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一百六十九章 第一步
    出了洪松吟的屋子,微月见到那个香草手里拿着一包东西匆匆从二道门进来,看到微月的时候,立刻将手里的东西藏在身后,皮笑肉不笑地对微月行礼。

    微月淡淡点了点头,挺直着身子离开。

    章嘉见到微月出来,马上从车辕跳下,“怎样,没事吧?那女人说什么了?”

    微月眼角扫到在门后勾头探耳的小丫环,对章嘉笑道,“回去再说。”

    马车上,吉祥眉心微皱,沉吟了好一会儿,才对微月道,“小姐,奴婢见着那洪松吟好像有些不太对,身上没有酒味啊,怎么就……好像走路都不稳了。”

    微月回想起洪松吟今日形象,也觉得大有不对劲之处,“我看她双眼有红丝,却两颊潮红,精神处于亢奋状态,实在是像……”

    像电视上看到的那些不良少女嗑药后的样子。

    “刚刚香草手里的东西,你认出是什么来吗?”微月问道。

    吉祥想了想,“像是什么药粉来着。”

    该不是五石散吧……

    那是相当小药丸之类的中药散剂,她虽对中药一无所知,但五石散在电视上也了解过了,服用之后,会令人性情亢奋,浑身燥热,身体几乎触觉会变得极为敏感,好像在哪个朝代还很流行,还经常用在闺房之乐上。

    “就算她服毒也不关我们的事情。”微月勾唇淡笑,她最好不要死得太快,否则她要怎么报仇呢?女人是相当记仇的。

    汤马逊的遭遇,绯烟的孩子,她在牢房的那几天,还有那两巴掌……不是洪松吟所赐么?

    她现在没有足够的能力立刻对洪松吟以牙还牙,日子还长着呢,她不急。

    回到双门底上街,微月还没来得及喝上茶,章嘉就急声问道,“那个女人承认是富德的外室了吗?”

    微月喝了一口茶,润了润喉咙,才含笑看向章嘉,“没承认,不过也没否认,想来你查来的消息是不会错的了,她和富德的关系断不是那么简单,几十万两的银子说捐就捐了,还不知道有多少是进了富德的私库里。”

    “嘿嘿,要是让富德的正室知道了,那可就好看了,你不知道,富德家里的女人可泼辣了,手段又高明,长得虽然不怎样,却把富德治得顺贴,一句反抗的话儿都不敢说,几乎整个京城都知道……”说着,章嘉声音低了下来,脸上幸灾乐祸的笑容有些僵硬,支吾道,“我也是听说来的。”

    微月低头笑着喝茶,眼底眸光微转,须臾,“我比较好奇,洪松吟是在哪里认识紫荆的?”

    总不是在半路拦截要认识她的吧,听绯烟说过,紫荆平时和家里的丫环都极少说话,对每个人都充满了戒心,像洪松吟这种突然出现的人,难道就完全没有戒心?

    只可惜自从事发之后,不管是她还是绯烟,就没能和紫荆见上一面。

    “说不定那个洪松吟也是天主教的,这样就容易接近紫荆了。”提起洪松吟,荔珠是咬牙说的。

    微月眼睛亮了起来,“洪松吟指不定还真的是天主教……”

    她不是本国人,如果能找到证据证明她和天主教有关系,那就轻易能定她的罪了吧。

    章嘉嘿嘿笑着,“就算她不是天主教,也能让她变成天主教!”

    微月喟然一叹,“她如今有富德在撑腰,只怕不容易定她的罪。”

    “那有什么难的,富德又不是那种深情的人,只要再给他送个新鲜的,保准儿把洪松吟忘到脑后去了。”章嘉眨了眨眼,心里早有主意了。

    “我说章嘉,你怎么对富德那么熟悉?”荔珠好奇问道。

    章嘉摸了摸头,看向微月,“其实,在京城的时候,我们算是邻居……”

    微月挑了挑眉,“既然如此,让你帮我,恐怕有些不方便了。”

    “怕什么,我又不是指着他吃饭,我还怕得罪他啊,再说了,他也不敢拿爷怎样!”章嘉年轻的脸充满了张扬的傲气。

    微月忍不住笑了起来,“还爷了啊。”

    章嘉笑了笑,突然压低声音,“其实这个富德还有个极少人知道的秘密。”

    微月眼波一动,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吉祥和荔珠也都好奇起来,竖起耳朵看着章嘉。

    章嘉很满意这种效果,很得意地道,“这个富德,其实喜欢玩小倌,就是男女不忌的混蛋,他家那位正室,竟然也不反对他养个小倌,说比养个外室好。”

    微月有些诧异,不会吧,听说过清朝的大老爷喜欢养小娈童,没想到还真让她碰上了。

    吉祥和荔珠都涨红了脸,狠狠地啜了章嘉一口,“胡说八道。”

    章嘉嘿一声叫道,“我怎么胡说八道了,我是说真的,我还见过呢。”

    微月却睁着一双明亮清澈的双眼看着他,长得英俊潇洒的章嘉,小时候也应该是粉嫩可爱的吧,刚刚他说了,和那个喜欢玩小倌的富德是邻居……

    章嘉俊脸微微晕红,指着微月大叫道,“你少给我想歪了,他才不敢动爷呢。”

    微月眼底闪过促狭的笑意,就算是不敢,也是动过念头的吧,“章嘉,谷杭他……在朝廷中势力如何?”

    章嘉没想微月会问起这个,便道,“目前为止,还没人敢正面得罪他的,只有富德那个拎不清的傻蛋才会得罪贝勒爷。”

    如今谷杭能算是她的靠山吗?

    “章嘉,有件事儿,得让你帮忙。”微月严肃起来,“如果洪松吟利用自己也是天主教教徒的身份接近紫荆,那她之所以能劝服紫荆去自首,这个道理就说得通了,你能不能想个办法,让人带个信给紫荆?”

    “那是死牢,要是让富德知道你和紫荆联系,只怕就是谷杭也帮不了你。”章嘉却不愿微月冒险。

    “虽然……我不太喜欢那些阴险的手段,但有时候也有不得已为之的,你不是说富德喜欢小倌吗?广州可有适合的地方?”微月笑眯眯地问着,在豢养娈童成为风俗的清朝,总有某些特定的场所吧。

    虽然有些同情那些小倌,但这种社会现象她是无力改变,每个年代都有自己无能为力的恶习,她又不是神。

    经过这次教训,她明白自己现在要做的就是去适应这个社会。

    世界和平,始终只能是个梦想。

    “我明白了,我这就去安排。”经过一年在锻炼,章嘉在很多方面都成熟起来,特别是像他这种官宦世家的公子哥,对人情物事的接待,更是轻易上手。

    “章嘉,有些事情,不需要自己亲自动手的。”微月看向他,认真说道,“这种场合,你就不要出现了。”

    章嘉笑了笑,“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