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一百九十三章 春天
    听到丫环进来回话,白馥书脸上竟然闪过一抹怪异的神色。

    微月睁大了眼,好奇地看着她,谁是翁大当家?

    白馥书艳美的脸有丝可疑的红晕,对那丫环道,“去跟翁大当家说,我这儿有事儿,没空见他。”

    听这口气,可真有点娇纵的味道,微月更加好奇那位翁大当家是何人了。

    “娘,咱们又不是外人,您要是有客人,还是先见客吧。”微月眨巴着明亮的眼睛,眼底的好奇一点也遮掩不住。

    白馥书身后的李嫲嫲掩嘴笑了起来,对微月眨眼道,“指不定这位翁大当家也不愿当自己是外人。”

    微月立刻就把回话的丫环喊了回来,“请翁大当家进来吧。”

    那丫环看了白馥书一眼,笑着应了一声是。

    白馥书睨着微月,挑声问道,“你打什么主意?”

    微月呵呵笑道,“我哪里有打什么主意,这不是因为娘有重要的客人到么?”

    方十一清俊的脸含着淡淡的笑意。

    约莫一盏茶的时间,微月便听到一道朗爽醇厚的笑声在外面传来,“馥书,我有个好东西送给你。”

    未见人先闻声,微月和方十一对视一眼,都好奇地看向门外。

    白馥书脸颊泛起红晕,发窘看着大步走进来的中年男子,忍不住道,“嚷嚷什么呢。”

    “咦,你有客人呢。”一点也没有不好意思的感觉,一双看起来温和却锐利的眼睛在微月和十一少面上扫了一圈。

    最后诧异看着微月,又看看白馥书,长得这么像?

    微月也在打量着这位翁大当家,约莫有五十岁上下,身材魁梧,鼻直口方,脸颊线条分明,应是个性格刚毅的人。

    虽然这男人年纪不小,却仍有一种英姿勃勃的气势。

    “这是我和你提过的,我女儿微月和她夫君十一少,”白馥书低声介绍着,“这位是漕帮的翁大当家。”

    方十一眼底闪过一抹惊讶,看着翁大当家的眼色沉了几分。

    翁大当家听完白馥书的介绍,原本锐利的眼神成了微月的错觉一样,只见他露出一个憨厚的笑容,对着微月道,“你就是微月啊,和你母亲长得真像,都是大美人,哈哈。”

    白馥书嗔了他一眼,“胡说什么呢。”

    翁大当家只是呵呵笑着给方十一拱手,“十一少,久仰大名。”

    方十一勾唇淡笑,回礼道,“翁大当家,久仰大名。”

    微月狐疑地看了方十一一眼,看起来好像是认识翁大当家的样子。

    白馥书似没注意微月好奇的目光,问翁大当家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不是到山东运粮食了么?”

    翁大当家低头看着她,目光有些炙热,“刚回来的,在码头卸粮食,我就先来瞧你了,这是珊瑚石做的,送给你。”

    是一串蓝珊瑚石制成的手链,颜色均匀优美且鲜艳,微月有些惊讶,蓝珊瑚石到了现代可几乎都绝种了,这个翁大当家究竟是什么人?

    白馥书似乎不太愿意收他的礼物,并没有伸手接下,而是看向微月,“时候不早了,你们两人中午在这里留饭吧。”

    翁大当家尴尬地抓着头顶,目光痴痴地看着白馥书。

    哈!这根本就是她娘第一号痴情追求者。微月眼底尽是狡黠的笑意,想起潘老头子对白馥书的不珍惜,想到白馥书因为白家牺牲了自己,她突然就生出一个希望,如果白馥书能够有第二春,其实也不错的。

    但想是这样想,眼前这翁大当家毕竟不是她知根知底的人,她可不想娘再遇人不淑。

    她眼角瞄了翁大当家一眼,还是再观察观察好了。

    那翁大当家突然一把抓过白馥书的手,将蓝珊瑚石手链套进她手里,“这是我好不容易得到的,想着戴你手上才好看,其他人谁也不好看,你别跟我客气。”

    白馥书秀美的脸马上红成一片,急急抽回自己的手,不悦地瞪了翁大当家一眼。

    却没有把蓝珊瑚石手链拿下来。

    微月看得津津有味,这两人之间……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李嫲嫲,让人摆饭吧。”白馥书没有再看翁大当家一眼,吩咐李嫲嫲去厨房安排午饭了。

    翁大当家笑呵呵地看着白姨娘,很满足的样子。

    微月轻轻扯了扯方十一的衣袖,与他交了个眼色。

    方十一对她抿开一个明解的笑意。

    翁大当家和方十一到外院去喝酒吃饭,白馥书母女则留在内院用膳。

    屋里只剩下她们母女的时候,微月这才将在广州所发生的,关于潘微华的死因和怀疑说给白姨娘听,只是没有说明方十一的身世疑惑。

    “还是留在京城安全,让十一少先把那边的危险解决了再说。”白馥书点着头,沉吟片刻,“潘微华这样做该不是你那父亲指意的吧?”

    “这个……我也不敢肯定,还是有了证据再说。”微月道。

    “嗯,倒是你能让章嘉成为左膀右臂,也真不简单。”放弃出仕的机会成为商贾,一般人绝不会这样做的。

    微月道,“章嘉有自己选择生活方式的权利。”

    白馥书又问起白三爷的事情。

    微月只道那酒店生意不错,却没有提到三舅母退了她股的事情。

    母女俩说了很久的话,微月也总算知道她娘是怎么跟翁大当家认识的,翁大当家单名岩字,是漕帮的大当家,至于什么来历,白馥书却没有细说,只是说了原来她女扮男装离开广州,在江苏差点被潘家的人找到,便想混在漕帮的运粮的船只上,不过尚未上船,就被翁岩抓到了,知道她是女扮男装,还以为她是哪里来的奸细,差点一掌打死她。

    后来知道是误会,正巧他也要上京,便带着白馥书一道上路了,途中她因水土不服生了一场重病,还是他帮她找了大夫,很照顾她。

    白馥书换回女装,那翁岩自然是无比惊艳,来到京城之后,她还以为从此不会再见到他了,怎么知道这翁岩会突然成来了牛皮糖。

    微月听完之后,忍不住大笑起来,“娘,您这是第二春呢。”

    白馥书嗔了她一眼,“别胡说。”

    “我没胡说啊,瞧,这么贵重难得的礼物都找来送给您,很有诚心呢,娘。”微月笑着道。

    白馥书只是淡淡笑着摇头,“如今我一个人生活不也挺好的。”

    微月沉默了一会儿,兴奋的心情有些黯然下来,那翁岩应该娶妻生子了吧,难道是想呐白馥书为妾?好不容易才从一个困局出来,没理由再进去另外一个的。

    还是先打听个清楚再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