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一百九十九章 明媒正娶
    翌日,微月醒来的时候。方十一已经衣着整齐,坐在床沿含笑看着她。

    她呀了一声,急忙掀开被子,紧紧抱住他,“榆庭,你今天就要回广州了。”

    方十一笑着揉了揉她的发,将她抱进怀里,“嗯,一会儿就起程了,你继续睡会儿。”

    “我去送你。”微月闷闷地道。

    “今天外面下了点小雨,冷着呢,别出去了,嗯?”方十一柔声道。

    “那也让我送你出城。”微月站了起来,让外面的荔珠进来服侍她穿衣梳发。

    吃过早饭之后,区总管来回话,马车已经准备好了。

    方十一劝了许久,才让微月不要出城,将他送至门口就好了。

    “……昨日我到你母亲那边去道别了,请她多来陪你,你若是觉得闷,就去走走。万事要小心,多给我来信,嗯?”临上车前,方十一还殷殷叮嘱着微月。

    “知道了。”微月笑着答应。

    “白夫人在京城这边开了商行,你不许去凑热闹,顾着自己要紧。”他就担心她坐不住,也跟着白夫人去开个商行。

    微月笑了起来,“真啰嗦,我知道了,一定足不出户地在家里养胎。”

    方十一宠溺地捏了捏她的鼻尖,“我走了。”

    微月握住他的手,有万千的不舍,也不得不说道别,“路上小心。”

    方十一点了点头,上了马车,“进去吧,这外头冷。”

    微月嘴上应好,脚却没动,就站在大门的台阶上,目送方十一的马车离开视线,她抚着自己的小腹,这次一别,大概就要好几个月才能见面了,也不知道他回去之后,能不能找出真相,若是不能查到自己的身世,将那周仁俊治罪了也好。

    荔珠劝了几句。微月才返身回了玉棠院,没多久,和珅就来了。

    只是今日教英文有些心不在焉,和珅都疑惑打量了她好几次,最后在她出神的时候,忍不住开口,“少奶奶,您要是不舒服,不如今日就别上课了?”

    微月回过神来,横了他一眼,“是你小子不想学了吧。”

    和珅呵呵地笑了起来,亲自过来给微月斟了一杯茶,“奶奶,您喝茶。”

    微月好笑看着他人小鬼大的样子,“怎么?这样就想贿赂我?”

    “哪能呢,这不是见奶奶您刚与相公道别离,不想您太伤神么。”和珅在微月对面的太师椅坐下,挥动着两条小短腿。

    “少贫嘴。”微月笑着道,“说吧,你想作甚去?”

    “我想去看射猎。”和珅眼睛闪亮如星,他今日本来就想跟着贝勒爷去射猎的。可是贝勒爷说要他来上课。

    其实他是看出来了,贝勒爷是担心微月会因为和丈夫离别之后心情不好,所以才要他今日非来上课不可,就是想分散微月的注意力。

    小孩子总是喜欢热闹的,微月挑眉问,“你想与谁人去?”

    “当然是和贝勒爷。”和珅道。

    “那你去吧,不过回来得跟我讲讲,那射猎如何好玩。”反正今日她也没什么心情教他,还不如让他自由活动。

    和珅小脸马上亮了起来,欢呼着跳下太师椅,“少奶奶,您真是太好了,那我赶紧去追上贝勒爷。”

    微月含笑看着他。

    和珅跑了几步,突然回过头来,皱着小脸看着微月。

    “我会跟贝勒爷说,是我今日有事要做,所以才让你先回去的。”这小鬼,跟个人精似的。

    听到微月这样说,和珅这才笑得无比欢乐地离开。

    微月笑着摇了摇头,荔珠扶起她,“小姐,可要回屋里去?”

    “不了,到我娘那儿去一趟吧。”微月道。

    “奴婢使人备车。”

    微月站在石阶上,仰头看着阴沉沉的天空,整个北京城好像都被笼罩在一片阴影中,实在不喜欢这样的天气,使人的心情都变得莫名的压抑。

    希望方十一回到广州之后,尽快查明一切。

    驱车来到城东,白馥书的四合院在南坪胡同。

    这次不必去通报。守门的婆子已经恭敬地将微月迎了进去,一个衣着光鲜的丫环将微月请到内院去,“夫人刚出去外头,交代了奴婢,若是小姐过来了,便将您请到屋里先坐着。”

    微月笑着点点头,娘是猜到她今日会来吧。

    “奴婢叫惜芹,是夫人屋里的丫环。”那丫环给微月捧了茶果上来,笑起来很甜美。

    微月对她点了点头,笑眯眯地问,“这几天可有客人上门?”

    惜芹道,“夫人极少在家里接待客人,这些天除了翁大当家,就是姑爷来过一次。”

    “那翁大当家每天都来么?夫人对他态度如何?”微月好奇问道。

    惜芹掩嘴笑着,“这可要小姐慢慢观察了,奴婢不敢多加评说。”

    也没有哪家的丫环敢说自己主子的闲话,微月也不再多问,惜芹拿来了几本书,“这是夫人说给您看的。”

    微月笑着接了过来,只是尚未翻开细读,便听到有小丫环进来对惜芹道,“惜芹姐姐,翁大当家来了。我跟他说了夫人不在,他还偏不信,就在大厅等着了。”

    惜芹为难地低头沉吟,这翁大当家每次来了没见到夫人都不死心的,这要怎么劝他离开呢?

    微月笑眯眯地站了起来,“我去汇汇这位大当家。”

    惜芹一怔,微月已经带着荔珠往大厅走去了。

    翁岩正负手在大厅度步,听到丫环说白馥书不在,他以为是她又在避开他,所以心里有些烦躁。

    她难道不知道他的心思吗?为什么到了京城之后,就一直回避着他。在船上的时候,明明跟他还谈天论地,有说有笑的……

    如果对他没那点意思的话,当初为什么还要帮他缝补衣服。

    门外传来衣裾摩擦的窸窣声,翁岩脸上一喜,以为是白馥书来见他了,急忙转过身来,却是见到一个年轻女子笑盈盈地走了进来。

    却是白馥书的女儿,翁大当家脸上的笑容沉敛了一些,不过还是亲切地叫了一声,“原来是方少奶奶。”

    微月不留痕迹地轻轻挑眉,来京城这么久,倒是第一次有人叫她方少奶奶,大概是见她和方十一曾经一起来过这里吧。

    “翁大当家。”微月纳了个福,眼梢带着浅笑。

    “别客气,喊我一声翁叔就得了。”翁岩爽朗地笑道。

    微月也不与他客气,便清脆地喊了一声,“翁叔,您是来找我娘的?”

    这一句问得多余,只是微月略微带着试探的目光教翁岩顿时老脸一红,“呵呵,找你母亲说点事儿。”

    微月明亮的秀眸闪过一丝了然,“翁叔,请坐下说话,我娘应该就快回来了。”

    翁岩看了微月一眼,才嘿嘿笑着坐了下来,端起盖盅喝茶。

    “翁叔,我还没谢谢您,若不是有您帮忙,我娘还不知如何到京城来,谢谢您照顾我娘这么久。”微月搭着话说了起来。

    翁岩皱眉道,“说谢谢可就太见外了,这是我应该做的。”

    又不是小时候扶老奶奶过马路般助人为乐,哪有什么事情是别人应该为自己做的?

    “总之,还是多谢翁叔如此照顾我娘。”微月站了起来,又福了一礼。

    翁岩霍一声站了起来,避开微月的这一礼。目光深究地打量着她。

    像鹰一般锐利的眼神,夺人心魄教人心生惧意,微月却是抬头笑盈盈地与他对视,一点也没有怕他的意思。

    翁岩突然就大笑出来,“你母亲说过,她这个女儿看着普通,实则与众不同,今日还真想知道你如何与众不同,来,说说吧,想问什么?”

    和聪明人说话就是不用费力气,能够当得起漕帮大当家,又怎么会是简单的人物。

    微月略一沉吟,请手让翁岩重新入座,亲自给他斟了一杯茶。

    “翁叔,想来你应是清楚,我和我娘的来历。”微月轻声问着。

    翁岩点了点头,就算白馥书曾经委身潘世昌,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作为已出嫁的女儿,我本不应该插手我娘的事情,只是……”微月的声音沉下几分,有了些冷意,“我娘出身大家,不得已才委身为妾,如今好不容易才脱身,万不能从一个困境出来,又重新走进一个死局,翁叔您是大人物,漕帮势力遍天下,您要个什么样的女子没有?相信您也是拿得起放得下的男子汉……”

    翁岩抬手阻住微月的话,皱眉道,“别的事情我能放得下,至于你母亲,我这是放不下了。”

    微月便露出一个悲伤的笑容,“难道翁叔还想强迫的不成?”

    “我自然是不会强迫你母亲,我会让她心甘情愿跟我的。”翁岩信誓旦旦地说。

    “翁叔的美婢娇妾定是不少,何必再添一人?”微月底下眼睫,她娘就算动心,也不会再让自己成为别人的妾室。

    翁岩皱眉叫道,“谁说我有美婢娇妾!”顿了一下,他才恍然大悟看着微月,“你以为我要纳你母亲作妾室啊?”

    难道不是?微月诧异看着他。

    翁岩大笑出声,“我是想明媒正娶,娶你母亲为妻。”

    他这么多年来,四海为家,从来没想过要成家立室的,想要女人了,找个烟花之地解决就是了,他身边连个丫环都没有,怎么会有小妾。

    微月怔了一下,突然回头看向门外,是白馥书回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