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一百七十五章 对峙
    广州酒楼,二楼厢房中。

    “……穿了小姐的衣服上了马车。到了文德路的时候,就被撞翻了,幸好早有准备,才不会丢了小命,若是小姐,只怕……”章嘉说了一半便停下,想起微月交代过不要告诉十一少有关她怀孕的事情。

    方十一紧抿着唇,如果是微月,就是受了点小伤,他也不允许。

    “知道谁是背后的人吗?”他问道,既想立刻就赶上去追微月,也想将广州这边的事情理个一清二楚,不然就算他将微月接回来,她也还会有危险。

    章嘉摇了摇头,“也不知得罪的是什么人,小姐也没多提起。”

    方十一陷入了沉思,微月向来懒得与他人计较,又怎么会惹下这么大的仇怨?说起来,与她有不愉快也只有舅父了,但也不至于要杀人灭口。

    微月……

    在她无所依靠身处囹圄的时候,他不在她身边。在她遭遇危险生命难保的时候,他也不在她身边,为人丈夫,他从不曾觉得自己这样失败过。

    看到方十一心疼沮丧的神情,章嘉心知他是真的在关心微月,忍不住提出劝告,“十一少,就算你这时候到京城去,只怕小姐也未必会跟着你回来。”

    方十一抬眼,清隽儒雅的脸闪过一丝冷厉,“我明白,但我还是必须去和她见一面。”

    章嘉耸了耸肩,不置可否。

    在他去京城之前,他必须先把家里的蛀虫清理清理。

    “吉祥没有跟着小姐去京城,你还有什么想问的,也能到双门底上街去问问。”章嘉提醒道。

    方十一目光冷凝着一抹寒光,不知在想些什么,跟章嘉道了谢,便告辞回了方家。

    早上刚回到广州时,已经和母亲请了安,方十一从酒楼回来后,也就没再想到上房去,而是直接回了月满楼。

    却看到邱舅老爷的小儿子和小妾站在月满楼的二门外大声嚷嚷着。

    他沉下脸色,走了过去,“这是怎么了?”

    赖姨娘回过头来见到十一少,吓得脸色一白,他怎么回来了?但想到如今有姑奶奶在撑腰。便尖声道,“十一少,我们是见这月满楼没人住,想搬到这里来,谁知道这贱奴才却说这是少奶奶,那潘微月差点害得方家被没收家产,难道十一少还会原谅她不成,这院子放着也是放着,还不如……”

    “谁允许你住进来的?”方十一越听脸色越沉,看着赖姨娘的目光森寒可怕。

    早上来去匆匆,方家上下还有许多人不知他已经回来了。

    赖姨娘怔了怔,她心里想着那个潘微月既然闯了那么大的祸事,方十一断是对她死了心,又看着他们邱家在方家的地位越来越高,才想带着儿子住到这里的。

    “我……我跟姑奶奶提过了,您不是搬到头房去了吗?”前几天的时候,方邱氏就已经让人将方十一的东西搬到头房去了,这月满楼如今是放空着,茂官也搬去与方邱氏同住了。

    方十一冷冷地瞥了她一眼,看向那个守在二门不让赖姨娘他们进来的丫环,“你叫什么名字?”

    “回十一少。奴婢叫小银,是少奶奶屋里的二等丫环。”小银见到十一少回来了,有些激动地想着也许少奶奶就快能回来了。

    方十一对她点了点头,“做得很好。”

    小银赶紧道,“这是奴婢应分的。”

    “你去叫上两个人,到头房把我的东西收回来。”方十一吩咐完,转头看向赖姨娘和邱锦源,“赖姨娘,这里是方家,是少奶奶和我的院子,你是不是还想住进来?”

    赖姨娘猛摇头懦嗫着,“不,不住了。”她要是早知道十一少还想住在这里,给她十个胆子,她都不敢来讨院子。

    小银领着两个小丫环去把十一少的东西刚收回了月满楼,那边方邱氏就过来了。

    方十一看到月满楼有关微月的东西都不见了,心里正蕴着怒火,脸色自然也好看不到哪里去,见到方邱氏的时候,也只是淡淡地请安。

    方邱氏看了他一眼,给她身后的两个生得如花似玉娇媚甜美的女子使了个眼色。

    那两个看起来不过十六七岁的女子立刻将手里的三层饭盒放在桌子上,很快摆出一桌大补的菜式。

    方十一只是冷冷扫了一眼,紧抿着唇不语。

    方邱氏道,“你在福建这些日子受苦了,这是我特地吩咐厨房准备的,得给你的身子补一补。”

    方十一淡淡笑着,确实很补,都是壮阳强体的药膳,他现在需要这些吗?

    “刚回广州就不要到处去。多多休息,这是我给你选的两个丫环,以后就服侍你,既然你喜欢月满楼,我便带着她们到这儿来了。”方邱氏看着方十一的脸色,没了潘微月,这个儿子就不会跟她二心了吧。

    那两个娇媚女子含羞看向方十一,方邱氏的那层意思很明显,这两个女人就是给方十一的通房。

    方十一脸色如结上一层冰霜。

    “奴婢添香给爷请安。”

    “奴婢红袖给爷请安。”

    盈盈地福了一礼,红袖添香看向方十一的目光更添了几分的迷恋,她们是没想到十一少会如此年轻英俊,别说那广州首富的家世,看着他都觉得心跳加速了,一定要服侍得他欢喜,能被抬起来当姨娘,那就是她们一辈子的福气了。

    方十一漠然看着她们,也不出声。

    方邱氏眉心微皱,“还不伺候十一少用膳。”

    红袖添香娇嫩嫩应了一声,便走过来要扶着十一少的手臂。

    方十一在她们尚未碰到自己的时候,淡淡的开口,声音清冷得令人如坠入冰窖之中,“滚!”

    红袖添香愣住,怯怯看向方邱氏。

    方邱氏脸色青了又白。白了又青,但还是温声笑道,“榆庭,你这是做什么?是不是不喜欢她们,那我再给你选两个?”

    “母亲,您给微月休书是为了权宜之计,官府既已查明微月并非天主教,为何不迎她回家?”方十一抬起眼,淡漠看着方邱氏。

    方邱氏冷着脸,“你本来就不想娶她,是潘微华自己做主为你娶的填房。如今不要了,又有什么关系?”

    “谁说我不想娶她?这辈子除了微月,不会再娶别的女子!”方十一声线惯常的清冷,虽然对方邱氏说话仍然平静,却不难听出他的不悦。

    “你想为了一个外人跟自己的母亲作对吗?”方邱氏的声音尖锐起来。

    “不敢,只是微月既然是我的妻子,是否要休弃她,也该是有我来决定,旁人谁也不能代替我。”方十一淡声道。

    “即使她会连累方家?”方邱氏冷笑着问,这个儿子……已经和她越走越远了,想起他小时候乖巧的性子,自己说什么他就做什么,再想到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就无法将他拿捏住,那股怒火就无法在心中熄灭。

    方十一勾唇浅笑,有些讽刺,“纵使她会连累方家,那也是受人陷害,作为微月的家人,却没有在她最需要的时候伸出帮手,反而将她赶出家门,母亲,您这是要外人笑我懦弱胆小,不能与妻子同甘苦,还是让他人笑我连个妻子都保不住。”

    “说到底,你还是要将潘微月接回来?”方邱氏目光闪过一丝怒意。

    “待我将家里的事情处理完了,自然就会接她回家。”他并没有说出微月去了京城的事情,是谁想置微月死地的还不能确定,所以,他也是小心使得万年船。

    “若是我不同意呢?”方邱氏冷声问。

    方十一笑了笑,淡声道,“母亲,您年事已高,不如享清福就好,家里的琐碎事就不要再操心了,在微月没有回来之前,家里的一切,还是让姚总管打理吧。”

    方邱氏的手指打颤。被方十一气得说不出一句话来,自己那么辛苦才重新拿回家里的大权,自己养大的儿子竟然刚回来就立刻要架空她了。

    方十一继续道,“还有,既然舅父在广州有了房产,就不应该再继续住在这里,家里女眷众多,舅父和表弟都不方便在这里出入。”

    “你竟还想赶自己的舅父出去?”方邱氏一口气哽在喉咙口。

    方十一道,“舅父在方家所作所为相信母亲也是略听到一二,若是父亲在世,只怕早已经将舅父撵了出去。”

    提起方老爷,方邱氏的脸色更是难看,她没忘记老爷在世时曾对她说过不喜她太纵容亲兄弟的事情。

    “母亲,您疼惜舅父是理所当然,但太过宠溺,只会害了他自己,若不是他拿着方家的情面在外面行走,只怕……广州早容不下他,方家永远无事一直是首富还好,一旦被连累了,这罪要谁来当?”方十一问道。

    自己的弟弟和外甥在外面做过什么,不就是抢了别人的小妾么,多给些银子就能把事情压下来,有方家给撑腰,别人也不敢怎样,却没想到儿子刚回来就知晓了。

    “……既然你已经安排好了,就听你的,毕竟你才是方家的家主。”最后,方邱氏终于忍下要和儿子翻脸的冲动。

    “多谢母亲体谅。”方十一淡笑。

    “月满楼的人手不足,还是让红袖和添香留下来服侍你吧。”方邱氏不死心要利用红袖添香来拉拢儿子的心。

    方十一挑了挑眉,母亲今日已经让了一步,自己不能在这个时候继续拂她的面子了,想到自己不久要到京城去了,他便答应了下来。

    不仅方邱氏笑了,红袖添香两个人也眉梢带笑,仿佛和富贵荣华触手可及似的。

    小银却变了脸色,站在角落默默不语。

    ————————

    求粉红票,唔,推荐票也很喜欢~o(n_n)o~。.。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