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一百九十八章 和谐
    第二天,天空湛蓝。白云成丝,阳光灿烂照耀大地。

    微月看着正襟危坐在书案后的和珅,默默地无语了一下,她竟然真的要开始教和珅英文了吗?

    是和珅啊……

    “我先教你认字母吧。”微月将注意力拉回来,看着眼前这粉嫩可爱的小男孩,她心中暗叹,说不定现在教好了,以后就没有什么大贪官了。

    瞧和珅这长相,长大了一定是个俊美潇洒的帅哥啊,电视剧上那位……差别实在非一般的大。

    约莫有半个时辰后,微月让休息一下。

    和珅抬起皱成一团的小脸,灵动的双眼充满哀怨,“少奶奶,这洋文怎么跟鸡肠一样,又难看又拗口。”

    微月喝了一口茶,含笑道,“学会了就不觉得难。”

    “这要学到什么时候呢,少奶奶,您是怎么学的啊。”和珅托着腮帮问。

    “跟先生学的啊。”微月笑道。

    和珅的眼睛亮了起来,“您学了多久?”

    “十多年吧。”微月随口道。

    和珅完全蔫了下去,“我不想学了。少奶奶,您去和贝勒爷说,不教我了行不?”

    微月好笑道,“你自己不想学,反而成了是我不想教了啊。”

    和珅嘿嘿地笑了起来。

    微月便问起谷杭来,“你现在都跟在贝勒爷身边做事儿吗?”

    “贝勒爷是可怜我总是被人瞧不起,所以才想帮我,其实贝勒爷在作甚,我也不清楚,这几天他经常不知道哪里去了。”和珅道。

    微月轻轻皱眉,自从谷杭的眼睛看得见之后,似乎就没听到有什么对他不利的风声,之前想置他死地的那些人也半点迹象都不露了,也不知道是死心了,还是在伺机行动。

    “那你知道贝勒爷最近都做什么吗?他在朝廷到底当什么官儿啊?”微月问道。

    和珅抓了抓头,“我也不晓得,说起来,贝勒爷好像没当什么职啊,不过皇上很器重他呢。”

    微月笑着点点头,皇上就算再器重谷杭,也不会给个实权的,不防备着谷杭就不错了。

    她看向和珅,“你有没想过,将来要当什么官呢?”

    和珅突然站了起来,小脸红扑扑的,“将来我要当个好官,受百姓爱戴的清廉好官!”

    好……扭曲的志向!微月默默地想。那最后那个清朝第一贪官是怎么造就出来的?

    接着,微月又继续教他字母,虽然成效不大,不过不得不承认,这个和珅真的聪明伶俐,说话也逗人,她对他的那种先入为主的观感都有些改变了。

    学了两个时辰,已经是到了响午时候,微月让和珅留下来吃饭。

    回到玉棠院,方十一也刚从外头回来了。

    “……去拜访了几个在京城的世伯,已经让多寿去准备明日启程的事项了。”方十一脱下短褂,只穿着长袍,把微月拉在身边说话。

    “你走水路回去吗?”微月问道。

    “走陆地,能快些回去。”方十一轻抚着她的小腹,柔声说着。

    “这么长的路,会不会太辛苦了些?”微月低声问。

    “别担心这些,吃过饭没?”方十一问。

    “等你回来一起吃饭呢,是何厨子送来的广州小吃。”微月拉着他的手,让金桂她们把炕桌和饭菜都搬了上来。

    夫妻俩吃过午饭,便到外面走了一会儿,没多久。微月就感到困倦,回到内屋睡下后,方十一才出门办事儿。

    微月睡醒之后,便亲自给方十一打点细软,带了不少吃食,怕他在路上不知道好好照顾自己。

    “小姐,贝勒爷来了。”微月正和荔珠金桂在将东西装进箱子里的时候,银桂便竟来传话。

    谷杭怎么会来了?微月有些讶异,难道是来问和珅今日的学习情况?

    让荔珠给自己重新梳了头,微月这才来到大厅。

    谷杭身边依旧只有束河跟和珅。

    见到微月走来,谷杭马上就站起来,清雅的俊颜有些莫名的慌张,他直直看着微月,“我听说十一少明日就要回广州了,你也要跟着回去吗?知道是谁想杀害你了,这样回去是不是有些危险?”

    微月被问得一下子答不上来,只是怔怔看着谷杭。

    如墨染的眉毛下,一双如黑曜石般好看的眼睛倒映着她的脸,是在担心她的安危吗?

    “我不回去,十一少先回广州,我把孩子生下来之后再作打算。”微月笑着道,心中刻意去忽略他此时眼中的那抹紧张和炙热。

    谷杭嘴边牵起一丝笑容,脸色缓了下来,“那就好……”

    随即又发觉自己有些失态,对微月又是笑了笑,眼睑垂了下来,“我是不想你回广州之后,又有危险。”

    微月笑道,“我知道。谢谢你。”

    谷杭有些窘迫,既想立刻告辞,又担心被微月看出他的心思。

    和珅这时候就笑嘻嘻地道,“贝勒爷给奶奶送了贡品来呢,这是含桃,可好吃了,是皇上赏赐给贝勒爷的。”

    微月看了过去,桌子上有一小篮玲珑如玛瑙般可爱的樱桃。

    “这是贡品呢,我怎么好意思收下呢。”她推托着,这也太贵重了。

    “我府里还有,也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只是一些水果罢了。”谷杭好像恢复了从容的态度,对微月含笑说着。

    “听说双身子的人很爱吃酸甜的东西,这正适合奶奶您呐。”和珅呵呵笑道。

    微月嗔了他一眼,“你一个小孩子懂什么。”

    “小孩子难道就不能懂这些啦,我也不小了。”和珅不服气地插腰道。

    束河不客气地拍了一下他的头,“鬼机灵!”

    和珅哇哇叫了起来。

    气氛一下子被活跃起来。

    谷杭便问起方十一回广州的事情来,知道是走陆路之后,便拿出一道令牌,“这一路上回去,让十一少在驿站歇脚吧,有些地方未必有客栈。”

    微月不由得一喜,“这个。我就不客气收下了,谢谢你。”

    像蔷薇一样娇艳灿烂地盛放的笑容,谷杭心跳一阵加快,连忙转开头,“潘小姐太客气了。”

    “你最近很忙么?那些人……是不是都解决了?”微月顿了一下,才低声问道,是担心谷杭的人身安全。

    “嗯,会没事的。”谷杭言辞闪烁。

    那就是还没解决,“你出入要带多些侍卫,别再像上次那样了。”

    谷杭笑着答应下来,眼底蕴满了笑意。心情似乎不错。

    坐了一会儿,他们就告辞离开了。

    临走前,束河目光有些复杂地看了看谷杭,又看向微月,心中暗叹了一声。

    快要傍晚的时候,方十一才从外面回来。

    两人吃过晚饭之后,便在屋里说起话来,几个丫环都知道明日方十一就要离开京城,识相地守在外间门外了。

    “这是驿站的令牌,你一路上也有个落脚的。”微月把谷杭的令牌交到方十一手中,叮嘱他一路上要好好照顾自己。

    方十一捏着令牌,挑起眉头,“是贝勒爷送的?”

    “嗯,今日他还送了些贡品来呢,是含桃,我让荔珠准备了一些。”说着,微月下了热炕,到桌上端来一盘晶莹玲珑的含桃。

    方十一心中有些不是滋味,这个贝勒爷……是真如他猜测,对微月有别样心思吧。

    微月见他脸色不太好看,便笑着窝进他怀里,“怎么了?”

    方十一低头看着她秀美的容颜,忍不住叹道,“这贝勒爷对你很好。”

    “那也是因为章嘉呢,我现在可是章嘉的姐姐。”微月笑着安抚他,把那盘含桃放在热炕旁边的小几上。

    方十一叹了一声,低头吻住她的唇,火热温软的舌头勾住她的,和她唇齿交缠。

    微月热烈回应他的吻,伸手紧紧揽住他的脖子。

    他的呼吸粗重起来,湿热的吻细密地落在她脸上,最后停留在她耳边,身体僵硬着不敢再有进一步动作。

    微月咬了咬唇,眼底带着狡黠的笑意,她往他身体挪了挪,坐在他腿上,故意蹭了蹭他的腿心。滚烫的昂扬紧紧贴着她的大腿。

    方十一倒抽一口气,警告地瞪着她,“微月,下来,不要胡闹。”

    “可是,要好几个月不能见面……”微月舔了舔他的喉结,小手解开他长袍的纽扣,滑进他的衣襟,轻抚着他结实精瘦的胸膛。

    方十一的眸色越来越沉,身体某处紧绷得有些发疼。

    他含住她的耳垂,哑声说着,“我是怕会伤了你。”

    这样说着的时候,大手已经探入她的衣襟,握住她丰满的软玉,用力地揉捏起来。

    微月呻了出来,头微微扬起,方十一在她纤细的锁骨吮吸着。

    “微月,长大了……”他一手抱着她的腰,一手拨弄着她胸前的敏感。

    “混蛋!”微月脸颊一片潮红,小腹的空虚感越来越深。

    方十一低低地笑了出来,将她放平在炕上,侧身吻住她的脖子,手指也开始在她的紧致中抽动起来。

    微月断续地娇吟出声。

    “榆庭,榆庭……”她抱着他埋在她胸前的头,“我要在上面。”

    方十一抬头看着她,媚眼如丝,霞飞双颊,又低头看着她胸前挺立的敏感泛着湿润的光泽,紧贴她大腿的昂扬就颤了几下。

    他的手指离开她的身体,将她抱了起来,坐到自己身上。

    微月有些紧张地看着他,双手握住他的**,慢慢地坐了下去。

    身下的肿胀感让她感到一阵酥麻的快感。

    她慢慢地移动自己的身体。

    方十一的呼吸粗重而浓浊,双手撑着她的腰,小心地保护着她。

    感觉有什么要从体内喷薄而出的时候,微月无力地喘气着,“榆庭,我没力气了……”

    方十一笑了起来,扶住她的腰,一深一浅地在她体内抽动着。

    直到她炙热的温软紧紧咬住他的**,他才稍微加快了速度,两人一起到达云端高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