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一百四十七章 影响
    等到弦月高挂,方十一都还没有回来。微月这时才有些担忧,已经一整天没见到他了,让吉祥去问过之后,才知道连方亦承和方亦浔也还没回来。

    “洪任辉呢?也还没回来?”微月一点睡意都没有,手里虽然拿着书,却一点也看不进去。

    “洪爷刚刚回来的,喝得酩酊大醉。”吉祥道。

    “明日去打听一下,今日他是和谁见面了。”微月道。

    话才说完,已经传来方十一回来的通报。

    微月急忙站了起来,趿了鞋就跑出内屋,还一个不小心差点绊倒,方十一急忙扶住她,皱眉斥道,“怎么这么毛躁,夜晚天凉,出来也不知道多穿一件。”

    “我不冷啊。”微月拉住他的胳膊,急声问道,“怎么才回来,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方十一眉眼间有抹沉重,但还是笑着道,“没什么事儿。别担心。”

    怎么可能没事?她又不是傻蛋,怎么会看不出他心情不太好。

    和他回了内屋,难得贤惠地服侍他更衣梳洗。

    方十一闭上眼睛,喟叹一声,将头舒服地靠在浴桶边沿上,享受微月温柔地为他捏肩。

    “今天很累?”微月看到他眼底下的黑影,知道他昨晚应该是很晚才睡下,今天也没好好休息。

    “还好,忙了一点。”方十一的手从水里伸出来,拉住放在他肩膀上的柔嫩小手,“要是你每天都帮我擦背,我宁愿天天这么累。”

    微月没好气地捏了捏他的脸颊,“水凉了,快起来。”

    方十一低声笑出来,“那我就起来了啊。”

    一阵水波晃动,方十一已经站了起来,不着一物的结实精瘦身躯裸露在微月面前,微月的脸颊迅速涨红,扯了干绫巾丢在他身上,“混蛋!”

    方十一大笑出声,随意套了间中衣,便将微月打横抱了起来,往床榻走去。

    守在门外的吉祥和荔珠脸红着将门关上。

    方十一将微月压在床榻上,动作比平时更加粗鲁着急,好像想要宣泄什么似的。

    两人激吻交缠,到了箭在弦上的时候,微月却突然推开方十一。翻身坐在他身上,不让他达到最后一步。

    “榆庭,今天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她声音甜糯如蜜,媚眼如丝,却透着坚决。

    方十一有些错愕,全身的血液全冲在一个点上,偏偏又不能纾解,看着她那娇媚风情无限的模样,心里如无数蚂蚁在挠着。

    “微月……”他的声音嘶哑,双手托住她的腰,想要将她翻身压在身下。

    “你要是不说,今晚你别想碰我!”微月离开他的身体,坐到床榻另一边,嘟着唇看他。

    方十一眼底闪过一丝狼狈,“不是说没什么事吗?”

    微月抿着唇,倔强而坚决地瞪着他。

    方十一叹了一声,用力将她拉进怀里,重重吻了她一会儿之后才道,“之前从洪任辉那儿买了一批茶叶,本来应该这两天装货上船的,粤海关今日却把茶叶扣住了不让上船。我和四哥他们跟官府的人斡旋到现在,还没能疏通……”

    微月吃惊看着他,同和行之所以能成为全广州最大的茶叶商人不是因为他们有钱,而是因为同和行信誉好,从来不会出售质量不好的茶叶,也不会拖了开船的时间,再说了这次夷商要的茶叶数量前所未有的多,如果不能如期装货开船,同和行要受到影响绝对不可估量。

    “……是因为洪任辉吗?”她哑声问道,李永标这么快就出手了?

    “因为他有官司在身,所有生意都被官府停止了,连着影响了我们。”方十一抱着微月,慢慢地冷静了下来,“我没想到李永标竟然会公私不分到这个地步,虽说茶叶是从洪任辉那里买的,却早已经银货两讫,李永标根本是借口想要警告我们。”

    微月沉吟了一会儿,才问道,“洪任辉知道这件事吗?”

    “怎么会不知道。”方十一叹道。

    “既然知道了,为何还要造成别人的误会?他在广州就真的没有置产?”微月有些不悦。

    “别担心了,洪任辉的这批茶叶出不了,别人的茶叶能出,我已经让人从佛山那边运了一批过来代替,李永标那边今日也让四哥去解释清楚了。”方十一抚着她的脸,轻声说着。

    “今天两广总督不是来了吗?这案子要什么时候结束吗?”微月嗔了他一眼,这才放心下来,“那洪任辉住家里,我心里不安定。”

    “担心我?”方十一调笑地看着她。

    微月心中一动,拉着他的手放到自己腰上。“担心你怎么了?”

    方十一全身的血液又躁动了起来,翻身将微月压在身下,“我高兴,微月。”

    第二天,方十一大清早就到上房去了,微月也收到了张夫人的请帖,要她今天过府一聚。

    在她准备要出门的时候,方邱氏却使了莲姑过来请她到上房。

    她被请进了内屋,方邱氏刚刚吃完早饭,见到微月的时候,一如既往的没好脸色。

    “坐下,有话问你。”方邱氏冷冷地道。

    微月蹲了个安,才在旁边的圆椅坐下。

    “刚刚十一过来说了洪爷的事情,你是不是一早就知道了?”方邱氏冷声问着。

    “略知一些。”微月轻声回道。

    “为何之前不与我说?本来就该跟他们洪家撇清关系的,却竟然还请了他们在家里住下,你是不是要害得我们方家被李大人误会?”方邱氏厉声斥责着。

    微月有些无语地看着这位颠倒是非的夫人,分明是她自己非要和人家洪姑娘亲近的好吧?和她一毛钱关系都没有,现在倒好了,全成了她的错了。

    “李大人与我们方家关系不浅,不可因为一些无相干的人影响了交情,让洪姑娘到丽江苑去住吧,方家得喝洪家撇清关系,既然是四少请了他们住下。以后就让他去招呼他们,你和十一少与他们来往。”方邱氏微微抬起下颚,摆出一副很高傲的样子。

    意思是,要自己去当这个丑人,让洪松吟搬出上房,住到丽江苑去?

    一下子洪家的人就成了无相干的人了。

    微月嘴角浮起一丝讥讽的笑意,但还是温声答了一声,“是,夫人。”看来是方十一今天早上和她说了洪任辉和李永标的恩怨。

    “我要念经了,你先回去吧。”方邱氏扫了她一眼,淡声说着。

    微月恬淡一笑。从内屋出来,刚走到庭园,却见到洪松吟施施然走来,脸上还带着甜美纯真的笑容。

    “洪姑娘。”微月笑着打招呼。

    “微月姐姐,你怎么在这里呢?”洪松吟见到微月似乎很开心,热情地过来挽住微月的手,“我还想去找你呢,我们出去玩儿好不好,我昨天才发现原来广州有那么多好玩的地方。”

    “不好意思,今天恐怕不行,正好有事要忙,不如改日,好吗?”微月有些歉然地说道。

    洪松吟脸上露出失望的神情来,“那好吧,昨天我和夫人去了六榕寺呢,听说微月姐姐你在荔枝湾办了女子诗社,我也想去见识一下。”

    “改天一定带你去看看。”微月笑道。

    “那就这么说定了,反正我也不知道该在广州留多长时间,一定要把好玩的地方都彻底玩个遍。”洪松吟喜滋滋地笑道。

    微月轻轻颌首,眼波轻转,又问道,“洪姑娘,在这里住得还习惯吗?”

    “嗯,很喜欢呢,这里好大啊,花园里有好多奇花异果,许多我都叫不出名字来,难道人家说广州府繁华似梦,是人间天堂呢。”洪松吟重重地点头,好像真的很喜欢广州。

    “住得习惯就好,我还你嫌闷呢。”微月笑道。

    洪松吟吐了吐舌头,天真可爱地笑着,“我倒是怕会扰了夫人的清修,夫人每天早晚都要礼佛念经,我也不知道我住在这里,是不是会打搅了她。”

    “夫人却担心会让你觉得无趣,你却怕会扰了夫人清修。”微月掩嘴笑着。好像想到好主意的眼睛一亮,“既然如此,我看洪姑娘不如搬到丽江苑去,那里地方宽敞,不似上房这本幽静,想来你应该会喜欢,这样你也不必担心会打搅夫人,夫人也不用心疼你会觉得无趣,你认为如何?”

    洪松吟笑眯了眼睛,却又有些为难起来,“我本来也是想到客房去的,可是,夫人她……”

    “夫人要是知道你这份孝心,高兴都还来不及呢,怎么会责怪你。”微月笑得端庄而娴雅,拍着洪松吟的手背安慰她。

    跟她说了这么多,也只是想找机会借她的话,让她搬出上房。

    洪松吟松了一口气,拍着胸口道,“那就多谢微月姐姐了,我这就去收拾东西。”

    “让丫环去就行了,你不是还要进去给夫人请安么?”看到洪松吟动人的大眼转瞬即逝的恼意,微月嘴边的笑容更深了。

    “那也是,”说着,转身对随身丫环交代了几声,才对微月道,“微月姐姐,那我进去给夫人请安了,等你空闲了,我再去找你玩。”

    “好。”微月笑了笑道,目光从她双手掠过。

    却见她抓着绢帕的手,指关节微微泛白……这个洪松吟,是个深藏不露的人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