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一百九十一章 谜团
    醒来的时候,外头已经掌灯时分了。

    微月秀眸惺忪。只觉得全身一阵舒畅,翻了个身,落入一个温暖的怀里,嘴角忍不住翘了起来,还以为自己*梦了。

    原来是真的。

    方十一含笑看着她粉腻细滑的脸颊,忍不住亲了一下,心中不无感叹,自己怎么会这样迷恋她,并不是没见过比她好看的女子,却就只有她令他放不下。

    微月搂着他的脖子,“好饿了。”

    方十一笑道,“你躺会儿,我去让荔珠摆饭。”

    微月笑着点头,见他起身穿衣,一副神清气爽的模样。

    他撩起帘子,喊了荔珠摆饭,金桂进来服侍微月穿衣梳发,没一会儿便艳丽冠绝站在他面前。

    金桂眼角打量着方十一,清俊儒雅,和小姐站一起真是郎才女貌。

    知道微月吃饭的时候不喜欢有人在旁边服侍,方十一便让屋里的丫环都下去了。两人边吃边说着话,“……我跟母亲说过了,那休书并非我亲笔所写,算不得将你休离,你还是方家的少奶奶。”

    微月听到他竟然为了自己和方邱氏差点翻脸,不感动是骗人的,但是回方家的话,就要考虑考虑了,“当初几乎大家都知道我被你们方家休了,就这样回去,是不是有点不妥当?”

    方十一笑了,“我倒不介意八人大轿再娶你一次。”

    微月嗔了他一眼,“说起来,我有件事儿跟你说。”

    “嗯?”方十一把剔了骨的鱼肉喂进她嘴里,等着她接下来的话。

    “当初洞房那日,我并非自杀的。”微月道,“我想起来一些事情,我根本不是自杀才受伤,而是有人进来伤害我。”

    “你想起来了?”方十一诧异看着她,“你不是自杀,会是谁想杀你,你这才刚进门,谁对你有那么大的仇恨?”

    “这正是我疑虑的,我本身并无寻死之心,究竟是谁进来杀我,我也不清楚,但是当晚门外却没有丫环守着。方家还有谁能支开我屋外的丫环的?”微月问道。

    方十一陷入了沉思。

    微月看着他道,“还有一件事儿,难道你不觉得方家除了你以外几位少爷这么多年一直没有所出很奇怪吗?”

    方十一抬头皱眉看着她。

    “潘微华给我留了一本手札,还有两封信。”微月低声说着,伸手握住他的胳膊,“潘微华不知如何串通了周仁俊,让他给大少爷他们下了毒,才令他们一直没有子嗣。”

    方十一震惊看着微月,不敢相信他听到的话。

    大哥他们被潘微华指使毒害了?竟然还是和方家有表亲的周仁俊下的毒手!

    “我想,是不是周仁俊有什么把柄在潘微华手中才受她指使,潘微华的病也并非偶然,只怕也与周仁俊脱不了干系。”微月知道这年代的人多重视子嗣,方十一和其他几个兄弟感情不错,如今听到他们被断了子嗣,自然是不敢置信,也十分震撼伤心的。

    方十一脸色铁青,“把手札和信给我看。”

    微月起身到柜子取出一个匣子,将潘微华的手札拿给方十一看,“这手札虽在我这里有一段时间了,但我也是后来才看到。”

    方十一慢慢地看起手札,脸色越来越难看。

    如果潘微华不是生病死的。那是谁下的手?难道是周仁俊?周仁俊不是和她一伙吗,又怎么会对她下手?

    “这么说,在广州的时候,是周仁俊想杀你?”方十一猛地抬头看向微月,眼底有深深的恐惧,想到微月差点被杀死,他的心就揪成一团。

    微月便将劝服方许氏找大夫看病,后来半夜闯进刺客,才察觉事情不简单的过程一一说了出来。

    啪!方十一重重地拍案而起,桌上的碗筷差点震落在地上。

    “竟然断我方家子嗣!”方十一目光森寒冷冽,布满了阴霾。

    “榆庭,这事儿非同小可,不可大意。”微月拉住他,轻轻拍着他剧烈起伏的胸膛,知道他很生气很愤怒,但这事儿不是发怒就能解决的。

    方十一抓住她的手,闭上眼睛轻呼了一口气,重新坐了下来,“潘微华这样对待我兄弟,无非是不想方家的家产被他们分了去,这个女人实在心肠恶毒。”

    说着,想起潘微华是微月的家姐,便有些犹豫不定地看着她。

    微月被他不信任的眼神看得心中憋屈,不禁把手中的信扔在他脸上,“方亦霁,难道你怀疑我也是同党不成?”

    方十一抓住她扔过来的信,将她按坐在自己腿上,声音透着悲伤,“微月。我不是怀疑你,只是,她是你家姐,我……”

    微月抱住他的脖子,将脸埋在他肩窝,“你忘记了吗?潘家和我已经没有关系了,我只有你了,榆庭。”

    方十一动情看着她,神色很快又冷了下来,“潘微华已经死了,就算想将她治罪也不可能了。”

    “潘微华是指使人,但周仁俊和方家还是亲戚呢,怎么会下这样的狠手?而且这件事……夫人不知道吗?”微月看了方十一一眼,示意他看手里的那封信。

    “你就没怀疑过,当初夫人为什么会把当家大权交给潘微华?”她问道。

    方十一皱眉看着她,“当初母亲说是过清静的日子……”

    “那为何潘微华过世之后,她又想出来当家?”方邱氏处处针对她,就是想要重掌方家大权,这点方十一没理由看不出。

    难道还另有隐情?方十一疑惑地拆开手里的信,细细地读了起来。

    “潘微华不知从哪里找到这封信。”微月担心看着他,不知他得知自己的身世之后,会作何感想。

    方十一只觉得今日听来的消息和打击是从所未有的震惊。

    “……我不是母亲的亲生儿子。”方十一看完信,怔怔看着微月。

    这信其实是契约。是将方十一交给方邱氏抚养,从此与亲生父母不相认的字据。

    “如果不是这封信,潘微华怎么能让夫人忍气吞声这么些年。”微月担忧看着他,不知道他能不能承受得起这些打击。

    毕竟是自己生活了二十几年的家,突然发现自己却不是方家的少爷……

    方十一眼睫微敛,沉思起来。

    如果他不是母亲的儿子,那会是谁的儿子?父亲并不是没有儿子,为何不从其他姨娘屋里过继一个到自己名下,却偏要背里找个婴孩来当自己的亲生儿子?

    父亲不知情吗?

    他还记得,小时候父亲待他十分亲近,根本不像知情的样子。

    “微月。”半响之后。方十一才沉声开口,“虽然我恨潘微华断了我兄长们的子嗣,但如今她已经死了,我再多怨怒也没用,但周仁俊我却是不能放过,还有潘微华的死因,害死她的人必然是在方家的,既然那人能对潘微华下手,同样的,对你也……我不能冒险,如果不能找出这个人,我不能让你回方家,你明白吗?”

    微月点了点头,温顺道,“我明白,我也是这个意思,方家我是暂时不回去了,等一切真相大明之后再说。”

    “可如此一来,对你却不公平,你一个女子带着孩子,多少会惹些闲话。”他根本不想她受一点委屈。

    “我不会在乎这些名声的。”微月笑道。

    “我会查明白自己的身世,也会查出究竟是谁毒害了潘微华,还有周仁俊……我也会查清楚的。”方十一揉着她的发,神情已经恢复往常的淡然从容。

    这男人有很强的心理素质,微月笑了起来,眼眸明亮看着他。

    其实他们还有个猜测都没说话来。

    潘微华的死,说不定是方邱氏下手的。

    但都是无凭无据,如今先要做的,就是暗中调查,不能打草惊蛇。

    “榆庭,我能帮你什么呢?”本来是方家一家之主,一下子身世扑朔迷离,连自己是谁的儿子都不知道,这样的心情,大概很痛苦的吧。

    方十一轻笑出声,轻抚她鬓角,“只要你帮我平平顺顺地生下这个孩子。对我就是最大的帮助。”也是上天对他的恩赐了。

    微月娇唇一勾,“嗯,我会等你接我回家。”

    接着,他们又商量了要不要告诉方亦儒几位少爷实情,如果他们知道自己不能有子嗣,说不定会因此怨恨方十一,毕竟潘微华是方十一的结发妻子。

    “……不如找个名医,暗中给他们调理调理?”微月问道。

    “也不知是用什么方法,倒也可以试试。”能够治好那是最好。

    “得先查清楚,周仁俊为何会受潘微华利用,榆庭,我见潘微华对你分明有情,怎么却对方家如此心狠手辣?”她记得,潘微华看向方十一的时候,眼底是有不舍,也有情意的。

    方十一冷冷笑了笑,“她所作的事情,只是出于私心。”

    说不定潘微华所作所为,也是有人指意的。

    微月将手札收了起来,笑着对方十一道,“我们现在什么也不要想,我来了京城这么久,都没出去玩过呢,这些天,你可要好好陪我。”

    知道她是不想自己伤心,方十一笑着点头,这些事情不是他现在想想就能明白的,只有回了广州,才能慢慢地查个明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