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二百零五章 小别新婚
    “微月,微月……”方十一激动地抱着她。目光炙热灼亮地盯着她的眼睛。

    “怎么了?榆庭,我在这里?”微月环住他的腰,在他眼底看到深切的恐慌。

    “你没事就好了,在那个时候,我竟然没在你身边,微月这是第二次了,第二次了……”声音透着痛苦和心疼。

    微月踮起脚吻住他的唇,“我这不是没事儿了吗?”

    方十一搂住她的腰,重重地吻住她,“不要再离开我的身边了,微月。”

    “嗯,不离开了。”微月低低应了一声。

    方十一含住她的耳垂,声音含糊,“怎么会是儿子……”

    微月轻笑出声,推了推他的胸膛,“你还嫌弃了啊?”

    他往前挤了半步,几乎要将她揉进身体里,手已经探入衣襟,用力揉捏着她的胸脯,“又大了一些。”

    微月喘了一声,身子有些发软。“胡说什么。”

    话音刚落,腰间的裙带便是一松。

    微月穿的是夏季的烟水百花裙,轻易就解开了,没一会儿,全身只剩下肚兜。

    方十一的呼吸变得粗重起来,细密温热的吻沿着她白皙柔嫩的脖子吻了下去,如山峦般的曲线轻微起伏着。

    他含住她胸前的敏感,一手拨弄着另一边。

    微月只觉得全身越来越热,越来越软,粉嫩细滑的手臂勾住他的脖子,几乎就要站不稳了。

    “微月……”他的声音嘶哑,嘴里含着这几个月来在心中念了无数遍的名字。

    “榆庭,到……到床上去。”微月的声音断断续续,娇媚风情。

    方十一拉开她的腿,托着她的臀,让她双腿环着自己的腰。

    下身一阵肿胀感,微月呻了一声。

    他缓缓地抽动起来,却只是浅浅而入。

    微月扭动着身子,“榆庭……”

    方十一笑了起来,用力地挺了进去,再往后一退,又撞击了一下。

    “榆庭,太……太慢了。”微月娇吟了一声,不满足地叫道。

    “微月,我们时间多得是。”方十一在她耳边低笑了一声,将她压在墙壁上,挺腰猛烈抽动起来。

    最后微月瘫软在方十一怀里的时候。她有些埋怨地嗔道,“这才刚回来,不是叫丫环们笑话吗?”

    方十一将她抱着放在床上,侧身躺在她身边,手还不知足地覆在她胸前的柔软上,“谁还敢笑话我们,嗯?”

    微月拍开他的手,“以后你也住这边?”

    方十一将脸埋在她胸前,“我娘子儿子都在这边,我还能去哪里?”

    感觉到大腿处他滚烫昂扬的**,微月脸一红,这才歇了多久。

    “就没知足的时候么?”微月捏了捏他的腰肉,没好气地叫道。

    “是啊,怎么办呢?”方十一以自己的**挤压她的柔软,就是没有进入。

    微月身子一软,声音变得更加娇媚,“混蛋!”

    方十一拉开她的充满弹性的大腿,将自己的昂扬送进她的炙热之中。

    又是一番缠绵恩爱。

    两人最后有些乏地躺在一起,微月低声问起方十一,“……你唤我娘岳母,潘家那边若是知晓了。定是不依的。”

    方十一阖着眼睛将她拥在怀里,声音慵懒,“潘微华断了方家的子嗣,我没将她的牌位移出方家祠堂,已经是看在茂官的份上,要我再将潘家视作亲家,不可能了。”

    “潘家并不知情,哪里会容你这样做。”微月道。

    方十一却是冷笑一声,睁开一双如子夜般灼亮的眼睛,“潘家会不知情?如果不是潘家授意,她敢下这样的手?”

    微月知道他对几个兄弟很是愧疚,便不再说什么,只是轻抚着他的肩膀安慰他。

    方十一声音柔了下来,继续道,“再说了,你已经不是潘家的女儿,总也得有个娘家,岳父与你虽不是亲生,但你信中也提过,他待你待瑞官如亲生女儿和孙子,我敬重他们也是应该的。”

    “你是为了让我有所倚靠?”因为珍重她,所以才敬重她的母亲,是为了让她有所依仗吧。

    “我就是你的依靠了。”方十一笑道。

    如果不是知道潘微华心肠如此歹毒,他还会看在茂官份上,认着潘家这门亲家,所以才没有称呼白馥书一声岳母,但如今却不同了,既然潘世昌不认微月这个女儿,他自然也可不认这亲家了。

    微月就说起为何会早产的事情来。之前在信中只说自己不小心动了胎气,并没有说明原因,“……若不是哈达氏母子陷害,三阿哥也不会闯进来搜查乱党,只是后来的事情我也不知道了,都是爹和谷杭在处理。”

    方十一听着,心中愈发地难受,“委屈你了,微月。”

    “我没事,我这不是已经在你身边了吗?”微月笑道,自己离开京城,更多的是想避开谷杭,不过这点就没必要跟方十一说了。

    “微月,我有事跟你说。”方十一认真起来,抱着她的力道忍不住加大。

    “嗯?”她等着他的话。

    “周仁俊的事情已经查出来了,是他故意找大哥他们吃酒,然后暗中下了药,当年他身边一直有个小童跟着,是知晓他和潘微华的勾结的,只是这两年那小童却不知所踪,我已经派人去寻了,若是能寻回来,就能将周仁俊治罪了。”方十一沉声说着。

    “只是如此一来。就算大哥他们能看得开,大少奶奶和四少奶奶她们是不会罢休的,免不了到时候要分家这一步,从身份上来说,我如今是方家家主,本该拿最大份,可我却不能明知自己不是方家的子嗣还强占一份身家,说不定我会一无所有……”

    说到最后,方十一的声音有些不自信起来,自己说想要好好照顾微月的,就怕到时候无法如愿。

    “一无所有便一无所有。我们还年轻,难道还不能再创一番事业么?”她不怀疑方十一的能力,就算没了同和行,没了方家的支柱,他一定也能够创出另一番天地。

    “微月,你真的这样想吗?”方十一有些激动地看着她。

    “嗯,如果不能在十三行谋生了,我们就买片地,种种菜,养鸡养鸭养鱼都好,难道还非得锦衣玉食不成?”微月这话说得调皮,只是想逗方十一开心。

    方十一轻抚着她的眉眼,低声说着,“就算给不起你锦衣玉食,我也会让你衣食无忧,我又怎么舍得,让你去种菜养鸡养鸭的。”

    微月将脸埋在他肩窝,笑声如铃铛般悦耳,“就算没了同和行,不是还有隆福行么?”

    方十一挑了挑眉,“微月,我不至于需要靠妻子的私产……”

    微月就是真正的魏越的事情,他们之间并没有挑明了说,但彼此心有灵犀,方十一只当隆福行是微月的私产,就算是合作开发东海县的水晶玛瑙,也只是和章嘉来往,不涉及其他。

    “我相信你。”微月秀眸明亮地看着他。

    方十一低头啄了啄她的唇,“这事儿我得跟母亲先提提。”

    微月怔了一下,跟方邱氏说……她最防备的人便是方邱氏了,但到底是方十一的养母,即使不亲厚,也有二十几年的养育之恩,方十一尊重她也是应该的。

    对于方邱氏的怀疑,微月没有跟方十一说起,免得让人以为她有意挑拨,还是自己防备着暗中观察就好。

    方十一从细啄变成深吻。就在两人全身发热的时候,外头就传来一声婴孩的啼哭声,微月所有的激情都被这哭声喊散了,急急地推开他,将散落在地上的衣裳捡了起来,“快起来,儿子在哭呢,应该是饿了。”

    粉腻如脂,细滑似水……肌肤是白里透红,还有曲线优美的身姿……方十一就这样坐在床沿细细打量着在穿衣的微月,腿心的**颤巍巍地翘了起来。

    微月见了,俏脸更是酡红,侧过头不去看他。

    方十一将她拉进怀里,开始动手起来,“不是有**吗?让她去喂就行了。”

    微月避开他的吻,揪着他的耳朵,没好气问道,“怎么,不是闺女就不疼了是吧!”

    方十一讪讪笑道,“不是,你生的儿子,我哪有不疼的道理。”

    微月轻哼了一声,动手服侍他穿了衣裳。

    等她看向自鸣钟的时间时,忍不住在心底叹了一声,她是两点多回的家,如今都快六点了,这不是摆明了告诉外面的丫环,她在这屋里都在干什么吗?

    难怪儿子饿了,虽然有**没错,但儿子始终还是吃自己的奶水多。

    “果然还是闺女贴心,要是闺女的话,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打搅我们。”方十一张开手,让微月为他扣上纽扣。

    微月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瑞官乖得很,就是闺女也没他好带。”

    方十一笑着亲了她一下。

    微月嗔怪道,“什么抱孙不抱子的,难道自己的儿子就不疼了?”

    方十一赔笑道,“赶紧让丫环进来吧,儿子哭得更厉害了。”

    微月就提声让外面的把瑞官抱进来。

    瑞官进了微月怀里,小嘴巴就往她胸脯蹭。

    微月坐到软榻上,解开了衣襟,荔珠见十一少没有要出去的意思,就自己退了出去。

    方十一目光温柔地看着微月在给儿子喂奶。

    **************************

    瑞官吃饱之后,精神奕奕地在微月怀里玩着。

    方十一见着稀奇,在微月身旁坐了下来,他不是第一次当父亲了,但以前他因和潘微华关系不好,极少回到头房,更别说抱抱茂官什么的。

    “怎么这样小,要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瑞官抓着方十一的手指,小手还没能包住他的拇指。

    微月笑着道,“这才多大呢,你还嫌他小。”

    方十一将他们母子都圈在怀里,在微月耳边轻声说着,“微月,你调养两年,再给我生个闺女,嗯?”

    微月脸颊浮起红晕,“你就只想着闺女得了。”

    “我还想你。”方十一低声笑道。

    瑞官突然小腿就欢快蹬了起来。

    微月咯咯笑着,“你儿子抗议你了。”

    方十一轻轻捏了捏瑞官的鼻子,“臭小子!”

    微月把瑞官放进方十一怀里,“抱一下。”

    方十一怔了一下,突然有些手忙脚乱,他还没抱过这么小的孩子,好像稍微用力就会伤着一样,手都不知道要怎么放才好。

    瑞官刚被方十一抱进怀里,就手舞足蹈地欢腾起来,笑得很开心。

    微月满足看着方十一有些小心翼翼的神情,还说什么抱孙不抱子,也不知道这是什么规矩,这不是抱得挺好的嘛。

    “对了,茂官现在如何?是让夫人带着吗?”不知怎么的,就突然想起茂官来了。

    方十一的目光微微沉了下来,“没有,他不愿意住在上房,住在原来的地方。”

    微月见他这样表情,就知道他可能因为潘微华的关系,对茂官也有了芥蒂。

    小孩子是小孩子,始终都是自己的儿子,微月正想劝他两句,方十一却突然瞪圆了眼看着瑞官。

    瑞官小断腿蹬得欢快,空气中突然多了一阵异样的味道。

    “这小子……竟然敢在我身上撒尿拉屎?”方十一看着微月,苦笑道。

    微月再忍不住大笑起来,低头在瑞官脸上亲了一下,“乖儿子!”

    方十一却不敢动,只是有些无奈看着微月,眼底却掩不住的宠溺。

    微月笑了一会儿,便起身让荔珠使人抬水进来,如玉和吉祥也进来服侍着瑞官换洗。

    一边是儿子,一边是丈夫,微月有些迟疑了一下,舍不得把儿子交给丫环们去换洗,可方十一这边也被瑞官弄得一身脏。

    在犹豫的片刻,荔珠已经熟手地将瑞官的脏小裤子脱了下来。

    微月以手肘试了试水温,才将瑞官放进木盆里。

    立刻高兴地蹬着水了,荔珠从微月手里抱过瑞官,熟练地清洗着。

    如玉突然就拿着绫巾往方十一走了过去,微微低着头,清秀的脸庞有丝红晕。

    微月尚未说什么,吉祥已经走了过去,将瑞官已经换下来的衣裳递给如玉,“如玉,这个你先拿下去吧。”

    如玉一怔,咬唇看了吉祥一眼,才接了过来。

    微月嘴角浮起一丝淡笑,把瑞官交给荔珠和吉祥,和方十一进了屏风后为他换下衣裳。

    方十一还在低声说着,“先给瑞官梳洗了,我这儿没关系……”

    替瑞官洗净了身子,荔珠抱着他去找**带着,吉祥领着金桂和银桂和准备晚膳。

    待方十一和微月神清气爽出了内屋的时候,外头就传来了话,是章嘉少爷来了。

    章嘉和微月既成了姐弟,就不是外人,微月便吩咐再添了一付碗筷,加几样小菜上来。

    半年不见的章嘉似乎又抽高了不少,人也更加壮实,倒是黑了不少,微月忍不住就问,“你这是干什么去了?跟个黑泥鳅一样了。”

    章嘉嘿嘿笑着,“整天在码头上走,黑些也是理所当然的,我那小外甥呢?”

    “刚抱了下去,你吃过饭没?”微月问。

    “还没,这不是过来蹭饭了吗?”说着,章嘉仔细打量着微月,“京城的事情,我听说了,你没事吧?”

    微月笑道,“不是好好的么?”

    方十一朝着章嘉挥手,“坐下再说吧。”

    章嘉坐了下来,对方十一皱眉道,“怎么不接回方家?是不是方夫人不愿意接纳我姐,要是如此的话,那干脆就不住你们方家的地方了,我们搬到别的地儿去。”

    微月感动地看了章嘉一眼,还真有点娘舅的样子,处处维护着她。

    方十一沉声道,“现在还不适合回方家。”

    章嘉一怔,想起微月离开京城前受袭的事来,难道和方家有关?“那就无名无份住在这里?”

    微月笑道,“怎么就没名没分了?方夫人虽然是给了我休书,十一少没到官府去报备,这份休书就不作数了。”

    “既然如此,总得要风风光光地回方家的。”章嘉道,他就担心微月会被人指指点点罢了。

    “知道你关心你姐,这个你可以放心。”方十一深深看了微月一眼,才对章嘉说道。

    章嘉看看他又望了微月一眼,叹道,“暂且如此吧,你若是让我姐委屈了,别说是我,翁大当家也不会放过你。”

    方十一和微月相视一笑。

    吃过饭,微月就关心起章嘉的婚事来,“章嘉,你年纪也不小了,可有想过该成亲了?”

    照着这年代的结婚年龄,章嘉已经十七岁,正是到了大婚的年纪了,一些大户人家的公子哥,早在十三四岁的时候,也就收了好几个屋里人了。

    章嘉有些发窘,“好好的,怎么说起这个了?”

    “……你父亲被降职,如今你继母是无暇顾及你,若是哪天她想起来了,硬是给你定门亲事,你阿玛要是答应下来,你还能拒绝?要背个不孝之名不成?”微月低声道。

    章嘉哼了一声,“不孝就不孝,他们荣华富贵还是贬职破落,都与我无关,若不是他们母子想着陷害你,何须连累那个人这样的下场,活该!”

    虽然充满了怨气,却还是有些担心索绰罗都翰的,微月看着章嘉笑了起来,“既然你没心思在你的婚事上,我却不能不理,我可就替你做主了啊。”

    章嘉俊脸泛红,别扭道,“你咋那么烦,都说了我不成亲。”

    微月和方十一轻笑出声,促狭看着他。

    “你总得让你额娘放心。”微月道,在准备回广州的时候,区总管千拜托万拜托就是希望她能替章嘉找一门好亲事,别再让他孤零零地在这边生活。

    她也是有这个意思的。

    章嘉霍地站了起来,“我先回去了。”

    “这都夜禁了,你还怎么回去,今晚就在这里了吧。”微月叫住他,已经吩咐了丫环把前院的房间收拾出来了。

    ————————

    赶着去坐车了,这章的虫子等我回来改~o(n_n)o~。.。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