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二百一十章 断子绝孙
    因为想要保证茂官一定能承继方家的家产。也不想要有其他人跟自己的儿子争夺,潘微华利用当时因周转不灵的周仁俊给方家几个少爷下了药,因为是亲戚,方家的人身子若是有什么不对,都是让周仁俊过来诊脉开贴,自然也没想过要去防着他。

    方家大宅,前院大书房中。

    方十一坐在书案后头,两边的座椅分别坐着方家的大少爷方亦儒,四少爷方亦承,另一边是五少爷方亦茗。

    今天一大早,方十一就让他们都到书房来,道是有话要跟他们说,怎知内容如此令人震惊。

    “……周仁俊给我们都下了什么药?”方亦儒沉声问道,心中已有了不好的预感。

    座椅上三人都同时想起这么些年来一无所出的事情。

    方十一眼睑轻抬,看了他们三人一眼,低声道,“……是断子绝孙。”

    方亦儒怔住,脸色刷白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

    方亦承霍一声站了起来,双眼几乎冒火地看着方十一。

    “十一,你说什么?”方亦茗张了张口,艰难地问出这么一句。怎么可能会……他一年前还找了周仁俊来把脉,他说过只是气血太虚而已,不是什么大问题的。

    竟然是被他下了药!

    “这事儿我也是在潘微华留下的手札中得知的,也找了当时跟在周仁俊身边的小厮,他已经说出实情,除了九哥,你们都……”方十一的声音低了下来,拧着眉看着他们三人越发铁青的脸色。

    “只是为了保住你儿子将来的利益和好处,就让我们几个兄弟都生不出来?”方亦承瞪着方十一问道。

    “四哥……“方十一愧疚看着他,“或许还能医治。”

    “放屁,要是能医治,这么些年来,为何一点成效都没有?”方亦承怒声叫道,他已经暗中寻过不少精通这方面的大夫,就是查不出个原因。

    “十一,我问你一句,这件事儿,你事前知晓否?你就真的一点儿都不知道你妻子的所作所为?是不是你也为了方家的同和行,不想我们几个兄弟跟你争?”方亦儒紧握着拳头,指关节微微泛白,额头青筋暴跳,他从来没插手过方家的生意,为何也要被陷害?

    方十一深吸一口气,“大哥,在你心目中,十一是这样的人吗?”

    “不管你知情否,潘微华怎么都是你的过门妻子。我们兄弟如此下场,难道不是被你所累?”方亦承怒红了眼,想他这一年来连着收了两个通房,也不过是想要给自己添丁,还以为是自己得了什么病,头发都愁得掉了一半,却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真相。

    如果不是潘微华死了,他真的会一脚踹死她,管她是什么人!

    可如今这满腔的怨恨要撒向谁?

    他们本该有十三位兄弟,最后站得住的只有他们五个,又因父亲虽然只有十一少一个嫡子,却对其他人也很是看重,他们兄弟五人从小到大都非常团结,从来没想过分家或者要争财产什么的,没想到如今会是这样的场面。

    只是因为一个女子的恶毒心肠,他们几兄弟就要为此付出惨重的代价。

    “是我对不起你们。”方十一站起来,目光充满歉意地看着他们,“你要打要骂,我绝不会有二言。”

    “就算我们打死你,这也是改变不了的事实了。”方亦茗跌坐回座椅,痛苦地闭上眼睛。这要叫她如何跟妻子开口说这个事实,这一年来,她也吃了不少偏方,最近一直说肯定能怀上,若是得知这事儿……该是怎样的打击?

    方亦承一脚将旁边的小几踢翻,嘶声大吼起来,“啊啊啊……”

    书房内,所有人都沉默地听着方亦承痛苦的嘶吼,心里堵得难受。

    方亦儒始终是长子,一直有大哥的风范,所以他是最快冷静下来的,因为他想到方十一已经有两个儿子,为方家传宗接代的事情不必担忧,自己的……从其他房过继一个也是一样的。

    带方亦承发泄完,无力坐在椅上冷笑的时候,方亦儒便问方十一,“十一,既然你找到证人,那么接下来,你想如何做?”

    “将周仁俊绳之于法。”方十一道。

    “那岂不是让全广州的人都知道我们……我们生不了儿子?”方亦儒不赞成地道,“这会令方家颜面无存的。”

    方十一皱眉道,“大哥的意思,是不追究这件事?”

    “绝不能轻易放过这个周仁俊,一定要周家为此付出代价!”方亦承狠狠地道。

    “都已经生不出儿子了,与其让别人质疑是我们的问题,不如将周仁俊告上官府。”方亦茗道。

    “该如何做,就随你吧。”方亦儒烦躁地摸了摸头顶,转身就离开书房。

    方亦承和方亦茗对视一眼,也默默地离开书房。

    方十一叹声摇头。只怕他们兄弟几人心中已经生出嫌隙来了,再也不能像以前那般心无旁骛地只想将同和行的生意搞好。

    ******************

    白云山大宅,大厅上。

    微月听潘微卿一番苦口婆心的劝诫之后,勾唇淡笑道,“多谢叶三少奶奶为我担忧了,你是个大忙人,还要担心我是否成为外室,又要担心小姑受委屈,这种关心真叫人感激不尽。”

    潘微卿含笑望着她,“微月,咱们怎么也是姐妹一场,我也不想看到你落下个什么不好的下场,你如今不是有间杂货店吗?虽然生意是比不上我的那家,但也叫是个进项,不如就安安分分地过日子,别在折腾了。”

    “我这日子悠闲得很,哪一点是折腾呢?”微月笑着问。

    “不折腾?不折腾你将茂官霸在身边作甚?不折腾你还和十一少纠缠不清?”潘微卿讽刺地叫道。

    “如果我这就叫折腾,不知叶三少奶奶这叫什么?多管闲事吗?”微月笑着反问。

    “我这是不愿我们小姑委屈,你难道不知道十一少要和叶家二姑娘成亲了?”潘微卿大声问道。

    “听说过了,又如何?别说现在叶二小姐还未进方家的门,就算是进门了,你也不过是嫂子,想要为她讨公道自有叶家长辈。你这是在强出头什么劲儿?啊,我都忘记了,你当初不是心心念念想要嫁给十一少当二房的吗?如今是没这念想了,还是嫉妒自己的小姑,所以才巴不得现在就让十一少知道叶二小姐是个心眼小,不懂规矩的人?”微月含笑说道。

    潘微卿旁边的小姑娘马上就蹙眉狐疑地看向她。

    “你胡说什么,我已经是叶家的三少奶奶,所作所为自然是为叶家着想。”潘微卿心里一恼,瞪着微月道。

    “究竟是为叶家还是为自己呢?”微月拢了拢鬓角的发,轻声问着。

    “你休得转开话题,我问你。你是不是不会离开十一少,非要跟我们二小姐争?”潘微卿站起来,指着微月尖声问道。

    “不争。”微月笑道。

    “那茂官呢?别忘了,茂官是家姐唯一的儿子,就算邱家容忍十一少将孩子放在你这儿,潘家也不会答应的。”潘微卿冷声道。

    “谢谢叶三少奶奶的提醒,你管得真宽,不仅是方家的,连娘家的也管上了,果然有潘微华的风范啊。”微月掩嘴轻笑着,眼底尽是讽刺。

    潘微卿脸上浮起恼意,“你就那么喜欢自取其辱?”

    微月耸了耸肩,“见仁见智吧,谁自取其辱还不知道呢。”

    那一直低头不语的姑娘抬头扫了微月一眼,眼底滑过一丝疑惑。

    潘微卿哼了一声,“走着瞧吧!”

    说完,潘微卿头一甩就对身后的姑娘道,“二小姐,我们回去吧,往后嫂子绝不会让你委屈的。”

    微月笑了笑,“不送了。”

    待两位不速之客离开之后,微月就回了正房,让金桂去把茂官带了过来。

    方十一今日和方家几位少爷说出真相,难保他们不会因为对潘微华的恨转移到十一少和茂官身上,所以,不管是方邱氏也好,是潘家强烈要求的也好,她都不放心将茂官送回方家了。

    不知道方邱氏知道潘微华这恶毒手段之后,会如何作出决定,若是因此将潘微华的牌位移出方家祠堂,那……茂官该怎么办?

    如此一来,潘微华就不再是方十一的嫡妻了,而潘家也断没有收回出嫁女儿的牌位的道理。

    不管怎样,还是要先问过茂官的意思。

    金桂将茂官带了进来,微月将他抱着坐在自己腿上,“在作甚呢?”

    “在给瑞官讲故事呢。”茂官笑着道。

    “茂官,你想以后都同二娘还有瑞官一起住吗?”微月摸着他的头。柔声问道。

    茂官重重地点头,“要啊,我们要一起住。”

    “可是你要是和我们一起住,将来可能就不能成为同和行的东家,这样也没关系吗?”她记得潘微华临死前对茂官灌输的教育就是要他成为同和行的东家,成为方家的家主。

    “那我以后再开一间比同和行更大的商行就可以了啊。”茂官歪着头,眼睛润亮地看着微月。

    “乖,那以后我们就都一直在一起了,谁也不能把你带走。”微月笑道。

    “父亲和我们一起吗?”茂官问。

    “怎么这样问呢?”微月倒了一杯温水,喂着他喝了下去。

    “我听到她们在说,父亲以后就不和我们一起住了,父亲不要二娘不要茂官和瑞官了吗?”茂官的声音充满了担忧和害怕。

    微月眼色微沉,仍旧笑道,“不会的,父亲也会和我们一起的。”

    “太好了,我去跟瑞官说,以后我们都在一起,他一定会很高兴。”茂官开心地拍掌道。

    微月轻笑出声,瑞官现在哪里能听得懂呢,她还是道,“嗯,去吧,陪瑞官说完话,可就要好好念书了啊。”

    “是,二娘。”茂官高高兴兴地离开屋里。

    微月马上就将吉祥叫了进来,“查一下家里哪些丫环在碎嘴,好好敲打一下。”

    ——————————

    o(n_n)o~大家订阅到现在应该都有一张免费的评价票了,放着也是放着,不如投给小归,嘿嘿,俺也是希望数据好看点,先谢谢大家了~

    晚上还有一更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