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一百九十二章 访亲
    第二天,微月才将方十一介绍给区总管认识。也知道为什么昨日方十一能畅通无阻地进入内院找到她。

    这个章嘉!存心整人的。

    方十一也是才知道章嘉在信中写了什么,有点哭笑不得,“这小子定是故意的。”

    跟他说什么微月成了寡妇,他还以为微月是真的改嫁给哪个混蛋了,没想到最后那混蛋居然还是自己。

    微月咯咯地笑着,这个章嘉是越来越鬼马了。

    “十一少的随从已经安排在前院的倒座房了,这个……可否要为十一少再安排个院子?”虽然知道方十一昨夜是在玉棠院歇下的,区总管还是问了微月的意见。

    微月看向方十一,见他只是含笑望着她,脸色不禁微红,狠狠地瞪了过去,“再给十一少安排个院子吧。”

    方十一嘴角的笑纹更深了。

    区总管应了一声是,笑着退了下去。

    微月嗔了方十一一眼,“你能在京城留多久呢?”

    方十一牵起她的手,和她走出花厅,来到庭院,搂着她的腰道,“本来是不打算久留,想来把你接回广州的,只是如今似乎你留在京城更适合些。”

    好不容易才相聚,想到又要分开。微月心中也很不舍,伸手环住他的腰,“孩子生下来之后,我就回广州。”

    方十一轻抚她的脸颊,柔声道,“我回去之后,把事情都查清楚了,就来京城找你,希望到时候能看着我们的孩儿出世。”

    “你想从哪里下手调查?”微月抬头看着他,她是希望孩子出世的时候,他能在身边没错,但广州那边的事情只怕不容易解决。

    “就算不能查出我的身世,周仁俊那边也决不能姑息。”他必须先为微月的安全作考虑,周仁俊如果知道微月手里有他和潘微华的信件,一定会对继续雇人杀害微月的。

    “嗯,手札和信件你都带回去,说不定还能当证据。”微月道。

    方十一点了点头,“我们不要想这些事情,你不是说想出去走走吗?我陪你去。”

    微月眼眸突然一亮,笑着道,“我想去见一人。”

    方十一挑眉,“何人?”

    “去了不就知道么?”微月嘿嘿笑着,挽着他的手回屋里准备,吩咐荔珠去备车。

    方十一只是宠溺看着她,心中归期已定,却如何也对她说不出来。

    知道她吃避子丸的时候,不是不生气的。知道她毫不反抗接受了母亲的休书离开方家,不是不心寒的,可是知道她所受的委屈和差点被杀害,他的心更惊慌更难受。

    所有的生气和心寒,都抵不过对她的不舍。

    没错,因为不舍,所以自己才对她有了这种漫无边际的宠溺。

    他们驱车来到城东,马车停在一条胡同里的一处四合院门前。

    微月让荔珠去叩门。

    开门的是一个罩着蓝布琵琶襟紧身儿的婆子,把荔珠打量了一眼,瞧着打扮也不知是哪家姑娘还是上得了台面的大丫环,便问道,“姑娘,您找谁呢?”

    微月扶着方十一的手下了马车,对那婆子问道,“请问府上的主子可是姓白?”

    那婆子看向微月,眼底闪过一丝疑惑,和夫人长得真像,“这位奶奶,您可是找我们夫人?”

    微月笑着点头。

    婆子迟疑了一会儿,才让微月他们先稍等,自己返身去喊了管事婆子过来。

    来人一见到微月。马上惊呼出声,“小姐。”随即目光又落在微月微隆起的小腹,眼底尽是惊讶。

    “李嫲嫲。”微月甜甜一笑,“我娘呢?”

    李嫲嫲急忙让婆子开门请微月他们进门,见到方十一在后面,愣了愣才请安,“十一少。”

    方十一淡淡地点头,他是没想到白姨娘也会在京城。

    李嫲嫲将他们领着进了垂花门,在正房的花厅奉茶,“小姐,您先等一会儿,夫人正在书房听派事情呢。”

    微月打量了周围一眼,很雅致精巧,看得出是花了心思在布置上,有种温馨的感觉。

    李嫲嫲使人去书房请夫人过来。

    “李嫲嫲,我娘离开广州之后,可有受了什么苦?”微月问起白姨娘的事情来。

    “哪能是没吃苦的,夫人在途中病了一场,幸好都挺过来了,起先是为了躲开潘家那些人的找寻,也不敢找好的客栈打尖住宿,好不容易摆脱了,这才好起来,来到京城后,买下这处四合院,本来夫人也想就这样过日子,只是后来见京城极少有做洋货生意的,便开了商行,做起贸易生意了。”李嫲嫲看了方十一一眼。见小姐并没有要回避的意思,自己也不敢尽数全说出来。

    “娘生病了?当时怎么没在信中提到呢?可严重吗?如今痊愈了?”微月急声问道。

    “自然是痊愈了,不痊愈我能来到京城吗?”话音刚落,外头就传来一道清脆的声音,是白馥书摇曳生姿地走了过来。

    似乎比之前在潘家见到的更加丰神冶丽,一身浅色的衣裙,却显得她更加风流蕴籍。

    “娘!”微月高兴地站了起来,就要小跑迎了过去,被方十一连忙伸手拦住,警告看了她一眼。

    白馥书目光在他们二人之间打转,嘴角吟着淡淡的笑意,“不是被休了吗?怎么还大着肚子?”

    方十一略显窘态地回道,“白夫人,那休书……是误会。”

    白馥书却只是上下打量了微月一眼,“啧啧,养得不错,这么久了才来见我,可见你可真有我心啊。”

    微月撒娇地拉住白馥书的手,“娘,我这不是不确定么?”

    “不确定?那我把茶楼卖给你的时候,你咋就这么不客气地收下了?”她是听到白总管说起在茶楼见到一个女子带着玲珑玉镯,便猜想是微月了,还以为她会立刻来找她的。没想到现在才来。

    微月呵呵笑着,“母女俩谈钱多伤感情呐,再说了,那茶楼虽然是我买下了,但也租给何厨子他们,以后赚了分红,一定给娘您送一份。”

    “得了,你那分红留着养孩子,难道方家休了你,还会认你的孩子?”说着,目光冷冷地掠过方十一。

    方十一皱眉道。“白夫人,那份休书并不作数。”

    白馥书坐了下来,似笑非笑盯着方十一,“不管是不是你亲笔写的休书,既然你们方家休了微月,以后想将她再迎回去就没那么容易,哼,连无所依靠休不得的道理都不懂,为了自保竟然休妻,真能耐。”

    方十一脸色难看,却也知道白馥书说得并没有错,微月没有娘家,方家根本不能休了她,偏偏母亲……

    “娘,您怎么全知道了?”微月不想方十一为难,便走了过去,在白馥书身边坐了下来,小声问道。

    “广州能有多少秘密?”白馥书嗔了她一眼,“给他哄两句就没事儿了?你也太没志气了。”

    汗!微月囧囧看着她,“娘,这又不关榆庭的事情,他也不知情,是那个洪松吟陷害我的,如果我自己不想离开方家,谁也赶我不出去。”

    方十一目光如淌着温柔水波看着微月,感动她对自己的袒护。

    白馥书睇了微月一眼,,女儿是对这个男人动了心,才会这样维护着吧,“女大不中留果然没说错!”

    微月呵呵笑着急忙转移话题,“娘您这是在京城做回白家的老本行了?”

    白馥书道,“闲着也是闲着,加上白家商行原先那些老伙计都找不到落处,便让他们到京城来,帮我打点着商行。”说着,瞪了微月一眼,“别岔开话题。你们这是打算如何?你是到京城来接她的?”后面一句是看着方十一问的。

    方十一知道白馥书问的是自己,便道,“本来是想接微月回广州的,但如今……还是先把孩子生下来再说。”

    白馥书闻言秀眉就蹙了起来,微月解释道,“娘,是有些不得已的原因,我还不想回方家。”

    “白夫人,我方十一虽只是商贾,不能给微月荣华辉煌的生活,但绝不会委屈了她,当初方家不顾情义将微月休了,到时我必定八人大轿重新迎她回来。”方十一直直看向白馥书,语气坚定,像在立誓一般。

    微月看着他勾唇一笑,她在乎才不是这些虚名,别人怎么看她都无所谓,他们夫妻之间彼此互相信任,能够相扶持共患难同享福才是她想要的。

    白馥书眼底这才有了笑意,“你方十一说的话,我不怀疑,只不过虽然微月跟潘家也没了干系,但并非就没有娘家了。”言下之意,以后若是还有这样的事情,她是不会善罢甘休了。

    “我明白。”方十一看向红着脸的微月。

    微月嗔了方十一一眼,无奈对白馥书道,“娘,难道我看起来就这么懦弱,轻易被欺负的么?”

    白馥书笑着道,“好了,不说这个,十一少这次来了京城,打算何时回去?可有想过如何安置微月?”

    “娘,如今我就住在区宅那边,我和章嘉认了姐弟,住在那里并无不妥当的。”微月道。

    方十一也道,“微月住在区家那里有丫环服侍,也请了嫲嫲照顾,若要重新置住所,怕没那么快找到舒心的丫环。”

    “既然如此,我也不要求她搬来与我同住了。”白馥书笑着道,“我看她也不愿意的,别怪我没提醒,虽然你们是小别胜新婚,也要知道节制,双身子呢。”

    方十一轻咳了一声,俊脸都泛起一丝红晕,微月则大窘地看着白馥书,“……娘。”

    还来不及说话,门外就传来丫环的声音,“夫人,翁大当家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