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一百九十六章 风中凌乱
    都快有一个月没见到谷杭了。微月听到区总管说他来找她,真有些意外。

    大厅里,方十一和谷杭并排坐着,两人都面含浅笑,低声不知说什么,见到微月走进来,竟不约而同站了起来。

    方十一狭长的双眸掠过一丝精光,看向谷杭的目光多了几分深究。

    “谷杭,你来啦。”微月笑盈盈地走进门,见谷杭眼眸明亮,神采飞扬,这才放下心来,还以为他这些天是不是又出了什么事儿,看来是她多虑了。

    谷杭秀逸清雅的脸泛开温润的笑意,“潘小姐,打搅你了。”

    微月笑得阳光灿烂,打趣道,“别这样说,你贝勒爷行踪如云,能来找我们,是我们的荣幸了。”

    她说的是我们。而不是我,方十一嘴角抿开一丝笑。

    谷杭轻轻颌首,笑道,“是有些事情来请教潘小姐的。”

    微月有些讶异,还有她能帮到谷杭的事情,也在这时,她才注意到这次随谷杭前来的除了贴身侍卫束河,还有一个小男孩,约莫就十来岁,长得圆润白皙,眼睛灵动,是个很可爱的孩子。

    见微月打量着自己,那小男孩咧嘴一笑,拱手作揖,“给奶奶请安。”

    微月被逗得一笑,心中对这男孩印象也好了几分。

    谷杭解释道,“这孩子叫善保,在咸安宫上官学。”

    微月哦了一声,对着善保绽开甜笑,心里却想着,善保这名字怎么听着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说过呢。

    他们重新入座,微月和方十一坐一旁,谷杭在他们对面的太师椅坐下。

    善保灵动的大眼睛清澈纯净,没有一般孩子的羞涩和拘谨,反而大大方方地站到微月面前,声音清脆响亮。“奶奶,贝勒爷给我改了名字,所以我就不叫善保了。”

    微月笑着问,“那你叫什么?”

    丫环正好这时奉了盖盅上来,微月捧在手里,笑盈盈看着善保。

    “贝勒爷给我改名和珅,以后我就叫和珅。”善保稚声说道。

    和珅?和……和珅?

    微月眨了眨眼,瞬息石化了。

    “你姓什么?”她干巴巴地问道,不是吧!不会吧!和珅?清朝第一贪官?

    眼前这粉嫩的小正太和清朝第一贪官……完全想象不出来。

    “我姓钮钴禄氏,正红旗人二甲喇人。”善保后面一句有些小声,出身寒微,有些羞于启齿。

    微月默泪地风中凌乱了。

    真的是鼎鼎有名的大贪官……

    盖盅都差点打翻了。

    方十一担心地拉起她的手,检查是否有被烫伤,“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

    微月回过神来,对着方十一露出一个无力的笑容,“我没事儿,只是有些走神了。”

    谷杭也担忧看着她,“潘小姐若是不舒服,我改日再来请教也行。”

    微月无语地看向谷杭,难道这大贪官是谷杭间接造就出来的么?“我真的没事。”

    她只是被惊悚了。

    粉嫩粉嫩的可爱小男娃……经常在电视上见到的肥嘟嘟一脸奸诈奸笑的和珅……

    微月抬头望向方十一,见他眼底难掩对自己的担忧。便对他露出一个安心的笑容,问向谷杭,“谷杭,有什么是我能帮到你的?”

    谷杭从怀里拿出一本书,“潘小姐,还记得这本书吗?”

    荔珠接过来递给微月。

    是《仲夏夜之梦》,在船上的时候,她念过给他听的。

    “才知道潘小姐是懂得洋文的。”谷杭秀美绝伦的眼睛只是温和地看着微月,嘴角笑容浅浅如波。

    方十一低垂着眼,商人都有一种锐敏的感觉,这个贝勒爷……先前不曾听微月提起过,他从来不知道,她身边竟然还有这等人物。

    是在广州就认识的吗?这贝勒爷从一开始就跟他讲的是粤语,还非常纯正。

    心口有些闷堵,还有一丝莫名的不安。

    这谷杭看着微月的时候明明是很平淡的目光,怎么感觉有种炙热的情感。

    微月却不知方十一此时心中滋味,只是挑了挑眉,暗想她能读出那个故事,并不是因为她懂得那本书的英文,而是她对这个故事本来就很熟悉,基本随口就能念出来的,她根本不是照着这本书念出来的啊,“你该不是想学洋文吧?”

    谷杭点了点头,不过却是指着善保,“想请你教和珅。”

    微月差点一口茶喷了出来,“呃,要学洋文有何用?”

    “皇上打算在御花园传见洋人传教士,若没几个懂洋文的,不甚妥当。”谷杭道。

    微月干笑几声。无奈地摸了摸鬓角,不是她不愿意教,实在……这时候的洋文跟现代的洋文有些出入,她不愿意误人子弟。

    “你不是也跟汤马逊学过洋文吗?”微月问道。

    谷杭看了方十一一眼,以为微月迟疑不答应,是因为十一少的关系。

    他的眼神有些暗了下来,好不容易能够来找她了,却没想到十一少已经在她身边,有些莫名的失落,但看到她能够和十一少团圆,他心中也为她高兴。

    “我只是学了些皮毛,想要读这本书,难度甚大。”谷杭道。

    微月看了和珅一眼,心头还是有种怪异的感觉,“只是,我教善保,对你有帮助吗?”

    “这孩子口齿伶俐,应对敏捷,皇上对他甚是喜欢。”谷杭温声说着,但其意思是什么,还真叫人捉摸不透。

    微月目光投向方十一,有些询问的意思。

    方十一淡淡一笑,对谷杭作揖道。“贝勒爷,拙荆如今是双身子,只怕没有精力应付其他。”

    谷杭微微一怔,视线迅速掠过微月的小腹,他竟然如此大意忘记她的不适,越想心中越是后悔,脸上也显出歉意,“潘小姐,真是失礼,我……”

    “不是长时间劳累的事儿倒也不要紧,我对洋文也只是懂些皮毛。若是不介意的,就让善保每日到我这儿学些入门,可好?”教些字母或者简单的日常词句应该没问题吧,再深入些的,她真没那个能耐了。

    谷杭面上一喜,“如此,就多谢潘小姐了。”

    微月笑了笑,“我可不保证能教得好。”

    “奶奶,您放心,我一定会努力学习的。”这是他出头的机会,他不会放弃的,善保眼底闪着坚定的神色。

    微月又默默地汗了,和珅竟然跟她学英语……

    谷杭见微月答应了,心中虽然高兴,却也怕十一少会因此恼了她,心中犹豫,更因自己的考虑不周感到后悔。

    他看向方十一,见他只是温柔望着微月,脸上并无不悦,是答应下来了么?谷杭松了口气,起身便要告辞了。

    微月和方十一起身送客,想起之前章嘉着急的样子,便道,“谷杭,章嘉找了你几次呢。”

    谷杭笑道,“我会给他去信,让他不必为我挂心。”

    微月笑着点头,看了他秀美好看的眼睛一眼,“你的眼睛已经没什么问题了吧?”

    “有劳潘小姐关心,已经痊愈了。”谷杭轻颌首,态度又显得有些疏离。

    对于谷杭这种漠然的态度,微月已经习以为常,认识他这么久,他也就只有一次失态了。

    那好像也是他第一次喊她的名字,之后又是漠然疏离的态度了。

    她将他当是朋友,也当恩人,却不知他是否也将她视作朋友。

    谷杭离开之后。微月便和方十一一起回了玉棠院。

    方十一微皱着眉,虽然牵着微月的手,却不知在想些什么。

    回到屋里之后,微月拉住他的胳膊,抬头看着他清冷的俊脸,“榆庭,你是不是生气了?”

    方十一淡淡笑了笑,“没有,别多想了。”

    微月环住他的腰,将脸靠在他胸膛上,“我不是想拂你的意,我知道你是关心我,不想我太劳累,你放心,只是教些简单的洋文,不会累着我的。”

    “我真的没有生气,微月。”方十一轻抚着她细腻的脸颊,柔声说着,他只是突然心口有些发闷。

    微月仰起脸,打量着他,明明是一副不高兴的样子,她仔细想了想,眼波轻转,嘴角就翘了起来,声音也变得娇媚,“榆庭……”

    方十一只觉得心神一荡,“嗯?”

    “你是不是……吃醋了?”微月指尖在他胸膛打转,语气掩不住的促狭得意。

    方十一脸上闪过一丝不自在,迅速回答,“没有!”

    微月嗤嗤地笑了出来,跟他解释谷杭来,“我被关在牢狱的时候,是谷杭将我救了出来,后来被周仁俊追杀,也是他帮了我来到京城,他对我有恩,我以朋友之礼待他而已,榆庭,你会介意我也有自己的朋友吗?”

    这是方十一第一次听到微月提起牢狱的事情,心中又是一阵自责,如果当时自己在她身边就好了。

    “……其实我根本不能认得那本书的全部洋文,只是之前听说过这个故事,所以才能讲得完整,却没想到有了这个误会,只是教个孩子英文,不会累着我的。”微月继续道。

    方十一捧着她的脸,轻轻地在她唇上吻了一下,“我知道,如此一来,你有事可以打发时间。”

    是担心他离开京城之后,她会闷么?

    微月笑着回应他的吻,“那你……不吃醋了?”

    方十一没好气地捏了捏她的脸颊,想要否认,却还是忍不住问道,“贝勒爷生得比女子还好看,可是成亲了?”

    还说没吃醋!微月心里忍不住泛着得意的甜蜜泡泡,“是啊,谷杭长得是很好看,不过……十一少你也不差,我很喜欢呢。”

    “只喜欢我?”方十一的额头贴着她的,声音嘶哑。

    “嗯,只喜欢你。”这个时候,她确实心里只有他。

    方十一眉梢眼角都泛起了笑意。

    ——————————

    这一章……用了好长时间才码出来。。。为什么会这么纠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