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一百五十八章 离别
    到了荔枝湾的庄子,天空已经出现了暮色。

    荔枝酒只剩下一小坛,其他的已经诗社的那几位夫人讨去了。诗社每月一次的雅聚,微月后来两次都抽不出时间来,但想起方许氏越来越容光焕发的神采,也知道是办的不错了。

    “在想什么?”方十一轻咬住她的耳珠,声音略显低哑。

    微月被她拥着坐在临窗的软榻上,窗外的夕阳艳红如火,而身后的男子也如火一样紧紧抱着她。

    “在想……你刚刚是怎么劝服茂官不要跟着来的?”微月低笑,回头看着他。

    临出门的时候,茂官正好下学回来,得知方十一和微月要到荔枝湾来,马上嚷着也要跟来,还说这是上次微月答应他的,后来不知道方十一在他耳边说了什么,竟然就不跟了,还怏怏地跟着念翠回了偏院。

    方十一吻了吻她的嘴角,笑着问,“真的想知道?”

    她搂住他的脖子,一手轻轻地解开他的马褂,声音妩媚,“嗯,你跟他说什么了?”

    他的呼吸微微地滞了一下,呼吸有些粗重,细啄浅吻着她的唇,“我跟他说……”

    手伸进她的衣襟里,他含糊道,“跟他说,是要跟你来荔枝湾给他带个妹妹回去的,他要是跟来……就没有妹妹了。”

    微月微喘着气,“有你这样哄着小孩子的吗?”

    “我这哪里是哄他,我说的是实话。”方十一轻笑着,隔着衣料咬住她胸前的敏感。

    微月的手滑进他的衣内,抚着他结实的胸膛,“怪不得,他那么不开心……”

    方十一解开她的衣服,露出她胜雪的肌肤,一阵的口干舌燥,“嗯,他没有不开心。”

    微月还想说话,却被堵住了嘴,接下来,再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想除了这个男人意外的事情了。

    满室的绮丽甜蜜,两人缠缠绵绵,几乎到了快天亮才睡下,第二天,微月几乎是腰酸背疼地起身,方十一却神采奕奕,拉着微月到荔园走了一圈,才和她一起进城回了方家。

    微月有些发囧,这方十一究竟要她来荔枝湾干吗,就是为了……昨晚?想起那些疯狂的姿势,她实在很无语,果然人不可貌相,这男人看着斯文温雅,疯狂起来也无人能及。

    方家,月满楼,内屋。

    方十一歪在软榻上,眼底似漾着温柔的水波,看着微月为他收拾细软,还一边细细交代他要注意的事情。

    “天气在转季,时冷时热,出去的时候,让多寿给你带件衣裳,天凉了可以穿上,还有,记着多喝水,别上火了,也别熬夜,注意休息……”

    方十一低声答应着,嘴角的笑容越来越大。

    微月亲自将他要带去福建的衣物装进箱子里,少不了一些常备的药物。

    “吉祥,去珍品房拿两支野参过来。”微月叫来吉祥,吩咐道。

    吉祥应喏离开。

    方十一起身拉住她在身边坐了下来,“这些让丫环去忙就行了,你陪我说话。”

    微月拿起旁边的茶大大喝了一口,“你倒是悠闲,好像很想早点离开广州啊?”

    他笑着埋进她肩窝,“我舍不得,舍不得离开你。”

    微月推了推他,“还有一件事你得记着。”

    “嗯,你说,我都答应。”方十一柔声说道。

    “谈生意归谈生意,要是让我知道你在福建那边和别的女人……嗯哼,回来你就知道厉害。”微月警告道。

    方十一大笑,“不敢不敢,我有你就够了。”

    微月心中一甜,“给你带两支野参,平时让多寿给你切片炖着汤,嗯?”

    “是,娘子。”方十一笑道。

    微月高兴地亲了他一下,“你答应过我的,不许赖账。”

    是不是每个女人一旦对哪个男人有了感情,就会不由自主地变得温柔和甜蜜?微月不知道自己现在对方十一的感情到了什么样的程度,只是这一刻,她觉得自己愿意为他做任何事情,包括为他生儿育女。

    如果这就是爱,那么她一定会尽自己的努力去守护这段婚姻和感情,将来的事情她不确定,但她希望在她喜欢着他的期间,他也能一心一意对她,如果哪天他心变了,那她也不会强留。

    只是,生活的变数从来不是微月所能控制,就如她如今已经决定去接受这个一直被她拒绝在心房之外的男子,却没想过此次别离,会是那么久……

    到了晚饭的时候,微月使人去将茂官带了过来,这小家伙到现在还嘟着小嘴,一副很委屈的样子。

    “怎么了?”微月笑着刮了刮他的脸,“嘴巴都能挂油瓶了。”

    “明明答应我的,会带我去荔枝湾的……”茂官委屈说道,语气很埋怨。

    “下次一定带你去。”微月笑道。

    茂官眼神黯了下来,“父亲只喜欢妹妹……”

    微月怔了一下,笑道,“怎么会,没人会不喜欢你的。”

    茂官眼神怯怯看着她,“真的?你也会喜欢我?”

    “当然,以后让你带着妹妹玩好不好?”微月摸了摸他的头,笑着问。

    茂官眼睛亮了起来,熠熠如星,重重地点头道,“好啊,我要当个好哥哥,以后保护妹妹和弟弟。”

    微月怔了一下,茂官不排斥会有弟弟了?看来潘微华对他的影响越来越小了,终究是小孩子,心性容易改变,这样很好。

    方十一这时候也从书房过来了,见微月和茂官两人亲密地说着话,脸上露出一个温柔的笑意来。

    吃过晚饭,他问了茂官这几天学的功课,赞赏鼓励了他几句,便让人带着他回去休息。

    微月也催促他要早些休息,明日还要启程去福建。

    翌日,方十一到上房跟方邱氏辞行,之后登车往黄埔码头而去。

    方吴氏也来了,是来相送方亦承的。

    黄埔古港是从海路进入广州的最后一道屏障,四周江岸是茂密的树林,长满古老的榕树,樟树及各类灌木,还有那高高矗立的作为船舶的海望标志,港湾内鱼贯而至,繁忙穿梭着色彩缤纷的中外商船,来不及感慨这里的繁荣会一直延续到几百年后,她拉着茂官,为方十一送行。

    离别的伤感骤然而至,还有一种她不愿去细想的不安。

    两人低声细语说了一会儿的话,船家已经准备开船。

    微月心一慌,抓着方十一的手,最后却只能说出一句,“保重,要一帆风顺。”

    “父亲,一路顺风。”

    方十一捏了捏她的手心,对茂官点了点头,终于上船离开。

    直到看不到那船只的踪影,微月收回视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