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一百九十章 捉弄
    目瞪口呆地看着一个大男人进了小姐的内屋,金桂和银桂一时间反应不过来,待里面传来微月的娇斥声时,她们才回过神,抬脚就要往内屋走去。

    荔珠赶紧拦住她们,“你们这时候进去作甚呢?”

    “荔珠,这……小姐还是寡妇的身份,这个男子竟然在屋里,要是传了出去,对小姐不好。”金桂道。

    “说的是,这登徒子到底是何人,如此大胆,前院竟然也没拦着。”银桂点头附声。

    荔珠闻言笑了出来,“小姐何时亲口说过自己是寡妇?十一少不在的时候是孤儿寡母,十一少来了,自然就不是孤儿寡母了。”

    金桂恍然大悟,“这位男子是小姐的夫君?”

    荔珠笑道,“正是我们家少爷,如今寻我们少奶奶来了。”

    金桂和银桂面面相觑,这其中的弯弯绕绕她们两个不知情,不过既然那人是小姐的相公,她们还真不好进去赶人了。

    没多久,内屋就传来暧昧不明的喘息娇吟声。

    三个丫环立刻面红冠赤地低下头,忙到外间的门边守着了。

    内屋,在微月喘气声中,方十一将**如烟花般在她体中盛放,轻轻放下她修长的大腿,抱着她转过身,低眸看着她面颊潮红,娇媚含情的双眸,忍不住低头吻住她的唇,温柔地吮吸舔吻着,根本舍不得放开她。

    “微月,你觉得怎样?”他的手轻柔地抚着她的小腹,那微硬的隆起,是他的孩子……

    这种感觉真奇妙,不是第一次为人父,却是第一次有这种无法言语的喜悦,当初潘微华怀了茂官的时候,他也没这么高兴的。

    微月懒懒地靠在他怀里,双脚夹住他的小腿取暖,有些疲累,心情却很愉悦,“没事儿,就是……你会不会觉得累?”

    方十一轻轻含住她的耳垂,低低声笑了出来,“我还能更累些,只是怕你受不住。”说着,拉起微月的手往他身下探去。

    颤巍巍地翘了起来……

    微月大窘,含羞似怒地嗔了他一眼,却没有收回手,轻轻地捏了一下。

    方十一闷哼一声,瞪着她警告道,“不许胡闹!”

    知道他心疼自己不会再要第二次,微月眼底闪过狡黠的笑意,顿时起了捉弄他的心思。

    轻啃着他长胡渣的下巴,握住他坚硬的手根本不愿放开,竟就这样套弄着。

    “微月!”方十一深喘一声,有些咬牙切齿,知道她根本就是在捉弄自己。

    可是根本不舍得拉开她的手,呼吸越来越粗重,滚热地打在她脸上,手不由自主地覆盖住她的小手,加快了速度……

    微月想抽回手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耳边只有他粗重浓浊的呼吸,“微月……”

    湿糯的液体喷在她手上,他呼出一个满足的叹息。

    “我真该好好揍你一顿。”方十一喟叹一声,将脸埋在她胸前,重重吸出吻痕。

    微月啊了一声,随即轻笑道,“你还想怎么揍我啊?”

    方十一无奈地看着她,轻柔地吻了吻她的唇角,“那你说,我该拿你怎么办?从来没哪个人让我这样牵肠挂肚。”

    微月轻咬着唇瓣,眼眸明亮地看着他。

    方十一又吻了她一下,起身套上衣裳,放下帐幔,提声叫荔珠打热水进来。

    微月这才想到外面还有三个丫环,她刚刚的声音……不是都被听去了?

    脸一下涨红起来,身下和手都一片湿糯,又不好立刻起身穿衣。

    荔珠似乎早有准备似的,很快抬了热水进来。

    方十一亲自为微月梳洗了身子,穿上了衣裳,之后,两人一身舒爽地靠在热炕上说话。

    微月依偎在他怀里,打了个哈欠,“怎么来京城了?广州那边的事情都忙完了?”

    方十一捏了捏她的手,“你还敢说,那空白信是怎么回事儿?我要是再不来找你,哪天就找不到你了。”

    微月吃吃地笑了起来,“难道那红袖添香伺候得你不够好啊。”

    “是啊,下次让她们伺候得好点。”方十一咬住她的耳垂,低声笑道。

    微月掐了掐他的腰,“你尽管试试看。”

    方十一笑了出来,“小醋缸。”

    “我就吃醋了,怎么着?”微月回头嗔着他,她就是不想他身边有别的女子,有什么好丢人的。

    方十一低头吻住她,眉梢眼角都是笑意。

    “那休书还有避子丸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竟然还敢收了那封休书。”放开她红肿娇嫩的双唇,方十一柔和的目光落在她的小腹上。

    “当时也是没有办法,夫人不想我连累方家,你又在福建,要是方家和乱党扯上什么关系,你回不来了怎么办?”微月低声说着,并没有说一声方邱氏的不是。

    “至于那避子丸……”微月顿了一下,感觉到身后的身躯有些紧张,她笑着拉住他的手,“一开始是不想太早有身孕,可是后来就没吃了。”

    “是不是不想给我生孩子?”方十一拥着她,轻声问着。

    “现在不是都有了身孕么?”以前是不愿意,但没必要让他知道。

    “有了身孕还跑到京城,你真是折磨我。”方十一搂着她轻叹,幸好自己是来了,不然就算她生了孩子,也不会主动告诉他的。

    微月见他因为赶路而显得有些疲倦,便道,“你也累了,先睡一会儿,之后再跟你说别的事情?”

    关于他的身世,关于方家几位少爷的不孕不育,关于潘微华的死因……

    方十一却抓住她的手,认真地看着她的眼睛,“我听章嘉说过,你离开广州是因为有人要杀害你,我查过了,并不是洪松吟雇人所为,你自己有没些头绪,除了洪松吟还有谁会害你?”

    “我也不敢确定。”微月苦笑,“听说洪松吟逃跑了。”

    方十一冷冷笑了起来,“她逃跑正好,我还怕她不逃跑。”

    微月疑惑看着他。

    方十一揉了揉她的头发,没再说下去,“睡吧,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她确实感到困倦,眼皮都要撑不开了,便在他的温声细语中渐渐沉睡过去。

    方十一看着她甜美的睡颜,仿佛有羽毛挠过他心尖最柔软的地方。

    他怎么可能放过……伤害她的人,即使那个洪松吟是女子,他也会悉数报复回去,至于什么手段,就没必要让她知道了。

    前院。

    区总管看着手中少爷的亲笔信,好笑地摇了摇头。

    勿要阻拦来人,任何要求都一一应承。

    所以才让方十一大摇大摆进了内院,指明了玉棠院的方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