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一百五十二章 摊牌
    微月听到方十一在宴席上说的话之后。心里突然有种说不出滋味的感觉。

    她以前虽然知道方十一不纳妾心中有些高兴,却不抱太多的期望,也不认为这是绝对的,可是他竟然当着所有人面前那样说,这代表什么,她又怎么会不清楚?

    方十一……你知道这话在全广州名人面前说出来,代表什么吗?

    如果他以后想纳妾,那就是自己打自己的耳光了啊。

    商人最讲信用,方十一以后断不会让自己信誉受损,所以,他是认真的!

    怎么可能不感动呢?

    而洪松吟不知是早已从她父亲口中得知方十一所说的话,还是真的对方十一从来就没有念想,刚刚还过来跟她闲聊,替她高兴有这么好的夫君,说很是羡慕她。

    微月都是笑笑应了下来,问起她接下来要如何,洪松吟说是待案情结了之后,便和父亲到浙江,之后她父亲可能就要去英国一趟了。

    洪任辉想要离开广州只怕没那么容易吧,微月心想着,脸上却不动声色。

    洪松吟在月满楼留了不到半个时辰。便有方邱氏的丫环来传话,说是夫人请洪姑娘到上房去一趟。

    自从知道洪松吟要状告李永标之后,方邱氏对洪松吟立刻冷淡了下来,好几次都是避而不见,两天前却又突然热络起来,天天找着洪松吟去聊茶。

    那舅母邱鲁氏这些天也没闲着,之前在方邱氏面前将洪松吟挑剔了个遍,还埋怨微月和方十一不该去招惹洪家两个惹祸星,明里暗里地将洪家损了个透彻,如今却左一声洪姑娘长得好右一句洪姑娘贤良淑慧,谁能娶到她,一定是三生修来之福。

    洪松吟被请去上房之后,微月便收到章嘉的来信。

    是被章嘉派去浙江的区寓回来了,带来了一个令微月非常震惊的消息,而这个消息也令她更加确定洪家父女对方十一心存算计,他们根本就是想将方家拉下水,才能保他们洪家父女周全。

    微月握紧了手中区寓找来的证据,嘴边的笑意森冷,想保住自己就要牺牲别人,这个道理谁都清楚,做不做得出是另外一回事。

    不过,既然洪家做了初一,就别怪她做十五了。

    “少奶奶,夫人请您到上房。”荔珠在外面敲门,低声说着。

    微月不留痕迹地蹙眉,“嗯,这就去。”

    她将信和证据都收了起来。对吉祥道,“去跟章嘉说一声,不要再去调查洪任辉的事情了,有这些证据已经足够了,再查下去,会引起注意的。”

    吉祥应了一声。

    微月将东西锁起来之后,才带着荔珠往上房走去,吉祥则悄然往后院走去。

    上房,大厅。

    微月尚未走进大厅,已经听到里面笑语连连,是邱鲁氏的声音。

    洪松吟坐在方邱氏身旁,一副娇羞含怯的模样,邱鲁氏眼角的皱纹因为笑意而加深,看到微月进来,露出一个得意的笑。

    “夫人,舅母。”微月神色不动,规规矩矩地给方邱氏和邱鲁氏请安。

    “坐下吧。”方邱氏眼底还盛着笑意,与邱鲁氏交换了个眼色,对微月很是和气。

    微月道了谢,才在邱鲁氏对面的太师椅坐了下来。

    “十一少呢?”方邱氏问道。

    “去了十三行街,还没回来。”这才…多。方十一没那么早回来。

    “如今误会都解了,官府那边应该就没什么事了吧?”方邱氏问。

    微月笑着答道,“已经批准了出船的日期,想来应是没问题了。”

    “如此甚好,”方邱氏笑了笑,随即又道,“都怨那个李永标,尽干些丧尽天良的事儿,克扣了洪家的夷货不说,还处处刁难我们方家,还差点让我们方家和洪家有了误会,幸好苍天有眼呢,让他罪有应得。”

    邱鲁氏急忙道,“可不是吗?方家和洪家明明是两家通好,怎么能随便被个外人挑拨得失去交情呢。”

    “只可惜还连累了洪姑娘的名声。”方邱氏叹了一声。

    邱鲁氏用绢帕拭了拭眼角,“谁说不是呢,黄花大闺女的,这以后该怎么办?”

    方邱氏握住洪松吟的手,“孩子,是我们十一少对不住你。”

    “夫人,您千万别这样说,是我们连累了十一哥哥。”洪松吟低下头,愧疚说道。

    方邱氏将她搂进怀里,“好孩子,亏你还为十一少着想,我们方家实在不能再负了你。”

    微月眉目淡然,嘴角的笑是风轻云淡,邱鲁氏和方邱氏就是想在她面前唱双簧吧?这是做什么?想要逼她答应方十一娶洪松吟为平妻吗?

    “家嫂,你与松吟也是情同姐妹。她这样受委屈,你怎么一句安慰的话都没有。”方邱氏见微月没反应,心里一阵气恼,忍不住出声道。

    “清者自清,洪姑娘是个聪明爽快之人,怎么会将这些不经考究的谣言放在心里呢。”微月淡笑道。

    “话可不能这样说,始终洪姑娘也是因为十一少没了名声,咱们方家总得负起责任才是。”邱鲁氏道。

    微月瞥了邱鲁氏一眼,什么时候邱家的人也称方家为咱们家了?

    邱鲁氏似乎看出微月眼底的讽刺,脸色很是难看。

    “你舅母说得没错,几乎整个广州府的人都当十一少会娶松吟,这以后还叫松吟怎么嫁给别人,家嫂,这件事你得为松吟做主。”方邱氏对微月道,一副苦口婆心的样子。

    “夫人的意思是?”微月假装听不明白方邱氏的言下之意,睁着清澈大眼看着她。

    方邱氏睇了邱鲁氏一眼。

    邱鲁氏马上道,“十一少不曾纳妾,对少奶奶你也是很不错的,只是方家的子嗣还这么单薄,就只有茂官这么一个嫡子,其他少爷也尚未有子嗣,不如……就顺了这个风,让十一少娶了松吟。少奶奶你还是正室,家里大小事情也还是你说了算,你也可澄清妒妇的恶名,这可是对你没有坏处的,你觉得如何?”

    微月恬雅一笑,“夫人的意思,是要我去跟十一少说,让他将洪姑娘娶进门吗?”

    “当然,这也要先问过松吟的意思。”方邱氏见微月并没有反对,便以为她也是同意了,笑着看向洪松吟。“松吟,你对你十一哥哥,可有那个心思?”

    洪松吟看了微月一眼,眸色轻闪,低下了头,娇羞道,“一切由夫人做主。”

    笑意爬上了微月的眉梢眼角,眼底却是一片清寒之色,“既然如此,十一少回来之后,我会问过他的意思,如果他愿意,我自然也不会反对。”

    洪松吟脸色有些发白看向微月,如果要问过方十一,那有什么区别?婚姻大事不是应该都听父母的吗?既然方夫人点头了,十一少还怎么可以说不?

    微月似看出洪松吟心中所想,嘴角吟着讽刺的笑斜睨她一眼。

    这个洪松吟……是打算豁出去了吗?在她这边通不过,便想从方邱氏那边下手,不过显然她并不了解方十一。

    方十一怎么可能是一个任方邱氏摆布的人。

    方邱氏已经面露喜色,“那这件事就让你去跟十一少说,他若是答应了,就赶紧把喜事办了。”

    “是。”方邱氏难道不知道方十一在宴席上说过的话吗?竟然要自己的儿子打自己的耳光。

    方邱氏和邱鲁氏对视一眼,眼底都难掩喜悦,有个能自己拿捏的媳妇,她这个当母亲也就能掌握自己的儿子了。

    “那你先回去吧,十一也应该要回来了。”方邱氏对微月道。

    微月站起身,眉目含笑,“那媳妇就先回去了。”

    临走前,微月似笑非笑看了洪松吟一眼。

    离开上房,刚走到大花园的时候,身后便听到洪松吟的声音传来。

    微月停住脚步,笑盈盈地回过身,看着洪松吟有些气吁地小跑到面前,“洪姑娘,你找我?”

    洪松吟露出一个内疚不知所措的表情,眼睛也不敢看向微月,“微月姐姐。对不起……我……我也不想的。”

    “不想什么?”微月含笑问道,对她这种演戏一般的表情勾不起半点怜悯。

    洪松吟红着眼眶抬起头,“……我是真的喜欢十一哥哥。”

    “所以呢?”微月笑了笑,“你喜欢十一少,所以就能在外面传谣言?你是觉得我们方家为了顾及颜面,最后会防十一少娶你进门?”

    洪松吟脸色发白,“我……我没有,微月姐姐,真的不是我,我没有在外面乱说的。”

    “在外面乱说的人自然不是你,但是不是你指使的,你心知肚明。”微月笑容不减,只是看着洪松吟的目光冷寒凌厉。

    洪松吟哭了出来,“微月姐姐,你就算不愿意我嫁给十一哥哥,你也不能这样诬陷我,我难道还会拿自己的名声开玩笑?我还是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呢。”

    “洪姑娘,我与你同龄,承不起你一声姐姐。”微月轻声说着,“你也别误会,我没有不愿意方十一娶你,是他自己不愿意,相信你也应该听你父亲说过了。”

    “微月姐姐……”洪松吟委屈看着微月,眼泪如断线珍珠簌簌掉下。

    微月忍不住笑了出来,随即目光冷厉看向她,冷冷问道,“洪姑娘,你也不过是想要利用我们,何必把自己装得那么委屈,真以为你父亲在浙江的勾当别人查不出来吗?”

    洪松吟脸色一变,目光复杂看着微月,嘴角笑容勉强,某种她一直想维持的面具几乎要剥落。

    “微月姐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不懂。”她娇怯看着微月,低声问着。

    微月面无表情看着她。

    其实她能了解洪松吟想要帮助自己父亲的心理,只是这种孝心却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这点她绝对不苟同,如果换了她是洪松吟,也许她也会为了自己的父亲去牺牲别人,只可惜,自己现在不想当被牺牲的那一个。

    “洪姑娘,你觉得,我和十一少,是任你们父女俩拿捏在手中的人么?”微月睨着淡声问道。

    洪松吟微微眯起双眸,脸上的笑容和娇怯越来越淡。

    微月继续道,“你父亲之所以会状告李永标和黎光华,不是他要替别的外商打抱不平,而是李永标会克扣外商的货物,全不酬价出去,浙江通商海口已经关闭,你父亲只能从粤海关将夷货运入国内,半年前,李永标克扣了你父亲一船的货物,私自转卖给内地商人,令你父亲损失惨重。”

    看着洪松吟脸色越来越难看,微月便知自己说中了,继续道,“……黎光华拖欠你父亲银两,你父亲找他讨还,而李永标却包庇黎光华,对于你父亲的呈控置之不理,所以,你父亲便勾结刘亚匾为其代作呈词,捏造各种重要情节将李永标拉下台。”

    洪松吟声音轻颤,“胡说八道!若是捏造证据,难道那新柱将军会查不出来。”

    微月笑着摇头,“李永标会下台,却不是因为你父亲的状告,相信你也明白,这只是别人暗中利用了你父亲这一次的事件,李永标会被扯下来,你父亲自然也逃不开……”

    “你乱讲!”洪松吟铁青着脸。

    “你父亲沟通安徽婺源县生员汪圣仪父子,以借领资本为名,在宁波江苏各处包运茶叶,你父亲是英国商人,包运茶叶是什么罪名,你应该清楚。”微月冷声说着。

    洪松吟冷冷看着微月,哪有半点娇羞可见,眉眼间透着精明和狠厉,“你是怎么知道的?”

    看来区寓所查到的证据应是属实了。

    “为了不让你父亲被逐出大清,你们父女俩便将方家拖下水,以为朝廷会看在方家对广州的影响力而放过你们吗?”微月扫了她一眼,问道。

    “既然你什么都知道了,是不是打算去官府揭发了呢?”洪松吟冷笑一声,瞪着微月。

    微月笑着摇头,“你以为……朝廷就查不出来?你以为,李永标被你父亲拉下台之后,他背后的人会轻易放过你父亲?”

    洪松吟紧握双拳,就是因为知道父亲不容易脱身,她才想要找上方十一……

    微月看她仍然倔强的眼色,声音攸地严厉起来,“洪姑娘,别总是把别人当傻子耍,方家……不是你能掌握得住的,你太小看方十一了。”

    说完,微月已经转身离开,洪松吟站在原地,看着微月的背影,眼底慢慢浮起一丝怨怼。

    ——————————

    咳,这两天更得少,不好意思求票了,状态不是很好,码得不多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