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一百八十四章 姐弟
    听到有广州的来信。微月哪还有心思去和荔珠猜迷,早已经下了热炕,趿了鞋就要往外头走去,一边说道,“还能是谁送信来?”

    金桂急急地上前扶住微月,“小姐,外头冷着呢,您也得穿上棉鞋和披上大氅才行啊。”说着,已经扶着微月重新坐下,利落地为她换了棉鞋,把貂鼠皮大氅将微月包得实实的。

    微月笑着说了声谢谢,却把屋里几人愣了一下。

    是没有主子会跟下人说谢谢的,微月呵呵地干笑几声,催着荔珠陪自己到花厅去。

    区总管也在,正背对着门跟坐在太师椅上的少年在说着话。

    这明朗英俊的少年不是章嘉还能是谁?

    章嘉正被区总管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问长问短说得正不知所措,见到微月的身影在门外出现,立刻就站了起来,开口便想喊一声小姐,可想到之前他跟区总管提起的时候,是说微月救了他一命,后来又认了他为弟弟。让他要将微月视为正经主子看待的,于是冲口而出,“姐姐,你来了。”

    微月眼底闪过一丝惊讶,笑得却更加温柔,心底也漾着感动,自己一直就很想有个弟弟,“怎么来京城了?一点消息都没有。”

    章嘉摸了摸头顶,笑得有些憨气,“正好隆福行要送一批洋货到京城来,我也想来看看……你放心,广州那边的,因为近了年关,都不出船了,事情也没那么多,烧窑的事情我让区寓看着,至于东海那边的水晶玛瑙,就只等着明年初运货到广州来了。”

    微月笑道,“你办事是越来越妥当了。”

    章嘉意气风发的年少俊脸多了几分得意的笑容。

    区总管在一旁抹着眼角,不住地点头,“少爷真的不一样了,长高了不少,人也稳重了,跟老太爷真像。”他们的小少爷长大了,不再像小时候那样愤世嫉俗,不像以前那般青涩冲动,这是多亏了有小姐吧。

    章嘉对微月露出一个苦笑。他就知道这么多年没回京城,区总管见了他一定会念叨,说不定接下来的李管事,李嫂子还有其他嫲嫲也会叨叨念念。

    “姐姐,十一少知道我要来京城,给你捎了不少东西呢,区总管,你赶紧使人去将车上的东西都搬到姐姐屋里去吧。”

    “少爷也带了不少洋货送给大家,小的这就去安排。”区总管被转移了注意力,已经兴高采烈地离开了茶厅。

    微月看着章嘉好笑地摇了摇头,“区总管非常惦记你。”

    “我知道,这不是还有事忙吗?”见微月看着自己似笑非笑,章嘉就讪笑道,“其实我这么多年没回来,也多亏他们帮我打理京城的庄子大宅。”

    分明是别扭少年不知该如何应对别人的思念和关心。

    “快坐下说话吧,这一路上辛苦了吧。”微月这才发现这孩子又长高了不少,人也强壮了。

    “辛苦倒是不辛苦,只是我这一路上听说了些事情……”章嘉在微月对面坐了下来,迟疑看着她,“贝勒爷他受伤了?”

    “是受了伤,已经无大碍了。”微月点了点头。没想增添章嘉的担忧,“既然你回来了,休息一下再去探望他也好。”

    章嘉听到微月这么一说,忍不住就嘀咕,“早就让他不要回京城的,偏就是放不下。”

    微月笑着睨他,转移了话题,“方十一让你带了什么东西来?”

    “嘿,这些天同和行可真够呛的,朝廷颁布了禁令,这绸缎丝绢都不给出海了,方家可真是断了一条大财路,十一少忙着和朝廷疏通,本来已经是启程到京城来的了,现在却是走不开,托我给你带了不少补品,呐,还有五万两。”说着,章嘉从怀里掏出了五张一万面额的银票。

    微月心中一暖,并不介意方十一没有到京城来接她,这个时候他确实也走不开。

    “还有吉祥捎来的信,十一少也给你写了信。”章嘉又拿出两封信。

    荔珠接过来递给微月。

    微月眉眼带笑拆开方十一的信,内容不多,都是些关心她的话,末了还警告她不许再说出让他另娶的话,也让她不要把那份休书当真。

    并没有说同和行的状况,是不想她担心吗?

    接着,她又打开吉祥的信。

    很琐碎的内容,将她离开广州之后的事情一点一滴地写在信里。包括如玉伤势好了之后,就说想要到方家去找方十一,让十一少赶紧来京城接小姐,也说了三舅父上门找了她几次等等许多事情。

    看到最后,微月的脸沉了下来。

    红袖添香?

    那老妖婆竟然给方十一塞了两个女人!

    微月眼神一寒,方十一是把她当透明了是吧,竟然还敢把这两个明知有意图的女人收下。

    “怎么了?”察觉到微月的脸色不对,章嘉刚端起茶盅又放下了。

    微月轻轻地哼了一声,心中说不吃醋那是不可能的,她也知道方十一或许不会对那两个女的有什么念头,但毕竟自己不在她身边,会不会哪一天把持不住就……

    “吉祥没跟你说过什么吗?”微月看着章嘉淡淡地问着。

    章嘉抓了抓额头,“你是说十一少收了两个丫环的事儿?小银跟吉祥说的时候,我也在那儿,不过那又没什么……只是两个丫环,将来你回了方家,找个理由把她们赶出去不就行了,难道十一少还能让她们当姨娘不成。”

    跟这年代的男子讲一对一的婚姻简直是浪费唇舌。

    “谁跟你说我还要回方家?”微月甩了章嘉一个白眼,“我自己过不行吗?”

    章嘉皱起眉头,“你一个女子,怎么带大孩子,别将来招了闲话。”

    虽说这是为了她着想,不过微月听着却有些堵心。“我怎么就不能带大个孩子了?难不成离了方十一,我的孩子还活不成了?”

    章嘉连忙摆手,“行行行,你说什么都是对的,你别生气啊,你要是不喜欢十一少身边有丫环,就写信跟他说,他肯定会依了你的意思。”

    “就跟他说我改嫁了。”微月没好气地说。

    章嘉干笑几声,觉得微月好像脾气大了些,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了身子的原故,“行。回去我就跟十一少说去。”

    微月被他这说一不二的态度逗得忍不住笑了出来,“那你什么时候回去?这都要过年了,元宵节之后再走吧。”

    “哪能等到元宵节,过了年我就起程回广州去。”章嘉看了微月一眼,“你要不要也一起回去?”

    微月轻轻摇头,“我现在还不能回去。”

    章嘉道,“十一少已经回来了,你回去之后也能与他商量,他……”

    “如今他忙着生意上的事情,根本是分身乏术,且问题就出在方家里面,不把问题解决了,我是不能回到方家的。”微月认真道。

    章嘉还不知道究竟是谁派人来暗杀微月,如今听到微月说问题出在方家,他也能猜出一些端倪,神情凝重起来,“那还是住在京城安全些。”

    突然,章嘉似想起什么,“还有一件事忘记说了。”

    微月将手中的信折叠重新放入信封中,低声应了一句,“什么事儿?”

    “那个洪松吟在被送去伊犁的途中不见了。”章嘉道。

    微月猛地抬头,眼神微沉,“你说什么?洪松吟跑了?”

    章嘉嘿嘿地笑了起来,“就算跑了恐怕也活不久,都已经接近边疆地界了,她一个被刺了面的女子还能在那里风生水起不成?”

    “嗯,还是要打听一下才好。”她领教过洪松吟的报复心,只怕通过这一次,会更加丧心病狂吧。

    章嘉应了一声,“我知道。”

    区总管在这时走了进来,是整理从广州带来的东西那份清单,是来请章嘉过目的。

    “让小姐看就好。”章嘉对区总管道。

    微月便笑道,“难道还能信不过区总管吗?”

    区总管便道,“小的已经将东西都收进玉棠院的库房中了,这钥匙就交给荔珠姑娘了。”

    微月想了想,得有个掌管库房的丫环,她看了荔珠一眼。又看看金桂,便道,“让金桂拿着吧。”

    金桂眼底闪过一丝惊讶,笑着答了声是,从区总管手中接过钥匙。

    荔珠愣了一下,转头看了金桂一眼。

    章嘉已经站了起来,有些迫不及待地道,“我去贝勒府一趟。”

    “谷杭不在贝勒府,你就算现在去也找不到。”微月急忙叫住他,“你这一身的风尘,也该去换套衣裳,好好歇一歇,明日再去吧。”

    章嘉看了看自己衣摆的灰尘,摸着肚子,“我还真有点饿了。”

    区总管马上笑道,“小的马上去安排一下,给少爷接风洗尘。”

    “你知道谷杭在哪里?”章嘉狐疑看着微月。

    微月笑着颌首,“知道。”

    章嘉撇了撇嘴,“在京城不比广州,你小心些。”

    微月笑了起来,声音慢慢地一字一句说道,“谢谢弟弟的关心。”

    章嘉俊脸微红,重重地哼了一声,“我去换套衣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