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一百七十四章 离开广州
    想要离开广州,就必须去到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

    佛山。南海,顺德……不行,都太近了,说不定还没几天又会发生生命危险事件。

    “到京城吧!”章嘉提议道,“你姨娘不是也在京城吗?等我把这边的事情查个清楚了,你再回来,再说了,那个想杀你的人,手也不可能伸得那么长,始终那里是天子脚下。”

    微月有些动心了,这种形势上,她离开广州是比较理智的,只是……她还想等方十一啊。

    像是看穿了微月的心思,章嘉道,“方十一若是回来了,我会与他说的,让他亲自到京城去接你,如此一来,你也得了面子,让方家的人知道以后还得尊重你。”

    微月嗔了章嘉一眼,“年纪小小的。懂的倒是多。”

    章嘉撇嘴,不悦道,“在京城,像我这般年纪的都娶妻生子了。”

    “我也想过趁着这段时间去京城一趟,只是如今我身子不方便。”这时候既没有飞机也没有火车,从广州去往京城,这一路可真够折腾的。

    “怕什么,又不急着赶路,慢慢走就是了。”章嘉道。

    吉祥也道,“走水路也不错。”

    微月略微沉吟,广州是不能再留了,起码也要等方十一回来之后,不然她单身一个女子,如何面对躲在暗处的敌人?

    京城似乎是最好的选择了。

    虽然她不太想继续欠着谷杭的人情,但不得不承认,如果真的到了京城,她需要他帮忙的事情大概会不少。

    “如果决定了到京城去,不如跟贝勒爷他们一道上路,还可有个照应。”章嘉道。

    “嗯,得把这边的事情安排妥当了才能启程。”微月低声道,已经是决定到京城去了,她对这个时候的北京城也很是好奇。

    “那要尽快,要是那人知道马车里的人不是你,怕是很快又会有行动。”章嘉不无担忧道。

    微月轻轻捂住肚子,就是为了孩子,她也得离开广州。

    广州这边要安排的也就是自己身边的几个丫环了。

    隆福行有刘掌柜和章嘉看着,烧窑那边也逐渐上了轨道。微月找了刘掌柜和刘坤义见了面,说了她要往京城一事,将隆福行和烧窑暂时要交给他们去处理,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书信给她。

    虽然知道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的道理,微月还是暗中交代了章嘉,凡事都要上心,特别是烧窑方面的,切不可大意。

    她还想将吉祥留下。

    吉祥是白姨娘一手培养出来辅助她的,在见识方面要比其他丫环更加宽广一些,有她在广州,也能帮自己照看这边的情况。

    虽然更想留在小姐身边照顾她,但吉祥也知道小姐在广州这边真正信得过的并不多,特别在经过白三爷的事儿之后,她更是有些灰心了。

    如玉已经醒来了,听到微月要往京城,竟也不顾自己身体,想要陪着一起去。

    “如玉,你伤势未愈,不方便长途跋涉。且有荔珠在我身边服侍,你安心养伤比较重要。”坐在床沿,微月低声对如玉说道。

    “小姐,难道你真的不打算再回到方家了吗?十一少对你那么好,一定不会休了你的。”如玉趴着身子,目光呆滞地看着纱帐,想不明白为什么小姐要离开广州,难道她一点也不知道十一少的好么?

    微月并不想和如玉说起这个问题,“如玉,你老子娘还在潘家,我离开广州之后,你可想过要回家去?”

    如玉嘴唇有些打颤,眼圈发红,“小……小姐还要赶我?”

    “我不是赶你,只是让你自己选择。”微月轻声道,她欠如玉一次,所以才想还她,“你若是想回家,我便给你赎身,你以后就不是奴婢了。”

    “奴婢只想留在小姐身边。”如玉依旧不改初衷。

    微月眼底闪过一丝失望,她看着如玉略显苍白的脸颊,是个长得很娇美的女孩,只可惜了……她知道如玉和她老子娘见过面了,至于说过什么,就真的不得而知了。

    是潘梁氏的意思,还是她父母的意思?

    如玉却不知微月在想什么,她心里只想着,自己为小姐拼了性命挡了一刀,以后自己就是小姐身边一等丫环了。就算不能和吉祥相比,断也是不会比荔珠低了去。

    只要自己对小姐表示无二心……那么等小姐回了方家之后,总不会忘记她的好。

    劝说不了如玉,微月也不再多说,只是道,“既然你不想回父母身边,那就先在广州养伤,吉祥也会留在广州的,等你伤好之后,再到京城来吧。”

    如玉的声音轻快起来,“是,小姐。”

    将事情都安排妥当之后,微月便开始收拾去京城的细软。

    “小姐,如玉她……”吉祥眉心微皱着,有些迟疑看着微月。

    微月淡淡笑道,“无妨,由着她吧,如今对她,我不能像以前那般,总要惦记她为我受的这一刀。”

    “那十一少那边呢?十一少回了广州之后,若是知道小姐您有了身孕,肯定要到京城去找您的。”吉祥道。

    微月眉眼间多了几分狡黠的笑意,“谁让你跟他说我有了身孕?就说我去了京城。其他的什么都别说。”

    他要是因为孩子才去找她,又有什么意思?

    吉祥掩嘴轻笑着,“知道了,小姐。”

    要去京城的事儿,微月并没有跟别人提起,只有身边的几个丫环知情。

    谷杭得知微月遭遇刺客后,使了身边两个侍卫过来,微月看着这两名侍卫有些面熟,后来才想起这是之前在荔枝湾遇到那四个穿官服的其中两个。

    他们一个叫托多,一个叫隆多,是两兄弟。谷杭府中的包衣,两人有些不拘言笑,对微月的态度也算是恭敬,想着不知这个女子是何人,只是猜想既然贝勒爷如此重视,定是不简单。

    三天之后,他们从黄埔港口出发,和微月同行的除了荔珠,还有阿婵夫妇,他们知道微月从白云大酒店退股之后,也跟白三爷辞了工,回到微月这边来了,听到微月想要到京城去,夫妻俩商量之后,也决定跟着一同前去,是担心微月如今有了身孕,到了京城之后,怕是吃不惯那边的饭菜,觉得有他们跟着,也有个照顾。

    临走前,章嘉给微月塞了五千两,“这个,你到了京城那边用,我已经写信过去了,会有人去接你,京城那边有我额娘给我留的一处大宅,里面的人都是我信得过的,你到了京城后就住在那儿。”他抓了抓头,少年的脸有些晕红,“就当自己家里一样。”

    微月鼻子微微一酸,深深看了章嘉一眼,一开始她对他只是利用,没想到最后帮助自己最多的却是他,看着已经如自己亲弟弟般的少年,她轻轻点了点头,并没有矫情和他客气。

    吉祥眼圈微红,万般不舍和担忧。“小姐,一路顺风。”

    微月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这里,就拜托你了。”

    吉祥忍着泪水重重点头,“荔珠,要好好照顾小姐。”

    荔珠郑重地道,“吉祥姐姐,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小姐的。”

    终是需要一别的,微月与她们挥了挥手,头也不会地踏上了甲板,谷杭穿着黑色袍服,外穿一件酱紫色的对襟马褂,套着一件貂鼠皮大氅,以珍珠装饰着衣襟的一圈貂毛,衬得他秀美绝伦的俊脸更加莹润清俊,看起来华贵而秀丽。

    微月从未见过谷杭作如此华丽的打扮,即使见识过这个男人的风华绝代,还是忍不住有些惊艳。

    谷杭眼睛的仍然绑着白布,虽看不见微月走来,却能听到脚步声。

    他对着微月的方向轻轻颌首,嘴角释开一抹温润的笑。

    微月看着他清朗如月的脸庞,感叹这样如谪仙般的人物真有些不太真实,“谷杭,这一路上要打扰了。”

    谷杭笑容更盛,“潘小姐客气了。”

    那边已经准备开船了。

    “这外边风大,潘小姐,不如进去吧。”谷杭低声道。

    声音被江风吹乱,听得不太清楚了。

    微月回头再看一眼岸边的人影,眼睫一垂,进了船舱。

    他们乘坐的船是仿福船打造的,底尖上阔,首昂尾高,柁楼二层,帆桅有二,傍护以板,只是没有设炮床等物,在海上行走甚为安全,选择走海路到京城,也是趁此冬季,天气较为稳定。

    沿着珠江出海,微月沉郁的心情因这大海的美丽而渐渐宁静下来。

    而就她启程往京城的第二天,十一少也终于回到了广州。

    回到家中,得知舅父一家又在家里作威作福,母亲却是睁只眼闭只眼任其胡来,他心中有隐怒,却暂时也理不上那么多,还没休息便往隆福行去了。

    一见到章嘉,方十一立刻拉住他,“微月在何处?”

    章嘉见是十一少,脸上闪过喜悦,终于回来了,可想到微月在昨日启程去了京城,又蔫了下来,“你回来得太迟了。”

    方十一脸色微变,心底暗惊,不是这女人真去改嫁了吧!“什么意思?”

    “小姐她去京城了。”

    ——————————————

    这个月会尽量坚持二更了,所以,今天还有第二更,撒花撒花,希望自己能坚持到月底。

    ps:以后每二十张粉红票,就加一更,o(n_n)o~

    求票,求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