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一百八十一章 受伤
    阿婵听到微月的话,一时竟不知说什么。

    微月笑着让阿婵坐下,并解释道,“我在京城不会久留,本来让你们出来找茶楼,就是想让你们自己当老板的,京城遍地是黄金,难道将来你和何厨子还打算跟我回广州?你们本来就是想赚银子将来回潮州开店的,在广州的话,何厨子的厨艺虽好,却不是独一无二,京城这边的人就喜欢图新鲜,往来的客人也多,在这里做两三年生意,说不定就攒下回潮州的银子了。”

    阿婵怔怔地动了动嘴皮,“小姐,怎……怎么能承您这样大的恩情。”

    微月笑道,“这怎么会是承我的恩情,这不是算了我的股份吗?”

    在京城不比广州,既然她住在区家里,势必会引起某些人注意,不想惹麻烦,所以一开始想做点小生意的念头已经掐灭了。

    阿婵却还是有些不安,他们跟着小姐到京城来,本是想照顾小姐起居的,没想到现在又是小姐帮了他们。

    “这茶楼能不能盘下来也不要紧,我看旁边的铺子虽然小了些,却也不错,你和何厨子可以去看看。”微月道。

    阿婵见微月说得认真,心下一阵感动,眼角有些湿润地道,“谢谢您,小姐。”

    微月笑道,“谢什么,别以为不必给我分红,去把隔壁的租下来吧,我看这边白老板不好应付。”

    “是,小姐。”阿婵脆声应道。

    既然茶楼的事情决定下来,微月便让阿婵先回去找何厨子商量,自己则打算和几个丫环去买些女儿家物品。

    荔珠叫了小二来结账,谁知那小二却道东家交代了这一顿他做东。

    微月眼梢染了笑意,扶着荔珠的手下了楼。

    不自觉地往会宾楼看去,谷杭回了京城之后,不知怎样了?

    其实还会怎样呢,他是尊贵的贝勒爷,她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回到了区家,微月小寐了一会儿,醒来之后拉着金桂和荔珠教她做鞋子,不过只维持了一盏茶的热情,没一下便不耐烦学了。

    第二天,微月想找区总管问一问到广州的信多久才会到,却听金桂道,“区总管去了贝勒府,好像是贝勒爷昨儿在街上受伤了。”

    微月怔了一下,“哪个贝勒府的贝勒爷?”

    金桂道,“就是隔壁街的贝勒府,贝勒爷还救过少爷一命呢。”

    “你是说谷杭?”微月问。

    “是啊,听说这位爷也刚从广州那边回来,难道小姐以前在广州就认识贝勒爷了?”除了区总管和李家的,区家的下人都不知道微月当初是和谷杭一道来的。

    “啊,瞧奴婢糊涂的,小姐既然和少爷在一起,自然是认识这位贝勒爷的。”金桂笑自己糊涂。

    “他怎么受伤了?”微月皱眉问道。

    “今儿外头传得热闹,贝勒爷好像在酒楼里给刺伤了,也不知现今如何了。”金桂道。

    微月心中一紧,是昨天在会宾楼吗?身边可跟了不少侍卫,怎么还会受伤的?什么人那么大胆,竟然还敢在人来人往的酒楼行刺贝勒爷?

    随即又想,区总管既然自己去了贝勒府,便是没打算和她说这件事的,是不想她和贝勒府扯上关系吗?

    不然怎么会在她刚从天津下船的时候立刻来接她了,就是不想让她和谷杭一道进北京城的。

    假装不知情还是找区总管问个明白呢?

    实在没法儿对谷杭受伤的事情置之不理,自己还欠着他那么大的人情。

    “区总管来了,请他来玉棠院一下。”微月吩咐金桂道。

    金桂应了一声。

    区总管一大早出去,到了快响午才回来,刚进了门,马上就到玉棠院来见微月了。

    玉棠院,茶厅。

    “小姐。”区总管给微月拱手一礼,这一进门就听说小姐找他,大概也是因为贝勒爷的事儿吧。

    “区总管,请坐。”微月笑着让银桂给区总管送上茶盅。

    “多谢小姐。”区总管迅速睇了微月一眼,神色如常,笑容温和,看不出在想什么。

    “一早便想找您的,却听说您出去了。”微月眼睛笑得弯弯的,声音也很轻柔。

    区总管问道,“小姐找小的可是有要紧事?”

    “只想问问,这北京城到广州的信大概要几天能到?”微月笑着问。

    “少说也要个把月。”区总管回道。

    微月缓缓地点头,看了区总管一眼,没有说话了。

    区总管略一沉吟,便道,“小的今日去了一趟贝勒爷,替小姐给贝勒爷请安。”

    “哦?贝勒爷怎么了?”微月眼波轻转,声音多了分急切。

    区总管道,“昨日贝勒爷刚从会宾楼出来,便遭到伏击,受了一剑,不过性命无碍。”

    微月心中却放心不下来,“谁敢行刺贝勒爷?难道和谷杭有仇?”

    区总管深深看了微月一眼,“小姐,这都是……寻常百姓猜测不了,也不应知道的事情。”

    是皇宫里那些明争暗斗的手段?

    可是像谷杭这样清淡高雅的人,怎么会和别人争权夺利?

    “区总管,我并不是想知道具体原因,只是贝勒爷对我有恩,如今他受伤了,我总不能问也不问。”微月为难看着区总管,颇有点可怜兮兮的样子。

    区总管叹了一声,“贝勒爷也不是第一次受到伏击,也没像这次这般下狠手的,只是听说这次皇上亲自下令要贝勒爷医治双目,以便明年陪圣上南巡,许是因此让某些人不安了。”

    “经常有人想要伤害他么?”微月诧异问道。

    区总管点了点头,“所以少爷才担心小姐……”

    所以才不想她跟着谷杭一道回京城,是怕她被当成了目标吧。

    难道那日谷杭会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来。

    心里有些憋闷,很想去看望关心一下谷杭,却又觉得这样一去,是给他给自己带来麻烦。

    “贝勒爷那边,就麻烦区总管多使人去探望。”微月最后只能叹息道。

    “是,小姐。”区总管神色一松,他本来还担心小姐会因此到贝勒府去的,如今还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贝勒爷呢,他是因着少爷的关系常年跟贝勒府有走动的,才不怕引起那些人的注意,若是小姐去了,让人误会小姐是贝勒爷什么人,还有了身孕……那可就**烦了。

    哎,究竟是谁想对贝勒爷下手的,都这么多年了,也没死心的时候。

    ————————

    终于更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