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一百四十五章 是真是假
    方十一还来不及说话,微月已经迈开步伐向前走去。

    他看着她窈窕的身影,清冷的眸光似漾起温柔的水波。

    “再叫一句听听?”他追了上去,抓过微月的手,低声笑着道。

    微月瞪了他一眼,“你很喜欢别人叫你十一哥哥?”

    方十一凑近她耳边低声道,“别人叫我不喜欢,你叫的话,我喜欢。”

    微月轻轻哼了一声,脸色不太好看。

    方十一轻笑出声。

    回到屋里,方十一立刻将微月搂在怀里,低头吻了下去,“生气了?”

    微月推开他,“我生什么气,我有什么好生气的?”

    方十一将她箍紧在怀里,在她耳边轻轻吹气,“那个洪姑娘我只是见过一次,还没说过十句话,真的。”

    微月嘴角翘起,“只见过一次,人家就十一哥哥地叫着?不是还经常跟她提起我吗?”

    方十一鬓角有些生汗,他抱着她坐到软榻上,低低声说着,“就说过一次,有一次洪爷想撮合……嗯,我就说起了你。”

    微月挑了挑眉,“撮合你跟洪姑娘?”

    洪任辉竟然还动过这样的心思。

    方十一讪笑道,“洪爷当时不知道我已经娶了你,现在知道了,自然就不会再说这件事了。”

    微月嗔了他一眼,“那个洪姑娘挺好的。”

    方十一低声道,“那也不关我们的事儿。”

    微月笑了出来,“四少爷他们明天才到广州吗?怎么今天就来了,还好之前就准备妥当,不然就要失礼了。”

    “……在经过陆丰的时候,差点遇到了山贼,幸好我派去的人及时赶到,日夜赶路才回到广州府的。”方十一解释道。

    “只怕不是山贼那么简单吧。”微月闻言,神情有些凝重,事情远远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明日两广总督李寺尧和新柱将军就到达广州了,事情很快就会过去的。”方十一握住她的手,不希望她太担心。

    微月将头靠在他肩膀上,低声道,“我总是觉得,事情并没有我们想的那么简单,李永标在广州的势力盘大,洪爷怎么跟他斗,再说了,如今只是凭着他的片面之词,怕是……”

    “若只是片面之词,皇上不会将案件交给两广总督和新柱将军,粤海关监督是个引人注目的肥缺,这次怕是有人会暗中动作。”方十一第一次跟微月说起官场上的事情。

    微月讶异看向他,“你的意思是,洪爷会全身而退?”

    “这个我也不敢肯定,总之,任何关于这件案情的,一句话也不要在家里出现。”方十一顿了一下,“没想到母亲会那么喜欢洪姑娘,本来还想着尽量让方家的人与他们保持距离。”

    微月有些讶异,竟然与她想的一样,“我本来安排了洪姑娘住在丽江苑的。”

    方十一低头看着她,眼底浮起笑意,“我找机会和母亲说明白事情的利害关系。”

    “如此最好,我去说的话,指不定还被以为是别有用心。”微月有些酸溜溜地说道。

    方十一心情大好地抱紧她,“微月,你担心什么,你应该相信我的。”

    晚上,方十一和家里几位少爷在前院饭厅为洪任辉接风洗尘,微月则请了洪松吟到月满楼来吃饭。

    “微月姐姐,你这里可真好,住在这里,一定每天都很开心呢。”洪松吟来到月满楼的时候,便很兴奋地在庭园走了一遍,挽住微月的手,很亲热的样子。

    “是洪姑娘看得起。”微月扫了她的手一眼,淡淡地笑道。

    “我不是在说奉承的话,这里真的很漂亮,比我在宁波住的那破小院好多了,难怪十一哥哥说他已经有个很好的妻子了,不想再纳妾。”洪松吟笑嘻嘻地道。

    微月尴尬笑着,听着她那样亲热喊十一哥哥,真有些刺耳。

    “微月姐姐,你不要误会,之前父亲是想撮合我和十一哥哥的,可是十一哥哥拒绝了,我也只当十一哥哥是兄长,怎么能成亲呢。”洪松吟松开微月的手,有些着急地解释着,“是不是我说错话了?”

    这样天真可爱的女孩子……轻易让人卸下防备的心。

    微月笑道,“相公与我提过这件事了,你不必担心,”顿了一下,她又问道,“洪姑娘没有兄长吗?”

    洪松吟眯眼笑着,眼底迅速闪过一丝讶异,“父亲只有我一个女儿,母亲很早就不在了,我跟着父亲到处跑,一年都没安定几天,父亲去英国的时候,就把我留在宁波让嫲嫲看着,我很闷的。”

    微月见她眉眼间透着孤独之色,便不再多问,“我们进屋吃饭吧。”

    “……很多年前我来过广州一次,学了些广府话,不过还是讲得不太好,微月姐姐不要笑我。”吃饭的时候,洪松吟还一直说个不停。

    “你已经讲得很好了。”微月笑着道。

    “真的吗?那就好。”洪松吟喜滋滋地松了一口气,“哎,其实我也不知道父亲为什么要告那些官,官官相护,这个道理我也知道,吃亏就吃亏嘛,何必让自己那么辛苦,你都不知道,我们差点没命回到广州……”说着说着,洪松吟的眼眶红了起来。

    突然转到这个敏感的话题上,微月就不好接口了,“洪姑娘,这是广州府的特产,试试。”

    洪松吟盈泪的眼眸有些黯了下去,但很快又含着纯真的笑意,“谢谢。”

    过了一会儿,洪松吟又哽咽地问起,“微月姐姐,你说,我父亲这次能安全离开广州吗?”

    微月愣了一下,看着她可怜兮兮的模样,实在不知道怎么回答,“为什么会这样想?”

    “好好的船舱突然漏水,在陆丰莫名其妙遇到山贼……这些,都不是意外,我虽然只是个女子,可是我也知道父亲这次惹的是什么官司……”说着,已经掉下了泪水。

    微月和吉祥交换个眼色,脸色凝重起来,这洪松吟到底是太天真,还是心机太深,怎么会在刚认识的人面前讲起心事了?

    “洪姑娘,事情尚未有定论,你这时候担心也只是令自己不开心,你是乐观的人,怎么会在这事上想不开?”微月小心翼翼地说着,尽量不去提及关于洪任辉和李永标的恩怨。

    洪松吟吸了吸鼻子,破涕为笑,“姐姐说得对,我相信父亲会没事的。”

    微月深深看了她一眼,与她说起了不着边际的闲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