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一百七十七章 到达
    微月他们在浙江平阳靠岸,船上需要增添些食物用品,所以谷杭便决定在平阳休息一天之后再起航。

    能够靠岸,微月实在满心欢喜,在船上的生活有诸多不方便,她已经有好几天没舒舒服服泡个热水澡了。

    在船上呆了十来天,她感觉自己走上陆地的时候,身子还摇摇晃晃的,好像要失去平衡一样。

    束河在踏上陆地的时候,脸上也露出一个感激的笑容来。

    众人见了,都笑他终于能不用再吐一天了。

    谷杭身边的另外两个侍卫一个叫哈克齐,一个是汉人,叫曹根,都是贝勒府的包衣,这两个性子比较开朗,在海上的时候也经常听到他们二人斗嘴。

    “爷,前面有个悦来客栈,看着门面还不错,在那里打尖可好?”曹根刚下船就马上往街市去打探了一番,正指着十字路口处三角铺面的客栈问着谷杭。

    束河撩起车帘,回头看向谷杭的意思。

    谷杭道,“问问潘小姐的意思。”

    束河怔了一下,那曹根已经往后面那辆马车去了。

    微月自然是不会有什么意见,如今只要让她舒舒服服地泡个热水澡,吃些新鲜的蔬菜和除了鱼以外的肉类,她就很满足了。

    客栈的门面不小,往来客人多是走商和过路行人,微月和谷杭各一间天字号房,其他人住的都是中等厢房,环境却比一般客栈要好许多。

    微月住在三楼,打开窗户的时候,能隐约看到鳌江的轮廓,外面已经是夕阳无限好。

    本来只打算在平阳休息一天,不过有许多东西还没补齐,所以只能再留一天。

    对于这个消息,微月倒觉得高兴,早在以前就听过平阳这个地方了,历史悠久,素以物华天宝、文风鼎盛,是个旅游胜地,只是一直没有机会来这里,今日倒是能好好欣赏这古老城镇的风貌了。

    微月下楼来到客栈的大堂,一眼见到临窗而坐的谷杭。

    就那样坐着不说话,也如一道好看的风景。

    “谷杭,怎么这样早就起来了?”微月走了过去,才发现今日他的眼睛没有绑着白布。

    她有些高兴地望向他的眼睛,“看得见了吗?”

    谷杭如墨染的眉毛挑了一下,眼睑微抬,眼角细微的皱褶轻轻一舒,颜色略显浅淡的薄唇露出微笑,“潘小姐,你来了。”

    眉目如画形容的就是眼前这样的眼睛吧!眼线平直,睫毛又黑又长,只是漆黑的眼睛仍然如蒙上一层薄雾,没有焦距……

    心底掠过一丝惋惜,微月在他对面坐了下来,桌子上有一壶清酒,酒香清冽,“怎么有兴致在这里喝酒?”

    谷杭微微一笑,“突然想喝了。”

    微月眨了眨眼,直直盯着他,红晕在他脸上现出些许艳丽,眼梢独蕴风情,在艳艳的阳光下又显出一种勾魂摄魄的滋味。

    “可惜我如今不能喝酒,否则一定陪你痛饮。”她笑道,不再看着谷杭的眼睛。

    谷杭笑了笑,执杯又喝了一杯酒。

    好像有满怀的心事一样……微月暗暗想着,却没有开口询问。

    大堂渐渐热闹起来,开始有些走商在彼此讨论着如今世道行情。

    微月看着谷杭喝酒,自己慢慢啜饮清茶,听到有人说起朝廷新颁发的禁令时,脸色却微微一变。

    朝廷竟然连绸缎丝绢也列入禁止出口物品范围之中了?

    同和行要怎么办?方十一要怎么办?

    思绪一下子乱了起来,这可都是方家最重要的出口生意了,朝廷这么禁令下来,同和行怕是要乱了套了。

    谷杭不知是不是感觉到微月的不安,似醉似定地开口,“十一少还有茶场,东海那边水晶也有所成,潘小姐,还请宽心。”

    原来他也听到了,微月看了谷杭一眼,却因为他的提醒才想起来,方十一已经把重心放在茶叶方面,还和隆福行开发了东海的水晶玛瑙,这禁令的影响虽有,但他应该能应付才是。

    “……朝廷这是什么意思?刚关了浙江的海关没多久,如今又发禁令了,该不是连广州府那边的海关也要关了吧?”

    “谁说不是呢?什么不好禁,偏偏禁的是洋人最喜欢的丝绸锦缎,瞧着吧,再过不久,肯定连陶瓷都给禁了,到时候一拍两散,广州府的方家也该玩完了。”

    “方家不是还有茶叶吗?”

    “哪天朝廷也禁了……”

    微月眉眼隐隐有了虑色,谷杭正好开口,“不如出去走走吧。”

    “也好,我正有此意。”微月笑了起来,与其在这里人云亦云,不如静待章嘉的消息,这么大的事情,他总会来信与她说的。

    他们便各自一辆马车,将平阳县的风情风景收入了眼底。

    第二天一早,他们才重新起航出发,又过了十数日,才从天津上岸。

    谷杭一身的华服,套着貂鼠皮大氅,温润的气质仿若在他踏上陆地的时候瞬间消散,整个人透出一种霸道的贵气,眉眼秀雅清绝,显得淡漠而疏离。

    “给贝勒爷请安。”岸上原来有十数个侍卫打扮的男子,方见到谷杭下来,马上垂手打千请安。

    微月不自觉地皱眉,感觉到有好几道狐疑的视线落在她身上。

    谷杭淡淡地应了一声,“起吧!”

    那十数名侍卫动作十分整齐地站了起来,其中一位像是头儿的便来到谷杭身边,“贝勒爷,您总算回来了,上面的那位……”

    “回去再说。”谷杭低声说了一句,脸颊一转面向微月。

    “奴才给贝勒爷请安。”那十数名侍卫后面,突然就传出一道苍老的声音。

    众人寻声看了过去,是一名六十来岁的老者,他的目光落在微月身上,却笑着给谷杭打千,“奴才是来接我们家小姐的。”

    谷杭嘴角似浮起一丝笑意,眉心舒展而开,转头对微月道,“潘小姐,既然有区总管来接你,那就在此一别,到了京城,若有需要帮忙的,可使人来跟我说一声。”

    微月福了福身,连声道谢。

    待谷杭带着他的侍卫离开之后,微月才走向那位区总管,“区总管,叨扰您了。”

    “小姐切莫客气,是少爷来信吩咐小的,一定要到天津来接您。”

    幸好章嘉想得周到,若是不然,她就要和谷杭一道进入北京城,到时候是非可能就不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