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一百五十一章 明朗化
    听到方十一回来。微月抬眼看向洪松吟,没错过她眼底闪过的欣喜。

    方十一走近茶厅见到洪松吟也在的时候,眼底闪过讶异,疑惑看向微月。

    微月嘴角吟着浅笑,“今天回来得倒是早。”说着,给方十一端上了茶。

    洪松吟眼睛晶润,楚楚可怜地给方十一行礼,“十一哥哥。”

    方十一挑了挑眉,声音冷漠地应了一声。

    洪松吟低下头,愧疚地对方十一道,“我是过来给微月姐姐道歉的,都怪我,让你们困扰了。”

    方十一有些困惑,随即才想起洪松吟指的是哪件事,淡声道,“无谓之谈,不必去理会。”

    洪松吟眼神黯了几分,“多谢十一哥哥如此大量,幸好没有造成你们的误会,不然我真是一辈子都不会安心。”

    微月笑吟吟地看着方十一,把洪松吟交给他去处理。

    方十一眼波脉脉地看了微月一眼。对洪松吟道,“洪姑娘,这事并非你的错,传谣言的人心怀不轨,错的也是他,与你不相干。”

    洪松吟露出怯怯的微笑,看看方十一,又看看微月,“那我就放心了。”

    微月笑了笑,“谣言止于智者,既然不是事实,总有停止的一天。”

    洪松吟重重地点头,“微月姐姐说得没错!”

    “洪姑娘,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出究竟是谁传出这谣言的,总不能让那些碎嘴的把我的名声给毁了,我都要成了妒妇了,定要找出这人,给点颜色才行。”微月说得愤怒,眼睛紧紧盯着洪松吟。

    洪松吟抓着绢帕的手松了又紧,点头道,“没错,决不能姑息这等小人。”

    微月嘴边笑纹盛放,“这小人不仅让我们方家难做人,同时也将洪姑娘难堪,也不知安的是什么心。”

    如果方家最后没有娶了洪松吟,真正受到伤害的应该是她吧。

    洪松吟笑容有些勉强。“是……”

    方十一眼波含笑看着微月,见她眼底闪着狡黠的笑意,嘴角忍不住翘了起来。

    见洪松吟低着头,微月飞快嗔了方十一一眼,柔声问道,“洪姑娘,请恕我唐突问一句,你……定亲否?”

    洪松吟脸色微红,细声回道,“……尚未。”

    微月啊了一声,可惜地道,“真怕会因为这件事影响了你。”

    洪松吟急忙道,“我……不会的,将来我是要回浙江的,不会影响我。”

    微月点了点头,“那就好!”

    洪松吟怕微月又说出什么话来,红着脸急忙告辞,“十一哥哥,微月姐姐,我……我还得去找我父亲,也不知道他回来没有。”

    “无妨。洪姑娘请便,得闲了再来吃茶果。”微月笑盈盈地相送到门口,看着洪松吟走得有些急地出了月满楼的院门。

    回身时,见到方十一站在门廊外,青竹般飘逸的身影在夕阳的光辉下投射在地面,眼波脉脉含笑看着她。

    微月走上台阶,站到他面前,“如今是否雨过天晴?”

    “你以为呢?”方十一抬起头,细细抚着她的鬓角,声音出奇地温柔。

    “看来是有人不想我们太清闲。”微月眉眼扬着笑,眸中充满了自信。

    “嗯?”方十一剑眉轻挑,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微月挽住他的胳膊,走进了屋里,低声说着,“是谁传出这个谣言,难道你心里不清楚?人的耐性总是有限的,你还真想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啊?”

    “我只是不明白他们父女这样做的目的。”方十一眼底掠过一抹凌厉。

    “洪任辉将事情告到皇上那儿去,你可知皇上会如何设想,为何会让两广总督和远在福州的新柱将军一起审理此案?”微月低声问道。

    方十一略微沉吟之后,才压低声音道,“这些年西方商人奔赴广州府的越来越多,这些人虽有粤海关负责监督,却始终不是本国人,不好管辖,特别是一些外商,例如洪任辉等流人物,近年来更是有与朝廷作对的迹象,皇上……他大概不希望本国百姓和西方外商太多接触。”

    微月点着头,同意方十一这个说法。洪任辉为什么会告黎光华和李永标,她不敢太确定,但必然和利益有关系,但乾隆这次为什么会对粤海关进行洗盘,绝对出于想要巩固自己**统治的目的,否则为什么会坚持一口通商制度?为什么对外贸事务的管理如此防范?

    微月想起昨日章嘉的来信,之前她让他帮忙问明白,宫里那位贵人对于洪任辉的状告有什么反应,如果章嘉只是个普通少年,如果他的朋友只是一般官员,那么这样的消息未必能打听得到。

    她知道章嘉身份不低,却不知道他那位朋友究竟能做什么程度,这是试探,自然也是想知道乾隆的态度。

    ‘看其情形,必有内地奸民潜为勾引,事关海疆,自应彻底追究,以戟刁风,而该商等在浙闽、天津处处呈控,亦不无挟制居奇之意……不知外洋货物,内地何一不有,岂必惜伊来贸易,始可足用!是在内地奸民果有为之商谋者。审出固当按法严治,而番商立意把持,必欲去粤向浙,情理亦属可恶,不可不申明国宪,示以限制……’

    这就是看到洪任辉的状纸之后乾隆皇帝说的话,如此详细,微月自然是猜出章嘉等人身份或许比自己所想的还要更高贵一些,但她更担心的是,在洪任辉事件过了之后,朝廷会有什么样的措施来对付十三行街的行商。

    想着想着。微月突然脸色一变,突然想明白为什么洪任辉如今还要死咬着方家不放,他分明是猜到了这次他控告朝廷命官,朝廷自然也不会轻易放过他,而作为广州首富,朝廷的刀子怎么也不会落在方家头上。

    洪任辉就是想找挡箭牌!这么说,洪松吟想要嫁给方十一……也不只是因为谣言,而是想要变相逼方十一娶她?

    “怎么了?”察觉到她的脸色变化,方十一低头问道。

    微月凶狠狠地瞪着他,“你要是敢娶了洪松吟,我跟你没完!”

    方十一皱眉,有些哭笑不得,“我何时说过要娶她?”

    “如今几乎全广州的人都认为你要娶她,要是你不娶,就要落个负心罪名,而我,大概就是妒妇了。”洪家父女真是好手段!

    方十一冷笑道,“哪能让他们如愿!”

    微月抬眼诧异看着他,“什么意思?”

    “过几日判决就要下来了,之后我们也就清静了。”方十一却答非所问,笑着将她抱在怀里,“到时候,你就专心给我生个闺女,嗯?”

    微月瞪了他一眼,脸颊酡红一片。

    数天之后,案情开始明朗化。

    通过证人和证词,再经由调查,发现洪任辉所控各款大抵属实,李永标将外商的货物扣押不发,私下售价,而又包庇黎光华,对于黎光华积欠外商五万银两一事竟没通报朝廷,令外商对大清王朝形成误会,影响贸易事务。

    案情虽有了个明朗的方向,却尚未结案,要等一切上交到京城,等待皇上的审批。

    那些本来对洪任辉退避三舍的行商却已经开始转变了态度。在广州酒楼摆宴请他,作为最大的英国外商,广州的行商是不会放过能和洪任辉结交的机会。

    在筵席上,有人玩笑方家这时候能与洪家联姻,共创财富,洪任辉闻言只是笑笑不语,却期待看着方十一。

    方十一回道,“吾这生一妻足以。”

    便有人起哄,“十一少怎会是一妻,分明是娶了两位潘家女儿。”

    方十一淡笑不语,他心中却知道只有微月才是他想要的妻子。

    “方某高攀不起洪姑娘。”这话,便是拒绝的意思了。

    洪任辉脸色有些难看,却还是笑道,“都是大家的好意撮合,却没想到十一少与方少奶奶鹣鲽情深,容不下别的女子了。”

    言下之意,也不过是想说方十一惧内,不敢逆了善妒的潘微月之意。

    方十一浅浅而笑,“拙荆宽宏大量,方某也不愿纳妾。”

    他的话一出,立刻有人取笑,“想不到十一少却是个专情男子,你那挂名岳父可是有二十几个小妾呢。”

    方十一眸色一寒,斜了那人一眼。

    他不允许任何人拿微月玩笑,潘世昌和微月断绝关系,很大原因都是因为他。

    在座的人似乎察觉方十一的不悦,气氛有些冷却下来。

    洪任辉急忙打圆场,“难得十一少是个有情人,喝酒,大家喝酒……”

    方十一笑了笑,“要恭喜洪爷大胜官司。”

    “是啊,是啊……”

    “洪爷,敬你一杯!”

    “以后就不怕有人再扣押夷货了!”

    “喝酒!”

    ……方十一喝得有些微醺才回了月满楼,微月闻到他身上有酒味,脸上却一点变化都没有。

    “微月,微月……”洗去了身上的醉意,方十一将微月搂在怀里,低声轻语唤着她。

    “你累了,睡觉吧。”微月环住他的腰,整个人都窝在他怀里。

    第二天,方十一在宴席上说过的话被传阅而开,自然也是传到了微月和洪松吟耳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