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一百五十六章 潘微月原来的计划
    方十一晚上回来的时候。得知邱舅老爷一家今日从方家搬了出去,还扬言以后都不会再踏进方家半步。

    他听着母亲将微月骂了半个时辰,如何不敬长辈,如何不贤惠,甚至还骂了微月恶妇……

    看来母亲对微月的意见更大了。

    他有些头疼地想着,虽然他知道母亲是偏颇舅父一家,也知道微月已经对邱家忍无可忍,本来他是打算自己当这个丑人,不想让微月被误会为难的……

    真是委屈她了。

    可在方邱氏面前,他却不露山水,怕引起母亲对微月的更多怨怒,听完母亲的怨念,他板着脸从上房出来,看起来似乎很生气。

    送他出来的静绿见了,便回去告诉方邱氏,方邱氏听完之后,很满意地点了点头,让儿子知道潘微月的恶名,最好能将她休了再娶一个乖巧听话的。

    方十一进了月满楼之后,脸色才缓了下来。

    微月笑着迎了上来,“回来了?”

    方十一笑着敲了敲她的额头。“从上房那边回来的。”

    微月眼波微动,“看来又是因为我?”

    他牵着她的手进了内屋。

    微月给他端上茶,替他将马褂脱了下来。

    “我不想你去当这个丑人的,微月。”方十一拉着她坐下,无奈叹道,眼底有些歉然,“我不希望母亲总是误会你。”

    微月无所谓地道,“不管我做什么,夫人都是看我不顺眼的,而且,我也实在对你那个表弟忍无可忍了,别说他现在本来就是个商贾之子,难道将来真的考中了,连父母祖宗都不要了?这么看不起商贾,他怎么就好意思伸手跟我们要银子?还将你那两幅画拿去与人作赌,最后输给了潘炜群。”

    方十一皱眉,“他们今日是想要你去跟潘大少爷讨回来?”

    “我自然是不同意。”微月道。

    “是没必要去答应这种没道理的要求,表弟应该自己有担当,竟然要你去为他收拾烂摊子。”方十一有些不快,本来对于舅父那一家子,他态度一直宽容,只是如今却有些瞧不起邱锦清,实在是个没担当的男子。

    “我只是不喜他不懂感恩,帮他被认为是理所当然,不过如今他们搬了出去,怕真是要和我们断绝往来了。”微月叹道,姓邱的一家子都是看高不望低的。将来邱锦清真的出仕了,说不定还要看不起方家了。

    方十一淡淡笑道,“他们只是气头上,过几天没银子了,自然会回来找母亲的,你不用担心。”

    这个还真是有可能!不过只要他们不搬回来,她才不在乎他们是不是对她有意见和怨恨。

    “我看潘炜群是不肯还出纳两幅画的,你拿什么去送给李寺尧?”微月问道,不再去谈论邱舅老爷一家。

    方十一摇头苦笑,“倒也没必要了,今日李大人去了肇庆,恐怕要两三个月后才回广州,到时候再找别的赠送与他吧。”

    微月道,“那也好,等他回来时候,也应该将李永标那件事淡忘了。”

    方十一又问了微月明日要赴约的事情,两人说了一会儿的话,吃过晚饭,免不了要一番缠绵。

    隔日,方十一和微月是一道出门的,只是一左一右。往不同的方向离开。

    从方家到越秀山的距离并不近,几乎要用去一个时辰的时间。

    微月看着山顶若隐若现的镇海楼,想起上次和潘微苗在这里说过的话,不知道她和那个管事的儿子怎么样了,潘世昌应该是不会同意他们的婚事吧。

    虽然被小小地利用了一次,但这位妹妹对她确实没有恶意,微月是真心希望她能得偿所愿。

    马车进入了山路,路面不是很宽敞,却非常平躺,两边都是树林,是繁盛的细叶榕和凤凰木,还有木棉树。

    汤马逊的山庄就掩在苍翠茂密的绿树丛中。

    马车停下的时候,微月被吉祥扶着下来,她惊艳看着眼前的景色,这是……林中之林么?在层层树林之中,竟然还有一片竹林。

    这是一座两进的院子,周围种慢了青竹,走在其中,青竹特有的馨香萦绕鼻息。

    有两个打扮鲜艳,容貌俏丽的丫环在门前迎接微月。

    走进院子,穿过垂花门,是一座小花园,中间有个小水潭,潭影映人面,外面竹影摇曳,里面鸟声悦耳,花香草绿,这里小庄真像环境幽雅的别墅。

    “阿月姑娘。”刚被两个丫环领进了大厅,便有一个约莫有三十来岁的女子迎了上来。

    看她打扮朴素。却是身段绰约,柳眉凤眼,肌肤滑腻如脂,一举一动有股说不出的味道,微月正在猜测她的身份,领她进来的两个丫环已经曲膝行礼,“夫人。”

    微月难掩讶异,这女子竟然就是汤马逊的夫人?

    汤马逊夫人看着微月笑道,“阿月姑娘,闻名不如见面,这边请。”

    微月还了一礼,“汤马逊夫人。”

    汤马逊夫人扑哧笑了出来,“这称呼别扭,我虽与你不曾见面,却听了你的大名好几年,若是阿月姑娘不嫌弃,就称我一声绯烟。”

    真是一位爽朗明快的女子,微月对她的好感提了几分,她最喜欢与这样的人打交道了,“那怎么行呢,不如我称你一声绯烟姐姐,你也别叫我阿月姑娘,叫我微月如何?”

    “那敢情好。”绯烟笑着道,已经让丫环奉茶上来,“真是不好意思,请你过来,却碰上夫君正巧有客来,要一会儿才过来,不如我们到竹林去走走?”

    “无妨。”微月笑着道,她不急着见汤马逊,反而对眼前的绯烟很好奇,没想到这样年轻貌美的女子会嫁给汤马逊。

    别说现代某些比较地方还抗拒和外国人结婚,在这个时候而言。许多人家的不愿意将自己的女儿嫁给洋人吧。

    竹林里面有个简单的竹亭,里面已有一个较年长丫环在烧水煮茶,见到微月她们过来,曲膝行礼,却是喊绯烟姑娘。

    微月眼中有些疑惑,她仔细打量着那位丫环,和先前的那两位又有些不一样,眉眼间多了份沉重和沧桑。

    绯烟埋怨的声音响起,“紫荆,你怎么会在这里?”

    紫荆低眉顺耳地回道,“姑娘今日有客到,奴婢在这里服侍。”

    “紫荆,别总是把自己当丫环,你身子还不爽利,先回屋里去休息吧。”绯烟对微月歉然一笑,温柔地对紫荆说道。

    紫荆看了微月一眼,脸上闪过一丝伤感,“是,姑娘。”

    待紫荆离开之后,绯烟才对微月笑道,“是我以前的姐妹……”说到一半,绯烟停了下来,“这是我自己晾的花茶,微月,来试试。”

    微月却对绯烟更加好奇,却没有多问,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

    三足提炉上水已经滚开了,绯烟没有让丫环代劳,而是自己泡起花茶来。

    微月急忙道,“绯烟姐姐,这怎么好意思,还是我来吧。”

    “你坐着,这可是我的拿手活。”绯烟不肯让手。

    微月看到泡茶手势,却是很娴熟,应该是平时经常自己泡花茶吧。

    只是,那手势却也讲究了一些,她以前只在茶楼见到。那些侍应小姐才会有这样的花式。

    “这花茶真香。”淡淡花香随着氤氲出来的热烟飘荡在空气中,微月笑着赞道。

    “这花都是我自己种的,也是我亲手晾干的,夫君也很喜欢。”提起汤马逊的时候,绯烟会露出甜蜜的笑容。

    微月笑道,“汤马逊真是有福,能娶到你这样蕙质兰心的妻子。”

    绯烟有些羞涩,神情也有些感慨,“其实,是我三生修来的福气,才能遇到夫君。”

    微月挑了挑眉,笑道,“那是你们两个的缘分。”

    绯烟笑着点头,和微月说起这次和汤马逊去福建的见闻,两人说了半个时辰之后,汤马逊才急步走来。

    微月站起来欠身一礼,“汤马逊先生。”

    汤马逊脸上是不变的爽朗笑容,“阿月姑娘,见到你实在太好了。”

    绯烟迎上他,“夫君,谷公子回去了?”

    汤马逊点了点头,“谢谢你为我招待阿月姑娘。”

    绯烟俏皮笑道,“这可不用夫君道谢,如今微月也是绯烟的朋友了。”

    汤马逊啊了一声,很开心的样子。

    绯烟拿起装花瓣的小篮子,“我再去取一些花瓣过来。”

    微月眼中闪过一丝疑惑,这是要避开的意思?

    汤马逊也没有说什么,绯烟跟微月点了点头,便走出了竹林。

    “阿月姑娘,不好意思,答应你的事情本该早为你办到的,无奈事务繁多拖到这时。”汤马逊对微月抱歉道。

    微月摇了摇头,“汤马逊先生,我先前应头部受了伤,忘记了之前许多的事情,看到你给我的东西,我也记不起是因为什么,今日,我也想求个答案。”

    汤马逊惊讶看着她,“你真的什么都忘记了?”

    微月苦笑道,“真的什么都忘记了。”说着,她的脸色严肃起来,“汤马逊先生,我先前与你是不是很熟稔?”

    汤马逊道,“阿月姑娘常说我是你的忘年之交。”

    微月点了点头,汤马逊也有四十来岁,与本尊确实能算得上忘年之交,这么说,本尊是真心信任这位长者了。

    “那么,我之前请求你帮忙的事情,是不是……”微月声音低了下来,“想请你帮我离开大清?”

    汤马逊笑了起来,“看来阿月姑娘也不是忘记太多,你之前确实托我帮你离开广州,离开大清。”

    微月怔住,在这个传统封建,女人都被当成菟丝花的年代,究竟是什么样的心智,才会想到翻洋越海,离开自己的国家?

    即使心中早已经有了猜测,微月还是对本尊感到钦佩,潘微月,其实是个很勇敢,坚强,聪明的女孩子吧。

    ————————

    不好意思,今天只有一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