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一百八十三章 来信
    寒风呼啸而过,微月轻轻打了个冷颤。

    谷杭的手缓缓从她眼睛放了下来,“回去吧,以后都不要再到这里来。”

    微月笑了起来,声音却没有笑意,“你是想成全别人的辉煌,还是想以看不见为名,压抑自己的野心?”

    谷杭震了一下,紧紧地闭上眼睛。

    “有野心也好,没野心也好,人生才几十年,若是不能遵循自己的意念而活,何必到这个世界上走一圈。”微月继续说着。

    谷杭的眼睑轻轻颤动。

    缓缓地睁开眼睛,声音似平静下来,“你今日就是想和我说这些?”

    “只是不想你将来后悔。”微月笑道,她是真的希望能够劝服谷杭,他有着比她想象中还要更深沉的悲伤。

    她希望他不要活得那么压抑。

    “微月……”谷杭低低声叫着她的名字。

    微月笑了起来,“你怕死吗?”

    谷杭愣了一下,轻轻摇头。

    “既然连死都不怕了,你还在担心什么?我也死过一次的,有时候我会觉得命运善待我,让我再活一次,有时候又觉得根本就是活受罪,但是不管怎样,人总是要认真对待自己的生命。”微月笑道,重生到清朝,她并不觉得特别荣幸,也不觉得特别不幸,因为不管她有什么样的想法,日子照样还是要过的。

    谷杭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他想的却是以为当时广州传言的,方家少奶奶在洞房当夜撞墙身亡,也许是经过那一次,她才想通了吧。

    束河这时候才从暗处走了出来,手里端着托盘,上面有两杯热茶。

    “外面冰冷,潘小姐还是到屋里坐吧。”谷杭低声道。

    听到他喊她潘小姐,便知他已经平静下来,微月看了看天色,“时候不早,我还是先回去了。”

    谷杭没有留她,让束河送她回去。

    临走前,微月突然低声问他,“谷杭,你姓什么?”

    谷杭微微笑了笑,温声道,“爱新觉罗……”

    微月愣住,一时不知该作何感想,难道谷杭真是乾隆流落民间的儿子?据说乾隆风流债很多……

    好像知道微月在想什么,谷杭轻笑出声,在她耳边低声道,“我阿玛是爱新觉罗弘时。”

    微月瞠大了眼,有些震惊。

    直到上了马车,她才回过神来,对历史无知的她,对这位爱新觉罗弘时却有深入了解过的,那时候因在看一部关于雍正的电视剧,和老爸争论过这位颇受争议的老四,她有特别找过他的资料看,最让她印象深刻的,就是他那位死得莫名其妙的第三子。

    爱新觉罗弘时……雍正皇帝的第三子,雍正三年,被逐出宫廷,交给康熙的皇八子允禩抚养,后来又被除了宗籍,之后赐死,但死因是什么,一直没人知道。

    乾隆登基之后,念及兄弟情谊才重新将弘时的名字收入《玉牒》中。

    爱新觉罗弘时被除宗籍的罪行是不是真的如乾隆皇帝后来说的,性情放纵,行为不谨,后代根本无人查证。

    没想到谷杭会是弘时的儿子。

    谷杭今年是二十八岁吧,宣布弘时死讯的却是雍正四年,这和谷杭的出生相差了有三年啊。

    弘时当时之所以会被雍正革除宗籍,是因为想要谋夺储位的关系吧,为了保证弘历能顺利成为储君,雍正才对弘时出手。

    那是一场骨肉之间的政治斗争,而弘时一败涂地。

    难怪乾隆没有公开谷杭的身份,一旦公开了他的身份,当年那些想要为弘时谋位的权臣,大概就坐不住了。

    不能公开身份,却又姓爱新觉罗,所以那些怕地位有变的阿哥才会暗中对他下手。

    回到区家的时候,已经是到了掌灯时分,区总管亲自在大门外等着微月。

    “区总管,让您担心了。”微月有些歉然地对区总管道。

    区总管松了口气,“小姐回来就好。”也不问去哪里,只是吩咐丫环赶紧拿手炉来给微月取暖。

    回到玉棠院梳洗之后,微月才喟叹一声,慢慢地将今日所得到的讯息消化在脑海里,皇宫里都是一些弯弯曲曲的事情,她只是普通小老百姓,不懂那么多阴谋斗争,但她还是忍不住想怀疑,乾隆对谷杭的好,到底有几分的真心?

    如此又过了几天,年关将至,天气也比先前几天暖和了一些。

    微月没有再去那个小山庄找谷杭,有些心结是需要自己去解开,谷杭如果自己想不通,她再说什么也是没用的。

    不过,在她忍不住担心谷杭是不是还不愿意治好双目,打算就这样逃避一辈子的时候,束河给她带来了好消息。

    谷杭已经开始接受太医的治疗了。

    微月的心情愉悦起来。

    区总管来找微月商量过年的安排,因为微月是第一次在京城过新年,许多习俗也不清楚,且虽然区家的下人都把她当主子看,她却觉得自己始终是客人,不能多加指点的。

    不过,她还是提议了大家一起打边炉,因为这区宅多数是广东人,所以还是按照广东那边的习俗来过新年更好。

    何厨子的茶楼也有了着落,阿婵做了不少的广州小吃过来见微月。

    为了方便,何厨子两夫妇在闹市那边的胡同里租了个小四合院,没有住在区宅里。

    “……本来是打算租下那铺子的了,可是白老板突然改口,答应把茶楼盘给我们,还只出了两千两,比之前的足足少了一千两,也不知可靠不,所以过来找小姐问个意见。”阿婵给微月递上了一碗双皮奶,在热炕边沿坐了下来。

    微月将双皮奶放在炕桌上,眼睛闪烁着笑意,“那还不赶紧官府把契约给签了。”

    “小姐觉得靠得住?”阿婵问道。

    “怎么靠不住?真金白银买下来的茶楼还有假。”事情真如她所猜想的那样啊。

    “小姐,可那位白老板却是指名要将茶楼卖给您……”阿婵为难道。

    “买下之后,就借给你们去开茶楼,如何?”微月笑着问。

    还担心小姐不愿意出这个头的,阿婵马上就眉开眼笑地道谢了。

    “小姐……”外头传来荔珠声音,门帘马上被推开,荔珠满面笑容地进来,“小姐,广州那边来信了。”

    微月的双眸立刻发出钻石般缀灿的光彩,“是吗?在哪里?”

    荔珠却笑得有些神秘,“小姐猜猜,是谁送信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