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一百八十九章 蟹肉实地汤
    春暖花香,桃红柳绿,到处一片的生机勃勃。

    微月在窗边的软榻斜倚着,旁边茶几上的三足提炉在煮着茶,轻烟袅绕,茶香氤氲在空气中,生活看起来好不悠闲轻松。

    她的手轻轻放在小腹上,脸上泛着温柔的笑意,已经能感觉到胎动了呢。

    区总管给她找了个专门照顾大户人家的太太生育的嫲嫲,这些天她每天除了进补,就是听着那个嫲嫲讲解一些关于生孩子的知识。

    捏了捏脸颊,最近自己好像丰腴了不少,这生活过得也太滋润了些。

    她有些苦笑看着自己凸起的小腹,不知道等她把孩子生下来之前,能不能见到方十一?但想到他此时屋里有两个通房丫头,她的心情就跌入谷底,莫名的烦躁。

    守院门的丫环在外间跟荔珠回话。

    荔珠进来道,“小姐,区总管说外面有人找您。”

    “谁?”微月懒懒地问。

    “不知道呢,区总管似乎正在打发他。”荔珠道,这个把月来,小姐是谁也不见,理由是寡妇不宜抛投露脸见客,把索绰罗家的人都挡在门外了。

    微月应了一声,觉得有些困顿,便让荔珠铺了被褥,打算再寐一会儿。

    荔珠服侍微月睡下之后,才轻手轻脚走出内屋,金桂和银桂在外面的阶梯坐着晒太阳,一边做鞋子。

    院门突然就走来一个身形颀长的男子。

    金桂和银桂马上站了起来,怎么让个男子进了内院?

    荔珠愕然看着那男子,惊喜地叫了一声,“十一少!”

    方十一见到荔珠,紧绷的脸色缓和了一些,“少奶奶呢?”

    金桂和银桂愣住了,这是……怎么会是?

    荔珠还没从震惊从回过神,十一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不是眼花了吧,“在……在里面。”

    方十一迈开大步就往内屋走去。

    微月刚刚浅眠,听到门帘掀起的窸窣声却没有睁开眼,大概是荔珠进来吧。

    方十一在床沿坐了下来,看着那张日思夜想的娇颜,似乎红润了不少,比以前看起来更加风娇水媚。

    手不由自主地抚上她滑腻似酥的脸颊,不是梦,他真的见到她了。

    微月猛地睁开眼睛,惊疑的目光颤颤如水。

    粉腮红润,秀眸妩媚……方十一嘶哑笑了一声,重重地咬住她的唇,“微月……”

    方,方十一?

    熟悉的,温暖的,是方十一清新的气息,她的心微微一紧,伸手搂住他的脖子,热烈地回应他的深吻。

    唇齿缠绵,他的吻从开始温柔轻舔,慢慢地呼吸越来越粗重,吻得也越来越深入缠绵。

    大手溜进被褥里,熟悉地探入她的衣襟内,握住她丰满的柔软,用力地揉捏着。

    微月忍不住轻喘一声。

    比以前更丰满了,像软玉一般滑腻,方十一粗喘着,用力吮吸着她纤细柔嫩的脖子,在她性感的锁骨留下红色痕迹,“微月,微月……”

    微月低呻着,全身都快软成一滩水了。

    方十一被她的喘气撩得全身是火,手往下探了下去。

    微微的隆起……

    他顿时僵住了。

    微月含情凝睇地看着他,所有的激情在他痛苦,惊疑,伤心的目光下淡了下去。

    方十一的手还放在她的小腹上,脑海里只剩下那瓶避子丸的药……

    改嫁,寡妇?

    这孩子?

    “方亦霁,你这混蛋!”微月不用想也知道他在想什么,抬脚就把他踹了下去。

    被子被掀开了,露出微月微微隆起的小腹。

    方十一怔怔地看着她,眼睛有些艰涩,“微月,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

    微月掀开衣裳,“这是真的,我就怀孕了,怎么着?”

    “你是我娘子,怎么可以,怎么可以……”方十一按住她的肩膀,声音透着痛苦,想到微月有了别人的孩子,他的心就像给钝刀踞着般痛得窒息。

    微月哼了一声,见他这样子,也有些不忍心,声音软了下来,“谁是你母亲子,没听说吗?我是寡妇。”

    “哪个混蛋让你成了寡妇,还……还……”有了孩子,她不愿意给他生孩子,却愿意为别人生孩子。

    从来没见过他这样子的。

    不管遇到什么事情,他都那样淡定从容,好像所有事情都在他掌握中一般,他一贯的清冷淡漠被痛苦的神情代替。

    她的心立刻柔得可以滴出水来。

    伸手搂住他的腰,轻轻吻住他的唇,娇声道,“傻蛋,都快五个月了。”

    方十一愣住了,身体却自主自发地回应她的热情。

    五个月?那时候,他还在广州……

    这孩子是他的?“微月,微月,这是,我的孩子?”

    微月咬住他的下巴,媚眼如丝,“那还能是谁的?我还能改嫁给谁?”

    “谁也不许!”方十一大声叫道,有些激动地抱住她,“不许你改嫁,你是我的,你是我的。”

    微月的手伸入他的衣内,抚摸着他结实的胸膛,“我是你的?那你呢,是红袖的,还是添香的?”

    方十一只觉得全身的血液又轰隆着往身体一处冲了过去,他按住她不安分的小手,看着她娇媚风情的小脸,总算明白她为何给自己一张空白书信,这个小醋缸!

    “微月,我没碰过她们,我宿在外书房呢,怎么你的眼线没告诉你么?”他吻着她泛着珍珠光泽般的肩膀,声音低哑温柔。

    她微微扬起头,他顺势咬住她胸前的敏感。

    “这么两个千娇百媚的美人在你屋里,你就真的无动于衷?”微月深喘一声,忍不住往方十一怀里又钻了钻。

    方十一的呼吸粗重而滚烫,湿软的舌头舔吻着微月的柔软,手指熟悉地找到了她身下敏感的珍珠,轻轻地搓揉捏按着。

    微月抱着他的脖子,快感如潮涌一般淹没上来,蔓延至四肢百骸。

    衣裳完全敞开,露出她细润如脂,粉光若腻的肌肤。

    身下已经胀得发疼。

    微月只觉得小腹一阵空虚,修长充满弹性的大腿紧紧夹住他的手。

    他的手指挤进她的紧致温热中,轻轻地抽动起来。

    “榆庭……”微月的声音听起来如嘤如泣,根本不满足他现在的给予。

    “微月,再忍忍,你有了身子。”他的声音暗哑,湿热滚烫的气息喷在她脸上。

    微月抱着他的肩膀,在他耳边低声道,“月份足够了,你温柔一点……”

    方十一的喉咙发出轻微的咯咯声,他温柔地将微月放平在床榻上,侧身在她身边躺下,轻轻抬起她一边大腿,一手握住自己已经昂然挺立的**,慢慢地送入她的紧致中。

    慢慢地,温柔地,深深浅浅抽动起来。

    粗喘声,娇吟声交织在一起,满室旖旎*光。

    ——————————

    有点迟了,没写过孕妇的,姿势不懂,跟朋友讨论了半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