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一百五十七章 客人
    因为计划着想要离开广州出洋。所以潘微月才会毫无反抗答应嫁到方家,如果不离开潘家,她就无法自由,嫁到方家之后,再想办法被休,潘家也不会收留她一个被休弃的庶女,到时候,她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自由?

    是这样吗?微月猜想着本尊的心思。

    是不是她想的这样已经不重要了,汤马逊已经为她安排了路线,她随时能离开广州到英国去。

    想到中国接下来那段艰苦的抗战,微月确实有些心动想要离开。

    可是哪个国家就能让她平安顺利一辈子呢?

    她也与汤马逊已经说了,关于离开广州一事,暂时还是不提,但仍感谢他如此为她安排一切。

    本尊和他的友谊如何,她其实并不十分清楚,但看得出来,本尊很信任汤马逊,而她也觉得这位罗马人是个值得交往的朋友。

    不然谷杭为什么也会和他成为朋友呢?

    想起谷杭,微月脑海里就出现了一道秀逸的身影,那个有着青云流觞般风度的男子。

    刚刚听汤马逊说起,谷杭的眼睛好像出现了什么问题。最近一直肿痛,许多大夫都诊不出原因,只好找到汤马逊这边来。

    可能这些天要经常过来医治了。

    真希望他的眼睛能治好,章嘉说过,他的眼睛不是天生就看不见的,而且还有得医,但究竟是什么样的心结,谷杭会不愿意医好自己的眼睛呢?

    大概,和身份有关吧,微月暗想着,却猜不出谷杭会是什么身份的人。

    和汤马逊差不多谈完,绯烟才出现在小道上,并端来了几样糕点。

    三人又说了些闲话见闻,微月见时间差不多了,才起身告辞。

    绯烟还想留她午饭,不过见微月婉拒,也就不再强留,只是再三邀请,希望她以后多来走动,微月答应了下来。

    在回去的路上,微月见吉祥几次欲言又止,忍不住笑道,“想问什么?”

    吉祥神情有些紧张,她压低声音,“小姐,您……您真的想过要离开广州吗?”

    刚刚小姐并没有让她回避与汤马逊的谈话,所以她知道小姐以前的计划之后。实在不是震惊两字足以形容心情。

    微月眼角微扬,看向窗外一晃一晃而过的景色,“计划都是跟不上改变的,现在这里不是很好吗?”

    吉祥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就是就是,去那什么夷国,人生地不熟的,一点儿也不好。”

    微月双眸含笑睇了她一眼,“我都忘记以前的事情了,所以,这事儿就揭过去吧。”

    “是,小姐。”吉祥语气掩不住的轻快。

    马车驶出了小路,进入了热闹的街道,微月把窗帘打了起来,看着外面形形色色的路人,再想起自己曾经行走于高楼大厦间的大马路,她真要怀疑,那到底是否只是一场梦?只是哪一个才是现实?

    “小姐,您看!”吉祥突然一声惊呼,指着窗外叫道。

    微月急声叫道,“停车!”

    外面的小厮急忙勒住马匹。带车的马发出一声嘶鸣。

    吉祥道,“是洪姑娘身边的丫环!”

    “下去看看!”微月正色道,眼睛透过车窗直盯着在一家杂货铺里买东西的女子,那确实是洪松吟的贴身丫环,好像叫香草。

    吉祥应喏,撩起车帘下了马车。

    那个香草却不知怎么察觉到微月她们的动静,突然连东西也不买了,拔腿往旁边的小巷里跑去。

    “快,看她往哪里去。”微月叫道,也紧忙下了车。

    吉祥早已经追了上去,却还是慢了一步,一下子就不见了香草的踪迹。

    微月站在马车旁边,仔细观察周围,都是民舍大宅,既然在这里见到香草,那是不是洪松吟就在这附近呢?

    吉祥进了杂货店,一边买东西,一边与那老板聊起来。

    真是醒目的女子!微月笑了笑,重新上了马车。

    约莫等了有一刻钟,吉祥才重新上车,“小姐,买了点干果。”

    微月捻了块梅干放进嘴里,“如何?”

    吉祥道,“奴婢假装成媒人,借问了那位香草,老板说她是这两天才见到的生面孔,以前不曾见过,可能洪姑娘就在附近。”

    “想来洪松吟也是这两天才搬到这里的,回头使人过来仔细打听。看看她住在哪里。”微月略微沉吟,洪松吟之前只怕是出城去了吧,否则怎么会找不到她,既然已经离开了,为何要返回广州府?真的是打算来找她报复的?

    “是,小姐。”

    ——————————

    回到方家的时候,正好是响午,吃过午膳之后,微月本想小寐一会儿,却有丫环来传话,说是前院来了客人,十一少让她过去一趟。

    方十一什么时候回来的?微月纳闷想着,却已经换了件八成新的小褂,便往前院走去。

    却是没想到客人会是潘炜群!

    她走进大厅,脸上的笑容变得恬淡温静,目光与方十一的对上。

    “潘大少爷。”微月欠身一礼。

    “正巧在门外遇到潘大少爷,还以为你还没回来。”方十一柔声对她说着,也是在解释他并不知道潘炜群今日会上门来。

    潘炜群虽出身潘家这样的商贾世家,气质却更像个读书人,他有些尴尬地看着微月和方十一,“十一少,七妹,今日实在有些唐突了。”

    “怎么会呢。潘大少爷是贵客,是我们有失远迎了。”方十一笑道,请手让潘炜群坐下。

    微月则是站到一边,不知这位潘家大少爷突然找上门是因为什么事情。

    潘炜群端起茶杯啜了一口茶,才看着微月道,“七妹,那件事儿……父亲也是在气头上,你心中别存着怨恨,我们大家其实还当你是七妹的。”

    他们大家?指的是谁?潘家的少爷小姐们吗?谁会在乎她?微月心中腹诽着。

    “潘大少,什么样的气头上需要送来绝义书?”方十一冷冷问着。

    “这……我也不好怎么说,只是希望七妹不要因此嫉恨父亲。今日我来,也不是全为劝说,我是将画物归原主的。”说着,潘炜群将手边桌上的两卷画递了上来。

    方十一和微月对视一眼,是唐寅的那两幅画?

    “先前不知道这是十一少的心头好,才会从邱少爷手中得来,实在惭愧。”潘炜群说道。

    方十一自然是不肯收下,“潘大少爷,如今你才是这两幅画的主人。”

    潘炜群看向微月,“七妹,你们还是收下吧,这也是大哥的心意。”他顿了一下又道,“李大人喜好唐寅的作品,这正好送给他。”

    微月和方十一面面相觑,这潘炜群是真心的?

    因为潘世昌的关系,微月早已经将整个潘家的人一杆子打死,认为不会出个什么好人,对于潘炜群的好意,她还真有种捉摸不透,猜测会不会另有目的?如此想着,却有觉得自己心理有些阴暗,说不定人家真是在关心自己的妹妹和妹婿。

    潘炜群见他们还在犹豫,声音有些发急,“你们别担心我会以此来要求什么,我……我这也是为了我的亲外甥着想,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们方家受累,最后会影响茂官。”

    原来如此,潘炜群也只有潘微华这么一个同胞妹妹,如今妹妹不在了,他作为茂官的亲舅父,对外甥多些关心也是正常的。

    “既然如此,那我们也不与你客气,只是你买这两幅画的银子,得由我们来出。”微月对方十一点了点头,上前接过两幅画。

    潘炜群笑道,“别客气这个,这可都是无价宝。只是你们那位表少爷……实在不懂得珍惜。”

    方十一淡淡笑着,不对邱锦清作任何评价。

    接着,潘炜群又劝说微月几句,让她等潘老爷气消之后,登门去陪个不是,父亲自然就会收回原来的决定,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哪里能说断绝关系就断绝关系的。

    微月都笑着答应下来,心中却想,这潘炜群难道以为她离了潘家就不能在方家站得住脚?就活不下了吗?

    不过对于这不同母的大哥,微月还是比较尊重的,毕竟他不像其他人对她落井下石,真没想到潘梁氏还生出一个这样温和老实的儿子。

    送走潘炜群,微月让春桃将唐寅的两幅画重新放回了珍品房,并交代没有十一少和她的吩咐,谁去取也不能给。

    春桃曲膝行礼应了一声是。

    和方十一并肩走进二道门回了内院,“今天怎么才午时就回来了?”

    方十一笑道,“今天不忙,早些回来陪你,后天我可就要启程去福建了。”

    想到即将要小别,微月心中生出不舍,挽着他的手道,“到时候我要送你上船。”

    “舍不得我?”方十一低头看她,眉梢眼角都是温柔的笑。

    微月嗔了他一眼,“舍不得怎么了?”

    方十一轻笑出声,笑声清朗,“今天不是要去越秀那边么?”

    “嗯,汤马逊的夫人竟然是本地人,是个很不错的人呢。”微月笑着将今日在汤马逊家的见闻说了一遍给他听,不过就省去了与汤马逊的谈话内容。

    “汤马逊的夫人叫绯烟这个名字?”方十一听着她声声绯烟姐姐,眉尾微挑,脸色有些怪异。

    “是啊,怎么了?认识吗?”微月问道。

    “不是,时候还早,不如我们到荔枝湾的庄子去,上次酿的荔枝酒我还没尝过。”方十一拉她入怀,低声在她耳边问道。

    微月嗔了他一眼,看到他眼中的暧昧,脸红着点了点头。

    ————————

    囧囧地发现,现在每个打赏系统内容好像都喊加更。。。

    内容很**。。。很蚀骨。。。很强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