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一百八十七章 光明
    章嘉的话说完,看热闹的人群又是一阵骚动。

    这里住的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满人,满人和汉人不同,对寡妇的态度没有那么苛刻,对汉人所尊崇礼节也很是不屑,所以对微月也就多了几分的同情。

    索绰罗都翰却在愕然章嘉那句救了他一命是什么意思?

    章嘉让荔珠扶着微月回了屋子,看也不看都翰一眼,就让人把大门给关上了。

    回到大厅的时候,微月正优哉游哉地喝着茶。

    “你没事跑出去作甚?”章嘉没好气地看了她一眼,从丫环手里接过盖盅。

    “围观。”微月淡淡地道。

    章嘉撇嘴,“那怎么说自己是寡妇?”这不是诅咒十一少么?也不对,休书都已经拿了。

    微月却道,“我看那位索绰罗大人似乎还有许多话想跟你说的,你怎么就把门给关上了?”

    “我与他无话可说。”章嘉沉声说着,皱眉看向微月,“以后他们再上门来,不用客气什么,赶出去就是了。”

    “过了年你就回广州了,他们再来,就真的是欺负我孤儿寡母了。”微月啜了一口茶,喟叹一声。

    章嘉睇了她一眼,“这不是让人误会么?”

    微月笑了笑,并不说话,她的肚子越来越显了,如果不是这样说的话,将来会更加连累章嘉的名声。

    总不能说自己还是方家的少奶奶。

    那就当寡妇好了,对她,对章嘉,对孩子……都好。

    这日之后,也不知是不是索绰罗都翰的关系,微月她们倒是过得平静。

    还有几天就过年了,每家每户都忙着在扫陈,庭园也换了一批鲜花,整个大宅焕然一新,有了春的暖意。

    然而,微月和章嘉此时却不在区宅中,而是驱车来到山庄,谷杭的眼睛能不能重见光明,就看今天了。

    是在大厅上拆开白布的,微月站在章嘉身后,心尖有些发紧,忍不住默念着,希望谷杭能治好双眸。

    “陈太医,是不是贝勒爷今天就能看见东西了?”束河的声音也有些紧张。

    “一定能看见吗?”章嘉也急切问道。

    陈太医摇了摇头,“老夫也不敢保证。”

    章嘉一听,马上就急了,“要是今天看不见,那……那以后呢?”

    陈太医道,“今日若是无法医好双目,以后也不可能医好了。”

    空气似乎凝滞下来,心情有些沉重。

    谷杭却轻声笑了出来,像山涧一道温泉流入心扉,“顺其自然,陈太医,拆开白布吧。”

    怎么可以还没得知结果就先气馁呢,微月拍了拍章嘉的肩膀,“谷杭一定能看见的。”

    谷杭的面颊朝着微月方向抬了过来。

    陈太医已经开始在他脑后解开白布,一圈又一圈地拆开。

    很快露出谷杭紧闭着的眼睛,清雅俊逸的脸庞安详而从容。

    他轻轻地睁开双眸,晃眼的白光刺得他双目有些发疼,他又闭上了眼睛。

    耳边传来束河和章嘉紧张的呼叫声,“贝勒爷,看见了吗?”

    他再次动了动眼睑,适应了久违的亮度。

    目光越过章嘉,落在他身后那道瑰姿艳逸的身影上。

    白璧无瑕的肌肤,一双如宝石般流光溢彩的眼眸,突然娇嫩红艳的唇绽开一抹笑,这一笑,真如花儿盛开一样好看。

    仿佛站在那里,就能成为一道艳丽冠绝的风景。

    他突然就想起,束河曾经作过的评价,秀在骨中,天生内媚……

    心咚咚地剧烈跳了起来。

    一张年轻英俊的脸庞占据了视线,和记忆中那种倔强脆弱充满稚气的脸有些相似,“谷杭大哥,看见了吗?”

    谷杭的薄唇牵起一抹淡淡的微笑,点了点头。

    章嘉高兴地跳了起来,束河重重地松了一口气。

    微月笑着看向那双不再蒙着一层薄雾的眼眸,如黑曜石一般明亮,一双秀丽绝伦的眼睛……

    他站了起来,看着章嘉拉着陈太医在道谢,束河的眼圈有些发红,看得出很激动,几个侍卫都在门外笑得很开心,大家好像都很高兴的样子。

    原来自己能看见了,能让那么多人高兴的。

    他又看向微月,心跳又有些失律,真是从所未有的感觉,

    曾经捂住她眼睛的手有些发热。

    “谷杭,恭喜你,终于重见光明。”微月伸出手,笑得如花般绚烂。

    谷杭愣了一下,低头看着她的手,是想和自己握手的意思吗?他伸手握住她纤细柔软的手,“谢谢。”

    能够重见光明,对谷杭来说,喜忧兼半,不知那些本来就对他怀有杀意的人,是不是更想除掉他了。

    不过既然谷杭愿意治好眼睛,大概这方面的事情也想过了吧。

    大家高兴了一阵,陈太医便要告辞回宫里去复命了。

    送走陈太医之后,章嘉邀请了谷杭和束河除夕那日到区家打边炉。

    谷杭看向微月,迟疑着却没有答应下来。

    想到谷杭的身世,无父无母,连妻儿也被暗杀了,这样热闹的节日却只有自己,微月便笑着也邀请,“打边炉要人多才热闹,是照着广州那边的习俗过年呢。”

    谷杭含笑看了微月一眼,“多谢潘小姐的邀请。”

    很快就过年了,每条大街小巷胡同都张灯结彩的,整个京城都营造着一种喜庆的气氛,时远时近的炮竹声络绎不绝。

    谷杭被皇上召进宫里了,不知何时才能到。

    就在玉棠院的大厅打边炉,开了两桌,有一桌是给荔珠几个丫环的。

    几乎到了快掌灯的时候,谷杭和束河才到场。

    且说广州这边。

    刚过了元宵,方十一才终于能松了一口气,虽然绸缎丝绢不能再出洋,但好在茶叶的生意比之前的更好。

    东海那边的水晶玛瑙也能开始出洋了,这也能弥补丝绸方面的差额。

    正月十六,他就收到从京城那边寄过来的信。

    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拆开,却只有白纸一张……

    潘微月!想掐死她的心都有了,她又在想什么?

    他立刻就往双门底上街去了,找吉祥问到了微月在京城的地址,第二天,将同和行的事情交给方亦承和方亦茗后,在方邱氏不赞同怒火中,快马敢往京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