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二百一十一章 怨怼
    潘微华勾结周仁俊下药令方家除方十一和方亦浔意外的少爷都断了子嗣这件事终于不是秘密。

    方陈氏和方吴氏从各自丈夫嘴里得知这事儿后。立刻就到正房那里去,非要方邱氏给个说法,为她们主持公道。

    方许氏却只是紧紧捂住自己的肚皮,脸色如死灰一般发白,她不敢相信自己这辈子都没法儿为丈夫生儿育女,她不相信……

    她就是恨,也不知该恨谁了。

    “娘子,别想太多了,就算没有孩子,我们不也一样过么?”方亦茗搂住许氏,低声劝道。

    方许氏捂着嘴哭了出来,“爷,我盼了这么久,竟是这样结局,我不甘心呐。”

    “罢了罢了,不要想了。”方亦茗心里也不好受,他向来是个爽朗乐观的人,这他心里还是堵着一口怨气,却不知往谁撒去。

    潘微华已经死了,周仁俊又要被定罪了,罪魁祸首已经得到报应。可他们就是觉得憋屈。

    方家上房那边也是热闹得很,方陈氏和方吴氏一人打骂潘微华,一人呜呜咽咽地哭个不停,方邱氏只觉得额头阵阵抽痛。

    “夫人,这不是要我的命吗?一直以来,媳妇都只当是自己没有那个福分,却不想原来是潘微华心肠恶毒,这让我和大爷老了该怎么办,无儿无女谁给我们送终啊。”方陈氏大声哀嚎着。

    “我不活了啊……”

    “潘家得给我们一个交代,夫人。”

    方邱氏捻着佛珠,终于忍不住喝道,“够了!都闭嘴!”

    方陈氏却道,“夫人,这事儿说不定那个潘微月也是有份的,您可一定要为我们做主。”

    “你们都先回去吧!”方邱氏面无表情,眸色阴沉得可怕。

    “夫人……”方陈氏和方吴氏同时出声。

    方邱氏冷眼一扫,“难道出了这样的事情我会比你们好过?不管是潘家还是潘微月,我都不会让他们好过的。”

    方陈氏和方吴氏低声答了一句,“是,夫人。”

    人总是这样子的,在自己身上发生了某些不公平的时候,就会找一个发泄的对象,就如方陈氏和方吴氏,甚至是方亦承几兄弟,他们从来没有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却莫名其妙就被害得不能生育,传宗接代对男人来说多重要自是不必说明。如果潘微华还在世,他们还能恨她怨她,能找她算账,可是她已经死了,所以他们潜意识就将这种怨怼转移到了别人的身上。

    一个是潘微华的丈夫,一个是潘微华的妹妹,还有一个是潘微华的儿子,要说还能跟以前一样心无芥蒂对待他们,那是不可能的了。

    只是他们几兄弟还隐忍着怒火罢了。

    待方陈氏和方吴氏都退下之后,方邱氏突然就将手边的盖盅摔在地上,紧抿着唇,腮边轻颤着。

    “夫人,您别生气,好在十一少没事儿。”莲姑将盖盅碎片收拾起来,低声劝着方邱氏。

    方邱氏瞪了她一眼,“你知道什么!”

    她气的不是几个儿子被下药不能传宗接代,她气的是这么大的事儿,儿子竟然没跟她商量半句,他眼里到底还有没有她这个母亲?

    还是……另外一件事他也知晓了?

    看来潘微华临死前是将事情都说出来了,如果不想个法子,最后输的人就是她了。

    稍过一盏茶的时间。就有丫环来传话,是潘夫人来了。

    方邱氏冷哼一声,“请她到花厅,我倒想看看,她们潘家的人如今还有什么脸面走进方家的大门。”

    潘梁氏端正地坐在座椅上,见到方邱氏慢慢走来的时候,立刻就站起来,“方夫人。”

    方邱氏淡淡一笑,“潘夫人,相信你们也应该知道是发生什么事情了,不知道你还有什么话需要亲自上门来说的?”

    早些时候,她就打发人去潘家说了潘微华的所作所为,倒没想到潘家那么快会来人,来的还是潘梁氏。

    她和潘微华之间结怨颇深,虽然表面上她们婆媳仍然互相尊敬,但实际如何也就她们两个清楚,即使潘微华死了,她仍然不觉得解恨,但如今见她死后还留了骂名,甚至可能会连个神主位都没有,她就觉得很解气。

    “方夫人,你使人来说要将我女儿的灵牌移出方家的祠堂是什么意思?”潘梁氏扬起下巴,依旧是依附骄矜的姿态。

    方邱氏冷笑,声音冷厉道,“什么意思?潘夫人这话问得真没理,潘微华心肠恶毒,下药断了我方家三位少爷的子孙,我若是要能容许这样的女人成为我方家的媳妇,那就是我这个老太婆瞎了眼!”

    “这究竟哪个天杀的编出来的浑话。我女儿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难道你们方家支听别人三言两语,就要将我女儿定罪?”潘梁氏尖声问道。

    方邱氏端起茶喝了一口,“这可是你们潘家的人自己说出来的,还有谁会作出这样的话?且我三个儿子确实无所出,就足以证明潘微华的狠毒。”

    潘梁氏一愣,随即马上就想明白了,“是那个小贱人!”

    方邱氏眼底闪过一抹诡异的笑,“潘夫人,你若是想要为你女儿讨公道,就该去官府里说,这罪名一旦落实了,恐怕你们潘家往后的那十几个女儿,恐怕就要嫁不出去了。”

    潘梁氏的脸色更加难看起来,她的手紧紧抓住绢帕,横眼瞪向方邱氏,“方夫人,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到潘微月那里去,三口六面讲个明明白白,若真是我女儿对不起方家,你们要将她的灵位移出来,我亦无话可说。”

    想到女儿已经死去多时。如今还要不得安生,心中便一阵抽痛,潘梁氏如今只恨不得将那个胡乱编排的潘微月挫骨扬灰。

    “你想要证据官府自然会给你,如今我们方家与你们潘家是水火不容了,潘夫人,还是请吧。”方邱氏冷声道,拒绝了潘梁氏的要求。

    “你……”潘梁氏气结,衣袖一挥,阴沉着脸转身离开。

    看着潘梁氏的背影,方邱氏冷冷一笑,就让她们潘家的人去斗个你死我活好了。

    回到内屋。湘珠低着头走了进来,“夫人。”

    “嗯?”方邱氏斜靠在软榻上,指腹轻轻揉着额角。

    湘珠走近她身边,在她耳边低语,“那个人来了。”

    方邱氏猛地睁开眼,眼神几乎是噬人一般森寒,“你说什么?”

    湘珠咬了咬唇,“他在后院的青石巷里,非要见您一面。”

    “不见,现在是什么时候,让他快走!”方邱氏压低声音怒声道。

    “奴婢也这样说了,他就是不愿意走,奴婢瞧他样子很是狼狈,是怕他逼急了会咬人……”湘珠为难说着。

    方邱氏扬手一巴掌落在湘珠脸上,“贱人!你到底是听我的还是听他的,如今见他落魄,是可怜他了?别忘了,你家人的生死还在你手中!”

    湘珠眼角吟着泪水,“奴婢不敢。”

    “哼,把他给我打发走!”方邱氏冷哼。

    “是,夫人。”湘珠应了一声,转身就往后院的大门走去。

    她先是左右看了一眼,才开了门走出去,青石巷的角落里蹲着一位身形颀长的男子,只是戴着帷帽,看不清其容貌,隐约能看出是个年轻人。

    “如何?”那人见到湘珠出来,立刻就抓住她的手问道。

    “您快走吧,这时候您真的不能到这里来。”湘珠哭着道。

    “她不肯见我?难道她就不怕我将她的事扬了出去?”男子的声音带了焦急的怒气。

    “夫人不是不愿意见您,只是……只是您现在真的不能出现在方家,您快走吧,少爷他们就要回来了。”湘珠推着那男子,声音哽咽地叫道。

    那男子用力地踹了一下墙壁,“就算她不愿意见我,也不表示她能置身事外!”

    “爷,别这样,您快离开广州吧。”湘珠哭道。

    男子沉默了半响。将帽子压低几分,从嘴里挤出一句,“要死,就大家一起死!”

    且说另一厢,微月正在听着章嘉说着隆福行烧窑还有新开的杂货店的事情。

    “……隆福行刚出了两船的陶瓷和水晶玛瑙,生意是比去年好了不少,刘掌柜说是能再买下一个仓库囤房货物了,你觉得怎样?”章嘉问道。

    “你觉得呢?”微月手里翻看着账本,反问道。

    “我觉得倒是不错,有时候十三行吃货得紧,多个仓库,比较松一些。”章嘉道。

    “那就买吧,隆福行既然交给你,你就看着办就好。”微月含笑道。

    章嘉摸了摸头,说笑道,“要是我把隆福行的生意搞砸了,你也不生气啊。”

    “那就给你当经验。”微月道。

    章嘉嘿嘿一笑,说起烧窑的事情来,“现在许多商行都往烧窑入货了,昨天才送了几车的花瓶到商行里去……”

    他们正在谈着,就有丫环来传话,说是潘家的夫人来了,微月想也不想,就让丫环去推了,说是不在家中,请她以后再来。

    丫环离开有半响时间,就听到念翠惊慌的声音在外面传来,“少奶奶,茂官少爷不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