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一百七十六章 两处
    微月站在船的左侧边廊。海风吹得衣裾厉厉作响。

    从远处的蔚蓝,到近处的碧绿,波浪一个连着一个,打在船沿,发出哗哗的声音,潮湿的带着海腥味的海风拂面而来,喜欢这种咆哮的安静,似乎能令人变得心胸广阔,神清气爽,微月很享受这种雄浑而苍茫的美丽。

    荔珠拿着一件白色的貂鼠皮大氅披到微月身上,“小姐,风大天冷,不如到里面吧?”

    微月轻轻摇了摇头,指着金光潋滟的海面,“难得美景,错过了可惜。”

    “虽是如此,小姐出来的时候,也该披件大氅,这海风潮湿,您还有着身子呢。”荔珠叨念道。

    微月笑了笑,航行也有五六天了。她倒是没有感到什么不适的,就是每天有些单调,除了睡觉看风景,就是看书了,幸好她有所准备,带了不少的书看。

    将大氅拉紧了,她看向船舱,“束河还晕船吗?”

    荔珠忍不住笑了起来,“又吐了一轮,脸色都青了,被托多扶着回去休息了。”

    “一会儿你再去给他煮一碗姜汤,切几片姜片贴在他内脉上或者含在嘴里。”微月吩咐道。

    荔珠道,“已经照着您之前的吩咐做了,是束河今天自己没有含着姜片。”

    “那谷杭呢?”这几天虽然同一条船上,却很少有见面的机会。

    “贝勒爷在甲板看书呢。”荔珠道,说完之后,才发现自己说错话,“是让隆多大哥在念书给他听。”

    微月眼波微微一转,往前甲板走去。

    一张矮几,两张矮椅,几上是一个三足提炉,正煮着茶,轻烟被海风吹散。

    隆多捧着书,支支吾吾地读着,不是很流利,应该是有许多字不认识。

    听到微月的脚步声,隆多就停了下来。谷杭的脸也转向微月的位置,“潘小姐?”

    “品茗读书听风,谷杭,你真是闲情逸致。”微月笑着道。

    隆多对着微月露出一个如释重负的表情,这读书真比拿刀箭还辛苦。

    谷杭释开一抹温润的笑,“潘小姐,请坐。”

    隆多立刻把书放了下来,“爷,奴才去给您端些点心过来。”

    谷杭轻轻颌首,对着微月却有些不好意思,“因为雕刻的那些书都看完了,又太重,这些都是别人送的。”

    “这些都是新的?”微月知道他其实更愿意自己以指尖读书,只是这时候的盲文还没发明出来,雕刻的木板读起来也费力,且指尖还要有极敏锐的触摸感,不然也不容易读书。

    小几上有几本崭新的书,有两本是西方的,微月好奇地拿起来翻阅着,发现两本都是英文,其中一本是莎翁的《仲夏夜之梦》。一本不曾听过。

    没想到会看到莎翁的,微月有些吃惊,感觉很奇妙,几百年后,她在读大学的时候,还曾经参与了这本的话剧表演呢。

    突然间就来了兴致,“我给你读书吧。”

    谷杭怔了一下,须臾,才柔声答谢,“岂敢麻烦潘小姐。”却是没有拒绝的意思。

    微月笑道,“还有几天才靠岸,我自己带来的书都看完了,正好想看你的这些书,这不是互利么?”

    “多谢潘小姐。”谷杭面颊轻转,脑后的白布带在风中飘扬。

    微月忍不住问道,“谷杭,回京城之后,想治好眼睛么?我听章嘉说过,京城有御医,都是医术很了得的。”

    谷杭沉默了下来,“看不见,自有看不见的好处。”

    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说这样的话了,微月抬眼看向他,她对眼前这个男人并不了解,但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错觉,总觉得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中有隐隐的落寞和无奈。

    “是你自己这样觉得,还是别人这样认为呢?”微月忍不住问道,她没忘记那个富德说过的话。他曾经说过谷杭的爵位来得名不正言不顺,言语间对谷杭十分不敬,是介意别人的看法吗?所以才不愿意治好自己的眼睛。

    笑纹从谷杭的嘴角渐渐浅了下去,三足提炉上的水滚开了,他在几下拿出两个杯子,动作虽缓慢,却十分优雅地拿起茶壶倒了两杯茶。

    动作如山峦间的行云流水,哪有半点看不见的感觉?

    微月的目光落在他修长好看的手指上,直到他将茶杯移到自己前面,她还在怔愣中。

    “潘小姐,请。”谷杭轻声说着。

    白玉般的手指轻轻握住梨形瓷杯……怎么喝茶也喝得这么优雅好看这么赏心悦目?

    微月笑了笑,也拿起茶杯,“谷杭,你母亲一定是个绝世大美人呢。”

    谷杭的手僵住了,轻轻低下头,几不可闻地道,“我没见过我阿玛跟额娘。”

    “抱歉,我……”微月一窘,急忙道歉。

    “潘小姐不是要为我读书么?”谷杭已经恢复从容的神色,柔声说道。

    微月将茶杯放了下来,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嗯。”

    微月读的是《仲夏夜之梦》,是一个由魔汁引起的冲突及冲突被解决。有情人终成眷属的故事。

    魔汁是西方一朵纯洁的白色小花因为误中了丘比特的爱情之箭,受创伤后而流出的汁液,如果将它滴在睡者的人的眼皮上,无论男女,醒来一眼看见的生物,就会疯狂地爱上它。

    就在微月享受这海上风光的时候,另一边的方十一却忙得抽不开身,根本无法离开广州赶上微月他们。

    方亦儒向来不插手方家的生意,广州这边便只剩下方十一能主事,如果他要离开广州,就必须让方亦茗或者方亦承回来。只是这一去一回的传话,也要费去十数天。

    方家因为方十一的回来,又仿佛找到了主心骨,气氛总算活跃了些。

    邱舅老爷一家又被请了出去,只是这次却不敢声张,有些灰溜溜离开的狼狈。

    而自从答应方邱氏留下两个丫环之后,方十一就一直住在外院的书院,就是到月满楼拿什么东西,也只让小银进屋,那红袖添香连门儿也进不了,只被允许在外厅走动。

    方十一命令下人将月满楼恢复到微月以前住的时候的样子,好不容易得了闲,他便往内院来了。

    刚进了月满楼的院门,红袖和添香马上就迎了上来,因为有了方邱氏的明示暗示,这两个丫环在打扮上也花了许多心思,就是和方十一请安的时候,那神情媚态不无存在勾引。

    “十一少,您回来了?”红袖身段较为丰腴,走路的时候婀娜多姿,说话的时候娇声嗲气,跟十一少请安之后,伸手就要扶住他的胳膊。

    方十一面无表情,只是冷冷瞥了一眼,红袖立刻噤声不敢再接近,只好和添香一起走在十一少后面。

    添香有些幸灾乐祸地看了红袖一眼。

    红袖撇了撇嘴,只是笑得更加娇媚地跟在方十一身侧,嘘寒问暖,极力表现自己贤惠的一面。

    小银正在指挥小丫环打扫茶厅,见到十一少进来,忙福身请安,“十一少。”目光从他身后的红袖添香一掠而过。

    本来她对于十一少留下这两个人心中还有些许不安,在第二天就急忙借口出去跟吉祥姐姐说了,不过吉祥姐姐说不要乱来,且看十一少如何处置。

    她真怕十一少会收了她们两个当通房,到时候要是她们把十一少迷住了,不去接少奶奶回来了。要怎么办才好?

    不过,她现在就不担心了,十一少根本就没正眼看过她们,也没给过机会让她们贴身服侍的,她们在月满楼的处境是不上不下,别的丫环都看小银的头,见小银对她们冷漠,也跟着对她们爱理不理。

    方十一环顾了四周,都是微月喜欢的摆设,眉眼间就多了几分的满意之色,“少奶奶的喜好你倒是清楚。”

    小银笑道,“少奶奶向来不讲究排场只求舒服,奴婢只是照着少奶奶的习惯来摆设。”

    “嗯,屋里的也收拾妥当了?”方十一坐了下来,红袖和添香都赶紧捧茶上来。

    方十一眼睑也不抬,“你们都下去!”

    红袖又嫉妒又羡慕地瞪了小银一眼,才和添香告退下去。

    “都收拾妥当了。”小银面色依旧,看也不看红袖她们一眼。

    方十一抬头,目光清冷沉默,“你们少奶奶走的时候,东西都带走了?”

    只是怕微月没有将自己陪嫁的金条带走,身上要有银子花用才好,不然她一个人在京城要怎么立足生活。

    小银却不敢什么都说出来,只是道,“少奶奶当时连月满楼也进不来了。”

    方十一眼色沉了下来,这么说,是什么都没带走了,月满楼当时被翻了个底朝天,难道母亲连微月的嫁妆也拿走了?

    明日得抽空去一趟双门底上街了,也许吉祥知道的会多些,他还得问清楚微月去了京城之后,会在哪里落脚,那日章嘉似乎对他有所防备,并没有将全部告知他。

    正想着,外面就传来茂官的声音。

    “父亲,父亲……”茂官的小身影出现在门外,穿着酱紫色的福字棉袄,戴着一顶六瓣瓜帽,圆润白皙的小脸蛋泛着红晕,有些激动地跑了进来。

    茂官在方十一面前向来拘谨乖巧,像今日这般激动却是很少。

    “怎么了?”方十一弯低腰搂住他,拿出手绢擦拭茂官额头上的细汗。

    “父亲,我不要和祖母一起住,我要和二娘一起,您快将二娘找回来好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