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二百两七章 震怒
    潘世昌所有想要表示自己大度不介意白馥书嫁二夫的话生生被噎住了。怒红了双眼里瞪着她淡漠疏离的表情。

    他又看向翁岩……是一副得意嚣张的样子。

    就连女儿也只是冷冷看着他,一句话也不说。

    他让自己冷静下来。

    目光又转向翁岩,这个男人……是漕帮的翁岩,他们有数面之缘,只是从来不曾打过招呼,他以前还想过要结交这位势力遍布天下的漕帮大当家。

    白馥书竟然勾引了这样的枭雄。

    一口气又哽在喉咙口。

    翁岩不耐烦了,“夫人,你和女儿先回去,我来好好招呼客人。”

    “不必了。”潘世昌沉着脸开口,目光阴郁地看了白馥书一眼,“不叨扰了。”

    翁岩手一请,“不送。”

    潘世昌甩袖离开。

    微月和白馥书对视一眼,微月道,“怎么潘家的消息这样灵通,昨日才回的广州,今天就知道了?”

    白馥书也觉得奇怪,他们回来广州的事情,可就只跟方十一提过,潘世昌竟是这样快得知消息。

    “知道了又如何?他还敢怎样?”翁岩根本没将潘世昌放在眼里。

    白馥书就嗔道,“你还动手打人,都什么岁数了。还这样冲动。”

    翁岩轻轻搂住他,“谁让他侮辱我夫人。”

    微月轻咳了一声,这翁岩……想秀恩爱也太旁若无人了些。

    白馥书推开翁岩,“我去抱抱瑞官。”说着,已经往垂花门的方向走去了。

    微月掩嘴笑着,却没有跟着她回到内院。

    翁岩咧嘴看着白馥书的身影消失在垂花门,这才转头看向微月,“闺女,你还想说啥呢?”

    “爹,我想跟您打听个事儿。”微月扶住他的胳膊在首位坐了下来。

    “嗯?”翁岩示意微月说下去。

    “爹与斜对面的周家可是旧识?”微月没有拐弯抹角,直接问道。

    翁岩挑了挑眉,“曾经为他们家运送过药材,旧识谈不上,顶多算相识。”略去没说的是,那周家夫人总是想要为他做媒,他防不胜烦。

    “那周家的大公子,爹可知晓一二?”微月问道。

    “你说那周仁俊?”翁岩问。

    微月点点头,“正是他!”沉默了一下,她低声说道,“爹,实不相瞒,我是怀疑当初我在广州受袭,与这周仁俊有关,只是我没有证据……”

    翁岩却霍一声站了起来,“你受袭?这是怎么回事?”

    她曾经当初在广州受袭的事情,并没有告诉白馥书他们,是不想他们担心。

    微月低声说了起来。不过只是简单提起,说这个周仁俊可能跟潘微华有勾结,而她得了证据,所以才会被杀人灭口。

    翁岩沉吟了片刻,“如今只要找到那个能证明周仁俊跟潘微华有勾结的小童就可以了,只要不是被灭口了,找个人对漕帮来说只是小意思。”

    微月起身福了一礼,她就是看重漕帮弟子遍布天下这点,找个人比较容易,“女儿多谢爹。”

    找翁岩帮忙她是考虑了许久,在这件事儿上,宜快不宜拖。

    “别跟我客气这个,有危险了竟然这个时候才来与我说,若是你母亲知道了,肯定要怪你。”翁岩哼道。

    微月讪笑几声,“爹,您得替我瞒着娘,只添她烦心。”

    翁岩道,“嗯,你母亲已经够烦了。”

    微月得了翁岩的答应,松了一口气。便回到内院和白馥书逗玩瑞官。

    回到白云山的时候,时间是不早,日头却还很猛。

    不过却是来了个意想不到的小客人。

    “少奶奶。”微月走进花厅的时候,一个妇人打扮的年轻女子就笑着行礼。

    微月怔了一下,对她点点头,却是看向那个低头在玩手指的小人儿,“茂官?”

    茂官却头也不抬。

    微月看向那妇人,笑着道,“春桃,怎么带茂官过来没使人说一声呢,倒是让你们碰了个不巧。”

    春桃含笑道,“是茂官少爷想要过来见您。”

    微月走了过去,摸着茂官的头,“怎么了?见着我就不说话了。”

    一颗晶莹的泪水就滴落在茂官的手背上。

    微月皱眉有些愕然,弯低腰看着他,眼睛盈满泪水,小嘴撅得老高,一副很委屈的样子。

    “跟二娘到屋里吧。”微月牵起他的手,“都已经六岁了,还哭鼻子呢。”

    茂官甩开她的手,鼻音极浓,“你骗人,你骗人!”

    微月笑道,“我骗你什么了?”

    茂官哇一声大哭,还断断续续地道,“你骗人,你说过不会丢下我,去哪里都会带着我的……”

    微月心软下来,将她搂进怀里。“当时是太匆忙了,所以才没来得及跟你说。”

    茂官在她怀里呜咽哭着,“你不回家吗?”

    “这里也是我的家啊,跟二娘说说,你这一年来有没乖乖的?”也不知是不是当了母亲的关系,微月发觉自己对小孩子多了一些耐心,对茂官也忍不住同情怜惜起来。

    茂官抬起头,目光如水颤颤地看着微月,眼圈鼻头红红的,煞是可爱,表情却很委屈,“你……你真的不当我二娘了,祖母说,说是你不要我们了。”

    “怎么会呢,你想到这里和我一起住吗?”提起方邱氏,微月不免怀疑她对茂官到底有几分真心,毕竟没有骨血关系。

    对那个邱锦清还更加亲近些。

    茂官好像有些反应不过来,怔怔看着微月,“我,我也能到这里来住吗?”

    “是啊,还有弟弟陪你呢。”微月笑道。

    茂官眼睛亮了起来,但很快又黯下去,“祖母不会答应的。”

    “这一年来。你都是与祖母住一起吗?”微月问。

    茂官抽抽嗒嗒地抱怨起来,“祖母说,我要是不与她住一起,以后就不让我当同和行的东家,还要我跟父亲说,想要找个母亲……可是我不想。”

    竟然利用一个小孩子!微月眉心一皱,对方邱氏的反感又深了几分。

    “不当同和行的东家就不当,难道还不能自己再开一家么?”微月摸着茂官的头,轻声说着。

    “可是祖母说,你不当我二娘了,那父亲怎么办?”茂官紧张地看着微月。他不想要别人当他的二娘。

    “我若是不当你二娘,你父亲又怎么会住在这里呢?”微月笑着问。

    茂官眨了眨眼,眼神纯澈看着微月,“父亲,二娘,还有……弟弟都住在这里?你们不要我了……”

    “怎么会不要你呢,你想要一起住在这里吗?”微月问。

    茂官迟疑了一会儿,才点点头,“想!”

    “那明日我让你父亲带你过来好不好?”让方十一带茂官过来,比茂官自己来这边住更加名正言顺一些。

    茂官露出一个天真纯粹的笑容,“好!”

    “去看看瑞官吗?”微月牵起茂官的手,柔声问着,当初自己一句话也不留就离开广州,对这个孩子确实有些愧疚。

    茂官在不知不觉中依赖着她,她是感觉出来了。

    到了内屋,微月让人把瑞官抱了过来。

    茂官好奇地看着在微月怀里的小人儿,白皙柔嫩的小脸,眼睛晶亮晶亮的,像天上的星星一样好看,见到他的时候,就咧嘴笑了起来。

    “二娘,他在笑。”茂官惊奇叫道。

    “是呢,瑞官在叫你哥哥呢。”微月笑道。

    “哥哥?我当哥哥?”茂官走近微月身边,小心翼翼地伸手去握住瑞官的手。

    瑞官抓着茂官的手挥动了起来,咯咯笑着。

    茂官也绽开一个灿烂的笑容,拿起旁边的拨浪鼓摇了起来。

    瑞官小短腿踢了起来,很欢快的样子。

    微月将瑞官放在摇篮里,茂官就在旁边逗玩着她。

    她将视线转向春桃,这才发现她的肚子微微隆起,“春桃,来,坐下说话。”

    春桃福了福身,在微月下方的圆凳子挨边坐下,“谢少奶奶。”

    微月便问起最近方邱氏可有请了哪家夫人到家里做客,或者是有到哪里去拜访谁,刚刚听茂官的意思,这个老妖婆似乎有要为方十一再找个老婆的意思。

    方十一到底知情的不?

    春桃低声回答着。“这些天夫人最常来往的是叶夫人和伍少奶奶,叶夫人还有一位千金未定亲,今年十六岁,伍少奶奶也有一个妹妹,今年十五岁。”

    微月挑了挑眉,已经明白春桃的意思了。

    那边瑞官突然哭了起来。

    方十一的身影也在这个时候出现在门口,见到春桃和茂官在屋里,眉心不自觉地皱了起来。

    茂官有些措手不及地看着突然大哭的瑞官,又看向方十一,神情很紧张害怕。

    “怎么了?”方十一淡淡看了茂官一眼,问向微月。

    “我……我没欺负弟弟。”茂官的声音有些委屈。

    “是嘘嘘了。”微月笑着道,让荔珠进来帮忙给瑞官换尿布。

    方十一问茂官,“怎么过来了?”

    春桃给方十一行了一礼,“十一少,茂官是想念少奶奶了,所以才让奴婢带他过来的。”

    “天色不早了,回去吧。”方十一面色淡漠地道。

    茂官眼圈都红了。

    微月将瑞官交给荔珠和金桂带下去换尿裤,然后把茂官抱下了床,让春桃先带着他到外面去。

    “不如将茂官也接到这里来吧。”微月给方十一倒了一杯茶,低声说道。

    方十一挑眉,“这是你自己的主意?”

    微月深深看他一眼,“榆庭,茂官还是小孩子!”

    方十一叹了一声,“我带他回去,然后去跟母亲提提。”

    **************************************

    方十一已有许多天没有回到方宅了,他将茂官送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掌灯时分了。

    方邱氏听到丫环来报时,脸上一喜,急忙往月满楼这边过来。

    “母亲。”正准备往上房去的方十一停下脚步,给方邱氏行了一礼。

    “回来了?吃过饭没?”方邱氏的语气有些急切,眼睛却往他身后看去,“你今日和茂官去哪里了?”

    “已经用膳了,母亲,到屋里坐吧。”方十一道。

    坐定之后,方邱氏就关心问道,“这些天很忙么?怎么都没回家来呢?”

    这些天他一直都在白云山,根本没回方宅,也有一个多月没与方邱氏会面了。想到自己的身世,他很想找母亲问个一清二楚,但如此一来,就牵涉到潘微华的那封信了。

    事情还没到水落石出的那一刻,都不能泄露半点风声。

    “母亲,微月回来了。”方十一声线维持惯常的清冷,微月回广州的事情,也应该跟母亲提一提。

    方邱氏露出一个讶异的神情,“何时回来的?”

    “前两天。”方十一道,“我想让茂官跟微月一块儿住。”

    方邱氏的眼神冷了下来,脸色也不太好看,“茂官是我们方家的子孙,怎么能跟个外人一起住。”

    “母亲,微月不是外人!”方十一语气透着坚决。

    方邱氏冷声道,“难道茂官住在这里有甚不好?你是不是以后也不住这里?”

    方十一沉默不语。

    方邱氏震怒,“难道你还想分家了?”

    “几位兄长都已经成家,就是分家也是必然的。”方十一道。

    “我还没死!”方邱氏拍桌而起,腮边的肉都气得抖了起来,“我一日没死,就不许这个家散了!”

    “母亲,您不想分家,真的只是不想这个家散了吗?”方十一也站了起来,淡声问道。

    方邱氏脸色铁青,“什么意思?”

    方十一站了起来,“母亲,时候不早了,我该回去了。”

    “你还把这里当是你的家吗?”方邱氏大怒,“你该不是以为潘微月的儿子是你的吧?你忘记了吗?当初她吃吃了避子丸的,她根本不想为你生儿育女,她和潘微华是一样的,只是为了算计你而已,你还把她当成宝一样,你被戴了绿帽子都不知道。”

    “母亲!”方十一声音稍微高了起来,目光森寒,“微月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请您不要侮辱她。”

    “你……你眼里还有我这个母亲吗?”方邱氏嘶声裂肺地叫道。

    方十一声音平静,“儿子永远尊敬您。”

    “既然你眼里还有我这个母亲,以后不许再往白云山那边去,也不许认那孩子,我们方家不接纳来历不明的野种。”方邱氏大声道。

    她心中突然有些不安,看着这个向来捉摸不透的儿子,以前虽然不能完全掌控他,但也能左右他的想法,他也不曾忤逆过她,可自从那个潘微月出现之后,事情就不一样了。

    他已经不止一次和她这个母亲唱反调了。

    “母亲,瑞官是我方十一的儿子,这点我非常确定,他不是什么来历不明的野种,难道儿子成了奸夫不成?”方十一忍着怒气,低声对方邱氏道。

    “好!好!你现在是有了媳妇忘了娘了是吧。”方邱氏指着他颤声问道。

    “不敢!”方十一低声道。

    “如果你眼里还有我这个母亲,明日就到叶家去,叶家的二姑娘很不错,想来你应该也会喜欢,别让未来亲家以为你和不三不四的女人不明不白。。”说不定让儿子再娶个娇气,他就会将潘微月抛在脑后了。

    叶家那姑娘她见过了,柔柔顺顺的,是个容易拿捏在手里的棉花,样子也出挑,丝毫不比那个潘微华差多少。

    方十一冷声道,“母亲,我不会再娶其他女子,时候不早,儿子就先回去了。”

    他从来没跟母亲提过,微月就住在白云山那边,也没有提过微月生了个孩子,不过才两天而已,竟然就查个一清二楚了,这是为什么?难道还要防备微月不成?

    在方邱氏的声声不孝子和放肆中,方十一已经大步离开了月满楼。

    第二天,方十一亲自到方宅来,将茂官接到了白云山那边的宅子,还将念翠和小银一同接了过去。

    其他房的人知道这件事儿,各人心思都有不同,也许方家就要变天了啊。

    方吴氏听到丫环的回话,皱眉想了一会儿,就往方陈氏的院子走去了,十一少这架势,该不是想分家了吧,如果是分家,他们又能分到多少家产?是不是同和行也要分呢?

    方许氏却什么都没过问,只是摸着肚皮在淡淡笑着。

    白云山这边,方十一将茂官送过来之后,就到十三行街去了。

    微月在正房给茂官收拾了房间,问了他的功课,想着也该重新请个先生来教他学业才是。

    不过刚搬到这边来,也需要一些时间适应一下。

    吉祥带了小银进来,手里还抱着一个匣子。

    “少奶奶。”小银笑着给微月请安。

    “小银,你辛苦了。”微月笑着道。

    匣子上面还有些许木灰的痕迹,这匣子是被小银藏在月满楼熄了灶火的小厨房里,之前方邱氏曾使人去搜过月满楼,就是唯独漏掉了小厨房。

    “少奶奶,您回来就好了,奴婢一点儿也不辛苦。”小银笑道。

    这匣子里都是金条,是潘家给她的嫁妆,那些庄子的却都被潘微华给拿去了,唯有这一匣子的金条被她偷偷留了下来。

    微月让小银在正房这边服侍着,也领了大丫环的月例。

    到了下响,就有前院的人来报,方邱氏身边莲姑过来求见少奶奶。

    ******************

    这几天没什么时间上网,书评区的回复神马的,就等我归家之后再回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