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二百零零章 求亲
    翁岩也转头看了过去,突然一张老脸涨红起来,自己的豪言壮志大概是全被她听了去,心思像被完全看穿了,他就算再怎么豪爽,也觉得不好意思。

    白馥书勾唇浅笑,抬脚款步走了进来,福了个身,“翁大当家。”

    眼角却扫了微月一眼。

    微月嘴角翘了起来,眼波流转着狡黠笑意。

    “你,你回来啦。”翁岩抓了抓头,呵呵笑着。

    “娘,您回来多久了?怎么也没丫环来回一声呢。”微月笑眯眯地问着,扶着白馥书的手让她坐到自己的位置上。

    “我也是刚回来的,十一少走了?”白馥书问道。

    “嗯,这时候该是要出城了。”微月回道。

    今日白馥书穿的是一套古纹双蝶云形千水裙,衬得她更加端丽冠绝,风风韵韵的风情无限,翁岩看得眼睛都直了。

    白馥书侧过头就见到他灼热的目光,脸颊不禁一热,“翁大当家不知来找我有何事?”

    “啊!”翁岩回过神,怔愣着一时不知如何反应。

    微月忍不住笑了起来,“娘,难道你刚刚没听到翁叔的话么?”

    白馥书闻言马上瞪了微月一眼,迅速道,“没听到!”

    微月低眉顺耳地沉默起来。

    翁岩却没有松一口气的感觉,反而犹豫地看着白馥书,“馥书,我刚刚那些话都是真的,你若是愿意的话,我立马就使媒人上门提亲。”

    白馥书从来不是扭扭捏捏的女子,但却是第一次被一个男子当面求亲,一时竟也不知如何应付了。

    微月不禁咋舌,这翁岩怎么说也是秀才出身的吧,行事哪里有半点读书人的作风,完全是江湖人一样的直爽干脆。

    是因为这些年行走四海,那点读书人的迂腐也被销蚀不见了吧。

    “你说什么呢,在晚辈面前一点样子都没有。”白馥书忍不住斥了他一句,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

    翁岩却有些着急,他向来洒脱惯了,哪里在意那许多的规矩。

    微月识相地从大厅告退离开,还将李嫲嫲和厅里的丫环都使了个眼色,跟着她离开了,留他们两人去说个明白。

    她是看出来了,其实娘对翁岩也不是没感觉的。

    待大厅只剩下翁岩和白馥书的时候,翁岩便顾不上那么多,向前一步低头看着她,“馥书,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白馥书只是低着头,轻声道,“你是漕帮的大当家,而我只想过平淡自在日子。”

    翁岩的眼睛亮了起来,直直盯着她秀丽白皙的容颜,“你的意思是,如果我不是漕帮的大当家,你就愿意嫁给我?”

    白馥书抬头看着他,“漕帮哪里能没有你,这可关系到天下百姓的粮食问题。”

    翁岩嘿嘿笑了起来,“近两年来,我已经极少过问帮里的事情了,都是老三在打理,本来就想着安定下来,不想再继续到处走了。”

    白馥书有些愕然地看着他,手中握着连朝廷都忌惮三分的势力,是说放就能放的吗?

    “不过也不是说不想管就能不管,这些年朝廷已经越来越顾忌漕帮了,我们几人早就商量着将帮里各派再分散些,也好减轻朝廷的注意。”翁岩继续道。

    “那你岂不是很危险?”如果朝廷打算削减漕帮的势力,首先要对付必定是翁岩了。

    翁岩闻言就笑了起来,低声问着,“你这是在担心我?”

    白馥书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都什么时候了,还开玩笑。”

    “我不是开玩笑!”翁岩叹了一声,伸手握住白馥书的手,不让挣脱开,紧紧抓在手里,低声说着,“在船上的时候,我就想跟你说了,我翁岩纵横江湖这么些年,从来没对哪个女子真的好过,什么传宗接代的到了我这儿根本不重要,我从来没见过哪个女子像你这样坚毅勇敢的,那潘世昌简直是瞎了眼才会让你离开,馥书,我知道你不需要我照顾,你已经能好好照顾自己,但是,我还是想要让你成为我的女人,让我来保护你。”

    白馥书看着握住自己双手的大掌,不再挣扎,只是没好气地道,“哪里学来的甜言蜜语!”

    翁岩低眸看着她,“我哪里会说什么甜言蜜语,这些话我想了很久了,只是怕你心中还有那个潘世昌,所以才一直没跟你说。”

    看着这个快五十岁能称之为枭雄的男子在她面前露出这样难为情的表情,白馥书就想起在船上的那些日子,知道她是女子那瞬间的目瞪口呆,急急命船靠岸抱着她去找大夫,和她谈天说地逗她开心,形象好像一下子变得可爱起来,而不是人人闻之惊惧的漕帮大当家了。

    而对于潘世昌,早在她收到他的义绝书时,她对他仅剩的一点不舍都没了,她会念旧情,但不会让自己一而再受到伤害。

    她轻轻抽回自己的手,翁岩这次并没有强抓住。

    “你先回去吧,我再想想。”她低声道。

    不管怎样,她还是愿意考虑的,幸好不是一口拒绝了他。

    翁岩笑呵呵地点头,“你要是不答应,我就把隔壁的院子买下来,以后就住在这里。”

    白馥书忍不住笑了出来,“你还耍无赖了。”

    他目光灼热地看着她,“我就无赖了。”

    白馥书脸一红,“年纪不小了,还跟个小毛头似的。”

    翁岩看着她咧嘴笑了起来。

    白馥书瞪了他一眼,“我不送你了。”说着,转身走出大厅,急步走回内院了。

    微月正在屋里等着白馥书,见到她红着脸急步走了回来,马上迎了出去,甜甜地叫了一声,“娘!”

    白馥书轻哼了一声,“你都跟翁岩聊了什么?”

    “没聊什么啊,就是家常事儿,娘,那你们又聊了啥?”微月眼睛晶亮充满好奇地看着白馥书。

    白馥书叹了一声,牵着微月的手坐了下来,“我好不容易安定下来,是不想再过以前那样的日子了。”

    “娘是觉得翁叔的身份不适合?”微月问道。

    白馥书便将翁岩想退出漕帮的事情说了出来,“……我想,这辈子是不可能再见到潘世昌了,翁岩对我是好,我却没想到他是想娶我为妻。”

    “娘,不管您怎么决定的,女儿都会支持您。”微月笑道。

    白馥书笑了笑,“他若是愿意陪我在京城做点小生意,过些平淡生活……”

    “难道就不能带着你游遍大江南北,做对自在逍遥的夫妻?”微月接口笑着问。

    携手游遍大江南北……

    白馥书勾唇微笑,倒是有几分的向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