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一百五十四章 想不出什么题目
    踏进九月,天气逐渐转凉。

    新一任的粤海关监督已经上任。据说是新柱将军那一派的人,与广州知府张大人交情极好。

    因为蚕丝被禁,方十一便将资本投放在水晶玛瑙生意上,与隆福行合作,准备在江苏东海县采取水晶,雕刻成各种水晶花瓶装饰远销出洋。

    与此同时,传出泰兴行的潘老爷在福建安溪买了一个茶场,准备与同和行争夺茶叶生意。

    方十一这些天一直很忙,几乎都到差不多深夜了才回来。

    她已经好几天没见过他了,每次他回来的时候,她已经入睡了,醒来时,他已经到十三行街去了。

    “小姐,要摆饭了吗?”吉祥进来低声问着微月,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先给我打水梳洗吧,再等等,也不知十一少今晚要不要回来吃饭。”微月放下手中的请帖,这是汤马逊的夫人给她送来的,请她两日后过府一聚。

    “奴婢去吩咐婆子打水进来。”吉祥笑着出去。

    到底要不要去见汤马逊呢?微月叹了一声,想起那时候他交给她的东西,也许。她应该亲自去问个清楚的。

    说不定这次他也是想和她谈起这件事。

    倒没想到他原来还有妻子在中国的。

    嗯,去见见也好,最近因为洪家父女的事情,实在有些疲累,当是出去散心好了。

    “小姐,水准备好了。”吉祥走了进来,在微月沉思间,两个婆子已经将热水抬了进浴房。

    微月让吉祥帮她把头发挽了起来,“你和荔珠先下去吧。”

    小姐沐浴的时候,不喜她们服侍,这点吉祥和荔珠都清楚,帮微月把换洗衣裳准备好,放在浴房的木架上,两人才退了下去。

    微月将坎肩脱下放在床榻上,走进浴房,褪下全身的衣裳,露出光洁如玉的肌肤和修长充满弹性的大腿,她在浴桶坐了下来,舒服地喟叹了一声,闭上眼睛享受这种泡澡的幸福。

    如果现在有一杯红酒和音乐,那就完美了。

    热气熏得她白皙滑嫩的脸颊浮起两团红晕,露在水面的肩膀也泛着玫瑰般的色泽,她扬起头,拿起绫巾拭着肩膀。

    身后突然传来细微的脚步声,她诧异地回过头,却看到方十一站在屏风旁边,目光深邃灼热地看着她。

    微月有些发窘。红着脸道,“你……你回来了?”

    “嗯。”方十一声音低沉地应了一声,慢慢地走了过来。

    “那你在外面等一下,我很快就好了。”微月急忙道,伸手想要去木架拿衣服。

    方十一却迅速将自己的衣服脱下,按住微月的手,哑声道,“没关系,一起沐浴好了。”

    微月愣住了,却见他早已经将自己脱个精光,长腿跨进了浴桶,将她整个人圈在怀里。

    浴桶的水因他的进入而引起一阵激荡,溢出一些在地上。

    “我洗好了,你自己洗。”微月低头看到他的手臂环住自己的胸,心跳一阵加速。

    “那就陪我。”他的胸膛紧贴着她的后背,大手在她腰间游移。

    微月想要拉住水底那只不安分的手,却被他另一只手扣住。

    “微月,我都好几天……没和你好好说话了。”说话间,他的手从她纤细的腰来到她胸前,轻轻揉捏着她如软玉一般的柔软。

    “那就好好说话,别动手动脚……唔……”微月话还没说完。却被他突然加重力道抓了一下,一股快感从顶端蔓延至四肢,她忍不住低呻了一声。

    方十一低低声笑着,低头舔着她的后颈,两只手在她胸前托住两团柔软,用力地揉按着。

    微月扭动着身子,感觉到他的炙热顶着她后面。

    “别动!”他低哑地喝了一声,呼吸粗重滚热,“微月,别动。”。

    “别……别在这里。”小腹深处爬起异样的感觉,微月醉眼迷蒙,全身一阵酥软,觉得自己都要化成一滩水了。

    方十一却似什么都没听到,在她纤细雪白的脖子轻轻啃咬着,伸出一只手探入水底,在她肚脐眼打转着。

    “榆庭……”微月紧紧抓住他的手臂,低喘着,“到……到床榻上去……”

    “就一次,微月,在这里,就一次……嗯?”方十一低头吻住她的唇,很饥渴似的汲取她的甜蜜。

    “唔……”身下突然传来一阵酥麻的快感,微月呻了出来,却又被他的唇堵住。

    他的手指挤进她的温暖紧致中,似要将她身上的火撩拨到最旺盛。

    感觉到她的柔软紧紧咬住自己的手指,方十一喉咙一阵发紧,她如此敏感……而又美好。

    “榆庭,榆庭……”微月双手无力地拉住在她身体里进进出出的手,“不要这样的……”

    方十一的手指离开她的身体。将她的身子转了过来,细吻她的唇角,声音异常沙哑,“不要这样的?那要什么?微月……”

    微月抱着她的头,只觉得自己身体深处一阵的空虚。

    他拉住她的手,探入水底按住他的坚挺,“微月……”

    微月脸涨得通红,几乎就要滴出血来。

    他笑了出来,拉开她的双腿,让她坐到自己身上。

    身下一下子被涨满了,微月不禁满足地叹了出声,双手紧紧抓住他的肩膀,媚眼如丝地看着他。

    他动作缓慢,每一次都顶到最高点,一深一浅,让微月更加难受,忍不住自己扭动起腰肢来。

    方十一笑了出来,托住她的腰任她摆动,自己低头咬住她胸前的花蕾,含在嘴里轻咬吸吮着,一只手还伸到两个人的**处搓揉着,惹得微月喘气连连,呻吟的声音如蜜一般在他耳边传起。

    感觉到她紧致的柔软一阵缩紧的时候。方十一扣住她的腰,用力地贯穿她的身体,猛抽着将她和自己带上最高点。

    **之后,微月无力地趴在他胸口,整个人都被抽干了力气一样。

    方十一却似刚品尝完饕餮大餐般满足地抱着她,甚至还没从她身体出来,修长有些粗粝的手指在她光洁如玉的背部轻抚着。

    “是不是累了?”他吻了吻她的耳珠,柔声问道。

    “都是你的错。”微月抱怨道。

    方十一笑了出来,“我这不是在努力……让你给我生个孩子吗?”

    微月没好气地咬了咬他的肩膀,“你就只想着孩子。”

    方十一大笑出声,紧紧搂住她。“微月,我想要你生的孩子,只要你生的……”

    微月脸色却有些微变,“茂官也是你的儿子。”

    方十一知道她在想什么,是觉得自己以后会疏离茂官吗?“嗯,茂官也是你的儿子。”

    “生孩子好痛。”微月嘟着唇,不悦抱怨着。

    他细吻着她的脸颊,“我会陪你的,微月。”

    微月嘴角翘了起来,却忍不住打了个冷颤,浴桶里的水冷了。

    方十一从她身体里出来,将微月抱出了浴桶,拿起旁边的干绫巾为她拭干身子。

    微月有些羞涩,即使和他不止一次裸露相对,却从来没这样被他服侍着,感觉自己毫无保留地展现在他面前……

    “衣服……”微月声细若蚊,伸手要去拿衣服。

    方十一拉住她的手,拿了自己的外衣批在她身上,双眸如火炬般灼热看着她。

    微月紧抓着衣襟,“饿了没?不如吩咐吉祥她们摆饭了。”

    方十一看着她娇嫩的身躯被自己的衣裳包了起来,喉咙突然觉得一阵干涸,两腿间的**也颤巍巍立了起来。

    微月满脸通红地瞪了他一眼,“快把衣服穿上。”

    方十一却打横将她抱了起来,大步往外面走去,将她放平在床榻上。

    微月呼了一声,身上的衣裳已经被他扯了下来扔在地上,他精瘦结实的身躯已然压了下来,重重吻住她的唇。

    “榆庭!”微月好不容易能开口,“这个时候……不要了……”

    方十一沿着她如山峦般动人的曲线吻下去,双手揉捏着她的**,将那团软玉在手掌中挤压着。

    微月深喘一声,根本无法抗拒他热烈的索取,他就像一团火,轻易将她燃烧起来。

    他含住她胸前的红点,粉色的花蕊被他染上一层莹润的光泽。

    屋里只有一盏昏黄的油灯,微弱的灯光照在微月身上,令她看起来更加妩媚性感。

    方十一的呼吸粗重急促。温热灵活的舌尖吻遍了她全身。

    微月轻颤着,喉咙发出如嘤如泣的呻。

    他的舌尖在她小腹上打转,双手用力拉开她的双腿。

    她的手碰不到他的肩膀,只能用力抓住床单,忍受着快感的波浪将她淹没。

    突然感觉到她的敏感处被一阵温热湿软舔了一下。

    这……太奢靡放荡了。

    微月用力想要夹紧双腿,却无奈被他双手拉着,“榆庭,别……不要这样。”

    方十一低声笑着,“别怎样?这样吗?”说着,用力吸吮一下,将舌头伸了进去。

    微月叫了一声,激荡的快感涌了上来。

    怎么会这么敏感……方十一着迷地看着**过后全身轻颤着的微月,还有那湿润的山间清泉的温软。

    他将她翻了个身,拿起枕头放在她身下,拉开她的双腿,用力地将自己的**送入她的身体。

    微月全身疲软,她以为自己再没有力气去回应他,可是身体似乎总能因为他的撩拨而敏感反应着。

    不记得他要了她几次,微月只知道最后他在自己体内释放之后,自己累得睁不开眼睛,由着他为自己擦拭身子,穿上亵衣,最后还在他怀里睡了一觉。

    醒来的时候,他正含笑看着她,目光温柔润亮。

    ——————————

    两更~o(n_n)o~求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