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二百零八章 抢人
    微月前脚刚离开。方邱氏身边的莲姑就登门拜访了。

    因为是方夫人使来的,小银她们也不敢怠慢,怕因此让微月落下个什么不好的名声,只是吉祥和荔珠都随着少奶奶去了双门底上街,就剩下她和金桂两个人在正房这边了。

    小银在花厅给莲姑奉茶。

    “莲嫲嫲,真是不巧,我们少奶奶不在,也不知何时回来,您先吃茶。”小银虽然笑眯眯的,眼底却充满防备,好像如临大敌般。

    她是在方家出来的丫环,自然是省得夫人身边的人不好对付,突然之间上门来找少奶奶,肯定不会是好事儿。

    莲姑笑道,“不知你们少奶奶何时回来?”

    “这个我们可就不清楚了。”小银道。

    “我们也是奉了夫人的话,过来瞧瞧她的,听说你们少奶奶生了个儿子?”莲姑轻啜一口茶,慢声问道。

    金桂本来对这个莲姑还抱着几分尊重,如今听她言语,却似不尊重自己的小姐,脸上就冷下三分。

    “我们小姐为十一少添了个二公子。怎么难道莲嫲嫲连自己主子的事情都不清楚,竟然只闻听说?”金桂笑了笑,声音温和地问着。

    莲姑脸色就一冷,眼角瞄了金桂一眼,“这位姑娘面生得很,难道是哪家的小姐,口气真大。”

    金桂面不改色维持淡笑,“莲嫲嫲真瞧得起我。”

    莲姑哼了一声,下巴微微扬起,“夫人是让我来瞧瞧那孩子的,小银,既然少奶奶不在,你抱那孩子给我看一眼,我也好回去跟夫人复命。”

    小银道,“瑞官睡得正香呢,不如还是等少奶奶回来了再说,若是吵醒了瑞官,我们都担当不起的。”

    莲姑闻言,就冷哼道,“这孩子有这么金贵?连给我看一眼都不行,这夫人要是问起,要怎么回答啊?想当初茂官可没这样的时候。”

    小银犹豫地看向金桂。

    金桂并不了解方家的情况,心里也犹豫着是不是抱瑞官出来给这莲嫲嫲瞧一眼,这还是方夫人的意思,若是她们这当奴婢的阻挠了,也不知会不会给小姐带来麻烦。

    虽说小姐没有住在方家,但始终还是方家的媳妇啊。

    “莲嫲嫲。不是我们不将瑞官抱来,实在是瑞官认人得紧,我们……”小银找了借口推脱。

    “难道没请**吗?让**抱来就行了。”莲姑道。

    在小银和金桂还在踌躇的时候,厅外就传来茂官稚嫩的声音。

    “小银,二娘回来没有?”茂官的小身影从门外跑了进来,脸上红扑扑的,手里还拿着一个拨浪鼓。

    小银抽出绢帕为茂官拭汗,“茂官少爷,少奶奶还没回来呢,您怎么一头的汗水呢?”

    “在和弟弟玩啊,不过弟弟嗯嗯了,好臭。”茂官摇着拨浪鼓,还一副意犹未尽的兴奋。

    小银和金桂却有些尴尬,她们这头才说了瑞官在睡觉呢。

    莲姑听到茂官的话,就冷冷地笑了一声。

    “莲嫲嫲,你怎么在这里?”茂官这才发现厅里还有三个眼熟的婆子,纯澈的眼睛好奇地盯着莲姑。

    “茂官少爷。”莲姑福了福身,笑道,“您在和弟弟玩呢?”

    茂官笑眯了眼,“嗯呢,瑞官笑得好开心。”

    “茂官少爷。我是奉了夫人的话,来看看瑞官的。”莲姑笑眯眯地对茂官道。

    茂官听了,就直点头,转头对小银道,“小银,让**把瑞官抱来给莲嫲嫲瞧瞧。”

    小银为难地看着茂官,正欲开口的时候,那莲姑已经厉声道,“放肆的丫头,难道将主子的话当耳边风了不成?”

    金桂看了小银一眼,低声对茂官道,“奴婢这就去抱过来。”

    约莫一盏茶的时候过后,金桂就将瑞官抱了进来,同行的还有两个小丫环。

    莲姑见了,只是撇了撇嘴,瞧这架势分明是在防备着自己。

    瑞官在金桂怀里见到茂官,咧嘴就笑了起来。

    茂官就用力地摇动着拨浪鼓。

    莲姑眼睛一眯,眼底闪过一丝诡异的神色,“让我抱抱。”

    金桂往后退了一步,“瑞官少爷认人呢。”

    “不给我仔细瞧瞧,我又怎么跟夫人回话?”莲姑问道。

    “不知夫人瞧过我们少爷之后,又该如何?”金桂不肯让一步,两个小丫环站在她前面,就是不让莲姑靠近瑞官。

    莲姑回头给两个粗壮的婆子使了个眼色,才对金桂凉凉说道,“自然是将这孩子抱回去,滴血认亲,这孩子若是十一少的孩子,就该认祖归宗。不能流落在外头,若不是嘛……”

    金桂和小银闻言,顿时大怒,“你这话什么意思?”

    “我也没什么意思,潘微月已经不是方家少奶奶,如果这孩子是方家的,就不能继续留在这儿,而是该回方家去。”莲姑道。

    “放屁!”金桂往莲姑呸了一声,“十一少住在这儿,我们小姐也住在这儿,瑞官少爷不与父母同住,那还能跟谁住?”

    莲姑懒得跟她们废话,吩咐那两个婆子,“把孩子给我抢过来。”

    那两个身材粗壮的婆子闻言,大声应喏,一手轻易地将金桂前面两个小丫环推开。

    “住手!你们还想来强的不成?”小银瘦弱的身板挡在金桂前面,大声叫着。

    两个婆子用力将她推开,伸手就要往金桂怀里抓去。

    金桂抱着瑞官侧身一转,大声呼叫起来,“来人啊,来人啊!”

    茂官张大口看着眼前这突发的状况,吓得脸色有些发白,但仍能明白。这莲姑根本不是要来看瑞官的,而是来抢瑞官的。

    他将手中的拨浪鼓往连股的头上砸了过去,“不许抢我弟弟,不许抢瑞官。”

    许是被众人的声音吓到了,瑞官哇哇大哭起来。

    门外急忙走来了三个丫环,金桂急忙就大叫,“快,她们是来抢少爷的,把她们赶出去。”

    “啊!”金桂话音一落,怀里的瑞官就被抢了过去,而她自己则被推着撞到桌角。额头一片红肿。

    茂官跑上去抓着抱住瑞官道的婆子,“把弟弟还给我,把弟弟还给我!”

    那婆子手一挥,茂官就撞到扶椅,嘴角沁出血丝。

    莲姑冷冷一笑,“走!”

    几个小丫环挡在外面,就是不让她们出去。

    金桂从地上爬了上来,死扯着那抱着瑞官的婆子,却又怕伤着了瑞官,根本不敢强夺,“你们这是做什么?跟土匪一样抢孩子啊。”

    小银也上来帮忙,吩咐了一个小丫环赶紧到前院找人,把垂花门给守着。

    另外一个婆子过来来开金桂的手。

    突然就打成了一团。

    两个小丫环也上来帮忙。

    瑞官和茂官都大哭起来。

    “住手!这是在干什么?”突然,厅外就传来一道大喝声,章嘉修长的身影出现在众人视线中。

    金桂和小银都松了一口气,眼圈忍不住发红。

    “你又是什么人,怎么能随便闯进内宅?”莲姑突然就先发制人,指着章嘉指责起来。

    “你管得未免也太宽了,别说你只是个奴才,就是个主子,也不是我们的主子,凭甚来管我们内院的事情?”小银大声回了莲姑。

    章嘉的视线从金桂受伤的额头转到茂官流血的嘴角,再看着被紧紧抱在怀里正啼哭不止的瑞官,脸色越来越难看。

    “少爷,他们是来抢瑞官少爷的。”金桂急忙叫道。

    章嘉眼神森冷起来,直直盯着那个抱着瑞官的婆子,“把孩子还来。”

    那婆子看向莲姑,莲姑就道,“我们是奉了夫人的话,来把孩子……”

    话还没讲完,章嘉一脚就踹了过去,“该死的老货,没听明白爷的意思吗?把孩子给我还回来!”

    莲姑给踹得整个人都倒在地上哀叫着大声呼痛。

    另外两个婆子都吓得脸色一白。

    小银就趁机将瑞官从那婆子怀里抢了回来,抱在怀里低声地哄着。

    “把这三个人给绑起来,扭到官府去,爷就不相信广州没了王法,竟然还上门抢人来了。”章嘉冷着脸。大声吩咐道。

    已经从前院闻讯而来的几个小厮马上就应了一声。

    莲姑索性就躺到地上去,“哎哟,打死了啊,打死人了啊!”

    章嘉就嘿嘿一笑,“那就继续给我打,打死了爷负责!”

    莲姑立刻就从爬了上来,“我们是方家的人,你们敢如何?”

    “方家?方家怎么了?你们方家人敢在我们这里耍威风,谁属意你们的啊?”章嘉厉声问道。

    “夫人……夫人让我来看看,这孩子是不是十一少的……”在章嘉充满杀意的目光下,莲姑的声音也磕磕绊绊起来。

    早知道就按照夫人交代的,哄着让她们自己将孩子抱到方家去,可这有什么可能,这几个丫环都精得很!

    自己把事情搞砸了,只怕夫人也不会轻饶她了。

    “这孩子是谁的关你们什么事情?是十一少的又如何,不是十一少的又如何?”章嘉身后传来了一道冷冷的声音,微月冷凝着脸出现在她们身后。

    小银已经将瑞官哄住了,茂官还在抽抽嗒嗒地哭着,都是他不好,是他让小银把弟弟抱出来给莲姑看的,她们是来抢弟弟的……

    微月看到众人的情景,特别是看到茂官青了一大片的嘴角时,目光更加清寒了。

    莲姑见到微月出现,腰板就直了直,“若是十一少的,就该让这孩子认祖归宗。”

    微月看也不看她,只是吩咐小厮,“把她们绑起来,去方家让她们使人来领回去!”

    说完,就过来牵起茂官,“去请大夫来。”

    莲姑还在大叫着,突然嘴里就被塞了破布,一下子安静下来。

    回到屋里,瑞官已经睡了过去,茂官却还在抹泪。

    微月拧了绫巾为茂官拭去嘴边的血丝,碰到他的伤势时,茂官眼泪掉得更凶了。

    小银低声将事情说了一遍。

    茂官呜咽哭着,“是我不好,是我不好……”

    微月摸着他的头,将他抱到大腿上坐着,“怎么会是茂官的错呢,你只是想让大家都知道弟弟的可爱,才想让那莲姑看看弟弟的,是不是?”

    茂官点了点头。

    微月就笑道,“茂官真勇敢,已经懂得保护弟弟了。”

    “二娘,你不怪我吗?”茂官怯怯地问道。

    “茂官这样勇敢,我喜欢都来不及,又怎么会怪你呢。”微月亲了亲他的脸颊,“下次要小心些,不能再让自己受伤了,遇到这样的情况,就赶紧去叫人来帮忙,知道吗?”

    茂官应了一声,这才终于止了眼泪。

    荔珠请了大夫,给金桂和茂官都上了药,也为瑞官诊了脉,都没什么事儿,微月这才放心下来。

    红日西沉时,方邱氏亲自登门拜访了。

    章嘉不放心微月单独去接见这个方邱氏,便跟着她来到大厅。

    方邱氏一见到微月,脸色马上就沉了下来,她本来还以为这个潘微月离开方家又失去潘家的支柱,肯定过得落魄艰辛,却没想到看上去竟比在方家还要逍遥自在。

    “这不是方夫人么?真是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微月客气笑着,走进大厅与方邱氏寒暄着。

    “莲姑呢?”方邱氏冷冷问道,目光从章嘉面上一掠而过,这难道就是潘微月的那个什么义弟,是个旗人高官的儿子?

    “方夫人,您使人到我家里还抢我儿子,难道不应该先给我个解释吗?还是您觉得应该到衙门去说个明白?”微月姿态优雅地坐了下来,缓声问道。

    方邱氏道,“你以为去了衙门,对你是个好事儿?别忘了你已被休出方家,这孩子还不知是哪个人的。”

    “原来方夫人是在为我的名声着想,真是感激不尽,只是……这休书我是收到了,那么我既不是你们方家的媳妇了,您来抢我儿子,又是所为何事啊?”微月问。

    “若这孩子是十一少的,就不该流落在外头,若不是十一少的,我绝不允许随便有人乱了我方家的血统。”方邱氏道。

    微月嘴角勾起淡笑,“难道我还稀罕你们方家的血统?方家的血统是不是真的那么纯正,可就不好说了。”

    她既然能把别人的孩子变成方家的家主,就不会是个多注重血统的人。

    方邱氏脸色微微一变,目光凌厉扫向微月,难道这女人知道什么了?潘微华临死前,应该没将那件事告诉她才是,否则为什么这一年来,一点端倪都没显出来?

    “潘微月,你不必嚣张,自己的儿子我自己明白,不就是贪你几分年轻貌美吗,等他娶了叶家的姑娘,你也就没甚好得意的了。”方邱氏几乎是咬着牙说的,她最想看到的就是潘微月伤心欲绝的颓败脸容。

    “那就恭喜方夫人了。”微月淡淡一笑,让人去将那莲姑带上来。

    “方夫人,我敬你是长辈,今日这事儿,我不追究,只是茂官因此受了伤,若是十一少见了问起,我是不会隐瞒半句。”不将莲姑押到官府,是给方十一面子,毕竟他在广州还是个名人,若是因家事被传为话柄,始终对声誉不好。

    但她绝对不会为了顾及人家母子感情而隐瞒今日这件事,方十一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莲姑三人一见到方邱氏,立刻就哀嚎出声,仿若受了多大的折磨和委屈一样。

    方邱氏看莲姑虽然头发凌乱,脸上却没甚伤势,脸色稍霁,却不知那些丫环们是使了力打在暗处,虽不会伤及内脏,但也有一阵子的好受了。

    送走了方邱氏,微月皱眉站在台阶处,沉思起来。

    章嘉在旁边不悦地道,“怎么就轻易放过她们?”

    微月看了他一眼,“闹到官府去,对两个孩子,对十一少都不好。”

    章嘉抿了抿唇,“我去看看茂官。”

    没多久,方十一就回来了。

    得知今日母亲使人过来抢瑞官,还伤了一个丫环和茂官,又见微月沉默不语的样子,知道她是受了委屈,他既愤怒又心疼她和两个儿子,越发地对母亲的霸道感到烦心,冷沉着脸,凳子尚未坐热,方十一已经起身往方宅去了。

    方十一将莲姑发作了一顿,又将另外两个婆子赶出方家,待心情平复了一些,才和方邱氏讲话。

    方邱氏因为方十一竟然不给自己面子,当着她的面发作莲姑,所以此时脸色难看得很。

    其实也不过是旧话重提。

    “母亲,如果您真当我是儿子,就请不要再为难我了。”方十一不想在这个时候和方邱氏吵起来,便淡声留下一句话,已经大步离开上房。

    方邱氏闻言,却是变了脸色。

    接下来的几天,微月他们倒是过得安稳,不过却传来了方家和叶家定亲的消息。

    看来方邱氏是有些迫不及待了。

    今晚得好好问问方十一,到底见过那位如花似玉的叶小姐没呢。

    大德路的洋品杂货店也快可以开张了,微月比较意外的是,缘分真是无处不在,对面竟然也开了一家杂货店,听说那是叶家的三少奶奶出钱的,是潘微卿的啊。

    不知道这位当初一心想要嫁给方十一的潘家五小姐怎么样了?

    ————————————

    明天就能回家了,囧,五个小时的车程,希望不要像来的时候一样,晕车晕得死去活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