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一百五十九章 琐碎
    转过身子,见到四少奶奶方吴氏看着她在发怔。

    微月牵着茂官向前去。“四少奶奶,不如我们先回家了吧。”

    方吴氏回过神来,看着微月笑得有些奇怪,“少奶奶与十一少的感情真好。”

    “四少奶奶与四少爷难道感情不好?”微月笑着反问道。

    方吴氏笑容有些涩意,“怎及得上你和十一少的鹣鲽情深?真没想到十一少会有那样的笑容。”

    她们并肩走出港湾,听着方吴氏的感叹,微月淡淡笑着。

    方吴氏却还在消化刚刚见到方十一那样温柔不舍的眼神,她嫁给方亦承那么多年,也见过方十一无数次了,每一次见到他,他都是一副沉静自若,很清傲难以接近的样子,虽然是自己的小叔子,她却有些怕他。

    有听说过十一少对潘微月很好,她一直都觉得这只是别人夸大的说法,十一少怎么可能对哪个女人动了真情。

    但显然,他对潘微月是不一样的。

    和对潘微华是不一样的。

    “听说邱舅老爷在城西那边买了一处宅子,看样子是真的不打算到方家蹭住了。”上了马车,方吴氏已经将对十一少对微月动心的惊讶摆在一边,忍不住八卦了起来。

    “城西?是之前就买下的宅子吗?”微月笑着问道,邱舅老爷他们气冲冲从方家离开之后。好像还没买什么宅子,而是在客栈住了两天,一直因为价钱的原因没有买到住所,后来不知怎么就买了一处三进的宅子。

    方吴氏撇嘴,一副不以为然的表情,“那宅子是前些年夫人买下的,不记在公中。”

    微月心中有数,却还很吃惊地道,“原来是这样,夫人对自家兄弟很有心。”

    方吴氏却道,“是啊,真有心,一直贴补自己的兄弟,对自己的媳妇儿子怎么没见那么有心。”

    看来也是有了怨气,微月看着方吴氏笑了笑,是因为知道自己和方邱氏不和,所以才故意在她面前发表自己的不满吧。

    方吴氏继续道,“说起来,那邱家也真真是令人发指,在别人家里还摆个什么谱,前阵子还听说那赖姨娘训斥了洗衣房的丫环,说是没有先给他们屋里洗衣裳,你说,凭什么要帮他们先把衣裳洗了?对不对。”

    这倒是没听说过,微月心中有些讶异。

    “他们都已经搬出去了,以后四少奶奶也能清静些。”微月笑道。

    “我有个什么不清静,我只是为你不平。不过也多亏了你,才能把他们都赶出去。”方吴氏捂着嘴笑道。

    微月挑了挑眉,方吴氏的语气有了几分的幸灾乐祸,自己因为邱家的事情被方邱氏落个不孝之名,看来有些人是看戏看得挺开心的。

    方吴氏见微月态度淡漠,自讨了个没趣,撇了撇嘴有说道,“不知道十一少他们什么时候能回来?”

    微月笑道,“不会太久的。”

    “也要两个多月吧,正好我也能回一趟娘家。”方吴氏笑道,说完立刻觉得尴尬,有些不好意思看着微月。

    微月没什么感觉,每个人都觉得她被潘家断绝关系是很伤心的事情,不会轻易在她面前提起,“四少奶奶的娘家是在哪里?”

    见微月没生气,方吴氏重新露出笑脸,“在清远呢。”

    “这倒是有些远,要多带两个丫环在身边照顾着才好。”微月笑道。

    方吴氏笑得很开心。

    回到方家,方吴氏便去了上房要跟方邱氏说回娘家一事,微月则回了月满楼,让荔珠去洗衣房把如玉找来。

    屋里只有吉祥和微月。

    “小姐。烧窑那边出了第一批陶瓷花瓶,刘掌柜托人送了两个过来。”吉祥压低声音对微月道。

    如今同和行和隆福行合作,刘掌柜来往方家,也不再需要遮掩。

    微月有些惊喜和期待,“取来给我看看。”

    自从将烧窑买了下来,隆福行就不再专卖那些微月设计的杯子,她自己很清楚,这种毫无技术含量的东西只会兴起一时,而不会长久,所以她让口才了得负责外交的梁金荣去了一趟景德镇,高薪请了一位师傅回来,听说是很有名声的烧窑高手,姓汪。

    清朝的陶瓷品有多精致美丽,微月是曾经在博物馆见过的,她希望能秉持这份美丽一直到后世,而不是让后世那些取巧的东西破坏这份美丽。

    当然,那种瓷杯也并不是就此中断了,而是微月设计个雏形出来之后,会让汪师傅再设计成富有古代中国特色且更加好看的形状出来。

    吉祥取来了一个大锦盒,是一个色彩鲜艳,雕刻精细的牡丹花纹梨形花瓶,和一个精巧的瓷枕。

    微月真要忍不住赞叹古人的手工和智慧。

    “这花瓶真漂亮,看来梁金荣请了个好师傅。”她忍不住称赞道。

    “可不是,刘掌柜说,这批货已经被定去了,如今正准备烧第二批。”吉祥道。

    微月满意地点头,“要保证质量,才能长久留住客人,烧窑的管事是刘掌柜的侄子?”

    “没错。小姐可要见上一面?”吉祥问道。

    “暂时不要了,免得节外生枝。”微月低声道,

    吉祥答了一声是,听到外头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便将花瓶和瓷枕收了起来。

    荔珠领着如玉走了进来。

    微月斜倚在软榻上,姿态慵懒闲适地抬眼看了过去,有好几个月没有见过这个如玉了,清瘦了不少,眼神也没有以前那么狂妄了。

    如玉穿着粗布衣裙,肌肤变黑了,面色也有些发黄,看起来像营养不良的样子,她眼眶盈着泪水,看到微月的瞬间,哇一声哭了出来。

    “小姐,小姐,奴婢再也不敢了,您让奴婢回来服侍您,求求您了。”她噗通一声跪到微月面前,磕着头恳求着。

    微月面含浅笑看着她,这个从小跟在本尊身边的丫环,一直对主子无礼放肆,没将主子放在眼里。又对方十一有念想,这是微月想把她调离她作为惩罚的理由,但也有些忌讳她对本尊太了解,继而看出什么端倪。

    现在就没有什么可避忌的了。

    “如玉,这些日子以来,你受苦了。”微月柔声说着,让荔珠将她扶起来说话。

    “小姐,奴婢不苦,是奴婢错了。”如玉泣不成声,在洗衣房的这几个月,她从怨怼到最后的麻木。从被尊重到最后任人欺凌,她才终于明白自己之前能够过上受人礼遇,吃饱穿暖的生活,完全是因为小姐,自己竟然不知感恩,还处处与小姐作对,落得那样的下场,根本就是她咎由自取。

    她以为这辈子再也不可能离开洗衣房了,没想到小姐还能记得她,她实在无法掩住心中的激动。

    微月看了她一眼,怎么说都是服侍了本尊那么多年的丫环,受到的惩罚也该够了,“想回来当差吗?”

    如玉满面的泪水,抽抽嗒嗒的,听到微月的话,怔在原地。

    还是荔珠扯了她的衣袖,她才回过神来,“小姐,奴婢……奴婢真的能回来当差吗?”

    微月微笑道,“你是我从娘家带来的,是潘家的家生子,如今我与潘家已再无关系,你若是想要回家,我便将卖身契还给你,若是想留下,那么,将来我会为你的终身大事做主,你自己斟酌斟酌。”

    即便回了潘家,只怕日子也不会比在洗衣房好多少,“奴婢想留在小姐身边。”

    对于这个答案,微月并不觉得意外,让荔珠负责安排她之后,便打发她们都下去了。

    接下来整个下午,微月都在书房里听着各房管事来回话听派,不知不觉到了入暮时分,微月习惯性想要等待方十一回来之后才开饭。

    想起他已经启程去了福建,她不免苦笑。原来不知不觉,她对他也养成了习惯。

    入夜之后,她站在门廊望着高挂半空的圆月,觉得今夜的星星失去了璀璨光芒,连花园里的灯也没那么亮了。

    就是晚上躺在床上,也似乎觉得少了些温暖。

    习惯,是很可怕的感觉。

    第二天,微月被唤了到上房,自从邱舅老爷一家离开方家之后,微月就不曾和方邱氏碰面,她想,方邱氏也不愿意见到她,所以她也就不惹她嫌去出现在她面前了。

    到了上房,方邱氏沉着脸,一副很厌恶和微月说话的样子。

    微月面含浅笑地听她说完,才知道她是这两天想到城郊的天后宫祈愿。

    “本来是应该和你一道去的,只是如今家里少不了你。”方邱氏淡淡地道,“我与你交代一声便是了。”

    “是。”微月低声答道,看来方邱氏是打算再天后宫那里住上几日了,“媳妇这就是去让姚总管打点一切。”

    方邱氏淡漠点了点头,指了指身边的湘珠,“我听说茂官屋里的春桃去了珍品房,人手不够的话,让湘珠去照顾茂官。”

    湘珠眼神有些闪烁兴奋。

    微月淡笑道,“茂官屋里有念红和念翠,她们照顾得极好,都是用心的人。”

    “也罢,你是他的母亲,自然会为他打点,我也不必多此一举。”方邱氏冷声说着,“回去吧,没事交代了。”

    微月请了个蹲儿安,便离开了上房大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