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一百七十三章 十一少炸毛了
    几日之后,方亦浔和方亦茗来到福建安溪。

    因为打算让方亦浔以后都在安溪管理茶场和山头。方十一在这里买下一处宅院,方便以后到福建来住宿,不必再到客栈去打尖。

    从方亦浔手里接过微月的信,方十一的手忍不住有些打颤,既是期待又是害怕,活了二十六年,他是第一次对一个女子如此捉摸不透如此紧张莫名。

    愿相公相离之后,重振雄风,再创伟业,另娶窈窕之姿,选聘高官之女,解怨释结,更莫相憎,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这个女人!

    他不过是开了个头,她竟然还当真了。

    看到那句另娶窈窕之姿,方十一的眉毛挑得老高,眼角抽搐了几下,薄唇抿得紧紧的,脸色铁青,额头青筋凸显。

    她竟然要他另娶?这么说她是想改嫁了?

    将那张信捏成一团。方十一胸膛激烈起伏着,眼底燃起熊熊怒火。

    她要是敢改嫁,看他怎么收拾她!

    方亦浔一直担心看着方十一的脸,他不知道微月写的是什么,但看到十一越来越难看的脸色,也知道那封信写的不会是什么好话。

    “她现在住在哪里?”方十一沉着脸将信收回怀里,抬头看向方亦浔。

    “双门底上街,十一,有话好好说,别跟少奶奶置气,她也不容易,被那个洪松吟陷害,还在牢里呆了几天……”方亦浔忍不住劝说道,还希望十一少和微月能重归于好。

    方十一眼色一沉,眼神凌厉摄人,“她……被抓进牢里了?”

    方亦浔这才将微月在广州所受到的委屈一一道来,这些自然都是方邱氏没有在信里说明,还特地交代了方亦浔要隐瞒十一的事情。

    好不容易压下的怒火又蹿了上来,方十一脸色越来越难看,想到微月一个人要面对这么多委屈,而他却没在她身边,甚至连母亲也……

    他紧握着拳头,觉得胸口沉闷得快无法呼吸了。

    “……后来官府查明白了,才将少奶奶释放了出来。”方亦浔说完,看向方十一,眼神有些黯了下来,十一对微月的感情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深些吧。

    方十一闭上眼睛。良久,才哑声开口,“福建这边就交给九哥你们了,明日我必须回广州。”

    方亦浔闻言,明解地笑了笑,“你直管回去吧,这里有我和四哥五哥,不会有问题的。”

    方十一点了点头,只恨不得现在就在微月身边,发生这么多事情,她竟然也不在信里跟他说清楚,还让他去另娶,她要是敢真的去改嫁,他会让她知道什么是各生欢喜。

    且说回广州这边。

    大家联手将刺客打跑之后,都惊魂未定地呆症在原地,各自对于自己突然生出来的勇气感到不可思议,没想到竟然都在刀口下逃生了。

    微月死里逃生,看着满屋子的丫环和婆子,心里充满感激。

    求生意识下,大家都拼了全力在对付那个刺客。

    空气中有淡淡的血锈味,微月这才想起为自己挡了一刀的如玉。她对着章嘉大声叫道,“快,快去请大夫。”

    如玉已经痛昏了过去,脸色苍白。

    章嘉喘着气,还在埋怨自己武艺不精的时候,被微月这么一喝,马上回过神,拔腿就往外头跑去。

    来不及去想别的事情,微月急忙让吉祥和荔珠抬着如玉上了床榻,拿来了干净的绫巾捂住如玉的伤口,嘴上还吩咐道,“去煮一碗盐水来,里面加些红糖。”

    荔珠马上应声下去了。

    孙嫲嫲也把院里的丫环婆子安慰了一番,选出几个比较壮实大胆的婆子,让她们结伴在宅子附近再巡视一圈,深怕有歹人会再来。

    看着如玉惨白的脸色,微月眼底沉寂如水。

    吉祥和荔珠合力给如玉喂了半碗盐水,却是喝进去的少,流出来的多。

    章嘉很快将大夫请了过来,查看了如玉的伤势,背后的刀伤足足有六寸长,伤口幸好不深,小命是救下了,却怕将来不知道会不会有后遗症。

    得知如玉暂时没有生命危险,微月这才放下心来。

    吉祥劝她道,“小姐,折腾了大半夜,您也早些休息吧,如玉这边有奴婢呢。”

    荔珠也道。“说的是,只是如玉现下却不能移动身子,怕是要委屈小姐了。”

    微月拢了拢身上的狐皮白色大氅,低声道,“我没事儿,你们仔细看着如玉吧,要是发烧了,要赶紧给她喂药。”

    一直不出声的章嘉终于开口,“这边是不能住了,到隔壁的宅子吧,免得那歹人又回来……”

    “章嘉说的是,小姐,还是先到隔壁的宅子吧,奴婢赶紧去换床新被褥。”吉祥道。

    微月点了点头,看那黑衣人情形,只怕不杀死她不会死心。

    留下荔珠和一个小丫环照顾如玉,吉祥和微月一起到了隔壁的宅子,这处宅子本来是给刘掌柜和章嘉住的,后来他们搬了出去,这宅子就空了出来,平时虽有丫环打理,却始终少了些人气。

    天空还下着蒙蒙细雨,深夜的天气真是冷得渗骨。

    这边的丫环收到消息。早已经掌起门廊的灯。

    门廊的灯火明灭不定,照得人面都蒙上一层淡淡的光芒。

    微月突然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着一直低头不语的章嘉,轻声问道,“在想什么?”

    章嘉抬起头来,目光疑惑,“这个黑衣人不会是洪松吟派来的。”

    微月看着他,等着他的下文。

    “洪松吟如今在往伊犁的路上,家产也全部充公,如何还有余力雇佣他人对你行凶?”章嘉道。

    “那黑衣人是杀手?”听说有些组织就是专门在为别人解决一些看不顺眼的人,可这黑衣人也不像杀手啊。若是的话,也太菜了一些。

    “倒也不像杀手,是有些功夫,却不是杀手的那种手法。”章嘉道。

    微月挑了挑眉,“你如何看得出来?”

    章嘉眼神一暗,在昏黄的灯光下竟显得有些寂寥,“我遇到过……来追杀我的杀手。”

    微月心一顿,默默看了章嘉一眼,柔声道,“今晚你也累了,先去休息吧。”

    章嘉应了一声,却道,“要不要去报官?”

    “自然是要的,明日一早,就去报官。”微月道。

    “还得请几个护院回来,家里都是女眷,有几个护院在的话,心里也实在些。”吉祥心有余悸地道,深怕还有下一次。

    章嘉点了点头,“这事儿交给我来办。”

    回到屋里,小丫环已经烧起了暖炉,被褥也都是换了新的。

    “小姐,您先将就一下,明日奴婢再让人把您用习惯的东西搬到这儿来。”吉祥道。

    微月心里还在想着究竟是谁想杀她,并没多在意别的事情。

    吉祥服侍着微月之后,掖了掖被角,“奴婢就在外间,小姐您有什么事儿就唤一声。”

    “你也早些休息吧,明日还有许多事儿要做的。”微月对她柔声道。

    吉祥出去之后,微月睁着眼睛一直无法入睡,将自己来到这个年代之后,所经历过的事情和认识的人都过滤了一遍,除了洪松吟,她也没觉得有谁是会置她死地的?

    这几天她也没得罪谁吧?

    会是方邱氏吗?如果是她,那目的是什么?只是不想让自己再回到方家而已,没必要痛下杀手吧?再说了,她也不知道自己怀孕了。

    她的手放在仍然平躺的腹部。这里有一条小生命了,她如今和以往不一样,做事情不能再只想着自己,还要想到这个孩子。

    虽说自己怀孕了,可是她一点反应都没有,跟平时也没多大区别,除了比较容易疲倦和爱睡之外,不曾孕吐也没什么不适的,好几次她都怀疑是不是大夫搞错了,毕竟这时候只凭号脉来确定是否怀孕,有些不太信得过……

    上个月没有来大姨妈,这个月也没有,所以……真的怀孕了。

    她突然就想起潘微华来。

    潘微华知道自己怀孕之后,为了自己孩子的利益,不知用了什么毒计使得方家除了方十一以外的少爷都不能有子嗣,就是因为这件事,她一直心中有鬼,甚至觉得自己后来重病,是因为报应来了。

    她自己也提过,她向来身子健实,从来不会生什么大病,却突然之间就病倒了。

    想她那样的人,不会不爱惜自己的身体,这当中肯定有问题。

    “吉祥!”微月突然坐了起来,大声叫着吉祥。

    外间传来窸窣的穿衣声,很快吉祥走了进来,一脸的关心,“小姐,怎么了?”

    “去,去那边把藏在暗格里的那本手札拿过来。”微月叫道。

    她似乎忽略了一些问题。

    潘微华断不会自己亲手去害方家几位少爷,那是谁在帮她?

    以方邱氏这么霸道贪权的性格,当年为什么愿意放手将整个方家交给潘微华?

    过了一刻钟,吉祥才喘着气拿着手札走了进来。

    微月拿着手札在灯光下又仔细看了起来。

    吉祥在一旁静静等候着,她知道小姐突然想要看手札定是发现了什么问题,所以只是添了暖炉的木炭,给微月煮了一壶花茶。

    什么发现也没有!潘微华当初那么紧张要她看这本手札,难道就是想让自己知道她害得方亦儒他们不能生育最后得到报应?

    微月合起手札,皱眉沉思着。

    手札的封面是皮制的,有些厚,可见潘微华多注重这本手札。

    突然,微月眼睛一亮,让吉祥取了一把小刀过来。

    将封面挑开之后,里面还有两封信,一封比较发黄陈旧,一封比较新。

    微月将两封信看完之后,神情从所未有的凝重。

    “小姐,是不是知道什么了?”吉祥小心问道。

    微月摇了摇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她总算是知道了,为什么潘微华能让方邱氏拱手将方家送到她手中,总算知道潘微华是怎么让方亦儒他们无法生育了。

    周仁俊……

    没想到他会和潘微华是一伙的。

    立刻就想起了方许氏今日提过,是找了周仁俊去给方亦茗看病,只怕,是他们将周仁俊当是自己人,不小心说漏了嘴提到自己,所以,今晚这场灭口,是这位表少爷派来的?

    周仁俊是以为,潘微华临死之前,将所有的事情都跟她说了吧。

    微月的目光又看到那封陈旧的信上面,方十一他……知道自己的身世吗?潘微华竟然拿着方十一威胁方邱氏,这是她的丈夫啊,为什么能当成争权夺利的筹码?

    潘微华对几位少爷下手,方邱氏是知情的吧,竟然也没有阻止,这样的心肠可谓和潘微华一般歹毒了。

    微月冷静地手札收了起来,将那两封信慎重锁进匣子里,“这东西一定要保护好。”

    吉祥知道那是潘大小姐留下的遗物,也不知写的是什么,但既然小姐如此看重,那必定是极为重要的东西了。

    将东西收拾锁起来之后,微月重新进入被窝,却是翻来覆去难以入睡,几乎到了四点的时候,才终于合上眼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外面阳光普照,倒也不显得那么冷。

    微月梳洗之后,便到这边宅子过来,知道如玉伤势没有恶化,心里也松了一口气,荔珠一个晚上没有睡觉,便让两个小丫环代替她照顾如玉,让她回去休息了。

    章嘉带着两个官差来了。

    只是循例问了几个问题,有没得罪什么人,最近有何谁起了争执之类的,凭着微月一个妇道人家,平时也甚少出门与别人交往,要如何结下这等性命攸关的大仇?

    官差问了话,做了笔录,便回去了,说是会调查明白。

    和现代的警察办事差不多的形式,让人觉得不够可靠。

    章嘉还带了四个高大魁梧的护院,说是以前干镖局的,只是现在生意不好,所以才去大户人家当了护院,这四个是章嘉高价聘了过来的。

    下午的时候,微月想到外面给谷杭买份手礼,人家要回京城了,她理所当然也该送份礼物的,毕竟欠他的人情不是一点两点。

    章嘉却不放心她出去,定要两个护院跟着。

    微月想了想,突然低声不知对章嘉说了什么。

    只知道,平时微月搭乘的那辆马车,在进入繁华的大街时,突然被一辆双轴四轮马车撞得翻了过去。

    “……看来,我们得离开广州一段时间了。”微月斜倚在软榻上,听着吉祥回禀刚章嘉带回来的消息,冷冷一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