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一百五十五章 之后
    晚饭成了宵夜。

    在微月醒来之后。方十一逗她说了一会儿的话,才和她穿戴整齐,走出内屋到外面来吃晚饭,只是此时早已经过了晚饭时间。

    微月埋怨地嗔了他一眼,让吉祥和荔珠去厨房将饭菜呈了上来。

    这两个丫头嘴角抿着笑,看着微月的目光尽是暧昧。

    “今年的中秋因为同和行的事情,没能带你去看花灯会,明年再陪你去,好不好?”方十一却不理两个丫环,只是拉着微月柔嫩的小手在掌心里把玩着。

    八月十五中秋节的时候,因为蚕丝被禁的关系,他们并没有出去游玩的心思,只是按照习俗祭拜了祖宗,晚上祭拜月娘,便是过了一个大节。

    “不能跟朝廷疏通一下,重新开禁蚕丝吗?”微月抬头看向他,“不如跟李大人说说?”

    “听说这位李大人喜欢唐寅的画,我明日亲自给他送《秋风执纨扇图》和《仕女图》。”方十一笑着道。

    微月眼波一动,道,“你那两幅画……只怕已经不在了。”

    方十一怔住,“怎么回事?”

    “被表少爷借着夫人的名义取走了。我让姚总管去跟夫人说了,不过至今还没归还。”微月道。

    方十一眼底浮起怒火,却隐忍不发,只是冷声道,“既然舅父他们在广州已经安定下来,也该有自己的宅子了。”

    微月挑了挑眉,不发表意见,心中却想,能将邱家请出去自然是最好,不过……请神容易送神难,看邱鲁氏的架势,有种想要长期赖在方家的准备,有那么容易让他们搬出去吗?

    “我明日会去跟母亲说的。”方十一知道微月的难处,不想她去做这个黑脸。

    微月对他笑了笑,“我听说泰兴行在福建安溪买了个茶场,这事儿是真的吗?”

    方十一看了她一眼,低声道,“你父亲……潘老爷确实想要在茶叶生意上和同和行竞争。”

    微月握住他的手掌,“你不必顾忌我,我没有关系的。”

    “他始终是你的父亲。”方十一为难看着她,他最近对潘世昌处处隐忍,也只是不想让微月难做,潘世昌虽然写了绝义书,但始终血浓于水,他相信微月表面虽平静,内心应也是不好受的。

    要怎么让他知道,她真的一点也不在乎潘家什么态度呢?潘家的荣辱与她无关。她也不想再跟那个潘世昌有任何关系……

    总不能跟方十一说,她的灵魂根本不是原来的潘微月,所以对潘世昌一点亲情都没有吧。

    “榆庭,他是生我养我的父亲没错,可是他已经和我断绝了关系,如今对我而言,他什么都不是,就只是个路人,在我嫁给你之前,我每年见到他的次数也不过一两次,也许走在路上,我都可能不知道这个人就是我的父亲,他表面上虽很宠爱我娘,其实也不过是因为得不到,在潘家……我在乎也只有我娘,如今她和潘世昌义绝,我还有什么在乎的?我如今该在乎的该关心的,不是你吗?”微月眼睛直视着方十一,认真严肃地说着。

    方十一动容看着她,因为她那一句在乎他……

    可却又心疼她在潘家所受的委屈,潘世昌究竟做了什么。竟然让微月如此怨他。

    “好,好,以后我们方家和潘家再没有关系了。”方十一拥她入怀,吻了吻她的鬓角,“你放心,茶叶生意不会轻易让别人抢了去的。”

    微月抬头看着他,忍不住亲了他的脸颊,“哪能没关系,茂官是我家姐的儿子,是潘家的外孙,你可是潘家的女婿。”

    方十一心跳一阵加速,这是她第一次主动亲近他,他正欲低头吻住她的唇,却见到吉祥和荔珠走了进来。

    只好将念头生生忍住,放开了她。

    微月是看出他的不满,欢乐地笑了出来。

    方十一无奈而宠溺地看着她。

    “微月,过几天,我得去一趟福建。”吃完饭,方十一拉着微月到大花园散步,并声音沉重地说出酝酿了许久的话。

    微月怔了一下,抬头看着他在月色下有些朦胧的俊脸,“……是茶叶生意上的事儿?”

    “去年买了一个茶叶山头,茶叶还一直供不应求,想过去看看还有没别的门路。”方十一低声说道。

    “潘世昌这个茶场……本来是你要买下的吧?”微月问。

    方十一苦笑,点了点她的鼻子,“你能不能别太聪明。”

    微月想起他曾经说过自己不喜欢太聪明的女子,心中有些苦涩,“你要是不喜欢我过问你的事情,我以后不问就是了。”

    方十一捧起她的脸。看着她精致娇美的容颜,轻轻叹了一声,“我怎么会不喜欢,微月,我喜欢你的聪明,喜欢你关心我。”

    微月搂住他的脖子,送上自己的唇,一阵缠绵激吻之后,才微喘着问道,“那你什么时候启程?什么时候回来?”

    “还要五六天,这几天离不开身。”方十一含住她红肿娇嫩的唇瓣,低哑说着。

    “和谁一起去?”她眼波闪了一下,问道。

    “和四哥九哥,你不许乱打主意,我不会带你一起去的。”方十一低声笑道。

    微月嘟着唇不悦瞪着他,“我又没说想去。”

    方十一轻柔抚着她的脸,“我会很快回来的。”

    “嗯。”微月点了点头,柔顺地偎依在他怀里。

    “你不是派人出去寻找那洪姑娘吗?可有消息?”感觉到她的情绪有些低落,方十一便转了话题,不想她继续想着要小别的事。

    微月果然被引开了心思,“找不到,广州说大不大,怎么找个人这么难?她还是单身女子呢。会躲在哪里?洪任辉被遣送去澳门,家财也被朝廷抄了,洪姑娘她一个女子能做什么?”

    方十一道,“这点你倒是不用担心,洪任辉这么精明的人,怎么会没有预料到会有今日,大部分的家财他早已经转了出去,朝廷没收他的家财,只怕还没三成。”

    “这么说,洪姑娘如今身上有不少银财?”这下可就要难办了,谁知道那女人什么时候会跳出来报复她。

    “嗯。你出门时候要注意,我看这洪姑娘是怨恨了我们家了。”方十一道。

    “我会小心的,啊,对了,我后天还得出去呢,汤马逊的夫人邀我到越秀山下的山庄小聚。”微月对方十一道。

    她已经在学着慢慢对他信任和坦白。

    只是关于洪松吟会报复她这件事,她实在不知怎样开口,牵涉得太多了,怎么跟他解释自己得到的证据?怎么解释章嘉的身份?

    还是暂且不说,先把洪松吟找到比较重要。

    “汤马逊?”方十一挑眉,这是第一次从微月嘴里听到自己不认识的人。

    “是罗马来的大夫,以前认识的。”微月也不知怎么解释自己和汤马逊如何认识的,本尊的记忆在她脑海里越来越淡了。

    “是洋人?”方十一笑着问,“你这么喜欢看西方游记的书,也是因为认识了这个洋人?”

    “怎么不是我喜欢看书,然后才会认识他的?”微月歪着头笑道。

    方十一笑了出来,他并不反对微月有自己的友人,他知道她不是寻常女子可比拟,所以不想以看待别的女子的目光看待她,他希望她是快乐的,“下次请他们到家里也好,让我也认识认识。”

    微月多怕他会反对自己在外面有交往的朋友,听到他这样说,心中划过一丝甜蜜,重重地点头,“好啊!”

    第二天,微月腰酸背痛地醒过来,外面的日头已经高高挂起,方十一早已经不在内屋,其实她今天很早就醒过来,和方十一说笑了一阵,不知那男人怎么就突然将她压在身下,折腾了很久才放过她。

    这种生活实在太奢靡,却又甜蜜得让她有种不真实感。

    她一向有很灵验的第六感,和方十一越是幸福,她心底的不安就越盛,好像有什么即将失去……好像有什么事情就要发生了……

    “小姐。”吉祥打了热水进来。打断了微月的思绪。

    微月回过神来,才知道自己未着一缕,丝绸被下是裸露的身子。

    吉祥拿了衣裳过来给微月穿上,见到微月脖子身上的痕迹,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微月有些发窘,不仅是脖子和胸前,连大腿也有方十一吸吮舔咬出来的红印……

    “十一少交代了,让厨房给小姐炖了人参乌鸡汤,已经让荔珠去呈过来了。”吉祥帮着微月穿衣,“这汤听说是滋补养颜,还补气呢。”

    微月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死丫头,你敢消遣我?”

    吉祥知道小姐是个不太注重礼节的人,笑着道,“不敢不敢,奴婢只是想跟小姐说说这汤的功效而已,十一少对您可真好,听家里的老人说,十一少还不曾对谁这样好,就是以前那位,也没见有多关心。”

    “要你多嘴!”微月哼了一声,嘴角却有掩不住的笑意。

    吉祥笑着为微月梳发,“小姐,章嘉昨日已经去了江苏东海县,如果在那边谈妥了,水晶和玛瑙就能开始售卖了呢。”

    微月点头道,“章嘉这个孩子很聪明,我却没想过会让他经商。”

    “他自己若是不愿意,会跟小姐说的。”她们都知道章嘉身份不寻常,却从来不点破。不是想利用他,而是就像小姐说的,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形式的权利,章嘉身世尊贵,但也很可怜,如今他不想去过以前的生活,那也是他的选择,她们没有权利去干涉。

    “只怕他的家人以后找到他,知道他竟然成了商贾,会迁怒旁人。”微月叹道,不过却不曾后悔收留章嘉,这半年来,她已经将章嘉当成弟弟般看待了。

    “水来土掩,难道小姐会怕了不成?”吉祥笑着道,她所知道的小姐可不会畏惧这些的。

    微月笑了出来,“吉祥,你都快成了我肚子里的蛔虫了。”

    “那是什么?虫子?小姐竟然将奴婢当成了虫子。”吉祥假装伤心地捂脸。

    荔珠端着饭菜进来,“谁是虫子了?”

    微月咯咯笑着,“在说吉祥,她是虫子。”

    荔珠轻叫了一声,“奴婢最恶心虫子了。”

    吉祥论起手,“小蹄子,你讨打了。”

    微月含笑看着她们,心情大好。

    主仆三人说笑了一阵,微月才吃了午饭,喝了汤,正想到书房处理事务的时候,却听到上房的静绿来传话,夫人要少奶奶过去一趟。

    微月让吉祥给她选了件高领的坎肩,将脖子上的红色痕迹遮住之后,才往上房走去。

    看到大厅上的人,微月心中暗暗叹了一声,只怕又是关于邱家的事儿了。

    邱舅老爷和邱鲁氏都坐在一旁的太师椅上,邱锦清站在他们身后,神情倨傲地看着微月。

    微月请安之后,静默站着,低眉顺耳的模样。

    方邱氏道,“家嫂,今日榆庭来与我说了,锦清没问过他的意思,便取了唐寅两幅画像出去,其实这也怪不了锦清,他也不知道这两幅画是十一少要拿去送人的,如今不拿也拿了,还是想想办法,该怎么补救吧。”

    微月眼底闪过一丝厌恶,对于方邱氏一而再纵容自己娘家的人,她实在觉得不耐烦,真怀疑方十一是不是她生的。

    “让表少爷将两幅画拿出来,不就可以了么?”还需要怎么补救?多简单的办法。

    邱锦清脸上有些羞愤。

    方邱氏道,“画已经不在锦清手中。”顿了一下,“这两幅画落在潘家大少爷手里。”

    微月几不可闻地冷笑,“夫人的意思?”

    “那是你大哥,比较好说话,不管多少银子,都给换回来吧。”方邱氏说道,完全是命令的口气。

    微月道,“夫人,潘家与我断绝了关系,那已经不是我大哥了。”

    “不管怎样,你都要想办法把两幅画拿回来!”方邱氏的语气强硬起来。

    凭什么要她去收拾姓邱那凤凰男的烂摊子!微月面无表情抬起头,“我能想什么办法?夫人,您应该让表少爷去想办法才是。”

    “不就是银子的事儿,有什么大不了的。”邱锦清撇嘴嘀咕道。

    “银子?”微月冷笑看向他,“敢情在表少爷眼里,银子是很容易赚的?”

    “商贾也只懂得看银子,哪里懂得许多。”邱锦清鄙夷道。

    “不就是银子?看来你是觉得银子伸手可得,不如请才华横溢即将成为人上人的表少爷去赚个一千两给我们瞧瞧,既然商贾在你眼中如此低下,我真想知道,你吃的用的穿的……那些银子,是从何而来?”微月冷眼看向邱锦清,毫不客气说道。

    邱鲁氏站了起来,“我儿子是考生,将来中举了,那就是出仕,你一个无知妇孺懂个什么。”

    微月冷笑,“我还真不懂,一个标榜着自己是读书人还高人一等的考生,竟然不问自取,请问,表少爷,不问自取视为什么?”

    邱锦清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声音尖锐得有些变调,“你说我是贼!”

    微月笑了笑,“不然是什么?”

    方邱氏重重拍了下椅背,“家嫂,你太放肆了。”

    微月转向方邱氏,“夫人,我只是就事论事,您顾着娘家是好意,可如果一而再再而三纵容,最后之后让他们变本加厉,您也不想看到最后方家被连累吧。”

    方邱氏紧闭着嘴,沉默不语,只是愤怒瞪着微月。

    邱舅老爷却没有那么好的修养,已经跳起来叫道,“什么连累,我们邱家是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了,连累你们方家作甚?潘微月,你……你不就是看我们不顺眼吗?家姐,我们邱家在恩平也是有头有脸的,如今竟然让一个晚辈这样羞辱,邱家的祖先若是泉下有知……”

    “舅父也不必扯到邱家的祖先去,若要说丢人,邱家的脸面不早被您丢个精光了?”微月抢了话,声声严厉,“舅父,难道您忘记了,您是为什么离开恩平的?”

    邱舅老爷支吾着,脸色涨得通红,对着微月的手指都气得颤了起来。

    “需要我提醒您吗?您为了避债才投靠方家的吧?连邱家祠堂的族长,都下令要您这辈子都不许回恩平了。”微月道。

    方邱氏显然不曾听过这回事,震惊看向自己的弟弟,“这是怎么回事?”

    邱舅老爷恼羞成怒,拉起邱鲁氏,“你们方家……狗眼看人低,想赶我们出去了是吧?想看我们邱家怎么凄惨是吧,咱们走着瞧。”

    说罢,竟然就这样拉着自己的妻子和儿子离开上房,也不跟方邱氏作解释了。

    “富光,富光!”方邱氏急声叫道,心中却有愤怒不已,自己的弟弟怎么会不了解,看此情形,微月所言是不差了。

    没想到邱家的基业竟然会败在自己最疼惜的弟弟手中。

    她脸色铁青瞪向微月,目光充满怒意和怨怼,被媳妇这样落自己娘家的面子,她实在很难心平气和对待。

    “你……”她指着微月,“恶妇!”

    微月曲膝行了一礼,笑了笑不语,对待长辈应该要尊重没错,可有些人是不是值得,那就另当别论了。

    方邱氏怒火腾腾地拂袖离开。

    ——————————

    今天本来打算更个三千,谁知道码着码着就近四千了……想着那就更个四千吧,谁知道最后是五千字了。。。。

    其实我是上来修改错别字的,可是字数上要比之前的多,所以有了这句啰嗦的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