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二百零九章 证人
    方家少爷和叶家小姐定亲的事情不过几天。全广州府就几乎都传遍了,方十一年轻英俊,家财万贯,在广州而言是个金饽饽,一般商贾千金难以嫁入官宦世家,方十一就是最后最顶尖的选择。

    所以即使方十一已经成亲了两次,却还有不少的商贾想将女儿许给他,有的甚至还愿意当妾。

    婚期就在下个月初三,距离今日只剩下十天了。

    和叶家二姑娘定亲的事情,方十一并没有跟微月多作解释,只是早出晚归,在十三行街和白云山这边来回。

    好像和翁岩也很密切来往,不知在商量什么事情。

    即使再怎么相信方十一不会负了自己的女儿,传言多了,心中也难免忐忑,所以白馥书一大早就来到白云山这边。

    “这事儿难道十一少就没跟你一个交代?”白馥书见微月仍然轻松自在地根瑞官在玩,心中不禁急了起来。

    微月笑道,“他什么都没说。”

    “他不说,难道你也没问?这可是定亲,是明媒正娶的,将来你要如何自处?”白馥书急声问道。她对自己的事情可以淡然处之,可女儿跟她不一样,她希望女儿的路走得比她平坦。

    微月眉梢微微扬起,眸中含笑,“娘,您放心吧,我信得过他。”

    “我也信得过十一少,可我信不过那邱氏,连上门抢孩子的事情都发生,谁知道会使什么手段逼十一少成亲呢,你别忘了,方家子嗣单薄,如今就十一少有所出,茂官还是潘微华的孩子,难保邱氏不会联合潘家来对付你。”白馥书说出自己的担忧。

    微月的手指被瑞官抓着,目光内含,低声道,“就算他如今给我再多的承诺又如何呢?不到最后一刻,我都相信他能处理得好。”

    “那你想过,万一呢?”白馥书皱眉问。

    “难道我没了他,还就不能活了?”微月低头亲了亲瑞官,嘴角泛起温柔的笑意。

    “你自己心里有主意就好。”白馥书道。

    微月问,“娘,这两天爹都在做什么?”

    “最近似乎经常出门,也不知去作甚,许是漕帮有些事情还需要他处理呢。”白馥书道。

    微月眼波轻转,翁岩已经属于半退休状态。如果不是特别大的事情,是不会再插手漕帮的事情,难道是在帮她查周仁俊的事情?

    知道方邱氏使人来抢瑞官的时候,翁岩差点想到方家找她理论,但被白馥书劝住了,不管怎样,瑞官始终是方家的骨肉,他们根本站不住理。

    微月却是在静等真相大白的那一天。

    白馥书回去之后没多久,方十一就回家了。

    “今天不忙吗?”微月笑着将瑞官交给吉祥,迎向方十一。

    方十一额头沁着汗珠,身上还有热气,即使是午后,外头日头依然毒辣,微月拧了湿绫巾给他拭汗。

    “有四哥跟五哥在,我能清闲一些。”方十一接过绫巾,失去脸上的薄汗,喝了一大杯水之后,才拉着微月坐了下来,“我有话跟你说。”

    吉祥和荔珠曲膝退了出去。

    “怎么了?”微月解开他的马褂,拿起蒲扇给他扇风。

    “当初跟在周仁俊身边的那个小童找到了。”方十一目光冷凝,眉头紧皱着。

    微月脸上一喜。“这么快?在哪里?”

    方十一低声道,“是岳父出动了漕帮的兄弟去寻找的,在云浮那边,只是……”

    “如何?”微月急声问道,只要找到这个小童,将周仁俊定罪,那她就真的高枕无忧了。

    “他之前差点被周仁俊毒害,如今是心有余悸,不敢再来广州。”方十一道。

    “周仁俊是想杀人灭口,不想被他人真的他跟潘微华勾结的事情?”微月轻轻拧眉,这周仁俊既然能对自己的表亲下毒,就证明应是个心狠手辣之人,这个小童大概就是知道他的手段,所以才不敢再回广州来。

    “那小童被漕帮的人给绑回来了,我明日去见他一面。”方十一握了握微月的手,沉声道。

    微月看了他一眼,问道,“一旦真相大白,周仁俊入狱,那……其他几位少爷怕是不容易善后了。”

    方十一叹了一声,握着她的手力道微微加重,“见步行步吧!”

    微月低低应了一声。

    方十一就问起她在大德路的那间样品杂货来,“最近洋货入广州频繁,价格降了不少,你那杂货店可是刚开张,生意如何?”

    微月笑道,“不急,如今在慢慢入货,生意才刚起步呢。”

    潘微卿那家杂货店的生意是如日中天。价格比微月这边的要低上许多,所以微月这边的几是门可罗雀,不过她却不急,只是吩咐章嘉在这个时候多为她进些洋货,就是买不出,屯起来也好,都是一些小玩意,不会过期变质。

    方十一笑着捏了捏她的脸颊,“再没人比你精明了。”

    微月挑了挑眉,笑得灿如春花。

    两人说笑了一阵,便是到了晚饭时间,关于方叶两家定亲的事情,他们仍然没有提过半句,仿佛那根本就不关他们的事情,只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传言罢了。

    第二天,方十一和翁岩一道来到漕帮在广州的分点,是在河南西边的一处宅子里。

    宅子外面的牌匾写着漕帮两个龙飞凤舞的大字,来往的都是身穿汗衫黑裤的男子,大辫子盘在脑门上,见到翁岩的时候,都恭敬地叫了一声大当家。

    一个身穿长袍马褂的年轻男子从大厅迎了出来,对翁岩和方十一作揖,“大当家。十一少。”

    “奕光,那人呢?”翁岩问道,这次他便是使了高奕光去找这个小童,除了漕帮另外两个当家,他最信任的就是这位年轻男子了。

    “在后头呢,大当家,这边请。”高奕光低声说道,领着他们穿过二门,来到一处小院子。

    高奕光推开门,开口唤道,“阿四。我们大当家来了。”

    刚说完,屋里就传来一道嘶哑含糊的声音,好像喉咙被沙子辗过一样,“我要回去,我不要留在广州,求求你们,让我走……”

    方十一和翁岩对视一眼,抬脚走了进来,在角落里见到一个瘦小的身影,颤抖地卷缩成一团,嘴里重复说着一句话。

    “大当家,这人叫阿四,因为先前中了毒,伤了喉咙,说话有些不清楚。”

    方十一闻言,眉心拧了起来,往那个阿四走了过去,温声问道,“阿四,是不是周仁俊下毒想要杀你?”

    阿四肩膀一僵,头摇得更厉害,“我要回去,我要回去!”

    “只要你跟官府证明周仁俊毒害方家几位少爷,还有对你杀人灭口,我们自然就会将你送回云浮。”方十一继续轻声说着。

    阿四头也不抬,“我要回去!我什么都不知道。”

    翁岩开口道,“只要你当了证人,你要什么就开口,金银珠宝随便你选,就是给你一处大宅也没问题。”

    阿四稍微迟疑了一下,立刻就叫了起来,“我要回去,我什么都不知道。”

    方十一道,“那你要什么,只要我们办得到的,都能答应你。”

    阿四嘶哑地大叫着,要仔细听才能知道他在说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们放我走,我不会说的,绝对不会说的。”

    翁岩被他那懦弱怕死的样子气得在屋里来回走着,“那你想如何?”

    阿四抱着自己的双腿,将头埋在胸口,什么也不回答。

    任是方十一和翁岩磨破嘴皮,他也不肯改口,就是不愿意说出周仁俊的所作所为。

    “老子宰了你!”翁岩说到最后,心火都起来了,大脚抬起来就要往阿四身上招呼。

    “大当家!不可。”高奕光急忙抱住翁岩的腰,劝道,“要是吓着他了,就更加说服不了了。”

    方十一也有些无奈,就是在生意上,也没见过哪个人这样固执的,完全诱惑不了。

    翁岩重重哼了一声,转身出了房间。

    方十一对高奕光道,“高兄,麻烦你多照看他了,我们明日再来。”

    高奕光拱手道,“十一少不必客气。”

    另一边,微月正和茂官在花园里放风筝。

    吉祥和荔珠抱着荔珠在亭子里,微月则和茂官在草地上玩。

    “茂官,来,你抓着这两边,抬高手,我说放的时候,你就松开双手,知道不?”微月把风筝放到茂官手中,并摆要姿势,她拿着线头,大声叫道,“放!”

    茂官紧紧抓着风筝跟着微月跑了起来。

    微月大笑地停下脚步,“茂官,我是叫你放手,不是让你跟着我跑。”

    茂官脸蛋红扑红扑的,煞是可爱,脸上挂着天真灿烂的笑容。

    “来,重新抓好,我要跑了啊,放手!”微月亲了亲茂官的脸蛋,又教了一次。

    在微月第二次说跑的时候,茂官抓着风筝就往后跑去了。

    微月和吉祥几人都笑得几乎要流眼泪了。

    茂官也呵呵笑着,虽然他不知道大家都在笑什么。

    “茂官难道你以前没玩过风筝吗?”微月将他搂在怀里,捏了捏他的脸颊笑问。

    茂官摇了摇头,眼神有些黯了下来,“母亲说玩物丧志。”

    微月摸了摸他的头,“那你来跑好不好,让风筝飞到天上去。”

    茂官笑眯了眼,用力地点头。

    而就在微月抓着风筝,叫茂官抓着线圈快跑的时候,这孩子竟然线圈一丢,整个人飞快地往前面跑去了。

    微月直接笑趴在地上。

    方十一回来的时候,就是看到这样一幕欢愉的场面。

    茂官被微月搂在怀里,和微月笑成一团。

    “十一少。”荔珠最先发现了方十一,急忙行礼请安。

    茂官也见到他了,慌乱地从微月怀里起来,“父亲。”

    微月笑着在他脸上亲了一下,“流了一身汗了,让念翠赶紧给你洗洗,换身衣裳啊。”

    茂官乖巧地点了点头,“那我回去换衣裳了。”

    “怎么我看起来很可怕吗?他为什么那么怕我?”方十一看着茂官的背影,嘟嚷着问微月。

    微月拉着他的手站了起来,“那可就要问你自己了,每次见到儿子都是绷着脸。”

    方十一拭去她额角的汗水,轻笑道,“慈母多败儿!”

    “谬论!”微月捶了他一拳,“怎样?是不是能告发周仁俊了?”

    方十一摇了摇头,叹声道,“怎么劝也不愿意说出来,一直说不知道……”

    将阿四的情形告诉了微月,方十一苦笑道,“真不知如何让他说出真相了。”

    微月略一沉吟,低声道,“明日让我去见见这个阿四吧。”

    翌日,微月真的和方十一他们再次见这个阿四。

    看着那个仍旧什么也说不知道的阿四,微月笑着问,“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

    阿四看也不看微月一眼,紧闭着嘴不说话。

    微月笑了笑,“听说,你是周家的家生子,逃离广州到云浮求生,如果官府知道了,说不定还要判你一个逃奴之罪。”

    阿四瞪向微月,眼底充满惧意。

    “当然,如果你情有可原,官府自然也会酌情的,对了,你在云浮应该已经娶妻生子了吧?”微月笑眯眯地问。

    方十一和翁岩对视一眼,都搞不清楚微月问这些作甚?

    “如果你说出周仁俊的罪行,就只需要担心你一个人的性命,如果你不说……”微月的声音冷了下来,“你就得担心你妻儿的安全了,怎么你以为漕帮是吃斋念佛的地方吗?”

    阿四的脸色瞬间失去血色。

    微月笑盈盈地看着他,“如何?是要保自己呢,还是保妻儿?”

    阿四看向微月身后凶神恶煞的几个男子,声音嘶哑,颤抖地问道,“是不是……是不是我说了,你,你们能保证……让我安全回……回家?”

    微月回头对翁岩和方十一俏皮一笑。

    方十一和翁岩对视一眼,都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

    跟阿四保证了一定会让他安全无忧地回到云浮,他们才从房间出来。

    “早知这样,就该把他的妻儿一起抓来。”高奕光拍着额头,感叹道。

    翁岩大笑出声,“女儿,想不到你还会威胁这一招,平常这招我可没少用,还以为对付这种懦弱的小子,只能哄着,不能下狠招。”

    微月只是眯眼笑着,这个阿四口口声声要回云浮去,已经被人知道藏匿在云浮,如果那里没有他认为很重要的人,又怎么会还那么固执想要回去呢?

    她也只是想要碰运气,想不到还真撞上了。

    在回白云山的路上,方十一一直沉默不语,心情似乎很沉重。

    微月握住他的手,柔声问道,“在想什么?”

    方十一揽住她的肩膀,“如此一来,所有的事情就该真相大白了,微月,在将周仁俊揭发之前,我想先跟大哥他们交代事情的始末,免得到时候他们打击更大。”

    微月点点头,“我明白,这两天你一直不想去同和行,是不是对他们觉得很愧疚?”

    “毕竟他们是因为我才……方家对我有养育之恩,我却累得方家断子绝孙。”方十一的声音透着内疚和无奈。

    “连九少爷也中毒了?”微月疑惑问道,“九少爷尚未成亲,理应没有受影响才是。”

    “但愿如此!”方十一叹道。

    “待九少爷在福建回来之后,请大夫检查清楚。”微月柔声道。

    方十一点点头,一路回到白云山,夫妻俩吃过晚饭,细聊了一会儿,便熄灯入睡,一夜无话。

    隔日,在方十一去了同和行找方家其他几位少爷讲明白真相时,微月这边也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叶三少奶奶,真是稀客。”微月在花厅接见了来客,来者不是别人,真是如今是双身子的潘微卿,同行的还有一位十四五岁的年轻姑娘,生得娇柔秀美,正偷偷打量着微月。

    “七妹妹,怎么回了广州也没使人跟我说一声呢?”潘微卿未等微月请坐,已经径自在主位坐了下来,笑得很温柔很幸福的样子。

    “叶三少奶奶真是有心了。”微月笑了笑,使人奉茶上来。

    潘微卿掩嘴笑着,眼底再也没有以前对微月的那种嫉妒羡慕恨,只有一种想要显摆的得意,“啊,我都忘记了,七妹妹已经不是潘家的七小姐,也不是方家的少奶奶了呢,还真不知该如何称呼了。”

    “左右不过一个称呼,叶三少奶奶随意就可。”微月淡笑道,“只是不知今日叶三少奶奶光临敝舍,所谓何事?”

    “七妹妹,我是把你当是妹妹才来劝你一次,听说你还纠缠着十一少,你这是何苦呢?十一少就要跟我小姑成亲了,难道到时候你还要巴着十一少不放吗?还是你想委屈自己成为十一少的外室?就算我小姑容得下你,叶家也断不会答应十一少如此对待我小姑的。”潘微卿一副苦口婆心地劝了起来。

    坐在她旁边的那个小姑娘头更低了,脸颊红成一片。

    微月心中一片了然,这个潘微卿不过是想来落井下石罢了,之前那么嫉妒自己,现在自己有这样下场,她如今大概心里很凉快吧。

    ——————————

    今天有点晚更了,不好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