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一百六十二章 担心
    白莲教在福建起义。除了在方十一所在的安溪,还有漳平,建宁,顺昌等地也有暴*,一时之间,所有通往福建的讯息都被截断了。

    微月初听到这个消息,只是觉得眼前有些发黑,双脚有些虚软。

    “这是真的?”她脸色刷地苍白,直直盯着来报信的姚总管。

    “千真万确,还从广东这边调兵过去了。”姚总管急声说着,“少奶奶,这可如何是好?十一少还在安溪呢。”

    微月无力地跌坐在太师椅上,表情有些茫然。

    “……白莲教的徒众只是起义,是针对朝廷的,不会见人就杀的吧,十一少只是商人,只要不出去,不会有事的。”微月声音有些嘶哑,不知是在安慰自己,还是安慰别人。

    “少奶奶,那白莲教徒众都是一些游手好闲的地痞。乌合之众,只怕不会想那许多。”姚总管皱眉说着,广州先前也有白莲教的徒众闹事,他是有见识过的。

    “再去打听一下,福建那边不知死伤是否严重。”微月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这个时候是不能慌张的,她相信方十一一定能够保护自己,不会卷入什么暴*之中。

    只是现在禁城,他不能出海回来而已。

    姚总管答了一声是,正要走出大厅,又被微月叫了回来。

    “去账房支些银子,买些手礼,跟官府那边好好打听。”微月站起来急声交代。

    姚总管道,“少奶奶,小的明白怎么做了。”

    待姚总管离开,微月心里还七上八下,挂忧着方十一在福建的安危不知怎样?希望不要出什么意外。

    刚过了午时,方邱氏便回来了,一进门马上就把微月叫去了上房。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十一少现在怎样?”方邱氏急声问着微月。

    微月道,“还不知道,福建那边暴*的消息也是昨日才传到广州,应该也是几日前的事情了,只是白莲教的徒众起义,不会伤及无辜百姓,十一少只是商人,想来不会受到伤害,夫人还请放心。”

    “我怎么放心得下。我就这么一个儿子!”方邱氏铁青着脸,“派人去找了吗?”

    “让姚总管去官府打听了,福建那边禁城了,如果能开禁,十一少一定会来信报平安的。”她坚定地相信方十一会平安无事归来。

    “刚刚我们进城的时候,发现广州府多了许多官兵,怕是连广州这边也要禁城了。”湘珠在一旁低声开口。

    微月脸色微微变白,如果连广州也禁城了,那他们就更难得到方十一的消息了。

    “广州前些年也有白莲教的徒众闹事,福建那边暴*了,广州这边肯定会提高警觉的,家嫂,你赶紧打发个人去福建,不能让榆庭有事!”说到最后,方邱氏的声音带了哽咽。

    微月心中顿了一下,正想开口不如她亲自去一趟福建,外面却传来了通报声,是方家其他三位少爷来了。

    方亦儒,方亦茗和方亦浔大步走了进来,脸上的神情都非常凝重严峻。

    “母亲。”他们给方邱氏行了一礼后,对微月点了点头。

    方邱氏看到他们。紧张问道,“是不是有十一少的消息了?”

    方亦儒摇了摇头,“我刚刚从官府那边回来,什么也打听不到。”

    “没用!”方邱氏低哼一声。

    方亦儒温和的面孔露出一丝惭愧之态。

    方亦茗道,“母亲,如今官府是封闭了消息,不会轻易透露的,十一少和四哥都在福建,生死未卜,不如趁着现在广州还没禁城,赶紧派人到福建去找他们。”

    “福建那边凡事发生暴*的城镇都禁城门了,要如何去找他们?要是连海也禁入,怎么办?”方亦儒问道。

    微月双手紧握成拳,声音透着一种坚韧和不容改变的决心,“现在想不了那么多,只要能进了福建,就一定能想办法联系相公的。”顿了一下,“不如我……”

    “我去找十一少!”方亦浔抢在微月之前开口。

    他的目光快速从微月脸上掠过,眼睑低了下来,很坚定地道,“我之前也常在福建行走,我去最适合了。”

    大厅顿时没了声音,方邱氏深深看了方亦浔一眼,缓缓地点头,“你万事要小心,多带些银票在身上,遇到哪里需要打点的,也不要省着。”

    “是。”方亦浔低下头,知道微月也在看着他。可他就是不抬头看她。

    声音刚落,便听到外面传来一声隐忍的低泣声。

    原来三个姨娘也结伴同来,是骆姨娘听到九少爷要亲自去福建找十一少,一时忍不住心疼和害怕,哭了出来。

    方邱氏不耐烦地瞪她,“你嚎什么丧,家里现在还没人出事呢,你是不是想给十一少他们带晦气啊。”

    骆姨娘咬着唇摇头,不敢在哭出声音来,只是用凄恻哀痛的眼神看着方亦浔。

    方亦浔强忍着不去看向骆姨娘,抬头对方邱氏道,“母亲,那我这就去准备一下,今晚就上船去福建。”

    方邱氏留下三位姨娘,让其他人都下去了。

    微月拦住方亦浔,“九少爷,福建那里动乱不安,让我去吧……”

    方亦浔看起来还是有些木讷,他低声道,“既然是动乱不安,又怎能让少奶奶去涉险。”

    “可是……”十一少是她的丈夫啊。

    “少奶奶,家中还有幼儿,你去。不方便。”方亦浔看了她一眼,支吾道。

    微月叹了一声,不再争辩,“那你也要事事小心。”

    方亦浔脸颊浮起一丝红晕,急促地点了点头,然后大步往自己院子里走去。

    微月精神有些恍惚地回到了月满楼,静坐在临窗的软榻上,脑海里一直浮现着方十一那张清傲秀逸的俊脸,耳边仿佛还能听到他低醇温柔的轻声细语。

    眼睛有些发涩,心口胀胀的,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眼眶溢出来。她深深呼吸着,忍住了心中的不安。

    她想起来了,汤马逊不是有朋友在福建吗?不知道能不能从他那里知道一些关于那边的消息。

    “吉祥,去备车,去一趟越秀山。”微月猛地站起来,提声叫来吉祥。

    吉祥道,“小姐,现在外面各处都有官兵在搜查,有些乱……”

    “我管不了那么多了,就算现在只有一点点的希望,我都不会错过。”微月哑声叫着,双手有些发抖。

    她太清楚这种暴*的死伤严重性了,不管是历史上还是电视上,那些所谓的起义兵,那些镇压暴*的官兵,哪一个会真的在乎百姓的安危,他们所求的不过是最后的胜利。

    吉祥不再迟疑,回身要去备车。

    荔珠迎面而来,“小姐,骆姨娘来了。”

    微月出来见骆姨娘,还未走进茶厅,那骆姨娘已经痛哭出声,急步上来握着微月的手,“少奶奶,我只有这么一个儿子……”

    微月面无表情看着她,并非她心中无动于衷,实在是不知该跟骆姨娘说什么,哪一个姨娘如今心中就好过?“骆姨娘,你希望我做什么?”

    “您帮我劝劝夫人,不要让九少爷……不要让他去福建。”骆姨娘嘶声哭着,说出这样自私的话,她也是迫不得已,可谁忍心看着自己的儿子去送死。

    “那么,让谁去?”微月问道。

    “谁都可以去不是吗?”顿了一下,她嚎哭起来,“为什么还要去送死,十一少和四少爷已经在福建生死未卜了。何必再多一位少爷去送死,死两个总比死三个好吧。”

    微月眼神变得冷厉而森寒,“你说的是什么话!骆姨娘,你回去吧!”

    因为骆姨娘的话心中蹿起熊熊怒火,可是她也知道这时候说什么也无益,除了想办法将方十一救回广州,其他的,她都不愿去多想了。

    骆姨娘似乎也知道说错了话,很愧疚又觉得自己其实说得并不全错,眼泪一直悬挂在眼角,楚楚可怜的样子。

    “骆姨娘,如果可以的话,我更希望去福建的那个人是我。”微月淡淡地说道,可她更明白,凡事做最坏打算的话,她留在广州会更适合。

    骆姨娘双手绞着绢帕,嘴唇颤颤说不出话来。

    微月转头看向窗外,夕阳已经西坠,夜禁快到了,她今日是来不及去找汤马逊了。

    “少奶奶,那……打搅了。”骆姨娘在微月这边走不通,只要神情哀恸地离开月满楼,往九少爷的院子那边去了。

    自然是劝说不下方亦浔的。

    入夜之后,是方亦儒和方亦茗亲自将方亦浔送上船的,同行的还有姚总管。

    方家所有人的心情都忐忑不安着,谁也不知道三位去了福建的少爷最后能不能平安无事地回来,其中还有一位是整个方家的支柱。

    第二天,听说这次在福建起义的队伍中,有不少是天主教的。

    西方洋人繁多的广州也开始全面戒严了。

    在乾隆十一年春,即1746年,云南,贵州,四川,湖广等地相继发现白莲教准备起义的大案,许多白莲教首领,徒众相继被捕,并惨遭杀害,当年五月,福建地方官员奏报,有白莲教余党潜入福宁府,之后,搜查未果,之后白莲教便一直沉寂毫无动作。

    当时乾隆皇帝对僧、道势力进行打击和限制的同时,对于西方传教士的传教活动,禁令也渐趋严厉,白莲教起义尔后不久,天主教势力也被作为秘密宗教之一而遭到严厉镇压。

    所以,这次不禁要镇压白莲教,连天主教的教徒也被列入搜查的对象中。

    ——————————

    白莲教和天主教的事件,和历史时间是有出入的,大家只管当故事看就好哈~o(n_n)o~。.。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