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一百七十九章 监视
    索绰罗敏佳奉母命来带回离家多年的弟弟,想到这个章嘉,她心头就蹿起一股怒火,要不是他额娘,她母亲也不会委屈成为阿玛的外室那么多年,且如今还不能成为正室。

    她才刚进了垂花门,正想找个丫环问问那章嘉在哪个院子的时候,就有一个官话说得有些怪调的丫环迎了上来,“姑娘,我们小姐正恭候您大驾。”

    敏佳狭长的凤眼闪过一丝疑惑,难道章嘉真的还没回来?

    来垂花门迎接敏佳自不是别人,正是荔珠,她看到敏佳身后有两个打手穿扮的男子,便笑着道,“姑娘,这里面是深宅内院的,男子不方便进来。”

    敏佳挑了荔珠一眼,抬了抬手,那两个打手便退出了垂花门。

    荔珠礼貌客气地欠了欠身,领着敏佳往玉棠院的花厅走去。

    微月在铺了软垫的太师椅上找了个舒适的位置,正拿着蜜茶在优哉游哉地品着。

    敏佳走进来的时候,眯眼打量了微月一阵,才皱眉开口,“你是谁?”

    金桂面无表情地开口,“这是我们家小姐。”

    “我要见章嘉!”敏佳冷哼一声,一脸的骄纵。

    微月放下茶盅,对她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章嘉不在京城,不知姑娘找舍弟有何要事?”

    敏佳立刻嫌恶地看着微月,轻蔑道,“你算他哪门子的姐姐,难不成章嘉那死去的额娘在外头生的?”

    听到她侮辱自家的姑奶奶,金桂和银桂脸色沉了下来,“不许侮辱我们姑奶奶。”

    微月眉心微皱,眼底掠过一丝清寒。

    敏佳衣袖一挥径自坐了下来,眼睛一转将茶厅的摆设看了一眼,尽是价值不菲的珍品,忍不住心中暗想,这个章嘉果然如额娘所言,家产指不定比索绰罗府还要殷实,莫怪他不屑索绰罗家的地位,情愿一个人搬到外面去住。

    如果能将章嘉劝回了索绰罗家,那这些产业是不是也就索绰罗家的了?凭着阿玛对额娘的宠爱,指不定将来这些就是她和大哥的了。

    只是章嘉数年不曾回家,也没有书信报平安,是打算和索绰罗家断绝关系了吗?那么眼前这女子又是谁?

    微月看着敏佳脸上神情细微的变化,唇瓣就扬起一个甜美的笑意。

    敏佳眼角瞄到微月的笑容,立刻摆出骄矜清高的姿态来,“章嘉现在在哪里?什么时候会回来?”

    微月让丫环捧茶上来,柔笑问道,“姑娘如何称呼呢?”

    敏佳抬手拨了一下鬓角,她身后的丫环立刻回道,“我们姑娘是索绰罗家的大姑娘,小字敏佳。”

    “啊,原来是索绰罗家的大姑娘,有失远迎,怠慢了怠慢了。”微月惊讶地开口。

    “少跟我兜圈,章嘉到底在不在京城?”敏佳指着微月,态度十分嚣张跋扈。

    微月淡淡笑着,端庄温文,整一个传统大家闺秀的模样,“章嘉是敏佳姑娘的亲弟,他如今在何处,难道你不知道?”

    “为何你会住在这里?”敏佳避开微月这个问题,浓黑的眉毛紧皱着。

    就在这时,区总管匆匆赶了过来,外头天气寒冷,可他额头上却显出汗来,可见有多着急赶来。

    微月站了起来,看向区总管的眼神多了几分的关切。

    区总管给微月行了一礼,十分惭愧,“小姐,让您受扰了,少爷本是吩咐小的,觉不能让索绰罗家的人打搅您的。”

    “你这个狗奴才,难道本姑娘是瘟神不成?也不知从哪里找来的女子,竟然就说是我章嘉弟弟的姐姐,莫不是你们这些奴才想要吞了主子家财,故意整这么个女人出来的吧。”敏佳听着区总管言语里的意思,脸色马上就沉了下来。

    区总管挺直了腰板看向敏佳,“姑娘未免也管得太宽了,就算如此,这也是区家的家财,与索绰罗家何干?难道索绰罗老爷当年说的话如今已经不算数了?还是姑娘可以为令堂做主,离开索绰罗家,那么我们少爷自然就会回去,倘若不然,这区家的家财,我们少爷在何处,几时回来,旁人未必管得着。”

    微月眨了眨眼,有些好奇章嘉的父亲说过什么话。

    敏佳的脸色却是一阵青一阵白,自己是瞒着阿玛来的,要是被阿玛知道了,肯定要被责骂的,不如先回去商量大哥好了,再想办法对着区家这些奴才。

    她狐疑地看向微月,还有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女子,也不知和章嘉是什么关系,模样长得是不错,该不是章嘉的……如果是这样,那就真的要想想法子了。

    “姑娘,不知还有何指教?”区总管见她看向微月,马上就送客了。

    敏佳哼了一声,有些讪讪然地离开区家大宅。

    微月看着她的背影,笑着对区总管道,“区总管,这是章嘉的家姐?”

    区总管本来是佛山人,所以微月和他说话的时候,多是以粤语交谈。

    区总管低头思索了片刻,担心这种情况以后会不断发生。

    有些事情先跟小姐说一下也好,少爷也在信中提过,若是有索绰罗家的找上门来,小姐有疑问的,皆可实情告之,可见少爷对小姐是极为信任的,于是他便道,“索绰罗都翰在娶我们姑奶奶之前,原来瞒着家里在外面养了个外室,因为门户不对,又跟区家定了亲,所以不敢先纳为妾室,直到我们姑奶奶进了门两年,有了身子之后,才发现都翰那外室的儿子都已经五岁了,女儿也有两岁,姑奶奶的性子贤惠宽容,因不忍都翰的亲生子流落在外面不得认祖归宗,便让他将那外室纳进来当妾,谁知道那外室竟然还不同意,说除非是当侧室,否则……”

    微月在心底叹了一声,竟还有这么嚣张的小三,是仗着有索绰罗都翰的宠爱和为他生了一儿一女,所以才敢跟章嘉的母亲对着干吧。

    “区总管,难道这些年来,他们一直都派人在外监视你们么?”不然怎么会在她刚到京城没几天,索绰罗家就马上知道了。

    “因为少爷当年在被索绰罗都翰送到佛山时,曾立誓,如果都翰不将那侧室赶出去,他一辈子都不会回索绰罗家。”区总管叹息道,“少爷不回去,对那侧室自然是有好处的,所以前几年他们对我们还是不理不睬的,不知道这两年怎么就盯上了,想必是知道姑奶奶和老爷留给少爷的家财不少,心里打起了歪念主意。”

    微月点了点头,“那索绰罗大人知道自己的妻子女儿派人在监视你们吗?”

    区总管摇了摇头,“小的也不清楚,因着少爷不在京城,所以也没在意他们监视不监视的。”

    所以住在这里,真是一点**都没有……

    “不过既然他们已经找上门来,且如今不同以往,为了小姐,小的断不会像以前那般视而不见了,一会儿小的便给索绰罗都翰备一份大礼。”区总管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

    微月笑着问,“是给索绰罗家大姑娘的拜访回礼吗?”

    “我们区家向来礼尚往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