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一百四十六章 打听
    快要入夜的时候。洪松吟才起身告辞,和来接她的莲姑一起回了上房。

    微月终于能松一口气,却想到现在方邱氏还什么都不知道,心中又有些担忧,真怕这位夫人突然一个心血来潮,要将洪松吟变成自己人,那到时候麻烦就不是一点两点了。

    吉祥命人将碗筷撤了下去,和微月回了内屋,一边为微月卸下头面,“小姐,这个洪姑娘看着天真单纯,可却不好应付。”

    “你也看出来了?”微月揉了揉眉心。

    “奴婢觉得她似乎有意要与小姐您交好。”吉祥道,心中也暗想,不会是对十一少有了什么心思,所以先来讨好小姐吧。

    “我看她是想和方家交好,我们虽然想要和洪家保持距离,但在外人看来却并非如此,你且等着吧,明天之后,日子就没得安宁了。”微月低声道。

    “小姐,您是怕方家会受到殃及?”吉祥问道。

    微月拧眉道。“如果只是因此和李永标失了交情,我倒还不是这么担心,就怕有人从中作梗罢了。”

    吉祥压低了声音,“您是指……潘老爷。”

    “这件事暂且不要多提了,等明日看洪任辉要做什么再说。”微月脱下坎肩,“十一少今夜没那么早回来,我先去睡了。”

    “小姐,那和刘掌柜的会面?”这两天刘掌柜一直想见微月,无奈微月脖子上有伤不能出去,如今伤痕消失了,却又碰上了洪家父女这件事。

    “我也想见见他们,明天我出去一趟吧。”微月道。

    吉祥轻轻应了一声,“那奴婢明天早上使人去和章嘉说一声。”

    “嗯。”

    一夜无话,翌日,微月醒来时,见旁边的床单整齐,枕头也维持昨夜的样子,显然方十一昨晚没有回来。

    吉祥和荔珠打水进来服侍微月梳洗。

    “十一少呢?”微月问道。

    吉祥回道,“昨夜十一少没回来,在书房歇下了。”

    “那去请他来吃早饭吧。”是怕吵醒她吧?微月在脸上抹开茉莉珍珠膏,鼻息间是淡淡的馨香。

    “十一少已经出门了。”吉祥低声回道。

    微月怔了一下,“这么早就出去了?一个人吗?”

    “和四少爷九少爷一道出去的。”吉祥道。

    “那位洪爷呢?还在屋里吗?”微月沉默了片刻,才又问道。

    “还在泓园呢,还没出去,洪姑娘在上房陪着夫人。”洪任辉虽住在外院,微月却派了个信得过的小厮时刻注意着他的行踪。

    “嗯,使人去跟刘掌柜说了吗?”今日得和刘掌柜见上一面了。

    “已经去说了。小姐,我们什么时候出去?”吉祥问道。

    “摆饭吧。”微月站了起来,往外面走去。

    吃过早饭之后,微月便带着吉祥往双门底上街去了,方邱氏不待见她的好处之一就是她出门不必去报备,反正都已经不受待见了,无妨再讨厌她多一些。

    刘掌柜和章嘉已经在屋里等着她了。

    “刘掌柜,最近隆福行生意如何?潘世昌那边没什么动作吧?”微月进屋的第一句话,急忙问起隆福行的事情来。

    “……只是暗中抢了不少生意,好像越来越针对隆福行了,小姐,难道潘老爷已经知道了?”刘掌柜迟疑问道,这几天泰兴行已经不在阻止烧窑那边给其他行商出货,却偏偏仍不肯放过隆福行。

    “他怀疑隆福行是我姨娘或者是我的,自然是不会轻易放过的。”微月拧眉低声说着,“……没有明目张胆地针对我们,我们也不好说什么,示威的事情,官府也不是不恼怒的,如今不可自己去撞刀口,再惹出什么风波来。”

    “所以我打算在番禺府的上滘村那里买下烧窑。多亏了潘老爷这次的垄断,许多烧窑的生意一下子都被影响了。”刘掌柜道。

    “我也正有此意,不过这事不能让潘家的人知道,烧窑的事情一定要暗中进行,就是隆福行里的其他人……也不能说。”微月道。

    章嘉怒声开口,“小姐,我已经查过了,并非我们隆福行出了内鬼,而是伍老板过桥抽板,自己爬潘家报复,将我们出卖了!”

    微月眼色一沉,“竟是这等小人!”

    “可要找他算账理论?”章嘉站起来道。

    “怨不得他出卖我们,商场本来就是如此,当初让你去找他,我也预了今天这一招。”微月扫了他一眼,“你也别冲动,去找伍老板算什么帐,他要是来个死不认账,又能奈他如何?”

    “小姐说得对,还是不要节外生枝的好。”刘掌柜对章嘉说道,“烧窑的事情,不如就交给章嘉去办,他是生面孔,不会轻易惹起别人注意。”

    章嘉有些愕然,“这么大的事情……交给我?”

    “你也该去锻炼锻炼了,这次示威的事情,你不是干得很好么?”微月耶十分赞成刘掌柜的提议,让章嘉去代她买下烧窑,确实比较稳妥。

    “……倒是没想到十一少会突然要和我们合作。如果能和同和行合作,相信泰兴行也不敢拿我们如何了。”刘掌柜突然叹了一声,眼睛却看向微月。

    微月诧异瞠大眼,“刘掌柜,你说什么?十一少自己提出要和我们合作?合作什么?”

    “还未详谈,约了明日在酒楼细说,不过我觉得若是能和同和行合作,水晶盒玛瑙就能打开生意路了。”刘掌柜道。

    微月却有些出神,方十一他……为什么会突然提出合作的要求?是有心想要帮助隆福行吗?不管是怎样都好,她都必须感激他,有了他的帮忙,隆福行必定能躲开潘世昌的连番打击,直到有能力对抗。

    之后,他们又讨论些细节,最后决定与方十一合作水晶玛瑙的生意,至于烧窑方面的,暂时不能让别人知道隆福行要盘下来的,不然恐怕很难做成其他行商的生意。

    “……那就这样决定了,这段时间万事都要小心,别让潘家轻易找到端倪。”微月啜了一口茶,润了润有些干涩的喉咙,然后对刘掌柜道。

    “我明白,那我先到十三行街去了。今日还得出货呢。”刘掌柜掏出怀表看时间,已经是差不多了。

    “好,那你先去忙,有什么事情,我让章嘉与你说也一样。”微月道。

    刘掌柜对章嘉这个聪明伶俐的少年十分喜欢,当是半个儿子一样在教他怎么做生意,微月和他一样看重章嘉,他自然心中也很高兴。

    “章嘉,我得托你帮我一件事……”刘掌柜离开之后,微月眉目多了几分凝重。

    章嘉讶异看着她,也感觉到了她的严肃。“什么事?”

    “帮我查一下洪任辉和李永标两个人。”微月说着,心中却不太抱希望,章嘉虽然聪明,但这两个人也不简单,并不容易能得知更多的内情。

    “你是担心洪任辉这次状告李永标,会连累了方家?”章嘉问道。

    微月目光迅速掠向他,明亮而凌厉,“你也知道?”

    章嘉脸上浮起得意的笑,“当然知道,我有个朋友和李永标打过交道的,这件事我帮你去问问,不过那位洪任辉也真是的,民告官……能成功的不多。”

    “那就拜托你了。”微月眼眸微闪,如果章嘉真能替自己打听到一些内幕,那么对于方家会更有利。

    “不过你们方家也真是的,那洪任辉经常四处走商,在广州怎么可能没置宅子,怎么偏偏要住你们那里,在别人看来,还以为是你们方家想要拉拢洪任辉,十一少向来精明,怎么这次却没有考虑后果?”章嘉抓了抓头,有些想不明白方十一怎么让方家卷入洪李两人的是非中。

    微月突然站了起来,“你说得对,洪任辉是个大商人,在广州怎么可能没有置产,为什么非要住在方家不可?章嘉,我早就怀疑过了,洪任辉状告李永标目的不单纯,你不是有朋友认识李永标吗?这件事你要帮我查个清楚,我对洪任辉并不十分了解,他在浙江究竟做过什么,也不清楚……”

    章嘉似乎也感觉到微月的沉重心情,便道,“我会让区寓去查个明白的。”

    “可否信得过?”微月问道。

    “区寓是我母亲娘家的人,信得过的,你且放心。”章嘉笑道。若是信不过,也不会让他跟在自己身边。

    “谢谢。”微月感激看向他,如今她能信得过的人不多,没想过章嘉能帮自己这么多。

    章嘉俊脸浮起一丝红晕,粗声粗气道,“有什么好谢的,我只不过看你……看你可怜才帮你的。”

    微月轻笑,“我可怜什么?”

    “你父亲那样对你,你不觉得伤心?”章嘉瞪着她问。

    原来他们一直不问,是怕她想起来会伤心?

    微月眉眼蕴着笑意,“伤心,很伤心。”

    章嘉哼了一声,有些尴尬,“既然没事,我就先回去了,我明日再去番禺。”

    微月在章嘉离开之后,也和吉祥回到方家。

    “洪姑娘一整天都在上房陪着夫人吗?”进门之后,微月便找来荔珠问着。

    “少奶奶出去之后,夫人带着洪姑娘去了六榕寺,还没回来呢。”荔珠道。

    微月眸色沉了下来,方邱氏还真是喜欢洪松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