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一百六十章 手扎
    方邱氏去了天后宫。四少奶奶方吴氏回了娘家,大少奶奶已经很久没出现在人前,其他三位姨娘也极少出门,方家一下好像冷清了不少。

    本来微月和岑姨娘还有些来往,只是自从自己当家之后,岑姨娘似乎也没有再上门来找她说话了,至于路姨娘和骆姨娘,更是极少出现,除了偶尔在花园碰见了,说聊几句,交情淡如水。

    经常到微月这边走动的,就只有方许氏了。

    怕她在家中会寂寞,方许氏这次无论如何也要她去参加诗社的雅聚,微月答应了下来,不过她不会吟诗也不会作画,写的字也拿不手见人,鉴赏古玩更加没眼力,她去到那里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和每个夫人小姐混个熟脸。

    那位高傲的李小姐因为父亲被革职抄家,也再没来诗社,听说是到京城投靠亲戚去了。

    听着她们吟诗赋曲。微月实在有些昏昏欲睡,便悄然离开了,到荔园去散步了。

    上次在这里遇到谷杭,章嘉说过,谷杭就住在这里附近的。

    对于谷杭,她心中有些疑问,虽然想当面问个清楚,但始终只是见过几面的交情,有些话不容易问出口,何况他看似温柔和气,实际心房筑得极高,不会轻易信任别人的。

    微月他们快走到树林的路口时,见到有四个穿着官服的年轻男子,头上都戴着圆锥形凉帽顶上装有顶珠红缨和孔雀翎,他们神情冷峻,正往她之前遇到谷杭的方向走去。

    他们中间有人开口说话,声音不高,微月却听出了他们的口音带着京味儿。

    算了,她淡淡一笑,“我们回去吧。”

    “小姐,那好像不是本地人。”吉祥低声在微月身边说着。

    “嗯,可能是来找人的。”微月淡笑道。

    回到庄子里,方许氏正打算使人出来寻她,“大家都说想去泛舟,少奶奶也一起去吧?”

    微月颌首,不想扫大家的兴,笑道。“也好,今日天气不错,欣赏一下江面风景也好。”

    这一天,就这样在荔枝湾度过了。

    日子缓缓又过了两天,微月收到了绯烟的请帖,是邀她到越秀山的。

    微月答应了下来,她喜欢绯烟那个宅子的环境,也认为绯烟是个值得交往的朋友,所以接下来就算绯烟没有正式下请帖,她也会上门去找叨扰。

    这次去越秀山那边,又是遇到了谷杭过来给汤马逊医治双眸,只不过他们在前院,微月她们在后院,见不上面罢了。

    又过了七八天,天气渐渐有些冬的味道,微月也收到方十一寄回来报平安的信,她心中的大石头终于放了下来,将他的信读了一遍又一遍,对他最后那句调侃似的保证实在感到有些好笑,什么叫做一定会洁身自好?根本是在取笑她。

    不过还是难掩心中的甜蜜。

    她给他回了长长的五页信纸,拉七杂八地说了很多闲事。关于家里的,关于茂官学业的,关于方邱氏要到顺德的女儿家小住几日的,在最后,她本来写一句我很想你或者其他甜言蜜语,可是她却发现没有一句话能表达她想要跟他说的心情。

    她想起英国诗人西格里夫?萨松曾写过一行不朽诗句——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很喜欢猛虎嗅蔷薇这个意境,是用来表达爱之细腻的吧,无论是怎样的人,只要心间起了爱意,就会变得很温柔,轻手轻脚,小心翼翼地靠近美好,生怕惊落了花蕊上的晨露。

    方榆庭,我如今是抱着小心翼翼的心情靠近我们之间的爱情,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信送了出去,微月心中便有了期待,不知道他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转眼进入十月,烧窑的生意逐渐上了轨道,而隆福行的陶瓷声音因为泰兴行的故意针对一直不见起色。

    潘世昌如今认定了隆福行是微月或者白姨娘的私产,心中犹带愤怒,将隆福行视作眼中钉,加之方家的同和行一直明里暗里帮着隆福行,他更加觉得这是自己的小妾和女儿在和自己作对。

    微月这段时间不是没有遇过潘家的人,只是遇到了又如何?能点头之交已经算是不错了。

    前几天叶夫人生辰,邀请了城中不少贵妇内眷到叶家去,微月自然也在受邀行列之中,遇到了潘梁氏和潘微卿。

    她一直觉得奇怪,潘微卿比她还年长。照着年代的女子婚龄计算,这位五小姐已经是大龄姑娘了,怎么还没成亲呢?

    后来在叶夫人的宴会上,她才看出一些苗头,不是潘梁氏一直不让潘微卿出嫁,而是潘微卿还没死心想要嫁给方十一。

    不过自从潘世昌和微月断绝关系之后,潘梁氏似乎已经绝了这个心思,正带着潘微卿四处相亲呢。

    在叶家园子里遇到端庄高贵的潘梁氏和潘微卿,微月淡淡一笑,想要借身而过,潘微卿却将她拦住了。

    挑了挑眉,微月浅笑看着眼眶有些发红的潘微卿,“潘五小姐,你这是?”

    “微卿,别随便跟什么人打交道。”潘梁氏冷冷地说道。

    潘微卿眼神有些凄恻,狠狠地瞪了微月一眼。

    微月却有些好笑,自己又做了些什么事情让潘微卿怨怒了?

    在宴会将要结束的时候,潘微卿终于找到个能单独跟微月说话的机会。

    她只是到屋里来整理一些妆容而已,却没想会遇到潘微卿,微月淡笑睨着来人,神情自若地为自己补了点胭脂。

    “你现在是不是很得意?”潘微卿问着。

    “潘五小姐这是什么意思?我听不明白。”微月淡声道。

    “你以为让父亲和你断绝关系,就能阻止我嫁给方十一?”潘微卿声音有些尖锐地问道。

    微月笑了出来,“这两者有关系吗?潘微卿。你还没到那个程度,别把自己看得太高了。”

    潘微卿脸色变了变,“茂官是家姐唯一的儿子,母亲不会将茂官交给你的,你等着吧,我才是茂官最适合的二娘。”

    微月斜睨她一眼,这女人是不是被逼着相亲相傻了?

    “有本事自己到十一少面前去求婚,到我这里威胁是没有用的,你怎么试探我都是一样的,我不会答应方十一娶什么平妻,也不会同意他纳妾。就是收个通房也不准,这下,你可听清楚了。”微月一字一句地说道。

    “你根本就是个妒妇。”潘微卿咬牙切齿。

    微月大方承认,“我是,又如何?”

    “你犯了七出,总有一天会被休的。”潘微卿几乎是诅咒地说尖叫道。

    微月笑得无所谓,“潘五小姐,你的声音太大了,人前的你可是温雅端庄的。”接着又道,“我会不会被休那是我自己的事情,我与潘家已无半点关系,我也不靠你养着,你担心什么?”

    潘微卿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她没想到微月会这样牙尖嘴利,以前那个怯弱的七妹,可是从来不敢回嘴的。

    微月嘴角勾起一抹讥讽的笑,清寒的眉梢眼角隐隐有张狂味道,不再理会潘微卿苍白的脸,她开门离开。

    从叶家离开,过了两三日,便听说潘家的五小姐与父亲吵了一架,潘微卿坚持要嫁给方十一,就是当妾也愿意,理由是要照顾茂官,潘老爷却不想再与方家有任何瓜葛,自然是不同意,做主将潘微卿许给了和叶家的三少爷,婚期都已经订下来了,就在下个月。

    真是大公无私极度圣母玛利亚的情操,竟然说要照顾茂官?大概只有潘梁氏会相信潘微卿吧。

    微月正在书房听着如玉在讲潘家的八卦,如玉的家人还在潘家当差,想听点八卦还是比较容易的。

    “小姐。”吉祥进来打断如玉的声音。

    微月让如玉先退下。

    如玉看了吉祥一眼,乖顺地曲膝行礼,带上书房的门下去了。

    “找到洪姑娘她们了。”吉祥声音有些紧促。

    微月从荔珠手中接过热茶,轻轻吹起烟雾。

    吉祥缓了一口气,“就住在越秀山附近。”

    “她可发觉了我们的人?”微月问道。

    “还没,找到她们的是贵庆两兄弟。是跟踪香草才发现了她们的住所。”吉祥道。

    “暂时不要打草惊蛇,看看她留在广州到底想要作甚。”微月低声交代道。

    “是,小姐。”吉祥应道。

    “让人把请帖送到汤马逊夫人那里了吗?”微月问道,她多次想邀请绯烟到方家来做客,却不知绯烟总是找借口婉拒。

    就连上次想请她参加诗社的雅聚,她也是不愿意去。

    “去了,汤马逊夫人说自己身子抱恙,不便前来,怕过了病气。”吉祥道。

    “生病了?”微月有些担心,“明天亲自去一趟吧。”

    既然绯烟不愿意出门,她也不强求了,只是始终觉得有些奇怪。

    下午,微月午睡醒来之后,闲着无事,便将自己的屋里的东西整理了一遍,在一个铺满灰尘的匣子里,看到潘微华之前交给她的一本日记。

    她随手翻开看了几页。

    看着看着,冷汗从她鬓角渗了出来。

    脑海里只剩下一个念头。

    潘微华的死……不是偶然,不是病死的?

    ————————

    求票求票o(n_n)o~

    嗷嗷,好久没休假了~~~感觉真不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