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一百八十章 出街
    第二天,索绰罗都翰就收到一份大礼。来自区家,是为答谢这四年来,他们索绰罗家对他们区家的暗中保护,也答谢他们一直以来对少爷的关怀备至。

    都翰收到大礼的时候,就想明白自己的儿女和侧室这些年做了什么,对于嫡妻的死和嫡子的有家不愿归,他一直心中怀有愧疚,所以对待章嘉的态度上就比其他儿女多了几分的宽容,却没想到自己最宠爱的妻子却背着他去监视章嘉。

    当下,他就立刻回了内院,对着侧室哈达氏发作了一顿,也惩罚了敏佳,并警告他们以后不许再监视区家大宅,也不许再去打扰章嘉。

    微月得知区宅外面的暗哨被撤走了,心里也舒坦了一些,猜测那位都翰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好像也不是真的那么坏。

    到京城这么多天,微月至今连玉棠院的院门都没踏出过,天气已经放晴,天空碧蓝如洗,白云成丝。树上凝结的冰凌在阳光下闪烁着如钻石一般的光芒。

    “小姐,您怎么不去找白姨娘呢?”荔珠给微月送来手炉,低声问着。

    “也不知如今她生活如何,已经托了区总管去打探了,应该很快知道我娘在哪里。”之前收到白姨娘的信中,并没有说明她住在北京哪个具体位置,而她在这里人生地不熟,轻易找不到白姨娘的。

    “若是找到白姨娘了,小姐,您会搬去与白姨娘同住吗?”荔珠问道。

    微月轻轻一笑,“这里挺好的。”

    白姨娘没有告诉她住在北京哪里,很显然就是希望拥有一种全新的生活,她又何必去打搅呢?

    荔珠便不再说什么,给微月煮了一壶茶之后,在一旁跟金桂给未出世的孩子做鞋子衣裳。

    这种吃饱了睡,睡饱了闲坐的生活又过了几天,微月觉得自己如今真是成了一个古代宅女,不禁二门不迈,连对外头的消息也一无所知。

    这个时候的北京城究竟什么样?似乎清朝的北京城有分为八旗,只知道自己是住在城西,却不知在哪个旗的辖区内。

    嗯,如今已经过了头三个月了,多走走对自己也好。

    念头刚起,她便来了兴致,招呼着金桂和荔珠她们陪她上街去。

    “小姐,何家的媳妇子来了。”微月充满兴致的声音刚落,门帘一动。银桂走进来传话。

    金桂和荔珠对视一眼,看着微月掩嘴笑着。

    “你俩都别笑,一会儿吃过午饭,我们就上街去走走。”微月边说着边下了热炕,并对银桂道,“让阿婵进来。”

    “那奴婢去看看小厨房的午饭准备得如何,再使人备车去。”金桂放下手中做了一半的小棉鞋,笑着起身。

    微月往炭盆丢了几片桔皮,“行,等一下咱们都一块出去。”

    银桂打起帘子,阿婵低头走了进来,笑呵呵地给微月请安,“小姐。”

    微月见她冻得连鼻子都红了,便让她坐到炕上来,荔珠给她送上一杯热茶。

    阿婵喝了一口热茶,身子暖了起来,却不敢往热炕坐下,而是坐在旁边的小杌子上,“小姐,我来跟您商量一件事儿的。”

    “是不是茶楼的事儿有消息了?”阿婵夫妇虽没有卖身给微月,却因为微月对他们夫妇二人有恩。所以他们是把微月当是主子看待。

    如果不是微月当时带携他们,他们又怎么会有银子给乡下的儿子治病?又怎么能养活乡下的老母小儿小女?

    “找到了一家,铺面不大,却因是在闹市里,那原来的东家因厨子走了,生意做不起来,所以想把茶楼转出去。”阿婵低声说着,眼睛一直看着微月,想听听她的意见。

    “茶楼开了几年?”空气中有淡淡的桔皮香味,微月换了个坐姿,最近缺乏走动,腰板都有些僵硬了。

    “还不到一年的光景,在周围附近刚有了些声誉,且也是做广东吃食。”阿婵道,眼睛闪忽着兴奋,看来是对这茶楼很满意。

    微月眼角轻轻扬起,浅色的双瞳有抹流光一闪“嗯,这倒是赶了个巧,那东家也是广东人?”

    “是浙江人,只是请用的那位厨子是广东的,上个月回老家去了。”阿婵道。

    “那这位东家出多少银子才愿意把茶楼卖出来?”微月问道。

    阿婵脸上的笑容滞了一下,干笑了几声才道,“本来是出了三千两,后来听到我家那位也是个厨子,还是从广东那边来的,便说不愿意买了,但想请我家那位去掌大厨。”

    微月点了点头,这个不意外,只是缺了个厨子就把闹市中的茶楼卖出去。确实有些不值得了。

    “不过我家那位没有答应下来,还在和那位东家斡旋。”阿婵急忙道。

    是怕自己误会吧,微月笑着睇了她一眼,“让何厨子也不必跟那人多费唇舌,晾着他几天,自然就愿意把茶楼盘出来了。”

    “小姐说的是,这茶楼的事情急不来。”阿婵附声道。

    阿婵却有些愧疚,就算是每日无所事事,小姐也照样给他们夫妇发月钱,在这种流离在外的生活,他们不为小姐做点什么,又怎么过意得去,“其实那茶楼旁边也有一家铺子在出租的,就是原先做的是杂货的生意,若是要租下来开茶楼,装修上的花用就……”

    微月笑道,“不如一会儿去看看好了。”

    阿婵应了一声,看到微月的肚子,却又迟疑了,“小姐,您有了身子,还是不要太劳累的好。”

    “不就是出去走走,能劳累到哪里去?”微月笑了笑。让银桂将炕桌搬来,“现在先吃午饭。”

    阿婵被微月留在屋里和荔珠她们一起吃饭了。

    外面阳光明媚,吃过午饭后,微月带着几个丫环就往繁华闹市去了。

    她前世曾经到北京旅游了一次,只是眼前大小四合院星罗棋布的老北京,却与记忆中的有很大不一样。

    天子脚下的繁华盛况,果然是不同凡响。

    满人不比汉人总是注重礼节名声,讲究女子二门不迈,路上穿着满族旗装的女子并不少,倒是没见到汉人女子大摇大摆走在街上的。

    街面商铺的屋顶还有些积雪,有几个小孩带着瓜皮小帽在巷口手拉手玩着。微月见了不禁会心一笑,有些庆幸自己不是重生在清朝末代。

    不管实情如何,起码表面上百姓还是安居乐业,盛世太平。

    到了阿婵说的那个小茶楼,微月往周围看了一圈,环境位置是绝佳的,但却门可罗雀,这茶楼的生意果真不怎样。

    对面的会宾楼却是生意兴隆,客人往来不绝,装修档次也是上等。

    微月心中有了思量,便带着荔珠等人进了小茶楼。

    招待她们的掌柜见到阿婵的时候,怔了一下,“大娘,您这是?”

    阿婵斜了他一眼,以一口潮汕音极重的官话说道,“这是我们家奶奶,还不赶紧找个雅座?”

    掌柜迅速睇了微月一眼,将她们安置在二楼临窗的圆桌。

    虽已经吃过午饭,微月还是点了不少的吃食。

    没一会儿,小二便端着托盘上来,菜式丰富,样子看着也精致,不过吃着既没有北方菜的特色,也没有粤菜的清淡爽口。

    外面招牌挂的可是正宗粤菜风味。

    几个丫环也是吃了几口,便放下了筷子,围在栏杆看着街外的景况。

    微月则是和阿婵不知在低声讨论着什么,突然,荔珠脸色就有些奇怪地走了过来,在微月耳边低语了几句。

    “真是他?”微月站了起来,来到栏杆处,正好看见一道清逸的身影走进对面的会宾楼。

    真的是谷杭。

    他身后跟了几个衣着华贵的年轻男子,还有隆多和托多两兄弟。

    不知是不是察觉到微月的视线,隆多突然就抬起头往她们这边看了过来,看到微月的时候,脸上闪过一丝愕然。

    微月淡淡一笑。

    后面传来咚咚的声音,一个留着八字胡的中年男子出现在楼梯口,穿着黑色的大棉袄。戴着六瓣瓜皮帽,眼睛眯成一条线,看着亲切却透着一份精明。

    “原来是白老板。”阿婵对那男子点了点头,看向微月。

    微月听到阿婵对那男子的称呼,眉头微微皱了起来,眼波流转着一抹异样的光芒。

    白老板呵呵地笑了起来,给微月拱手一礼,“想必这位便是想盘下我这小地方的奶奶了。”

    “白老板。”微月微笑回了一礼,也不说是也不是。

    白老板看到桌面上的菜几乎都没有动筷的,便笑着问,“是否菜式不合胃口,再给换上几样?”

    “不用麻烦了,白老板,您这茶楼生意也就这样了,好的厨子也找不到,不如就把铺子盘给我们吧。”阿婵忍不住说道。

    微月在位置上重新坐了下来,笑容端雅,眼睑低垂。

    白老板的视线从阿婵面上掠到微月身上,“这茶楼路段极佳,往来客人也多,就这么盘出去,实在舍不得,不如咱们谈谈合作如何?”

    阿婵皱眉叫道,“合作什么?”

    “我出地方,奶奶您出厨子?”白老板却是对微月问道。

    微月抬起脸,淡淡一笑,“白老板,你误会了,这铺子非我想盘下,何厨子是否愿意与你合作,得看他自己的意思。”

    阿婵怔了一下。

    白老板的目光却落在微月手腕那对莹润清澈的玉镯上,随即马上笑道,“是我误会了是我误会了,我再找何厨子商量商量就是,几位慢坐,我还有些事得先去忙。”

    待白老板下楼之后,微月便对阿婵道,“阿婵,我出银子给你们盘下茶楼,就给我一份股好了。”

    ——————————

    不好意思,刚回来,更新晚了,第二更也会晚点更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