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一百四十八章 意有所指
    微月到了张府大门外,是张夫人的大丫环朱儿领着她到了内屋。

    走到内院上房,朱儿打起了丝竹帘,“方少奶奶,里面请。”

    屋里立刻就传来了声音,“可是方少奶奶来了?”

    微月对朱儿笑了笑,走进内屋,进门便请了个安,笑容恬淡温和看着正在提笔作画的张夫人,“张夫人。”

    “正等着你呢,过来看看。”张夫人停下了笔,招手让微月到她身边去。

    “我真不该,打扰了夫人您的雅兴。”微月笑盈盈地走了过去。

    “说什么打扰,就是突然来了兴致,瞧瞧,画得怎样?”张夫人拉着微月观赏她刚完笔的山水画。

    朦朦胧胧的一片山云,微月实在看不出什么来,便笑着道,“我是个眼皮浅的俗人,怎敢对夫人的大作乱加评论呢,夫人,您这是取笑我啊。”

    张夫人含笑睇了微月一眼,“你别跟我谦虚,真就看不出我画的是什么?”

    微月讪笑几声,又仔细看了几眼,“是黎明前的山色么?”

    “是也不是,我想画的是即将日出的天色。”张夫人笑着道,“看来不管是什么,有时候看起来未必是那回事。”

    “是我没眼力。”微月干笑道,她还真没看出这和即将天亮的天空有什么关系。

    张夫人若有所思看着她,“不是你没眼力,是你没往深一层去想。”

    微月一怔,这话似有意有所指?

    “过来坐下。”张夫人牵起她的手,圆桌旁坐下,让在屋里服侍的丫环奉茶上来。

    微月按住心中的疑惑,张夫人邀她前来,想来不是聊天八卦这么简单了。

    朱儿和另一个丫环绿儿在张夫人的示意下退了出去。

    张夫人示意微月端起茶杯,道,“这是新茶,试试味道如何?”

    微月抿了一口,笑道,“倒是挺清香的,可封起来过秋了,到时候味道肯定更好。”

    “一会儿给你装两斤带回去,这茶是新竹将军从福建带来的,与我们老爷有些交情,所以送了一些过来。”张夫人含笑道。

    微月眼波微微一动,“是那位奉皇命来广州审理英国商人洪任辉的案件的那位将军么?”

    张夫人眼角微挑,浅笑看着微月,“原来你也认识呢。”

    知道张夫人这是话里有话,微月只好叹道,“我一个平民百姓,怎么会认识将军呢,这也都是听说来的。”

    张夫人轻轻摇了摇头,低声道,“微月,你曾助过我,我也不忍看你们方家受难,你是个聪明人,怎么会让方家给洪任辉利用了呢?”

    微月惊愕看着她,“张夫人,这话怎么说的?”

    “你是真不知道?李永标是两广总督的疏堂表亲,那洪任辉怎么可能告得下李永标?别的人都迫不及待和他撇清关系,你们方家倒是好,还招了进家里住下,这不是摆明了要和两位李大人作对吗?”张夫人拧着眉说道,她今日让微月过来,便是想提点她,免得将来被连累了也不知原因。

    乾隆皇帝怎么会让李寺尧来审自家亲戚的案件?

    微月心中有些震惊,真没想到两位李大人有这样的关系,那么李永标即使如今被状告,还有权利禁止方家的货物出海,也是因为李寺尧的原因了?

    “多谢夫人提醒,不瞒您说,这个洪任辉我也知他并不简单,做人总得有三分自觉,可他却……我们方家拉不下脸将人赶出去啊。”微月为难地叹息,一副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样子。

    “你也不必太过担心,你们方家在广州的地位也不是哪位大人想如何就如何的,不过能跟洪任辉撇清关系,那自然是最好,我听说你们方家已经被扣住了一仓库的茶叶发不出去,这事真吗?”张夫人问道。

    “这事不敢瞒您,因为这茶叶是从洪任辉那边进的货,所以……”微月低下头,无奈地道。

    张夫人哼了一声,“这个李永标做事也真真是公私不分!”

    微月诧异地看向张夫人,这个张夫人……不是要提点自己那么简单吧?

    “粤海关监督这个肥缺朝廷早已有人盯着,你们方家……能不能再这次事情中全身而退,就要看十一少站到哪一边了。”张夫人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低声说着。

    “张夫人,难道?”微月吃惊看着她,朝廷有人想要李永标下台,而李寺尧却一定会保住李永标,这次皇上派了新柱将军和两广总督同时审理这个案件,目的是什么?不只是要破案吧。

    “我能说的也只有这么多,你回去与十一少好好商议一下,自然会明白我的话。”张夫人笑得有些高深莫测。

    她是想通过自己跟方十一传递什么指示?是谁让张夫人这样做的?张大人吗?张大人又是站在哪一边的?

    方家……怕是被洪任辉连累着卷入了政治斗争中了。

    “夫人的话,我回去一定会仔细与十一少商议,这次真的要多些您了。”微月感激地道。

    “多余的客套话就别说了,我是真心想与你结交,自然讲的都是真话,”张夫人顿了一下,又道,“最近我还听说了另一个谣言,潘老爷他……”

    “这不是谣言,我父亲确实写了绝义书给我,与我再不是父女了。”微月坦然笑道,心里早已猜到张夫人会问起这件事。

    “你也不要太伤心,始终血浓于水,怎么能是说绝义就绝义的呢。”张夫人拍着微月的手背安慰道。

    “我知道,父亲只是在气头上。”这一气大概就没有气消的时候了。

    “如今最重要的,是想办法让方家不要让洪任辉给利用了,其他的,你别想太多,总会过去的。”张夫人劝慰道。

    “这个我省得,我这就回去找十一少好好说说。”微月这是准备告辞了。

    “本该留你饭的,事有轻重,就只能下次了。”张夫人颌首道。

    微月道了谢,从张府匆忙回了方家,得知洪松吟已经搬到丽江苑,才有些放心下来。

    “吉祥,让姚总管去把十一少找回来,要快!”

    如果明天中午来不及更新,明天可能就只有一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