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一百九十七章 彼此的信任
    因为微月是双身子,方十一在房事上一直很克制。

    来到京城这么些天,也就在头一天忍不住擦枪走火,实在是因为太久没见到她,心里思念得紧,当时也不知她有了身孕,待知晓之后,已经来不及了。

    所以这次即使因为微月第一次跟他说喜欢而心情激动高兴,也不敢太动情。

    粗喘地拉开她,方十一眼底充满浓浊的**,气息滚烫不紊,“微月,你刚回来,要不要先休息一下?”

    微月将头埋在他胸膛,粉腻如脂的脸颊醺红一片,小手紧紧抓住他胸前的衣襟,声细如蚊,却又娇媚风情,丝丝入扣,“我不累……”

    方十一深喘一声,双手用力抓住她的手,将她拉离自己,看着她艳丽柔美的脸,他怕自己一个把持不住又会做出什么事儿来。

    微月轻咬下唇,秀眸含情看着他,“你什么时候离开京城?”

    方十一拉着她坐了下来,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大口喝了下去,才回答微月,“后天就得启程了。”

    微月低低地应了一声,情绪不免有些低落。

    方十一见了,便将她的手握在掌心里,“我们给闺女想个小名,如何?”

    “你就知道一定生闺女了啊?”微月笑了起来,嗔他一眼。

    “这么乖,一定是个闺女,小名就叫可儿,好不好?”方十一目光柔和地看着微月的小腹,脑海里想象着一个可爱乖巧,像极了微月的小女娃,嘴角的笑容越来越盛。

    “那要是男孩呢?”微月笑着问,看来他是真的很喜欢女儿。

    方十一挑了挑眉,“下次再生个男孩吧,然后再生个女儿……”

    微月忍不住捶了他一拳,“你要我生几个啊,把我当猪是不,找别人生去。”

    忍不住将她搂在怀里,方十一低声笑着,在她耳边轻声道,“我要是找别人生了,你还不把我剥皮了,嗯?”

    声音仿佛是贴着她耳边说的,温热的气息打在耳廓上,一阵酥麻的热气蔓延到脊梁,微月推开他,嘟着唇道,“爱谁找谁去,我才不稀罕。”

    方十一点了点她的鼻尖,“口是心非。”

    微月抓住他的手,狠狠地咬了一口,“我就口是心非了,怎么着?”

    “不敢如何,回去我立刻把那红袖添香打发出去,免得你吃醋了,好不好?”方十一哈哈大笑,却又很认真地说道。

    微月怏怏道,“你送走红袖添香,难道夫人不会再给你塞两个年轻貌美的丫环??”

    方十一忍不住打趣道,“怎么醋劲这样大,真成妒妇了。”

    微月认真看着他,“没错,或许我在这个年代而言,真的是就是个妒妇,我不能允许我的感情我的婚姻有第三者的存在,如果我不喜欢你,你有再多的女人,我都不会在乎,可是,如今我喜欢你,所以我希望在我喜欢你的时候,你也能专一对待我,如果哪一天你对哪个女子动了心,我一定会成全你。”

    方十一有些讶异,觉得微月这一番话说得有些怪,但又不知道怪在何处,这是她第一次跟他说明自己的想法,却让他有些哭笑不得,“如果我真的对哪个女子动心,你成全我之后,该如何?”

    “我总不能让自己成为怨妇,自然是离开你,然后忘记你,重新自己的生活。”微月直视他的如子夜般的眼睛,轻声说着。

    方十一瞬也不瞬地盯着她,突然露出一个苦笑,声音也透着落寞,“微月,我对你而言,是这么容易取舍……说离开就能离开的么?”

    “那么,你觉得我该如何?一哭二闹三上吊?这样就能让你不要变心吗?”微月反问道。

    “难道你就不想争取,不想努力?”方十一抓住她的肩膀,有些激动。

    “你的心都不在我身上了,我争取什么我努力什么?强求来的,我不要。”微月道。

    方十一只是怔怔看着她,心好像被什么狠狠抓住。

    微月看着他继续道,“我只会努力经营我们的婚姻,让你不要变心。”但是,榆庭,我也有我的底线,我也有我的原则。

    她的努力是建立在双方的情感上的。

    “微月,你能不能对我多一些信任?”良久之后,方十一才轻捧她的脸,语气柔软地说着,他不敢肯定自己是不是一辈子不会做错事,但他很肯定,他这辈子都不想失去她。

    如果非要有一些取舍,他只想留住她。

    他曾经因为她是潘微华的妹妹而猜疑她,试探她,从来没想过在这过程中,自己会因此受她吸引,从而深陷下去。

    她是一个令他无法以常理去了解的女子,他知道她说得出一定做得到,如果哪天他真的做了让她伤心的事情,她真的会永远地消失在他视线中。

    想到这点,他的心就一阵抽痛。

    “榆庭,我们之间……最缺乏就是信任了。”微月露出一个苦笑,“从一开始,我们都不相信对方,你猜忌我,我怀疑你,无非都是因为利益。”

    方十一摇头,“那是最开始,我如今对你并无猜疑。”

    “我知道,否则你不会到京城来找我,你只是……不相信我会真心对你。”那封写了一半的休书就是在试探她。

    他相信她不会背叛他自求离开,看到避子丸的时候,却又怀疑她的真心。

    “微月……”他开口。

    她伸出手指捂住他的唇,“你听我说。”她柔声说着,“我们是夫妻,夫妻乃是并头莲,如果我们之间都不能彼此相信,那还能相信谁?你是我想携手皆老的那个人,我当然希望自己也是你想要的那个人,我想要和你同富贵共患难,不管将来会发生什么事情,我都希望能站在你身边。”

    方十一拉着她的手贴在自己的脸颊,“微月,我不会让你有机会离开我的。”

    这算是变相的承诺吗?微月笑着看他。

    方十一低头吻住她的唇,展开了眉头,“以后,我再也不会怀疑你的心,你也必须相信我,不会让你伤心。”

    “嗯。”微月低声应道。

    在他们必须分开那么长的几个月里,彼此的信任很重要,能够彼此坦诚谈一次,微月心中轻松了不少。

    ——————————

    听说最近又是河蟹横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