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一百八十八章 巧遇
    欢天喜地地过了一个新年。

    自己原来在这个年代生活一年了。去年是在方家过的呢,那时候对一切都怀着不安的心态,每天装得天真傻气,没想到今年自己也装了一回怯弱。

    不禁会怀疑,究竟有多少人是以真面目示人的?该不是也和她一般,都是装的吧。

    新年过了,便准备了元宵节。

    微月刚和区总管商量了元宵节让家里的丫环出去赏花灯的事儿,章嘉就随头丧气地走了进来。

    区总管给章嘉请安之后便下去了。

    “怎么了?谷杭还是不愿意见你啊?”微月喝了一口茶,才问向章嘉。

    本来张扬潇洒的俊脸此时多了几分郁气,“说是不在贝勒府,山庄那边也没见着,谷杭大哥是不是故意躲开咱们?”

    微月略一沉吟,深深望着章嘉,才道,“其实这应该早有预料的,他的眼睛治好了,肯定有些事情是不一样的,他不愿和我们扯上关系,也是为了我们好。”

    这个道理他自然是明白,只是自从除夕那日之后,他就再没见过谷杭。一点消息都没有,难免会担心那些人是不是又想对他下手。

    “皇上为何不公开谷杭大哥的身份,这样不就能让那些阿哥们安心下来。”章嘉小声埋怨道。

    这个问题她也想过,可是,如果一旦公开谷杭的身份,那些以前爱新觉罗弘时的余党的野心肯定会蠢蠢欲动,到时候局面或许会更加乱吧。

    其实就是乾隆的私心,既想安抚谷杭授他恩情,却又要防备谷杭跟他父亲一样,野心不灭。

    “章嘉,谷杭的事情他自己会有主意,你关心他,他心中是有数的,但这毕竟不是寻常事,这些是关乎皇宫里的,不是我们能插手也不是我们能知道的,你懂不?”微月言辞认真严厉地对章嘉道。

    章嘉叹了一声,“我知道了。”

    “你什么时候回广州?”微月问道,还是让这家伙早点离开这是非地的好,不怕万一只怕一万。

    “过两天就起程吧,广州那边还有许多事情呢。”注意力一下被转移了,章嘉眉心蹙了起来。

    微月深深望了他一眼,至今她都没和他好好谈过,关于他的身世和他是否愿意留在隆福行帮她,似乎一直都是自己说什么,他就做什么,也没问过他的意见。“章嘉,昨天你父亲找过我。”

    章嘉马上就站了起来,像一只刺猬张开身上的刺,“他来作甚?”

    微月含笑道,“自然是来关心你。”

    “他知道你是谁了?”章嘉皱起眉心,早就猜到那个人不会轻易相信微月的话。

    微月看着提起自己的生父犹如受伤的小野兽般的章嘉,柔声道,“他关心你,自然会关注你身边的人。”

    章嘉嗤笑一声,“谁稀罕他的关注。”

    微月轻声道,“章嘉,这么久以来,我都没问过你,你是不是真的喜欢走商贾这条路,在隆福行你开心吗?在广州的生活,是你想要的吗?”

    “为何这样问?”章嘉挑眉,看向微月。

    “你本来身份尊贵,而商贾却是最令人瞧不起的,再说了,你还是满人……”微月看着他,昨天索绰罗都翰来找她谈过话。就是希望她能劝章嘉回家,凭着索绰罗家在京城的势力,为他谋个出仕并不难。

    “我娘是汉人,我也是汉人,出仕又如何,商贾又如何?我跟索绰罗家没有关系。”

    章嘉平声说道,听起来并不像在赌气。

    “你父亲的原意是为了你好。”虽然很希望章嘉能留在广州帮她的忙,但她更希望他能选择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

    “这种夏天送棉袄的关心不要也罢,当初我娘病重,他还要把那个外室接回家中,让那个女人气死我娘,如果他心中还有我这个儿子,就不会把我送到佛山了,总之,我很喜欢在广州的生活,那个人认为好的未必适合我。”虽然那时候他还小,可是他不会忘记那个外室给娘敬茶的时候,故意把滚烫的茶水倒在娘身上,还可怜兮兮地哭着说是太紧张了,更令他无法释怀的是,那个人竟然还怪罪母亲言而无信,既答应了让哈达氏进门,还要刁难她。

    娘是那样温柔的女子,怎么可能去刁难哈达氏,枉那个人和娘当了那么多年的夫妻,竟然还不了解娘的为人。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滴水穿石也非一日之功,章嘉的心结根深蒂固,不是她三言两语能化解的。再说了,虽然她看出那个都翰有悔过补偿之心,却对他以前所为很是厌恶,她是一个有情感癖的人,一段感情一段婚姻都容不下第三人。

    “我无意左右你的思想,既然你喜欢在广州的生活,也对做生意有兴趣,那么,就继续吧,你说的对,你父亲认为好的未必适合你,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微月站了起来,抬头看着比自己高出一个头的少年,眼神不由得温柔下来,“难道做姐姐的还会不支持自己的弟弟么?”

    章嘉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着,心中却是一暖,一种陌生的感情在心底酝酿着,有些温馨有些幸福的感觉。

    不知不觉,真的把这个女人当成姐姐了么?

    又过了两日,依旧没有谷杭的消息,只听说三阿哥被皇上在殿前训斥了一顿,究竟是什么原因,也没有人说得个准儿。

    章嘉已经决定启程回广州了。

    正月初十。区宅前停着一辆双轴四轮的大马车,章嘉从小厮手中牵过马,对着站在门前台阶的微月和区总管挥手,洒脱轻快地道,“我走了。”

    “路上小心。”微月对他点了点头。

    章嘉应了一声,交代金桂和银桂,“好好照顾小姐。”

    道别之后,他翻身上了马背,身后传来嗒嗒的声音,索绰罗都翰骑着马赶了上来,停在章嘉旁边。

    章嘉的脸色沉了下来。

    “章嘉。跟我回家!”索绰罗都翰沉声道。

    “你又想做什么?”章嘉不耐烦地问。

    “你这是要去哪里?难道又想到广州去当一个低三下四的商贾?我索绰罗都翰的儿子怎么能去当商人!”索绰罗都翰不想和章嘉吵架,但却无法压住心中的怒火。

    “我是你儿子吗?”章嘉淡淡地问,眼神充满鄙夷。

    索绰罗都翰脸色变了变,一下子好像老了几岁,“就算你不愿回家,也不该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

    章嘉突然正色看着索绰罗都翰,平心静气地道,“我并不是在赌气,也不是想让索绰罗家觉得丢脸,我喜欢现在的生活,我对索绰罗家的什么荣誉什么爵位都没兴趣,你用不着自以为是觉得我将来会后悔什么的,我娘临死的时候没有后悔嫁给你,同样的,我也不会后悔摒弃索绰罗这个姓氏,索绰罗大人,如果你觉得你对我娘还有丁点的内疚,请你,不要再左右我的生活。”

    索绰罗都翰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转眼锐利瞪着微月,是这个女人撺掇章嘉的吗?

    微月只是看着他淡淡地微笑。

    “以前我保护不了我娘,但现在,我如果还不能保护我唯一的亲人,就妄为男子了,索绰罗大人,如果我姐姐受到什么伤害,就算拼尽一切,我也不会饶过那人。”他只担心他离开京城之后,索绰罗家那两兄妹会在背后伤害微月。

    索绰罗都翰震撼看着章嘉,为了一个外人,他竟然威胁自己的亲生父亲……

    突然感到一阵痛彻心扉的悲凉,这么多年来,他今日才明白,自己是彻底失去了唯一的嫡子,失去了儿子的尊重。

    他的内疚和补偿都太迟了吗?

    当年他被哈达氏柔弱的外表遮住双目,才会以为区氏不容人,才会铸成大错。没想到却没有挽回的机会了。

    如果他知道将章嘉送到佛山的结果就是失去他的代价,他一定不会那么做。

    话已经说完,章嘉便不再多言,跟微月笑了笑,策马离开。

    索绰罗都翰张了张口,竟一句话也说不出。

    微月看着暗暗地在心中叹了一声。

    冬去春来,春梅悄然亭立枝头,庭园中似乎在一夜之间多了几分春色。

    微月立名的绿茵居正式开张了,以广州小吃为特色,不同一般茶楼的装修和门面,一时之间吸引住了路人的目光,生意虽不是盛极,却也算不错。

    然而要说世事惊奇,也比不过章嘉回广州途中的巧遇。

    赶了半个多月的路程,却没想到会在江苏打尖住宿的时候,遇到了方十一。

    听到方十一是收到微月的空白信,他一时玩心起,竟对方十一说微月如今是成了寡妇,却没有说明前因后果。

    还对方十一说,因着微月寡妇的身份,家里的总管轻易不接待客人,特地写了一封亲笔信交给方十一,让他去区宅找微月的时候若遇到阻隔,便把这信交给总管。

    听了章嘉的话,方十一心底似有成千上万的蚂蚁在挠心,既愤怒又伤心,还有些害怕,她竟然真的去改嫁了,还成了寡妇?

    哪个该死的混蛋竟然让她成了寡妇!

    她对他,就真的那么无所谓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