翠回屋里去吧。”微月道。

    荔珠答了一声是,然后才扶起哭得双眼浮肿的念翠走出花厅。

    厅里只剩下微月和方十一。

    他轻轻将她搂在怀里。“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

    微月将脸埋在他胸膛里,声音有些暗哑,“如果我有好好看着他……就不会这样了。”

    “那歹人有心为之,再怎么防也会有万一的时候。”方十一抚着她的背,柔声说道。

    微月抬头瞪着他,“你怎么一点儿都不紧张?”

    方十一苦笑道,“我心里也担心茂官,可是这时候紧张也徒劳,冷静些反而思考得明白清楚。”

    这话说得也在理,微月叹了一声,“你在生意上可有得罪什么人?”

    “做生意的哪能不得罪别人,只是还没到连累妻儿的地步,这人怕不是在生意上结怨的。”方十一道。

    “那会是谁?”微月拧眉想着。

    突然,脑海里就出现一个人影,她猛地抓住方十一的衣袖,“是不是已经将周仁俊下药害大少爷他们的罪证都送到官府了?”

    方十一道,“昨天下午就将阿四和那封信送到官府了,今日应该是要将周仁俊带去问话……”话说了一半,方十一也停了下来。

    “周仁俊!”微月咬牙,“一定是他!”

    方十一立刻就将多福找来,“去十圃路的周家,看看周仁俊是否被抓去了官府。”

    多福应声而去。微月问道,“你今日去同和行,他们对你……如何?”他们指的自然是方亦承和方亦茗。

    昨日方十一和他们坦白之后,回来一直沉默不语,她是看出他心情不好,一直以来,他将方家和同和行当成自己的责任,谁会想到自己其实不是方家的亲生骨血,还因自己连累了从小到大都尊重的几位兄长,即使他从来不明说,但她是明白这种打击对他来说是不小的。

    大概很痛苦也很伤心吧!

    方十一嘴角微微一扬。“还是那样,别担心。”

    微月看了他一眼,心中暗叹。

    半个时辰之后,红日西沉,多福才满头大汗大步走进来,“十一少,周仁俊不见了。”

    完全不出所料!方十一和微月对视一眼。

    “……今日官兵要到周家去捉拿周仁俊的时候,被他从后门逃了出来,如今不知所终,官府的人也在找,周家的人也在找了……”多福继续道。

    方十一压抑着怒火,“你也叫上人,就算把广州给翻过来,也要把周仁俊找出来!”

    多福刚离开大厅,就有前院的门房来传话,方家使人送话来,说是要请十一少和少奶奶立刻到方家去,有急事相商。

    能有什么急事?微月正想拒绝,但想起茂官此时下落不明,指不定是因为这件事,方十一和微月都想到一处去了。

    微月唤来吉祥,吩咐要交代内院各院门的守门婆子仔细看好,后门和两边角门都加派了人手守着,安排妥当之后才和方十一驱车来到方宅。

    她以为这辈子都不可能再踏足这个地方的,在这大宅里住了一年,心里却从没真的将这里当是个家,一点归属感都没有。

    感觉似乎没甚变化,就是到处都结上喜庆的红灯笼,梁柱门窗还贴着囍字。

    若不是心里还担心着茂官,微月还真想笑出来,这是在准备方家少爷和叶家姑娘的婚事呢吧,还真是到处喜气洋洋充满欢乐的气氛,这就剩下没几天了,不知到时候什么样的情况。

    他们来到上房,大厅首位,是肌肤依旧白皙丰满的方邱氏,一脸的端肃威严。看到微月走进来的时候,眼色更是冷下三分。

    在方邱氏左手边站着方亦儒夫妇,右手边是方亦承和方亦茗夫妇,他们六个人的视线皆落在微月和方十一身上,神色各异,已不如以往那般温和友好。

    还是被怨恨了吗?微月有些担心地看了方十一一眼。

    方邱氏已经开口问道,“茂官在哪里?”

    果然是和茂官有关!

    方十一沉声道,“母亲为何这样问?”

    “哼,茂官如今是我方家唯一嫡孙,若是他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你要如何对得起方家的列祖列宗?”方邱氏大声喝道。

    方十一拧起眉心,“母亲,难道茂官是被您带到这边来了?”

    “这么说,茂官是真的不见了?”一旁的方亦儒就皱眉问道,“你们究竟是怎么照看孩子的?”

    语气充满了谴责的意思,在他们看来,茂官如今身份比以前还要金贵,是要承担起方家传宗接代重任的嫡孙。

    “你们是不是知道了什么?”方十一问道。

    “你是鬼迷心窍了才会把茂官交到这个女人手里,如今茂官出事了,你要怎么跟方家的祖宗交代,你到现在还不醒悟,这个女人到底有什么好?”方邱氏厉声叫骂。

    微月只是淡淡看了她一眼,低声道,“茂官到底是不是在这里?”

    方邱氏立刻就叫道,“我们方家的事儿轮不到你来过问也轮不到你来插手!”

    “那么,方夫人让我到这儿来,是有什么事儿要吩咐?”微月平声问道。

    方邱氏突然就将一封信丢了下来,“你们自己看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