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一百七十章 避子丸
    章嘉去对付富德的这段时间。微月也没有闲着,她将自己如今的产业整理了一遍,一直以来,她都没有亲自去管理自己的产业,隆福行有刘掌柜替她看着,番禺的烧窑又有刘掌柜的侄子和章嘉,和同和行合作的水晶玛瑙开发,也有章嘉帮她处理。

    虽说她有现代的商业知识,但在做生意处理人事方面的,她还是不够的,最重要的是,她是个女子,根本不方便出面。

    所以,她必须有一些对自己绝对忠心的人。

    刘掌柜自是不必担心的,就是他的侄子……她还没见过面,至今她都不敢完全将烧窑交给他去负责,还是再观察一段时间,见面之后再说了,能让刘掌柜重用的,应该也不差才是。

    至于章嘉……他已经是她不可或缺的左膀右臂,看此情形。章嘉是真的不想再回到以前的生活了,现在的他看起来似乎挺享受这种生活的。

    在微月的思想里,并不觉得当官的和商贾之间身份有多少区别,只要能够活得自在,是官宦世家的少爷和商贾巨子又有什么不同呢?

    她还是会尊重章嘉的选择。

    文德路的两间铺子,惠爱路有三间面阔的铺子,十圃路也有一间铺子,双门底上街的两座宅子,城西一处小院子……这就是她全部的固定资产了。

    哦,还有方十一送的那座在荔枝湾的庄子,那处应该值不少钱吧。

    她手上的现金却不多,只有三舅母退她的股的一万五千两,如今烧窑那边也正需要用钱投资,她已经决定把这钱投入进去,如果能够把她的嫁妆拿回来就好了,不过,这个恐怕就不容易了。

    把自己的固定资产又看了一遍,微月有些疲惫地揉了揉眉心,要她卖了哪间铺子来换钱,实在是不舍得啊。

    隆福行现在生意虽然不错,但资金却要用在东海那边,她根本不能去移动资金。

    “小姐,五少奶奶来了。”吉祥敲了敲门,走进来低声说道。

    微月脸上闪过欣喜,紧忙把东西一收,让吉祥去请方许氏到茶厅。

    方许氏见到微月的时候,有些激动地站了起来。眼角有些湿润,“得知你平安无事,我实在很高兴,可把我担心死了。”

    微月握住她的手,笑道,“谢谢你的关心,我没事。”

    方许氏将微月从头到尾仔细看了一眼,没伤没病,脸上看起来起色还不错,总算是安下心来,“多谢佛祖保佑,你这是如何脱险的?”

    微月拉着方许氏坐下,“……后来官府查明了汤马逊并非天主教,紫荆加入天主教,他们夫妇也不知情,不能算是窝藏天主教教徒,且汤马逊这些年来与官府也打了不少交道,替许多大人医治好了病,哪里是天主教的传教士呢,只是没想到我与他夫人来往,却被那洪松吟有心陷害了。”

    微月大略将事情讲了一遍。却是没有提起关于谷杭的事情。

    方许氏听了,摇头叹道,“那个洪姑娘实在是疯魔入了心,难道十一少不肯娶她,就是你的错了么?也幸好那官府的大人深明大义,不然少奶奶你可要被冤屈了。”

    微月笑而不语,深明大义不太适合用在富德身上。

    方许氏见微月目光内含,却以为自己说错了话,忙道,“你请放心,十一少回来之后,一定会收回休书的,你还是方家的少奶奶。”

    微月目光暗了下来,一副憋屈的样子,“十一少还没回来么?”

    “福建那边还没完全解禁,不过倒是可以通信了。”顿了一下,方许氏脸上露出迟疑为难的神情来,望着微月的眼神是欲言又止。

    微月心中一顿,不会是方十一出了什么事情吧。

    “五少奶奶,有话不妨直说。”声音多了几分的担心,微月看向方许氏。

    方许氏叹了一声,“前两天福建那边可以通信,夫人立刻就修书过去了,还把你的事情告诉了十一少。”

    不是方十一出事,微月的心就定了下来,笑得也轻松,“夫人说什么了?”

    “说……她跟十一少说,你怕他在福建存亡不保,生怕自己成了寡妇。所以求立休书,请方家同意将来任你改嫁。”方许氏一边说一边观察着微月的脸色,怕引起她的伤心之处。

    “十一少未必会相信她。”微月淡淡道,除非是她看错人了,如果她和方十一之间的感情只凭方邱氏一张纸就能破坏,那这段婚姻她求来也没用了。

    方许氏却皱着眉,神情凝重盯着微月,“少奶奶,请恕我冒昧问一句,你是否早已经计划要离开方家,离开十一少?你对十一少……当真一点感情都不曾有么?”

    微月愣了一下,“五少奶奶,怎么这样问?”

    难道在别人看来,她对十一少真的是只有虚情假意?

    方许氏沉默了一会儿,才压低声音道,“方家的子嗣艰难,几位少爷如今也只有十一少有所出,但也只有茂官一个儿子,你……你怎么不愿意替十一少生孩子?是不是早就想好了以后不想和十一少过了?”

    微月脸色微变,想起自己藏在暗格里的避孕丸,笑容不免有些勉强,“五少奶奶,此话从何讲起?”

    “你也不必瞒我。少奶奶,在方家我对你是一条心,所以今日才来偷偷跟你说的,那日富德大人带人去搜查月满楼,把东西都倒了出来,夫人身边的莲姑带着人去收拾的时候,在暗格里找到了一瓶药丸,那是一屋子的丫环亲眼见着莲姑从柜子里取出来的,后来让表少爷过来验了,说是避子丸……”

    微月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她已经很久没有吃药了。根本没想过要把那瓶药丢了,却没想到还有这一劫难,竟然让方邱氏找到了。

    “夫人她……把这事儿也告诉了十一少?”微月问道。

    “还将药一并地送去了给十一少,也不知十一少知道之后会怎么想。”方许氏摇了摇头,有些疑惑看着微月,“少奶奶,十一少对你那是用情至深,你怎么……即便是不愿意,可都已经成亲了,女人最重要是生个孩子,那才能站得稳脚啊。”

    微月有些头疼地苦笑,如果只是凭方邱氏那一纸捏造的理由,也许方十一不会相信,但是……多了那瓶避孕药,方十一会怎样想?自己和他同房也不止半年还没有身孕,由不得他会作其他想法了。

    “五少奶奶,十一少若是回来了,能不能帮我给他带个话,我想见他,自会跟他解释这件事情。”希望方十一愿意听自己解释,她以前是不愿意怀孕,但现在都已经有了身子,是最好的证明了吧。

    “这个你放心,我一定为你带话。”方许氏道。

    微月眉心仍然没有舒展,不止方邱氏又会在背后做什么,方十一不是愚孝的人,应该不会偏信她一人之言的吧。

    方许氏还想劝微月,“少奶奶,你见到十一少之后,可要好好认个不对,十一少对你这么好,一定不会怪罪你的,以后别再吃什么避子丸就是了。”

    总是提到孩子,方许氏想起自己这么多年还不曾受孕,眼角忍不住湿润起来。

    微月见了以为她是担心自己,便道,“你放心。我会和十一少好好解释清楚的,事情并非如夫人所说的那样。”

    “少奶奶,你是年纪还小,所以不懂得其中悲哀,我嫁给相公已有几年,身子也不见有什么问题,就是一直没有怀孕,我……我好几次都劝相公收个通房,生一儿半子也好,偏偏相公也不着急……我这是急在心里啊,所以才希望你要懂得珍惜。”方许氏哽咽道。

    微月心一凛,方家其他几位少爷之所以没有子嗣,那是因为潘微华……并不是几位少奶奶的问题啊,可这个她要怎么跟方许氏说呢?虽然她对潘微华并无姐妹情深的感情,但在外人眼中,她们始终是一家人,这个时候不适合节外生枝了。

    “可有找大夫脉过?”她问着方许氏,心里也替她难过,古代有多重视传宗接代这个问题,她是很清楚的。

    “找过了,都说没问题。”方许氏道,眼底浮起一丝疑惑,“我就觉得奇怪,我自己不能受孕便罢了,怎么练大少奶奶和四少奶奶也不能呢?这其中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

    “那……可有让大夫也给五少爷脉一下呢?这生孩子的事情是双方的,不只是你的问题。”微月含糊提醒着,心中希望凭着古代高明的医术,能治好方家其他几位少爷。

    只可惜她并不清楚潘微华究竟是怎么做到的,不然也能让大夫对症下药了。

    方许氏听了马上就惊呼出声,“那怎么行呢,这……这让相公以后如何在外面行走。”

    微月忍住想捂额的冲动,“这种事情又不是要你到处去说,你以你的名义请个高明精通这方面的大夫到家里,只消在纱幔里伸出手来,外人怎么知道是个什么事儿?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你总要什么方法都试上一试的。”

    方许氏有些动心了,她确实也很想生个孩子,“我得回去商量相公。”

    微月笑了笑,两人又说了一会儿的话,方许氏才告辞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